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义勇军 正文 第十四 我敢横刀立马

曹景文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33.html[/size][/URL] 一 邓纯山拿起作战处长送来的军用地图,认真观察着日军的位置,眉头紧锁,牙齿咬着嘴唇,叹气说:“我们准备一桌子酒席,却来了两桌客人,本钱不够啊。如果这股日军一来,我们就会同日军两面作战了,兵力分散,形势将十分严峻啊?” 李炳云举止儒雅,胸中有数地分析着战场形势,庄重地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33.html



邓纯山拿起作战处长送来的军用地图,认真观察着日军的位置,眉头紧锁,牙齿咬着嘴唇,叹气说:“我们准备一桌子酒席,却来了两桌客人,本钱不够啊。如果这股日军一来,我们就会同日军两面作战了,兵力分散,形势将十分严峻啊?”

李炳云举止儒雅,胸中有数地分析着战场形势,庄重地说:“邓司令,我们已经同鬼子侦察部队接触了,现在部队主力已经进入阻击阵地了。如果我军现在实施撤退,小鬼子就会迅速追击,我们会陷入困境的。”

邓纯山蹙紧眉头,沉吟一下,心事重重地说:“参谋长,我们耽误了半天时间,如果现在全军撤退,就会遭到鬼子的穷追猛打,部队就会损失惨重。现在应该果断地派出一支骨干部队先行阻击,等待这边战斗结束后,我们再去迎战增援的鬼子。”

李炳云心领神会地说:“我同意你的分析。兵贵神速,现在就要迅速做出决断,派出一支部队去坚决地阻击敌军。”

邓纯山忧心忡忡地说:“可是我们手里也能打硬仗的部队了?能指望谁去独挡一面呢?”

李炳云神情庄重,焦虑地说:“邓司令,我们手里已经没有骨干部队对付这股日军,刚才宣布防御作战方案,主力部队都分派出去了。咱们手里还有三支千人以上的部队没用。可那些是农民武装和绿林武装,是打不了这个硬仗啊。他们是准备做战役预备队的。”

邓纯山心情焦灼,神情严肃,踱到军官们面前,眼睛里闪着咄咄逼人的目光,急促地说:“当前军事形势十分严重,哪位司令能独立负责抗击这股日军!古人讲过:疾风知劲草,路遥识马力。梅花香从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希望有胆识的指挥官挺身而出,坚定信心,迎接挑战,在阻击日军的战场上,打出自己部队辉煌的战绩来。”

军官们表情凝重,屏息静气地瞅着邓纯山沉思默想,张口结舌,目瞪口呆,此时空气好像凝固了。邓纯山心知肚明,十分清楚这些军官关键时刻会如何表现,有的人是平时表面很硬气,一到临阵打仗就会心里发怵,变得胆小如鼠;有的人是平时圆滑有余、一到作战时就会畏敌如虎,尽做滑稽可笑的事。真正能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临阵不慌,指挥若定,英勇善战的将才并不多见。

张铁龙气宇轩昂,神色轻松,露出一往无前的神态,心平气和地观察着那些气势汹汹的军官们表演。他本想站起来表态请战,可是一瞧周围人的垂头丧气神态,感到气氛紧张,心里惘然若失。他不屑一顾地朝四周的军官们瞥了一眼,闭上了眼睛仔细地思索着如果请战,会遇到哪些困难,部队参战会带来哪些后果?

