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四格格有点儿被石川秀夫的情绪所感染,轻轻地叹了口气。

“蜡炬成灰……泪始干……”石川秀夫两眼望着远方,想着什么,“流着眼泪的思念……一定很痛苦;没有眼泪的思念……更痛苦啊!”

“我知道……世界上没有比人想人更难受的事情了。”四格格也想起了远在东北的哥哥和姐姐,他们已经走了好几年,也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忍不住眼圈有点儿湿润。

石川秀夫发现四格格眼里闪着泪花,以为是被自己的话感动了,特别是她那种伤感的眼神和表情,越看越像自己的妻子,情不自禁地说:“姑娘,你非常像我的太太,特别是你的眼睛,非常得像。”

四格格瞟了石川秀夫一眼,不好意思地擦去眼泪,低下了头。

太阳快要落山了。两人沿着城墙一前一后走着,石川秀夫遥望着远方日薄西山、残阳如血的景色,感到眼睛一亮,那白云之间光芒四射的太阳,多么像日本太阳旗的图案啊!这可是个好预兆。他感觉四格格好像对自己有了好感,这可是向她表达自己心意的最佳时刻,于是鼓足了勇气说:“姑娘,你……你是我见过的满洲人里最漂亮的姑娘。”

“我可没那么好。”四格格笑了笑,羞涩地把头扭向一边。

“姑娘,我……我很喜欢你。”石川秀夫显得十分动情。

“说什么呢?别这样。”四格格严肃地瞥了石川秀夫一眼。

“姑娘,我……我是真心的。”

“别说了,我不听,我不听……”四格格两手捂住了耳朵,心想石川秀夫为什么说这些话呢?他不会是看上了自己吧?这可真是没想到。今天真不应该跟他出来,抬头看见太阳快要落山了,说了声,“回去吧,天快黑了。”一个人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石川秀夫心里纳闷,不明白四格格是怎么想的?刚说了句喜欢她,就被一口拒绝了,这是为什么?也许是腼腆,或者是难为情,越是这样的姑娘才越可爱。他望着四格格的背影,特别是那条又黑又长的大辫子,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舒畅,今天终于说出了心里话,这个漂亮姑娘应该明白自己的心思,只要继续努力,一定会得到她的爱慕。

快到新城西门了,四格格回头喊了一声:“我回家啦!”向石川秀夫摆了摆手。

“你……你不来公馆帮我写字吗?”石川秀夫还想挽留四格格。

“以后再说吧!”四格格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城门。

石川秀夫一看四格格就这么走了,顿时有点儿怅然若失,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没了,孤独寂寞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一个人孤零零地站了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慢溜达着回了樱花公馆。

刘大牙刚走出樱花公馆,看见石川秀夫低着头回来,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关心地问:“太君,您……您没事吧?”

“没事……”石川秀夫忽然想起了那尊金佛,“我刚才去了那个姑娘的家,看见有个很漂亮的金佛,你知道吗?”

“知道,有点儿年头了,现在可不多见。”

“我很喜欢。你去和姑娘父亲商量一下,把它买来。”

“好的,过两天去吧?您刚去过,我马上去不合适。”

“嗯,不要讲价钱,买来就可以。”

“没问题,您放心吧。”刘大牙痛快地答应,心想石川秀夫还真有点儿眼力,也能看出来那尊金佛是个宝贝,不让讲价钱,一定是喜欢上了四格格,想借着买金佛,多给他们一点儿钱,这个事看来还得好好琢磨琢磨,自己怎么才能从中得点儿好处呢?


傍晚,大车店的土匪们准备吃饭。二娃子和三娃子端着酒菜送进里屋,一盘一盘地摆放在炕桌上。二娃子招呼躺在炕上的云凤:“嫂子,起来吃饭哇。炖牛肉,烙油饼,还给你杀了一只老母鸡,可香呢!”

