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


第十四章

文工团是天堂,同样也是八卦世界。尚武完全没有想到他一时起性的瞎掰造成了怎样的轰动。美女如云的地方总是容易吸引众多的目光。文工团每年以各种借口前来相会的人多如牛毛。但是尚武所用的招数还真没人见过。等事情传到女主角唐熔面前时,差不多整栋宿舍楼的女兵都知道了。女人的好奇心可以害死猫。半个小时都没到,值班室已经迎来十几拨表情怪异的女兵。

被人像猴子般的来回打量,即便是脸皮厚如城墙的尚武也开始有点暗暗发虚。李想这时反倒平静下来。话都说出口了,想挽回已经不可能。干脆认命,爱看不看,随便。至于唐肜会怎么想,那要等到见了面才清楚。

李想的淡定让尚武有少许惭愧。“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大了一点?”心里一边嘀咕,一边朝内院的方向张望。

自己的未婚夫来单位找自己?这话听着就让唐肜觉得是有人故意跟她开玩笑。可同寝室的乐馨认真的模样,在不断提醒她这事是真的。转过头,看着跟自己一样满脸迷惑的宁玥,极不确定的问到:“不回是你小哥吧?”

“不会。我小哥可没有这个胆子。更不会这么招摇。”尽管一脑门的雾水,凭借对自己小哥的了解,宁玥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那会是谁呢?”

“别管他是谁了。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敢胡说八道,他死定了!”宁玥的语气里里充满了杀气。

这话也让唐肜安心不少。宁玥跟她是闺友,也是世交。两人的父辈同出一个战壕,过命的交情。后来因为革命工作的需要,两家的父亲一人到了地方一人留在了部队。可感情一点也没变淡。唐肜能顺利的当上文艺兵,全靠宁玥的大伯帮忙。尽管不太清楚这个凭白冒出来的未婚夫是那路神仙,有了宁玥这座靠山,唐肜决定去会会面。可惜乐馨不是直接目击人,无法从她口里打听出有效线索。用了十来分钟,三个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女兵才不紧不慢的走出了房门。

极为郁闷的抬头瞄了瞄墙上的挂钟。尚武从来没有感觉到等待会是这般累人的事。被女兵目光扫视的千疮百孔的耐性在顷刻间崩溃。

“那个,首长,我们去外面等。行不?”

“外面?”

“对!”尚武用手指着车子停靠的位置。

“行了,去吧。一会唐肜来了,我让她去那边找你们。”

被一连十几拨轮班穿梭的女兵搞的头晕脑涨的王一用极热烈的口吻回应着尚武的提议。

快步走出值班室大门,一直走到车子旁,尚武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娘的。这班女兵太可怕了。”正想着,耳旁响起李想那冷冰冰的声音。

“好玩吗?”

“不好玩。”

“还玩吗?”

“不玩了!”

“花猪,别以为这样就放过你了。这会人多,过后咱们再慢慢算!”

李想的威胁对尚武而言,不算啥。反正不是第一回,习惯了。耸了耸肩,笑着说:“别没事找事。没跟你事先商量,是我错。可也是为了你好啊。先把名分定下来,你小子应该高兴才对。为了你,哥哥我可是劳心劳劳力还劳神。连人都搭进去了。不感激也就算了,还翻脸无情。小妹啊,你太让我失望了。”

“花猪!你丫闭嘴!逼急了,我现在就跟你清算!”说着,李想朝尚武靠近了好几步。

“别,别这样啊!旁边还有女兵瞧着,伤着谁都不好不是。咱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来日方长。回去再算,回去再算。嘿嘿。。。”

看见尚武语气变软,李想无奈的用手指了指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就对了,别望了咱们来的主要目的。对了,小妹,你想清楚见到唐肜后该说什么了吗?”

“没想到!”李想白了尚武一眼,没好气的回到:“再说了,人家来不来还两说呢,想了也没用!”

“怎么会?”

“怎么就不会!你小子说什么不好,干吗非说未婚妻这没影的事。人姑娘好意思来才怪!”

正说着,突然发现尚武的面部表情极为怪异。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深厚的方向。顺着尚武的目光,转过身,一道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尚武的话这时也在耳边响起,“别人不会来,但唐肜一定会!只要是李想,她就会!兄弟,要珍惜啊!”

此刻在李想眼里,世界顿时消失。除了那道身影,一切都不再重要。慢慢的慢慢的越靠越进,那张不时出现于梦境的脸也逐渐清晰。他没有动。不!应该说他没有了移动的力量。只是呆呆的伫立在原地,用最热情的目光拥抱着那道身影。。。

宁玥一边单手扶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用视线仔细的打量着跟唐肜深情相望,默默无语的李想。还有将整个身子靠在车门上,似笑非笑的不停打量自己跟乐乐狼狈模样的尚武。那眼神让宁大小姐很生气。要不是自己气还没完全喘过来,加上不忍心打扰唐肜她们俩,以她的性格,一准会上前狠狠踹那家伙几脚。

“行了,也该看够了!久别重逢,即便是再高兴,那也要顾着旁边的人嘛。都快十二点了,不站死也该饿死了。对吗?两位不知名的妹妹。”尚武的话刚出口就引来了四道白眼。完全无视掉后,尚武继续调侃。“白什么白,我说的可是大实话。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良人美酒配佳瑶可远比立在这里喝西北风强。”

说完,转身拉开车门上车打火。马达“哄”一声起才转过头,冲着车外喊道:“上车啊,发什么楞啊。小妹,说你呢!快请人上车啊。都搁这当了半上午的猴了,你还觉着不够啊。快!快!”