大厅里出奇的静。静得能听到人们的呼吸声音。那些司令们面对扑朔迷离的军事变化,都是大眼瞪小眼地望着,这个沉思地搔搔头,那个好像没吃饱饭似的咂咂嘴,关键时刻谁也不吭一声。一个个好似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孙得高团长脸色阴沉,故作沉思,看着桌上的酒杯发呆。他现在的沉闷表现,与作战会场上的嚣张表演,大不相同。他那种不可一世,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劲头,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李炳云忧心如焚,威严的眼神里闪灼热的目光,焦虑地督促着说:“军情紧急,请大家速作决定。”

邓纯山眉头紧锁,双眼闪着盼望的目光,盯着周行武说:“周副司令,你负责指挥打击这一股日军增援部队,行不行?打日军的部队你可以自己挑选?你刚才在军事会议上讲的很好,现在正好可以兑现诺言。”

周行武脸色突变,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慌乱的垂下了脑袋,一时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在邓纯山的严厉目光面前,他神色懊恼地说:“邓司令,这一仗我真的指挥不了。你知道,我还没有同日军真正打过仗,连一次小仗都没打过,一千多日军我更对付不了啊?”他越说身体越没劲,情不自禁把身子往后靠。

邓纯山大失所望,心里产生一种酸楚的情绪,伤感地说:“你可当过东北军的少将旅长啊,怎么这回真正上了战场,却要往后退了?真叫我失望啊?难道我们义勇军没有人了?都被小鬼子吓倒了!” 军官们一个个蹙紧了眉头,目光躲闪,低头沉默。

张铁龙从远处角落从容不迫地站起来,轻轻地说:“邓司令,这个任务可以交给我们部队完成!我们要同小鬼子决一雌雄,打出我们义勇军的威风来。”这句话声音虽然小,却震动很大,惊动了在场的军官们,大家脸上都流露出羞愧感叹的神色。

邓纯山一怔,眼睛有些湿润了,惊奇地看着张铁龙,担心地说:“你们辽沈义勇军,要去阻击一千名鬼子的进攻,那可不行啊?我谢谢你的好意。这可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啊?”

张铁龙雄心勃勃,豪情满怀,斩钉截铁地说:“邓司令,国家有难,家乡危急,我们这支小部队愿意冒险去打一仗。”

邓纯山难舍难分地拉着张铁龙的手说:“好兄弟,你们可是只有六个连队七百多人啊,鬼子有一千人呐,你们兵力少,打不了哟?”

张铁龙双眼炯炯有神,似乎包藏着一种钢铁般的意志,铿锵有力地说:“我们部队有实力,请邓司令看我们的行动。”

李炳云敬佩地说:“你们可以去,但要有其它部队配合作战。”

张铁龙气势磅礴地说:“我们有准备,有能力打败来犯的小鬼子,请邓司令相信我们的实力。”

李炳云满怀信心地踱到孙得高团长身旁,轻声地说:“得高兄弟,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你们团配合张铁龙的部队行动,一起去阻击小鬼子的增援部队。你们在战斗中会发挥作用,大显身手,扬名天下的。”

孙得高脸色煞白,心灰意懒,吓得浑身惊起鸡皮疙瘩,嘴唇哆嗦着,胆怯地说:“参谋长,我,我现在肚子疼,可能是老毛病犯了。我不能去,你另请高明吧。”

李炳云大失所望,不知所措地说:“你可是我们的主力团长,邓司令待你恩重如山。在这关键时刻,你怎么能往回缩呢?”

孙得高脸色更加阴沉,心脏跳动更加剧烈,焦灼不安地说:“报告参谋长,我现在确实是身体不爽,难以完成阻击重任。再说,我的部队已经上了阻击阵地了。”

李炳云满腹狐疑,眼睛焦灼地瞟着他的脸,喟然叹道:“你真是叫人失望。上午在会场上你装模作样,叫喊的最凶,说人家张铁龙胆小如鼠。转眼间,你却不敢应战,趴在这里装聋作哑。你看人家张铁龙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敢于力挽狂澜。”

孙得高痛苦地咬着嘴唇,额头上汗水涔涔,脸上闪着尴尬的神色,身子往下佝偻着,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李炳云瞅着他这个熊样,心里忽然感到一种酸楚,嘴唇轻轻地嚅动几下,脸上呈现出怏怏不快的神色,心灰意冷地踱回来了。



