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 正文 第十六章

liuz34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URL] 第十六章 “不要!”再一次的齐声回答,李想无奈的闭上双眼。 “很好!跟女同胞打赌,我也不能太占光。内容上我会加以限制。主题是我不但能让你们政委认下我这门干亲,而且保证他会亲自来这里接我们去吃晚饭,其中还包括你们一起。怎么样,这种赌法愿意吗?” 也许是尚武过于自信,几位女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


第十六章

“不要!”再一次的齐声回答,李想无奈的闭上双眼。

“很好!跟女同胞打赌,我也不能太占光。内容上我会加以限制。主题是我不但能让你们政委认下我这门干亲,而且保证他会亲自来这里接我们去吃晚饭,其中还包括你们一起。怎么样,这种赌法愿意吗?”

也许是尚武过于自信,几位女兵似乎也有所动摇,没有先前那种既问既答的冲动,互相之间好了好一会。

宁玥除外。就她对江叔叔的了解,尚武所说基本上有输无赢。认干亲,还亲自跑这里来请大伙吃饭。区区一个小兵,还不够这个格。军区文工团别看人数不多,可架子大。文工团的政委跟其他师级单位的政委平级。堂堂一个正师首长宴请尚武这个小兵,这玩笑开的有点大。

看着尚武那一副自大的模样,宁玥气不打一处来:“行,就这样。说,赌什么!”

鱼上钩了。尚武屁股一下离开了椅子,向前轻迈一步,冲着宁玥树起了大拇指:“痛快!有点军人派头。条件只有一个,你输了,这三天中一切行动听我指挥。招之既来,挥之既去!怎么样?”

“要是你输了呢?”

“也一样啊!”

“不行!就你这样的,本姑娘还真没兴趣去指挥。再说了,只要本姑娘愿意,多的是人听指挥。另换一个条件还差不多。”宁玥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强烈抗议。

“那你选!一句话,只要你想的出,我尚武就能做的到。除了生孩子!”

“呸,臭流氓!”五个女声同时响起。尚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重新坐回椅子上。宁玥眼珠提溜一转,将其他四个姐妹拉到一边,热烈的讨论起来。

最后的条件从宁玥口里窜出时,就连李想都听傻了眼。太狠了,幸好尚武不会输,不然的话。。。想着都汗毛直竖。扮狗四肢着地,将整个女兵宿舍楼爬遍。这事要真发生了,尚武的死像一定很难看。

赌局成立所带来的影响便是姑娘们瞧尚武的眼神都有点走样。这般苛刻的条件,眼皮都不抬一下就应允了下来。如此不知死活的主,大伙还是头回见。只有唐肜感觉出了一丝异样。尚武跟李想是怎样的人,她是这中间最清楚的。赌局从设立一直到确定,李想仅仅只弱弱的说了一句话,这完全不符合李想的性格。突然间,她觉得自己跟众姐妹,尤其是宁玥掉进了尚武的陷阱。

江枫很高兴,多年以来的心愿总算在今天有了了结。风标兄弟英年早逝,他很痛心,一直以来心中充满了愧疚。如今见到他的遗孤,喜悦与悲伤在心中交替,因此执意认下了这门干亲,好歹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

结束完手头的工作,联络上夏汉生,派人去望月楼订好包间,便直直的朝女兵宿舍走去。刚到三楼,耳边便传来一阵阵欢笑声。走到305门口,被满屋的人吓了一跳。“至少得有一、二十个吧。”江枫稍稍清点了一下。

没有那个女兵注意到他的到来,所有女兵的注意力统统投向了正满嘴跑火车的尚武。笑声从未断过,这让他想起了风标。尚武跟当年的风标很像,除了稍微黑了点外总是能轻易的博取姑娘们的欢笑。

“江叔叔好!”尚武跟李想同时站起身子,冲着门外的江枫大声喊到。满屋子的女兵顿时作鸟兽散。。。

李想走了,带着唐肜的牵挂走了。三天假期对两个正深陷情海的年轻人来讲,确实太短了一点。呆呆的立在街头,一直到车影完全消失,压制良久的泪珠悄然划过唐肜的面庞。唐肜的离伤也感染了宁玥,她也找不出什么好的方法来安慰自己的好友,只能默默的与唐肜相依而靠。心中感慨万分,“这难道就是书上形容的至凄至美的爱情吗?”