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想用歉意的看着唐肜,跟宁玥她们轻声说到:“对不起,他是这样的人。千万别往心里去。唐肜,叫你朋友上车吧。咱们好久没见,一块吃顿饭行吗?”

风度翩翩的李想与尚武形成强烈的对比,一下子博得了宁玥跟乐馨的好感。加上唐肜一边轻声相劝,几个人这才上了车。

“知道那里有餐厅吗?”坐好后的唐肜出于关心的问到。

“知道!衡山路有个望月楼,听说菜一级棒。咱们也去尝尝。”尚武胸有成竹的回答让车里的四个人,尤其是李想满脑的疑惑。别人也许不清楚,李想心里透亮。他俩是头回来省城,尚武的底气为啥这般足,着实让他不解。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尚武,被尚武用你放心的目光生生的逼了回来。

到了地方,四处一看后,李想还是不太敢安心。望月楼给李想的第一印象便是大气。单从外行就能判断这里不是一个能便宜到哪去的饭馆。即使是1974年,两个才入伍不到一年的小兵想凭借自己每月那点可怜的津贴在这种地方宴请三个女兵好好的吃上一顿,完全不靠谱。极巧妙的转身,用担忧的眼神瞪了尚武一眼,这才仔细默想自己口袋里的钱准确的数目。最后得出的结果让他有种想找个洞钻进去的感觉。出发的太匆忙,李想身上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块六毛四分钱。苦涩的咽了咽口水,“希望这些钱能点上几道菜,不然。。。”后面的事情,李想都不敢想。

“放心!早有准备啦。”借着超过李想的瞬间,尚武用细微的声音丢了这句话。

尚武的细心只有在餐厅里才能完美的展示出来,对此李想十分了解。找座,点菜,交钱,一切都熟门熟路。最让他佩服的是,尚武居然能说动大堂的负责人在没有包厢的情况下,分文未花的用屏风在大厅的角落隔出了一个临时的小包间。在李想佩服的同时,宁玥与乐馨她们也第一次对尚武从内心中产生出少许好感。五个小兵来望月楼吃饭,其中还有三个漂亮女兵,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而尚武的安排正好免去了姑娘们尴尬。也许是这个原因,五人之间,尤其是尚武,宁玥,乐馨三人之间的气氛友好了许多。

快一年的封闭生涯似乎未对尚武有什么影响。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眯着双眼,品着茶,一身气质完全改变。先前硬朗耿直的军人风范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满身颓废,一脸纨绔。

如此强烈的反差让对面的乐馨看傻了眼,用极不确定的语气问道:“你。。。你真的是侦察兵?”

尚武没回答,只是眯着眼,色迷迷的扫了乐馨几眼,很流氓。红晕顿时爬满了乐馨的小脸。

“乐乐,别理他!什么侦察兵,流氓兵还差不多。就算是,那也是属于混进革命队伍的那种!”不知道为什么,宁玥觉得尚武特能挑起自己内心的火气,尚武对乐馨的无理之举让她一下子火冒三丈。先前的一丝好感荡然无存,冲着尚武就是一通开火。

唐肜与李想相互一视,苦笑着摇了摇头:“小玥,算了。别生气,尚武就这号人,跟他计较不值。还有你!尚武,你能不能不玩了,好好的干吗要招人生气!不想吃饭了,是不!”

唐肜在柔声安慰完自己的两个姐妹后,又冲着尚武正色说到。

“让你别装淑女,你不信,这不,才见面多会,露馅了吧。哈哈。。。”

“别。。。别这样啊!”尚武见唐肜举起茶杯做势欲泼,赶紧换上了讨好的模样。“别泼,我这也就是开一玩笑。我错了还不成吗?”

唐肜手中的茶杯好歹算是放下来了。一分钟不找抽浑身不痛快的尚武又贱贱的开了口:“唐肜,怎么样,今儿应该特高兴吧?久旱逢甘霖,值得庆祝。中午的饭钱算你一半吧?”

三位姑娘彻底被打败。见过不要脸的,但象尚武这种极品还是头回碰上。

“得了,见好就收,别没完没了。”李想无奈的开口说到。

“行啊,小妹。长本事了。别以为多一人,我就怕了。”

“花猪!”唐肜跟李想同时叫出尚武的外号。

“噗”的一声,在一旁观战的宁玥和乐馨被这个外号集体逗乐。

“有这道菜吗?我怎么没看到?”无视四人的欢笑,尚武摸着脑袋一本正经的反问李想。笑声越发的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