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 正文 第十五章

liuz345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URL] 第十五章 欢笑是消除隔阂最好的道具。一通欢笑让五位年青人完全忘却了初次相间的陌生,菜也变得更加美味。 “你们是侦察兵?”吃饱了的宁玥笑着问。 “如假包换!”尚武咽下口里的饭菜,正色的回答到。 “哪个单位的?” “X军。”因为怕小丫头不知道,尚武往大的说,“知道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


第十五章

欢笑是消除隔阂最好的道具。一通欢笑让五位年青人完全忘却了初次相间的陌生,菜也变得更加美味。

“你们是侦察兵?”吃饱了的宁玥笑着问。

“如假包换!”尚武咽下口里的饭菜,正色的回答到。

“哪个单位的?”

“X军。”因为怕小丫头不知道,尚武往大的说,“知道吗?“

“X军怎么不知道。本姑娘不是吹,西南军区的部队,我比你熟!”

尚武一脸怀疑的看着宁玥,“小丫头,说大话会掉门牙的。你妈没告诉你吗?”

“谁是小丫头,我有名字!”将音量提高一度的宁玥冲着尚武狠狠白了一眼,“不信你问小肜!”

“没错,小玥的单位是军区总医院。接触面广,知道的部队肯定比你多。”唐肜的证明让宁玥骄傲的皱了皱鼻子,并且白了尚武一眼。一幅你没见识,本姑娘不跟计较的模样,很可爱。

尚武眉头一挑,回了宁玥一个色迷迷的眼神,生生把宁玥的眼睛气大了一圈。

“知道部队多,好象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吧?得,得!怕了你了,小丫头!别瞪了,再瞪俩眼珠子就该掉出来了。“

“你。。。!”宁玥的脾气唐肜跟乐馨很清楚,看着平日来历风风火火,牙尖嘴利的她在尚武身上连连吃鳖,不由的好笑。

“别你了,你半天也该累了。小丫头,喝口茶吧。”尚武不慌不忙,低声特磁性的说到。

宁玥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面前的茶杯,突然发现上了当。正准备反击,尚武抢先出声:“算了,别往心里去,刚才那是逗你玩的。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对了,宁玥,你们医院好玩不?”

“好玩?”尚武的转变之快让宁玥有点跟不上节奏,楞了好一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医院跟好玩实在挂上上勾。“应该还行吧。”回答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

“那是。风不吹雨不淋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多好!哪像咱们侦察兵,摸爬滚打,过一年老十岁。惨啊!”哀怨在脸上不停蔓延, 不熟悉的两位小姑娘心生不忍。

这也让唐肜暗暗发笑,“该死的尚武最会装神弄鬼了,小玥怎么会是他的对手。”想到这里,暗暗摇头。

没有人点破,接下来的时间里,尚武完全用语言掌控了两位姑娘的情绪。低沉的声音,疲倦的神态,一副水深火热的做派。宁玥发现先前对尚武的态度真的有点过分,内疚感油然而生,望向他的目光也变得温柔了许多。

一顿饭的时间,重新坐上吉普车的宁玥和乐馨仿佛变了一个人。对尚武的态度转变之大,让李想他俩暗自称奇。一路上,你问我答,气氛融洽的宛如多年好友。

尚武的玩笑开大了,做造成的影响跟后果远远超出了事先的估计。小半个上午再加上一个中餐的时间,整个文工团人人皆知。如此重大的情况,文工团的领导想不过问都不行。唐肜这个兵能到文工团,走的是什么路子,团里的几个主管领导心知肚明。要不是动静闹的如此之大,谁也不会过于关心这事。

“未婚夫,还是指腹为婚。这不是胡闹吗。”政委江枫好笑的摇了摇头,办公室的其他几个领导也跟着一块笑了。文工团的兵不好带,尤其是女兵就更不好带。要再有些背景什么的,这活几乎没有人愿意干。

“那两个男兵是哪个单位的?”江枫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王一问道。

“X军A师,师直侦察营的。”

“今年的新兵?”

“对!一个叫刘尚武一个叫李想。”

江枫的脑子有点模糊,这两个名字他似乎在谁那里听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呢?好一会,江枫突然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老夏啊,我是江枫。有个事想问一下。也没什么,上次你说的,咱们老首长的孩子是不是进了咱们军区?进了?在哪个单位?没事,只是关心。对了,两个孩子,一个叫李想一个叫刘尚武,对吧。哦,哦,行了,你是大领导,工作忙。就不打扰你了。哈哈。。。好啦好啦,下次喝酒再聊。恩,再见。”

大笑着挂了电话,冲着屋内的吉他几位领导说:“行了,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那两个孩子我认识,是我以前老首长和老战友的孩子。你们回去也多跟手下的战士谈谈,尤其是女兵。好奇心不要那么重,无影的事传的满城风雨。这哪像军人!还有没有一点纪律跟觉悟了!好了,就这样。你们先回去吧。”

打发走众人,江枫笑了,这俩孩子太能整了。

刚把车开到文工团门口,尚武他们便上一早就坐在值班室里的程秘书给拦了下来。一听说是文工团的政委要接见他俩,多少有点莫名其妙。方正不是自己的直属上级,不能把自己怎么样,看看又有何妨。带着这种心态,尚武和李想一身轻松,满脸无所谓的跟着程秘书走向了内院的办公大楼,留下三个女兵一脑门子的胡思乱想,暗自担心。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时间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让唐肜感觉过的太慢。内心不断加重的担忧让她不停的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行了,小肜!求求你,别再来回转了,转的人家头都晕了。”宁玥扶着额头,提出抗议。