邓纯山仔细地看着张铁龙的面容,兴奋地说:“我相信你们。就是你们在太平镇消灭日军米井三郎中队,是你们袭击了沈阳日军飞机场。好,我同意你去,你先去阻击一下。等我们消灭了户村联队,我就派部队去支援你。唐占才的部队到达后,我请他们全力支援你们。我们用电台加强沟通,总部会随时支援你们作战的。”

李炳云瞅见张铁龙顿时精神焕发,脸上露出喜形于色的神气,指着地图提醒说:“张队长,你们可以在地形险要的周家沟,设置阻击阵地,也能取得战斗的主动权。”

张铁龙眼睛里闪动睿智温和的神色,恭恭敬敬地说:“请李参谋长同意我们自主选择战斗方式,我们会努力打好这一仗的。”

李炳云心领神会,宽宏大量地嘱咐说:“你是战场指挥员,可以灵活掌握作战方式。”

张铁龙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态,沉吟一会,慢慢走到周行武的身旁,轻轻地说:“周副司令,你是我的老战友,如果您同我们一起去打仗,我们全队官兵将充满必胜的信心和勇气。怎么样,周副司令,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到阻击战场上大显神通。我们部队急需你的计谋,打仗靠的就是指挥员的智慧。这是你的强项,也是我们的弱项,请你帮我们出谋划策,找到克敌制胜的好计谋。请跟我们部队出发吧?我们一定会言听计从。”

周行武面色惨白,惶惑不安,连连后退说:“邓司令,我现在感到头痛,不能去了。铁龙兄弟,刚才我说错了,你是对的,你们部队有作战经验,你最会使用兵法,多谋善断,机智过人。你们是百战百胜之师。我今天是一时糊涂,在会场上是信口开河,对你多有冒犯,请你多多包涵。这次一定能完成阻击日军的战斗任务。我祝贺你们早点凯旋归来!”

张铁龙脸上露出诡秘地一笑,心想让周行武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在众军官面前重新挽回面子。这就是自己在总部危机时刻,主动请缨出征,所要达到的最佳效果。张铁龙假装惋惜地说:“副司令不能亲临前线指挥我部作战,不能给我们出高招,我们深感遗憾,对我们完成作战任务,可能会有不可估量的损失哟?”

周行武满脸羞愧神色,急得浑身打一个寒噤,焦虑地说:“铁龙兄弟,你是义勇军的高手,使用兵法得心应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我今天失误了,你是大人有大量,得饶人处且饶人。行不行?”

张铁龙感觉心情舒畅,得意洋洋地说:“副司令,我今天可是诚心诚意来请你,既然如此,我就独立去应战了。咱们后会有期。”

关凤山自叹弗如地站起来,情绪激动地对大家说:“张队长的部队打仗最勇敢,他们在铁道线打过伏击,劫了日军的军火列车,得到了大批军火。我们部队跟着借光了。他们这回出兵阻击小鬼子,我看一定能取得胜利!”

李炳云鼓励说:“张队长,你大胆地干,我们做你的坚强后盾。要注意发挥你的特长,机动灵活地打击日军。打仗是需要冒险的,只要指挥灵活,胜利之神就会倒向冒险者一边。”

“谢谢李参谋长的忠告。我们会抓住战机,狠狠打击日军,保证完成任务。” 张铁龙敬礼后,转身就走了。

瞧见张铁龙大摇大摆地走了,坐在周行武旁边的几名军官小声嘀咕说:“周副司令,他们一个小队伍,能打败日军吗?”

