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


张三疯最近忙得很,他得到了一条情报,日本人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消息:金朝在灭亡时曾在会宁府(阿城)埋下一大批财宝,以为复国之用。这批财富的数量大得惊人,足可以供关东军一年的军费。在这种非常时期更可见这批财宝的重要所在。但由于时间的流逝以及历史原因,这批财宝竟一直长眠于地上下,始终未见天日。关东军本部极为重视这批财宝挖掘工作,专程责令驻哈尔滨的川崎大佐负责此事。川崎善弘对挖宝之事是七窍能了六窍,一窍不通。最后他还是聘请了自己的同乡,黑龙会驻哈尔滨的总负责人左腾依男为顾问,专程负责此事。左腾依男虽然在考古方面有些研究,但对于此次寻宝之事也是一筹莫展。最后万般无奈下,便专程派人从长沙请来了两名极有经验的土夫子,帮助寻找宝藏的下落。

张三疯在得到情报后,便开始了寻找这批传说中的宝藏的工作。他想在日本人之前找到这批宝藏。张三疯对阿城这一带很熟,他走遍了这一带的山山坎坎,沟沟水水也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张三疯这个泄气,他一边走一边心里暗骂:“妈了个巴子的小鬼子的脑袋一定是让驴踢了,是谁告诉你们这里有什么惊世宝藏呢?害得老子白走了几天的路!老子要是找不到,你们也别想找到!”张三疯正寻思间,突然迎面走来了两个背包罗伞的乞丐。张三疯的眼睛一亮,因为在别人的眼中这两个人是乞丐,但张三疯却看得清,他们两个是一对地地道道的盗墓贼!这两个人一人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蜡木杆,而他们的背包里装的应该就是洛阳铲了!两个人都是目光幽暗,眼睛如幽灵一般在周围游弋着!他们的全身散发着一股奇特的尸气!这是盗墓贼的身上所特有的味道。张三疯一惊,因为从这尸气的味道上看,这两个人应该是自己的前辈了!

张三疯心里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不会这么巧吧?难道这两个家伙就是日本人请来的长沙土夫子?”

此时两个人已经走到张三疯的近前。这两个人一见张三疯也楞住了,他们也看出了张三疯应该是同道中人。三个人目光对视着,却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其中的一个人操着一口南方口音低声说:“三条九万摸哪张?”(这是盗墓的黑话,“三条”指“三尸”即“行尸”、“僵尸”、“湿尸”。“九万”指金银器物。对方的意思是你是偷尸的还是摸金的。)

张三疯的两眼一转有了主意,哈哈大笑,“条饼万一收!”(“条”是尸体,“万”是金银器物,“饼”则是随葬的其它物品。张三疯的意思是有什么我来什么!)

对面的两个人一下子楞住了,因为国有国法,行有行规,盗墓贼不能过于贪心,贪心过重则必生祸患。盗墓之事要见机行事,不可强取,能拿则拿,不能则退,此墓不成,再寻它墓,总比送命得好。他们还没听说过哪个盗墓贼盗墓时采取日本人的三光政策的,难道黑龙江的土夫子都是如此?

“兄弟本土?”(你是本地人吗?)

张三疯笑着点了点头。

两个人的眼睛一亮,交换了一下眼神,旋即笑道:“我们是外地的,初来宝地,还请同人多多关照!”

“哈哈哈哈!咱们都是同道中人,朋友从远道而来自是不能怠慢。下山一叙!”张三疯朗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式。

两个人也没有推辞,跟着张三疯下了山。三个人进了阿城的一家洒馆。

“两位是哪的人啊,为何来到这穷乡僻壤啊?”张三疯一边到酒一边笑问。

其中的一个胖一点的笑道:“我们是从湖南过来的!”

“啊!”张三疯故做一惊,“长沙,汉墓居多,遍地是宝啊!”

“那是以前,现在能挖的基本都挖没了!不得已才流落于此啊!”其中的一个叹气道。

“是这样啊,那以后咱就是朋友了,多个朋友多条路吗!来喝酒!”张三疯到是很豪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三个人喝了起来。

“兄弟你们这里可有大斗?”另一个瘦一点人神秘地问。

“这里原是金朝的故都,到是有几座金代古墓,不过凭着个人的力量都难以得手。”张三疯一脸的无奈。

“你知道有一批传说中的金代宝藏吗?”那个人将声音压得极底。

张三疯心里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果然没猜错,你们就是日本人找来的两条探路的狗!”想到这里计上心来,更为神秘地道:“怎么两位对此也感兴趣?”

两个人的眼里闪过一道幽光,“我们只是好奇,问问!”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此想法也不足为奇!哈哈哈哈?”张三疯朗然笑道。

“您知道这批宝藏的下落?”一个土夫子极为神秘地问。

张三疯突然极度地警觉起来,低声说:“不知道。”旋即又说:“不过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两位,两位就是找到了也无法到手,何况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两位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何以见得?”一个土夫子斜着眼睛试探着问。

张三疯一脸的惊恐,“这座宝藏藏于死镜宫十八层。地上的九层、根本就没建,只建了地下九层!而且封顶、四壁内覆桐油铁瓦,宫内释以血蛊阴毒!上八层为幻宫,根本没有向下的通道!而第九屋又是死宫,无路可进!更为可怕的是,死镜宫之下还有一条鬼洞,深不见底啊!”张三疯说完擦了擦脑袋上的汗。也不知道他是白话累的,还是被自己设计的这凶险的机关吓的。

两个土夫子也是大吃一惊,他们对汉墓了如指掌,但没想到金人竟阴险到这种程度,真是让人匪夷所思!“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

张三疯无奈地摇了摇头,“金人在藏宝的时候就怕被人挖走,便没有留活门。”

“那他们自己怎么得到这批财宝呢?”一个土夫子不解地问。

张三疯神秘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