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53

连网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唐营长,咱们现在和国民党合作抗日,等打败了日本鬼子,还会继续合作吗?”巴特尔认真地问。 “不好说呀……”唐玉龙摇摇头,“蒋介石肯定容不下共产党。我估计,打完了日本鬼子,他就会翻脸不认人。咱们和国民党肯定还要斗下去,那就要看全国人民支持谁了。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唐营长,咱们现在和国民党合作抗日,等打败了日本鬼子,还会继续合作吗?”巴特尔认真地问。

“不好说呀……”唐玉龙摇摇头,“蒋介石肯定容不下共产党。我估计,打完了日本鬼子,他就会翻脸不认人。咱们和国民党肯定还要斗下去,那就要看全国人民支持谁了。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

“全国的情况我不清楚,”巴特尔感慨地说,“我就知道土默川的老百姓对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已经彻底失望。记得那年,阎锡山的部队来了征收苛捐杂税,结果引发了民国十六年的孤魂滩事件。当时我才十几岁,跟上大人们去旧城南面的孤魂滩集会,后来几千人冲进城里大游行,整整闹腾了两天。北洋政府垮台又成立了国民政府,谁知道日本鬼子还没来,政府军就跑了。老百姓已经编出了顺口溜骂他们。”

“顺口溜?怎么编的?”

“嗯……我想想,”巴特尔喝了口酒念叨起来,“海海漫漫土默川,杂牌部队来得全,抓了壮丁还不算,苛捐杂税没个完,听说来了日本兵,吓得连夜都逃窜,走了一帮灰圪泡,又来一群王八蛋。”

“编得好,什么是灰圪泡?”唐玉龙没听明白。

“土默川的骂人话,指的是大闺女没结婚养下的娃娃。”

“有意思。”二连长风趣地说,“明天打起来,我就命令小鬼子,你们这帮灰圪泡!缴枪不杀!”

大家被逗得哈哈大笑。

“老百姓什么都明白呀!”唐玉龙严肃地说,“看来,要想让老百姓知道八路军是什么队伍,要想在这里站稳脚跟,一定要打几场漂亮仗,狠狠教训一下小鬼子。天亮这一仗,一定要打好!你们有信心吗?”

“有!”几个人一起回答。

秋天的夜晚,寂静的山里吹来了一阵阵冷风,让人感到丝丝凉意。巴特尔脱下身上的羊皮坎肩,递给唐玉龙:“天亮还早着呢,你穿上打个盹儿吧。”

“我不冷。还没到冬天,怎么就穿皮坎肩啦?”唐玉龙奇怪地问。

“这里白天晚上温差大,后半夜冷呀。你们窑洞里有火炕还好点儿,我们住山洞离不开羊皮坎肩,没听说吗?山里的气候是早穿棉,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到了冬天,人人还得有件羊皮袄呢。”

“巴队长,冬天是不是很冷啊?”机枪连长是个南方人,一说起冷就有点儿担心。

“是啊。我看你们冬天只穿棉衣恐怕不行,数九寒天、冰天雪地的,必须有皮袄才行。这也不难,大青山有三件宝:土豆、莜面、大皮袄。山里的羊很多,现在又是杀羊的季节,应该抓紧时间做了。”

“哦,我得建议司令部被服厂做点儿皮袄。”唐玉龙记在了心里。

“唐营长,你真的不困呀?”巴特尔笑着问。

“不困,咱们聊天吧。我一直想听你讲讲这里的风俗习惯。”

“好呀,你想知道什么?”

“我听说,你们游击队一半是蒙古人,可是我发现没人说蒙古话,好像和我们汉人没什么区别。你会说蒙古话吗?”