周行武脸上流露出同情的神色,伤感地说:“他们以七百多人的部队,对抗一千名鬼子的进攻,我看他们是以卵击石,够呛!这日军的战斗力强大呀。我们在北大营已经领教过了。”

年保国看起来威武高大,可说起话来却低气不足。他小声对关凤山说:“他们这一去可能回不来。几百人的部队同一个大队的日军碰,那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关凤山想起上次在车站的战斗,心有余悸说:“小鬼子的战斗力,我可领教过,那可真凶狠强大啊!我看他们也是很危险,有可能回不来了。”他瞅着张铁龙远去的背影,忽然脸上浮现出一种惋惜的表情,这武林朋友之间的情谊,一直萦绕在他的心间。

年保国瞧着张铁龙威风的背影,感叹地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可惜我们东北武林的好兄弟了。”

陈白山今天看到张铁龙的浑身是胆,心里深深地佩服张铁龙举动,为他感到自豪和骄傲。他瞥见张铁龙兴冲冲走了,急匆匆地跑出来送行。陈白山豪爽地拉住张铁龙的手说:“兄弟,军情重大,你们能行吗?要是没把握,大哥跟你们一起去吧?”

张铁龙气壮山河,爽快地说:“谢谢大哥关心,我们心里是有充分准备的,决不会给咱们武林人丢脸!大哥,你们打阻击战斗也不容易,一定要多加小心。通过刚才开会,我感到这支队伍成份复杂,长官们各怀心腹事,打仗时你可要小心应付啊。”

陈白山面露难色,担心地说:“兄弟,大哥没打过这样的仗,这打阻击的仗,你有什么好办法?”

张铁龙胸中有数,笑了:“大哥,如果相信我,我给你们派去一个工兵排长,他会帮助你们修工事。只要工事牢固了,你们就取得了一半的胜利了。唉,我答应给你们的步枪和机枪,这回叫工兵们一起给你们送过去!”

陈白山好像心里的石头落地了,脸上流露出心悦诚服的表情:“兄弟,你真够义气。大哥这回就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干!兄弟,这打仗和练武是一个道理,谁有长处就要学习谁,千万不能轻敌啊。”

张铁龙眉头一皱,猛烈想到部队打阻击时,小鬼子会派出飞机轰炸,神色郑重地说:“陈大哥,小鬼子会出动飞机轰炸阻击阵地。你们工事修好了,就能高枕无忧,安心地躲藏。”

陈白山的脸上呈现出忧虑的神情,焦虑地说:“兄弟,这躲藏是被动挨打的办法,你有没有主动出击,打鬼子飞机的好办法?”

张铁龙双眼炯炯有神,深思熟虑地说:“我想到的主动办法,就是使用轻机枪开展对空射击。两名战士组成一个射击组,前边的士兵举着机枪的支架,后边的战士瞄准日军飞机射击。打飞机就一个诀窍,就是打飞机的提前量,瞄准飞机的前部打。这只是我的一个设想,我还没有在打仗时使用过。”

陈白山信心倍增,威风凛凛地说:“我可以试一试,争取打下一架鬼子的飞机来,叫你见识见识。”

张铁龙兴奋地笑了。说:“大哥,只要我们敢于拼命,就一定能找出好办法战胜小鬼子。咱们胜利时再见。”

陈白山注视着张铁龙一行渐渐远去,脑子里酝酿形成一个阻击鬼子的方案,心里感到踏实,全身跳动着与鬼子决一雌雄杀气。



邓纯山瞅见张铁龙神采飞扬,步履矫健地走了,心里感到一丝安慰,总算是取得了一时的主动。他回首瞥见一群还在发呆的众将领,紧皱着眉梢,激动地说:“看看人家张铁龙,人比你们少,枪比你们少,关键时刻就敢于挑动重担,这是我们抗日打鬼子的榜样。我不能叫他们吃亏,明天我要派出机动兵力支援他们作战。你们在会上还说人家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就是你们行,一提上战场拼杀,却使劲地往回缩脖子,真给我丢脸。可惜,我的这些好酒哇,白给你们喝了,关键时候不能给我挑担子。”

众将领脸色苍白,沉默不语。刚才谈论张铁龙的军官,神色慌张,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周副司令瞠目结舌,满面通红,呆呆地瞅着墙角。