赶在点名前回到部队,尚武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感情这东西太缠人,太复杂,让他或多或少有点害怕。一路上,不论他采用什么办法,李想就象一个失了魂的木头人,不笑不答。无计可施的尚武只能放弃,陪着李想沉默了一路。

士兵永远是士兵,感情世界再如何放不下,一旦回到自己的岗位就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到一如既往的士兵生活中去。早操、战术训练、枪械射击、格斗搏击、专业侦查等等,忙的不亦乐乎。尤其是李想,仿佛变了个人般,每天都想办法把自己折磨的筋疲力尽。

这个反常的状态让五班长大吃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小伙子疯了。一连出了尚武一头牲口已经足够大伙头痛了,要是自己班再出一头,整连的老兵真就没脸再活了。辛辛苦苦练了这么些年,末了让俩新兵蛋子生生的压在头上喘不过气,说出去都丢人。为了不让这种情况发生,五班长首次以个人名义私下里发起了九个班头的会议。中心思想就是讨论一下该想什么办法,挽回一些老兵们的面子。商议良久,得出的唯一结论是统一思想,积极配合,借着两个新兵蛋子大出风头而老兵们颜面全失的机会,引导并调动班里其他战士的好斗心,在全连来一个练兵总动员。

这个想法同样得到了雷连长与各排排长的一致赞同。74年,在大环境的影响下,整个军队的气氛与前几年相比要松动好转了许多,不再只是单一的思想挂帅。军事训练的力度正在逐步恢复,但也只是恢复而已。真的要明刀明枪的敞开来练,还是要担一定风险的。都是聪明人,也都是争强好胜的军人。侦一连上上下下各级主官都十分默契的选择了心照不宣,就连抓政工的许指导员也毫无异议的保持沉默,配合着雷振军的每一个动作。

一觉醒来,侦一连的全体老兵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不得不接受一个让他们颜面无光的事实。尚武跟李想这俩新兵蛋子爬到了自己的头顶上,人模狗样的站都了大伙对面的对面。这个位置可不是是个人就能站上去的。抛开职务与军衔,至少要在各种能力上是全连最好的人才行。这样,老兵们才能心甘情愿的听从号令。

尽管心里充满了不甘,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天性让众人极别扭的度过了从军生涯最难受的一次早操。刚一结束,九大班头便让各自班里的老兵团团围住。

“开什么玩笑,老兵居然让新兵领着训练。这事要传了出去,一连的全体老兵干脆都用面条上吊死了算啦!”这几乎成了侦一连全体老兵的共同心声。可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不论老兵们怎么跟班长反映,得到的答复如出一辙:“我也不想这样。可连里是这么布置的,我有什么办法。谁不满意可以自己去找排长连长反映。现在才知道急,早干什么去了。跟你们反复说过,要好好训练,要认真训练,偏偏不听。这回可好,让俩新兵蛋子爬头顶上了才知道丢脸。我都替你们脸红!一句话,意见再大,牢骚再多也白搭。有志气的,拿出劲头拼命训练。都是两个肩膀立个脑袋,人家新兵都能出彩,你们就不能?认真练吧,趁着这事还只在咱连里捂着。早一天训练合格就早一天把那俩小子赶下来。不然,消息传开了,嘿嘿。。。大伙等着丢人吧。”

撇开老兵被各自班长嘲笑的灰头土脸不说,尚武和李想这俩新兵蛋子正凑在一块讨论着这突发情况。

“花猪,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李想从早操开始就一直想着这个问题。

“没有哇,我怎么可能得罪人。再说了,即使是我得罪了人,那也不会连累到你身上啊。”尚武的口气十分确定。仔细想了想,李想也觉得对。部队没有地方复杂,乱七八糟的事没有地方上发生的多。即便尚武得罪了谁,他也不应该被连累。

“怎么样?想到什么没有?”尚武用关切的目光看着李想。

“没想到,就是觉得情况不太妙。莫名其妙的让人架到或山口上,这往后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是啊,这事还真有点烦。小妹,你说,想出这办法的人该有多缺德啊!一觉醒来,嗖的一声成了全连公敌。这让咱俩日后怎么活啊。唉。。。”粗叹了一口气,尚武的眉头拧成了一团。

来回的走了好几圈,两眼一瞪,冲着身边的树干上拍了一掌,“操他爷爷的蛋!人死卵朝天!别管是谁想出这种方法,想把咱们白白架火上烤,没这么便宜!小妹,有胆量跟哥哥搏一回不?”

李想回了尚武一个白眼,“花猪!你别脑子发热。有没有胆量好象跟咱们眼下的局面没啥关系吧?”

尚武一脸正色的回到:“你才头脑发热呢,谁告诉你没干系。你听好了,那人不是想把咱俩放火上烤吗?没问题,就顺着他来,打了小的才能引出老的。只有把戏做足了,不信引不来正主!”

“花猪,你的意思是。。。”李想一幅心知肚明的模样看着尚武。

“对,我的意思就是你想到的意思。清楚就没必要说出口了。”说完还故作神秘的扫了扫四周,这才亲密的搂着李想的肩膀,贱贱的说道:“怎么样,小妹。咯咯够聪明吧?你小子可不要告诉我,你没胆量一块跟着玩哦。”

李想彻底无语。细细的权衡了半天,发觉尚武的主意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办法,这才默默的点了点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