“我也不会。”巴特尔遗憾地摇摇头,“我们土默特蒙古人过去都说蒙古话,北洋政府对我们实行歧视政策,逼得我们出门在外不敢承认自己是蒙古人,不敢说蒙古话,不敢穿蒙古袍,变得和汉人差不多了。”

“哦,是这样。”唐玉龙点点头。

“实际上,土默川还是汉人多,大部分是你们山西人,他们很早就走西口来到这里。人们常说:山西河曲保德州,十个年头九不收,男人常年走口外,女人在家剜苦菜。后来,很多山西人在这里盖房子置地,接过来老婆孩子定居下来。”

“巴队长,我想问个敏感问题,这里蒙古人和汉人关系怎么样?”一连长在旁边插话。

“这么说吧,这里的蒙古人和汉人几百年能住在一个村,说明关系一直不错。另外,蒙汉结亲也相当普遍,细说起来,一个村的蒙古人和汉人都互相沾亲带故,情义深厚,难舍难分啊!可是自从民国以后,北洋政府搞什么蒙汉分治,利用土地故意挑拨两个民族的关系,出现了一些纠纷。”

“巴队长,如果我走进一个村,能分清谁是蒙古人谁是汉人吗?”二连长好奇地问。

“看穿戴是分不清的。不过,你走进一户人家的院子,基本能知道是蒙古人还是汉人,因为蒙古人家的院里都有苏鲁锭和玛尼杆。苏鲁锭是一丈多高的三叉矛,传说是成吉思汗征战时的兵器,后来成为蒙古人的旗帜。玛尼杆也有一丈多高,挂满了五色彩旗,它代表我们信仰的喇嘛教。”

“巴队长,是不是蒙古人都信仰喇嘛教?”机枪连长问。

“是的,蒙古人信仰喇嘛教就是从我们土默特蒙古人开始的。我们一般是长子不出家,兄弟当喇嘛。我父亲排行老大,两个叔叔都是喇嘛。听说清朝的时候,蒙古地区一半儿男人都当了喇嘛。”

“喇嘛教和佛教有什么不同啊?”唐玉龙问。

“哈哈,这方面我可懂得不多,你还是去问问荣老师吧,他很有学问,旧城新城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

“你们俩是老乡吧?”唐玉龙继续问。

“我们是在孤魂滩事件那年认识的。当时,荣老师是土默特学校的学生。这么多年,我俩一直是好朋友。”

“你们怎么参加革命的?”

“前几年,我去东北闯荡了几年,见了世面也长了见识,亲眼看见日本鬼子是怎么欺负中国人的。回来后,遇到乌兰夫在土默特学校教书,我们俩就一起入了党。日本人一来,他在城里发起了抗日救国会,我在山里组织了抗日游击队。”

“我上次也看出来荣老师学识很高,有机会一定向他请教。你不是说陪我进城吗?荣老师还要领咱们参观大召。什么时候去呀?”

“这么远不能走着去吧?你会骑马吗?”

“在延安骑过。司令部姚喆参谋长说,四子王旗红召喇嘛庙送给了八路军100多匹马,一两天就分配到各营,就是没有马鞍子。”

“没马鞍子可不行。这样吧,过几天我带马去你那里,一起下山。”

战士们修好了工事,各自找地方打开了盹。一些战士想到明天就要打仗,兴奋得睡不着,也凑过来谈论自己家乡的风俗习惯。机枪连长是个很健谈的人,兴致勃勃地讲了许多江西的风土人情,人们听得十分新鲜。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直聊到天蒙蒙亮……


清晨,一层层云雾漂浮在大青山的峰峦沟壑之间,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一声声百灵鸟的啾啾鸣叫,回响在树木丛林之中,令人心旷神怡。一轮红日缓缓升起,这是个风清日朗的好日子。

唐玉龙派几个战士抬着两箱手榴弹,跟着巴特尔送到游击队阵地。巴特尔发给没有武器的游击队员每人三枚手榴弹,讲了使用方法,建议大家在扔手榴弹之前,先扔几块石头,找找准头。一些游击队员迫不及待地寻找石头瞄准公路练起来,很快找到了感觉。

埋伏了一夜的八路军战士和游击队员拿出自带的干粮,一边吃一边注意观察下面的公路。过了一会儿,在山下侦察的战士跑来向唐玉龙报告,已经看见四辆卡车过了山下的坝口子村,正向蜈蚣坝开来。

巴特尔命令游击队员做好战斗准备,这是大家第一次参加实战,有枪的人兴奋地早早举起枪瞄准了下面的公路,就等着敌人过来,其他人手里握着手榴弹,眼睛紧紧盯着公路,可能是太紧张,有的人头上冒出了汗。不一会儿,听见了隆隆的卡车声,隐隐约约看见四辆卡车沿着盘山公路向蜈蚣坝缓缓而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