李炳云瞅见这些神呆滞的军官,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愁眉不展地说:“现在散席吧。大家回去以后立即命令部队进入阵地,修筑好防御工事,作好一切战斗准备。我估计明天清晨战斗就会打响了。”

军官们心急如焚,匆忙站起来,急急火火地往外溜。

张铁龙命令工兵排长率领三名战士帮助陈白山修筑工事。陈白山和弟兄们瞧见张铁龙送来的崭新的步枪、机枪和子弹,喜笑颜开,容光焕发,脸上露出喜乐融融的神态。陈白山高兴地带着工兵专家来到防御阵地。

阻击阵地设在一座秀美的山冈上,山坡上树木层层。陈白山感到天气有些暖和,向阳的山坡上已经有了青草的绿芽。有些性急的小花草,竟然在向阳处悄悄地开放了,这真是应了“向阳之处易为春”的那句话。树枝上有各种鸟儿栖息,向着施工的战士们悠闲地啼唱。战士们脸上充满了愉悦的神色,咧着嘴不停地说笑,挥动铁锹在山冈修防御工事。

陈白山心急火燎地找到郑山河的大队,郑重其事地对郑山河说:“山河兄弟,我交给一个重要任务,你要准备打鬼子的飞机。明天小鬼子的飞机可能来轰炸,你要组织强大的火力,攻击空中的鬼子飞机。你要迅速完成这个任务,这可是张铁龙临走时嘱咐的。”

郑山河立时傻了眼,突然浑身一激灵,焦虑说:“我们要打飞机?使用什么武器,难道是步枪、机枪?”

陈白山嘱咐说:“张铁龙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他让我们用机枪火力打飞机。关键是要找好提前量。”

郑山河蹙紧眉头,心潮起伏不安,忧虑地说:“陈司令,这个事我没有经验。但是我一定要办好。在飞机前面开火,就是打提前量。我马上组织部队练习。”

陈白山焦灼不安地说:“这可是个大事,你可一定要搞好哇。”

郑山河匆忙跑回去,组织各连队的机枪射手,利用一夜的时间,匆忙开展对空射击训练。在一位飞机场飞机机械师的帮助下,他们临阵霍霍地磨刀,还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教练的指挥下,机枪射手们都掌握了打飞机的提前时机。郑山河心里有了底,匆忙找到陈白山司令,详细汇报训练情况。陈白山兴奋地说:“行啊,兄弟,你真把打飞机队伍训练出来了,如果小鬼子的飞机来了,我们就能用防空火力打击它。”

“我们训练了十六名机枪射手,他们都能在阵地上利用战壕边的工事,开展对空射击。射手们基本上掌握了射击要领,如果鬼子飞机来了,我们一定能把它打下来。” 郑山河胸有成竹地汇报说。

陈白山望着蓝天,满怀信心地说:“山河兄弟,咱们这叫有备无患。如果小鬼子飞机真的来了,我们也不用惊慌害怕了。”

郑山河扬起眉毛,疑惑不解地问:“陈司令,这打鬼子飞机,应该是邓司令考虑的问题,你怎么提前考虑了?”

陈白山心直口快地说:“兄弟,这可是打仗啊?这脑袋可是自己的。你事先做好准备了,一旦鬼子的飞机飞临阵地上空了,你就可以从容不迫地对付飞机,打仗时就不会慌张了。”

郑山河连连点头说:“大哥,还是你考虑的周到。”

陈白山坦率地说:“不,是张铁龙考虑的周到,这个方法是人家想出来的。我不能贪功。”

张铁龙神色安然,昂首挺胸,步履轻快,给人一种干练洒脱的感觉。他深思熟虑地赶回部队驻地,迅速地做了两件事:一是派出侦察排到铁道沿线了解日军情报;二是命令部队迅速出发,赶到南满铁道线上,准备在地形险要的刘庄站附近堵截增援的日军。

