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50

连网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十七 早晨,四格格的五叔拉着平板车来到鼓楼北街的日本兵营门口,等了一会儿,伙房大老李也拉着平板车出来了。两人正准备去买菜,司令部的翻译官从街上走来,喊住了大老李:“你听好了,明天早晨白塔部队四辆卡车路过这里去武川,你把大米、白面装上最后那辆车。另外,去菜市场预定一口活猪、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十七

早晨,四格格的五叔拉着平板车来到鼓楼北街的日本兵营门口,等了一会儿,伙房大老李也拉着平板车出来了。两人正准备去买菜,司令部的翻译官从街上走来,喊住了大老李:“你听好了,明天早晨白塔部队四辆卡车路过这里去武川,你把大米、白面装上最后那辆车。另外,去菜市场预定一口活猪、100只活鸡,让他们天不亮就送来。你负责检查装车。”

“伙房没几个人,这么多东西装到什么时候?”大老李发愁地说。

“卡车上有一个中队皇军,让他们帮着装一下。”

“谁给结账呢?”

“来司令部找我。”

“知道了。”

五叔站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一阵喜悦,他本来打算一会儿问问大老李日本卡车的事情,没想到翻译官都说得明明白白。

两人拉着平板车到了鼓楼南街的菜市场。五叔让一个菜贩子把自己要买的菜送到警备队,然后和大老李说,想起点儿急事先走一步,一路小跑来到老阿玛家,把听到的情况告诉了父女俩。

四格格高兴坏了,送走了五叔,想快一点儿向巴特尔报告好消息,向父亲说了声:“阿玛,我去旧城了。”急急忙忙就向门外走。

“老丫头,等一等……”老阿玛昨天回来就一直担心,靠白天明和马贵两人去救云明旺的女儿,实在有点儿太冒险,想找巴特尔说说,看他能不能帮上忙,所以喊住了四格格,“看你风风火火的样子,这么大的姑娘了,还没个稳重劲。走吧,我也去财神庙看看王道长。”

“您……您也去呀?”四格格惊讶地看着父亲。

“怎么啦?不想让我见你的八哥儿呀?”老阿玛故意逗女儿。

“您说什么呢?我哪儿敢啊!”四格格的脸红了,她本来想单独和巴特尔说说话,看到父亲执意要去,也没办法,“阿玛,快走吧。”

父女俩刚走出院门,老阿玛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又返回家里。四格格有点儿奇怪,也跟了回来,看见父亲进屋后,恭恭敬敬地向桌子上的金佛拜了三拜,然后用一块红缎子把金佛包起来,奇怪地问:“阿玛,您这是干吗?”

“顺便去趟旧城古董店,问问这个金佛值多少钱。”

“您不是说,这个金佛不能卖吗?”

“福成他们为了救孩子,借了不少钱,咱们能帮多少是多少。家里就这个宝贝还值点儿钱,卖就卖了吧。”老阿玛无奈地自言自语,“卖了金佛也是为了救人,这是积德的事,佛祖不会怪罪的。”

“阿玛,您就卖给那个日本人吧?”

“好,听老丫头的,问完了价钱再说。”

父女俩出门坐了一辆人力车赶往旧城……


天成斋古董店的王掌柜看见父女俩来了,招呼他们坐下,高兴地告诉老阿玛:“您那个瓶子,当天就卖了。”

“我知道了。那个人找到我家,买走了另外一只。”

“是吗?他们可真有本事。您那只卖了多少钱?”

“150元蒙疆票子。是不是和您卖的一样?”

“是一样,这可有点儿亏了。”王掌柜惋惜地说。

“为什么?”老阿玛有点儿不明白。

“看来您还是外行啊。这瓶子分开卖是一个价钱,凑成一对儿就是另外一个价钱,最少能高出两成呢。”

“无所谓。已经卖了就不说了。”

“还是您想得开。”王掌柜摇摇头,看见老阿玛手里拿着东西,知道又送来了古董,心想交给自己的瓶子一转眼就卖了,自己不能太贪心,从柜台里取出了几张蒙疆票子,递给老阿玛,“这个瓶子卖得挺顺当,价钱也卖得好,再给您50元,您看合适吗?”

“这……这不太合适吧。卖得好是您的本事,还按咱们说好的吧,再给我30元就行。”

“您拿着吧,有什么好玩意儿,您就送到我这儿,保证亏不了您。说实话,我还指望着您养活呢。”王掌柜把蒙疆票子硬塞给老阿玛。

“那就多谢您了。”老阿玛收起钱,打开红缎子,把金佛放在茶几上,“王掌柜,您给看看,这尊金佛值多少钱?”