“小玥,李想他们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对啊!”房里的其他几个姑娘也开口说出了各自的想法。

部队里士兵谈恋爱是一大忌讳,更不要说尚武他们明刀明枪的挂着未婚夫的招牌。一旦让团里反映到他们的单位,不死也该脱层皮。轻则记过,重则退回地方。这种事情,部队时常能有耳闻。

“活该!让他们受点教训也没什么不好,尤其是尚武那个家伙。表面上看挺机灵,尽干些让人头痛的事。指腹为婚!亏他也想的出!”宁玥一口拒绝。

心里为李想焦急万分的唐肜丝毫没有介意宁玥的口气,拽着她的小手来回摇晃,“好了啦,小玥,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尚武是尚武,李想总没得罪过你吧。你就想想办法吗。”

被唐肜摇得整个身子都跟着晃起来的宁玥无奈的皱着眉头:“好了,好了。别摇了。再等等行不?要是他们再没有消息,我就去找江叔叔。这总可以了吧。”

“嘻嘻”唐肜满意的笑着,“谢谢你,小玥。你太可爱了。唔。。。”还叭的亲了宁玥一口。两人顿时闹成一团。很快,房子里的吉他几个女兵也被波及。房间里一片莺歌燕语。

头一回走进女兵宿舍,尚武的眼睛像极了探照灯,精光四射的四处扫描,还不时吧唧几下嘴。那模样让李想很无语。为了本身的形象,不得不放慢脚步,拉开与尚武的距离。万花丛中穿梭而过,尚武如鱼得水般自在。唐肜住在三楼305室,这是送他们来女兵宿舍时程秘书亲口告诉过他的。明明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可尚武依旧饶有兴趣的朝一路上遇见的漂亮女兵没完没了的打听。平时或许一分钟不要的路程,生生让这牲口拖了三四分钟。要不是李想从背后狠狠推了他几把,天晓得他会耗去多少时间。

男兵来宿舍,这对文工团的女兵而言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以便不会有太多人去关心。但今天不同,传遍全团的绯闻男主角突然大驾光临,女兵们内心的八卦自然被调动。好不容易走上三楼,李想发现走廊里驻足的女兵明显比下面两层要多。被众多目光注视的他,有了一种转身落跑的冲动。

尚武走的比李想快,也走的比李想从容。面对众多女兵的目光,他采取了与李想截然不同的方式。“想看我就得有被我看的觉悟,猴总不能让我一个当吧。”抱着这个想法,尚武反投过去的目光无比炙热,连平时久经考验的文艺女兵都无法抵挡。因此被尚武目光扫过的地方总能浮出红云几片。

“这个牲口!”李想暗自骂着尚武,心情也平静了许多。一脸冷竣,目不斜视的跟了上去。

嬉闹中完全忘却了四周一切的305室全体女兵一直到尚武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才发觉情况不对。

“呦,几位正忙什么呢?世界大战吗?真对不住,打扰了,你们继续。”

话音刚落,房间内一片惊叫声。最先反应过来的宁玥“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一阵慌乱声响起。半晌后,房门再次打开,屋子里的景象焕然一新。

“在门口傻站着干嘛。”唐肜甜甜的笑容让李想新头一动,呆呆的让她拽进了房间。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是苗嫣四川人。这个是燕颜,陕西人。都是我的好姐妹。”李想微笑着点头示意。“这个就是李想,那个是尚武,来自冷山。”

尚武借着这个机会闪进了房间,冲着几个女兵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到了书桌前的椅子上。向房间四周看了看,“唐肜,你们文工团的条件还真不错。四个人一个房间,美啊。哪象咱们,一个班十多号挤上下铺。上去个人床就乱晃。生怕有天给驮死。李想,对不?”

尚武的羡慕让女兵自豪。开朗的苗嫣接过话题:“你也可以转到文工团来啊。”

“转文工团?”尚武撇了撇嘴,“我看还是算了吧。一大男人。不是恩恩啊啊,就是扭腰扭屁股的,太没劲。不如老老实实干我的侦察兵。”尚武对男文艺兵的轻视溢于言表,成功的引发了女文艺兵的同仇敌忾。白眼在尚武的脑门上乱飞。

好一会,唐肜才想起自己一开始要问的事情,“对了,李想。我们团政委叫你们去这么久,都说了啥?你们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认亲呗。”尚武满脸小事一桩的表情。

“吹牛!”无个女兵回答十分整齐。

“嘿。。。说了你们不信。要不这样,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尚武自信的口气让几个姑娘有点半信半疑。

“不敢了吧。小丫头们,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要多学习啊。”说完,尚武还故意深叹了一口气,满脸的失望与痛心。宁玥的火气一下子给挑了上来,“说!怎么个赌法?”

尚武眼皮一挑:“真的想赌?”

“赌!”

“不赖皮?不反悔?更不会输了哭鼻子?”

“绝对不会!本姑娘言出必行!”

“真的?”

“真的!”

“谁能保证?”

“我们!”尚武的无赖行径让其他四位女兵完全站到了宁玥一边。

“得,信你们一回。”尚武眼中一道狡颉的目光一闪而过,只有李想清晰的捕捉到。动了动嘴,想想出声点醒几位上当的女兵,尚武凶狠的目光逼了过来。兄弟与女人,李想不想出卖的太明显。“算了,尚武。别闹的太过分。”

“放心,哥哥有分寸。”回过头,再一次扫了一边五个统一战线的女兵:“给你们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放弃的请举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