张铁龙敢于众目睽睽之下,接受这个艰难的阻击任务,决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心里是有着充分准备的。这事就如同一个学生参加考试一样,当考试卷发到自己手里,只要轻轻扫视一眼,就会知道自己能不能答好试卷。他凭着多年的作战经验和对作战区域的综合情况了解,脑海里迅速地形成上、中、下三个作战方案:一是把日军放在事先准备的伏击阵地打,依靠部队现有的装备是可以应对日军的进攻,完成阻击任务,但是部队会有一定数量的伤亡,这是下策。二是在铁道线上打,在日军没有下车时,我军埋伏在铁道两侧,突然发起猛烈地攻击,把日军消灭在列车上,这是中策;三是争取在铁道上的桥梁处所安设炸药包,炸断了铁道上的桥梁,叫日军的军用列车掉进深山沟壑里,日军就会全部灭亡,这是上策。



激战前的夜晚,是那样寂静安宁,就像悠扬的辽河水一样平稳无波。天空碧蓝而深远,一轮明月向大地洒下银色的光辉,星光从窗孔窥探进来,静听张铁龙对军官们讲述的作战方案。

在铁路附近的农村的一间小平房里,张铁龙召开军官会,把作战任务向大家传达,把自己的作战方案向军官们细心介绍。

一连长沈铁生威风凛凛,主张打阵地战,他兴致勃勃地说:“张队长,我认为打阵地战有气势,可以发挥部队的火力优势。经过前两次战斗的考验,我们的战斗力是强大的,是能够同鬼子拼搏的。”

杨大川心平气和,冷静地分析说:“你这是下策。你知道打阵地战我们会有多少伤亡?少说也有八分之一,多说可能是四分之一。从兄弟部队防御作战经验看,日军会使用飞机轰炸地面防守阵地,使用坦克攻击阵地,坚守阵地的部队会受到重大损失。这样打,对部队的损害是极大,得不偿失。”

张铁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知道机枪连长孙春林在任团部作战参谋时到德国考察过,就虚怀若谷地请教说:“孙连长,你谈谈国外的军事原则?结合我们的作战实际讲一讲。”

孙春林神采奕奕,如数家珍地介绍说:“张队长,现在国内外到处都在打仗,但是取得胜利的基本军事原则都相通的,关键的是在战斗中、战役中如何运用好这些原则。你看法国元帅拿破仑的战争原则就是进攻、机动、奇袭、集中、保护等五条。德国军事家富勒提出七条战争原则是:保持目标、安全行动、机动行动、消耗敌军进攻能力、节省兵力、集中兵力、出其不意。这些原则目前各国都在使用,效果很好。这些原则是现代军事原则的基础,同我们老师孙子兵法的观点基本上是相通的。东西方的思维是有差异的,反映在作战方面主要区别是:东方重视结果,重视谋略。西方重视过程,重视细节。刚才你说的作战方案,基本上符合东西方的军事原则,我感觉是能够取得战斗胜利的。”

刘振海容光焕发,忽闪着一双晶亮有神的大眼睛,心驰神往地说:“张队长,我赞成你的上策,在铁路桥梁上埋炸药,一下子就会把让小鬼子全报销了。孙子兵法中就指出,用兵的上策是以谋略胜敌人,中策是通过外交手段取胜,下策是使用武力战胜敌人,最下策也就是不得己而采取的办法才是攻城。我不同意使用下策,如果采用下策,部队付出的伤亡代价就会很大啊。”

张铁龙沉思着说:“谋攻是孙子兵法的第三篇文章。孙子告诉我们: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我准备在行进中的列车上,全部干掉日军。如果使用炸断铁路的方式,对线路、对机车上的铁路工人都会有伤害的,也不能锤炼部队的战斗能力。在事后的战斗总评会上,我们也不好对兄弟部队讲述,会给人家留下投机取巧的感觉。”

孙春林平时朴实诚恳,给人一种儒雅风度,风风火火地说:“张队长,只要能消灭鬼子,这个方法是可以用的。战争就是战争,过程和方法都不重要,只要能取得胜利就是好样的,就是抗日大英雄。”