云凤面朝里躺着没吭声。二娃子和三娃子知道,再劝说也没用,互相看了一眼摇摇头,悄悄出去了。

郭三青从外面回到了大房间,走到正在推牌九的老没调跟前说:“库房里有不少莜面。这两天就让弟兄们吃莜面,歇上两天再出去。”

“哦,听你的。”老没调答应着,“刚杀的这头牛也够吃几天。老三,办完喜事才两天,不着急出去,过几天再说哇。”

“你说不着急,我着急呀。日本人比咱们厉害,多少也得给他们刨闹点儿粮食,晚了又怕惹下他们。没办法呀。”

“放心,老三。大喜的日子,先让弟兄们好好耍几天钱,等到没吃没喝了,不用你说也想出去,到时候连日本人带咱们的,一起刨闹。”

“嗯,就听你的。”

二娃子告诉郭三青,饭菜已经端进里屋。郭三青点点头进了里屋,看见云凤还躺在炕上,凑到跟前嘿嘿笑着说:“媳妇,起来吃饭哇。”

云凤躺着没动。郭三青奸笑着,突然把手伸进云凤怀里一阵乱摸。云凤吓得一翻身坐起来,两手捂着胸脯缩成一团,狠狠瞪着郭三青。

“咋啦?还不顺心?”郭三青气得脸上肌肉抖动着,大声吼道,“灰你姥姥的!看你那一脸苦瓜相!爷爷把你当宝贝的娶回来,你天天拉的个脸。是不是给爷爷当了老婆,委屈你啦?赶紧吃饭!”

云凤低着头不吭声。

“你聋啦?是不是让爷爷喂你呢?给爷爷倒酒!”

云凤怯生生地坐在桌子旁边,拿起酒壶给郭三青斟满了酒。

郭三青举杯喝了一口,看见云凤还不吃饭,铁青着脸高声骂道:“你吃不吃?再不吃,小心爷爷把菜扣的你脸上!”

云凤慢慢拿起一张烙油饼,用手一点儿一点儿掰着吃起来。

郭三青气哼哼地喝完半瓶酒,躺下大声呵斥云凤:“灰你姥姥的。好好有个笑眉眼,今天晚上饶了你,还是一副苦瓜相,小心晚上闹死你!看咱们谁厉害!”

云凤两眼发直,仍然不言不语。

“点上烟灯,伺候爷爷抽两口!”

云凤点着了烟灯,放在郭三青面前,下地穿上鞋向外屋走去。

“去哪呀?”郭三青大声问。

“尿。”云凤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二娃子和三娃子赶紧跟了出去。

云凤解完手从茅房出来,站在院里,抬头望着满天的星星,眼里的泪水忍不住流下来。

“嫂子,回屋哇。”二娃子在旁边劝说。

云凤没吭声,眼睛看着大院门口,不由自主地走过去。

“嫂子,去哪呀?”二娃子上前一把拉住了云凤。

“出去散散心。”云凤使劲甩开了二娃子的手。

“那……那可不行,三哥骂我们呀。”

二娃子使劲拽着云凤的衣服不让走。三娃子伸开两只胳膊拦在了云凤前面。云凤一把推开了面前的三娃子,快步走向大院门口。

“你跟住,我回去叫三哥。”二娃子扭头就向屋里跑。

三娃子紧紧抱住云凤不让走。云凤用力挣脱开,撒腿就向大门外跑去。三娃子急得大声喊叫起来:“来人呀!跑啦!嫂子跑啦!”

屋里土匪们听到外面的喊声,都跑了出来。郭三青从屋里冲出来,吩咐几个土匪骑马去追。不一会儿,土匪拽着云凤回来了。

郭三青狠狠扇了二娃子和三娃子每人一个耳光:“真是废物点心,两个大活人看不住个女人,再给我跑了,扒了你们的皮!”

二娃子和三娃子吓得不敢吭声。

郭三青掐着云凤的脖子押回大房间的里屋,把她扔在炕上,扑上去骑在云凤身上,大声骂道:“你狗的还想跑?灰你姥姥的!看来得早点儿给你种下,怀了娃娃,看你还跑!”说完开始撕扯云凤的衣服。

云凤知道,反抗也没用,任凭郭三青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咬着牙闭着眼一声不吭,忽然想到,自己可能永远也逃不出这个土匪窝了,绝望中忽然有了想死的念头,可是怎么死呢?又想起了爹妈和哥哥,他们现在干什么呢?难道真的不管自己了吗?为什么还不快点儿来救救自己呀?委屈和绝望的泪水忍不住顺着脸颊往下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