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 正文 第十七章

liuz34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URL] 与李想和尚武事先估计的一模一样,自打被人推上烤火架时起,这往后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虽说他俩的各项军事技能的基础很好,但也架不住全连老兵发了疯般不断冲击挑战。车轮大战在任何训练中都重复不变的上演着。一天下来,把两人累的有如死狗一般。 一天、十天、一个月,日子不断过去。冬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



与李想和尚武事先估计的一模一样,自打被人推上烤火架时起,这往后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虽说他俩的各项军事技能的基础很好,但也架不住全连老兵发了疯般不断冲击挑战。车轮大战在任何训练中都重复不变的上演着。一天下来,把两人累的有如死狗一般。

一天、十天、一个月,日子不断过去。冬去春来,整整四个月,整个侦一连的训练场上一直硝烟弥漫。就连75年的春节都没能安宁几天。这种恐怖境遇,即便是有着多年艰苦训练为基础的尚武和李想都大感吃不消。最让他俩痛苦的是这种日子远比事先预计的要长太多。当然,超强度的训练与付出并不是没有任何收获。在四个月的不断锤炼过程里,他俩不但大大加强了自身的各项军事素质与体能,也逐渐在老兵的心里树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地位。新兵蛋子,这个稍带藐视的词早以消失在老兵的口中。取而代之的是佩服。两个刚刚入伍一年的新兵,在承受了全连老兵长达四个月的轮番挑战而不倒,这让侦一连的全体老兵纷纷开始喜欢上了这俩小子。

雷振军很高兴,全连这四个月的变化让他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尤其是对尚武和李想这俩兵,更是爱不释手。用许指导员的话来讲,他对这俩小子是爱的肉痛。对此,雷振军不反对。事实本来也是这样。像尚武、李想这样的兵,随便拎出一个丢到任何一个部队,那也是宝贝一般的人物,更不要说他手里有俩,想想心里就美。

雷振军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迎来了往年最让他头痛的老兵退伍准备工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作为部队连级军事主官,这在往年是他最头痛伤神的时期。部队有部队的规章,再好的兵要是没提上干,服役期一到,都得毫无条件的离开部队。多年来,雷振军最反感的就是这事。多好的兵啊,辛辛苦苦锤打了好几年,总算是个合格的士兵了,可因为没能提上干就只能无奈的放弃。这种感觉很难受,他爱部队更爱自己的兵,而每年的离别,即使是雷振军这样的铮铮铁汉也不敢轻言面对。

抱着对手下战士的最后努力,雷振军一连五天,每天都大早就跑到营部。而每年这个时候也是钟营长最头痛的时候。手下好歹管着三个里,好几百号人马。优秀却即将面临退伍的骨干战士少说也得有一手之数。都是各大连长的心头肉啊,不变着法来找他争那可怜的提干指标才怪。因此,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找尽借口四处躲。实在给逼急了就把皮球踢到师部。

死皮赖脸的,把师长都惹的火冒三丈,这才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两个指标。就这样还招来了其他主力团、营级主官们的一致声讨。

“日他仙人板板,老鼠子钻风箱,老子这是两头受气!”回营部的路上,钟子声大发牢骚。

还没进大门,老远便能瞧见一早就立在门外的雷振军。钟子声的头一阵发晕,“讨债鬼啊!”暗暗的咒骂了一声,将车子靠近。于是乎,在营部门外的大树下,两个黑脸大汉开始就如何说服对方低声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姜还是老的辣,用了十分钟不到,钟子声一脸得意的结束了会谈。而雷振军的脸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幸福最终落到了二、三两位连长头上,一连分配一个提干指标。

看着一脸欢笑的两位连长,雷振军心里充满了失落。虽然这个方案是他自己提出的,但失落依然强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雷振军快速的调整着心态。主动放弃,在某些时候就是为了更好的拥有。抬头望了望一连所在的方向,脑海里浮现出两张深受自己喜爱的脸。暗自说道:“小子们啊,要争气啊。为了你们,我可是下足了本钱。但愿你们不会让老子失望,不然。。。嘿嘿。”

远在一连训练场上尚武和李想不由自主的,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宁玥最近很烦,烦得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几个月来,已经让科室主任找去谈了好几次心,效果也没好到那里去。该死的,莫名的烦躁仿佛缠定了她一般,怎么也甩不掉。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躺到床上半晌却无法入睡,宁玥仔细的思考着这个问题。一张挂满笑意,极为可恶的脸在脑海中浮现。很清晰,清晰的都能让她听见自己一口白牙咬得咯吱做响的声音。

“不可能!”宁玥飞快的摇了摇头,“那个该死的臭家伙,才不会让本姑娘表现反常。绝对是自己想错了。”

在心里极力否认着,宁玥拉过被子,将自己深埋其中。半晌才探出头,盯着窗外的月光暗自失神。满脑子都是那张可恶的笑脸,上下飞旋。不经意间,傻傻的笑了。“臭家伙,毫无风度的混蛋!难道你不知道要让让人家吗?怎么说,人家也是女孩嘛。”

夜在延伸,月亮悄然躲进了云层,宁玥抱着极为复杂的内心感慨,美美的入睡了。

晚饭后,尚武便失去了李想的踪影。

“这个该死的家伙,重色轻友的混帐。每次收到唐肜的来信,就玩失踪!至于这样嘛,信让哥哥我参观参观也没有啥大不了的事嘛。”一边嘴里嘟囔着,一边沿着整个军营四下里找了起来。整整一圈下来,即使在强烈好奇心的支配下,尚武也不得不无奈的放弃了努力。一整天超强度训练,铁打的身子骨也经不住这么漫无目的的消耗。

随便找了片草坪,美美的摆开身体。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的星斗,让他有点神迷。“真美啊,这星光闪烁的夜晚,要是有一个人也能像唐肜牵挂小妹那样强挂我,该有多美啊!咦?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扭了扭身子,把手枕于头下,让自己更加舒适一点。尚武有点迷惑:“该不是春天的原因吧?”

理由很牵强,连他自己都觉得很荒唐。想了好一会,尚武重新开始为不经意冒出的念头开脱:“或许这也不算什么。连小妹都找了,我找一个人来牵挂自己,这也很合理啊!找谁呢?”

脑海中浮现出几张美丽的小脸,“都很不错,到底选谁好呢?”这个问题让尚武万分为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