“这可是个宝贝呀!”王掌柜拿起金佛仔细看了一下,“鎏金的,造型也好,应该是庙里的东西,有点儿年头了吧?”

“您真是好眼力。席力图召的,还是活佛开了光的。”

“现在这么好的金佛很少了。行情好的时候,卖一个整数没问题,现在也值八九百块大洋。如今只有日本人才买得起,他们就喜欢这个。可惜啊,咱们祖宗留下的好玩意儿,都让日本人买走了,真是造孽!”

“哦……”老阿玛本来打算问好了价钱把金佛卖给石川秀夫,听王掌柜这么一说,改变了主意,“您想收了它吗?”

“我刚进了几件货,没那么多大洋呀。”

“就放在您这儿吧,最好卖给咱们的人。”

“好吧,我让几家古董店一起给您问着。”

“我等着用钱呢,您抓紧点儿。”

“您用多少,我先给您拿上100块大洋?”

“不用了,卖了金佛一起拿吧。”

父女俩离开古董店,直接去了财神庙……


财神庙里人来人往,香烟缭绕,一些信众正在各个殿堂烧香拜神。父女俩转了一圈,没有看见巴特尔。老阿玛在各个神像前敬了一柱香,让四格格在前院找找巴特尔,自己去后院拜见王道长。

王道长正在后院打太极拳,看见老阿玛来了非常高兴,停下来抱拳施礼,请老阿玛坐在大槐树下的桌子旁。

“道长,您最近可好?”老阿玛笑着问候。

“托您的福,还可以。”王道长给老阿玛沏了一杯清茶,“有两年没看见您了,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来找个人,顺便看看您。”老阿玛一扭头看见墙角拴着两匹马,其中一匹很像是巴特尔的,悄悄问王道长,“您……认识巴特尔吗?”

“认识认识。”王道长这才知道,老阿玛也是给游击队办事的,两人会心地一笑,“他上街买东西了,一会儿回来。您就在这儿等吧。”

“道长,财神庙的香火越来越旺呀!”老阿玛一边喝茶一边说。

“是啊,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人们的日子不好过,只能来财神庙找点儿寄托,乱中取静,这也是一种超脱。”

“您说得没错儿。我就是想和您坐坐,觉得心里清净。您说说,现在是什么世道,自从大清倒了,北洋政府、国民政府、蒙疆政府,走马灯似的换了好几茬,没一个好鸟儿!我算看透了,这日子呀,没法儿过,老百姓早晚要造反,就是没人领头啊!”

“天道不顺,世道就乱,阴阳相克,物极必反呀!”

四格格没找到巴特尔,也来到后院。老阿玛向王道长介绍:“这是我老丫头,小名四格格。”说完吩咐女儿,“老丫头,给老道长请安。”

四格格微微一笑,双手紧贴左腹,低头屈膝下蹲,向王道长行了一个满族女子蹲安礼,礼貌地问候了一句:“老道长,您吉祥。”

“你也吉祥。”王道长起身回了个抱拳礼,“闺女坐下喝茶吧。”

四格格坐下,王道长给她沏上了茶。

“老道长,我想问您个问题,可以吗?”四格格歪着头说。

“别客气,说吧。”

“我发现旧城的寺庙特别多。除了财神庙,还有大召、席力图召、五塔寺、观音庙,北门外还有清真寺、大教堂。为什么呀?”

“你说得没错。旧城里里外外的寺庙是很多,特别是喇嘛庙最多。土默川有七大召,八小召,七十二个绵绵召,比较大的喇嘛庙都集中在旧城,所以人们说旧城是‘召城’,一座城里半是庙。”

“是不是哪个寺庙香火旺,哪个教就好呀?”四格格接着问。

“傻丫头,尽说傻话,也不怕道长笑话。”老阿玛责怪女儿。

“哈哈,没关系,孩子不懂可以问。”王道长手捋胡须,笑着向四格格慢慢解释,“这么说吧,不论什么教,无所谓谁好谁不好,也没必要争信众,这可不是做生意,用不着吆喝。咱们这个地方有很多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所以才有各种寺庙。蒙古人信仰喇嘛教,汉人信仰佛教、道教和天主教,回民人信仰***教,你们满族人早年信仰萨满教,后来也信了佛教和道教。在这么个小地方,能有这么多的民族和教种,互相不影响,各发展各的,这是奇迹啊!”

“老道长,是不是人人都要有信仰呀?”四格格问。

“是啊,信仰是一个人灵魂的根基,失去了信仰就会失去了约束。如今人心迷乱,那些没信仰的人,不相信天有天道,人有人道,一个个为所欲为,什么坏事都敢干,早晚要下地狱。可悲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