郑长江脑子一转,灵机一动,说:“张队长,我看我们今天的战斗适应孙子兵法的《虚实篇》,我们这次用兵作战应该采用“避实而击虚”的兵法。孙子说,“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我们运用避实击虚的作战兵法,要分析作战时攻守进退等变化因素,做到避实击虚,想方设法分散日军的兵力,造成战术上的我军多日军少,最后打败日军。”

张铁龙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胸有成竹地对大家说:“我准备用兵法里的上屋抽梯之计打击日军。”

众人惊异地看着张铁龙:“上屋抽梯之计?”

张铁龙示意杨大川说:“你说说上屋抽梯这个计谋的特点?”

杨大川听到这个计谋如释重负,脸上呈现出轻松地神情,神气地解释说:“上屋抽梯之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八计。它的原文是:假之以便,唆之使前,断其援应,陷之死地。遇毒,位不当也。这个计谋的意思是给日军提供方便条件,诱导日军深入我军后方。我军乘机切断日军的后路,最后把日军消灭。所谓开方便之门,就是事先给日军安放一个梯子,要日军老实地爬上梯子,叫日军进入我们设置好的陷井里。等日军上屋了,进入已布好的口袋里后,就可拆掉那架梯子,痛快地消灭日军。”

张铁龙胸中有数地指着军用地图说:“日军增援部队是乘坐火车来的,我们可以在运行的火车上消灭他们。蒸汽机车运行一百公里就要上煤、上水。大家看,明天日军的军列要刘家镇站停车,车上的日军会下车休息吃饭,我们就可以在那里袭击他们,抢劫他们的军用列车。”

刘振海眨着眼睛,神情庄重地望着地图,思索着说:“张队长,鬼子有可能全部下车吃饭,如果把鬼子的火车开跑了,我们就把鬼子的全部装备搞到手了。下车的鬼子手里没有枪,也没有炮了,鬼子徒手了,就会被我们任意开枪屠杀了。好,好,这个计谋太好了。”

张铁龙胸有成竹地说:“好,明天我们就再演一出抢劫鬼子军车的活剧。”军官们齐声说这个计谋好,脸上都流露出兴高采烈地表情。

张铁龙和刘振海神色匆匆地来到电台收发室,瞅见工作人员正在有条不紊地匆忙工作。女报务员严雪华头上夹着耳机,白净的脸上流露出紧张的神情。她左手娴熟灵巧地调整着机器上的旋扭,右手在控制发报机讯号的电键上跳动,一会又拿起铅笔在纸上迅速地写着什么。

两名战士在严雪华身后,正在仔细地翻译电文。一名战士翻查着一个小本子,看着收报员给他的写满四个数码的纸,仔细地看着字,认真地核对着。他每念一个字,另一名战士就应声记下来。

严雪华的右手最后跳动几下,然后就关上机器,摘下了耳机,轻轻地喘了一口气。两名战士不大一会儿功夫,就把电报翻译出来。

刘振海接过来电报,仔细地一看,脸上流露出兴奋地神色。刘振海激动地说:“真让张队长说准了,我们安插在铁路运输部门的情报人员,侦察到日军吉村大队军列的运行时间表。明天早晨军列要在刘家镇车站停车,蒸汽机车要上煤上水,日军要在刘家镇站吃早饭。然后再乘坐火车运行五十多公里到孙平站下车,向邓司令的义勇军进攻。”

张铁龙微蹙着眉头,脸上露出踌躇满志的神情,冷静地说:“鬼子再强大,也会有弱点。我们不同他们打阵地战,我要到他们的老窝里去打。这次我军到鬼子的后方车站突然袭击,就是打击鬼子的薄弱之处,能够击败日军主力部队,这是上屋抽梯之兵法,在抗日战场上的具体运用。”

杨大川心急火燎地跑来,急切地说:“张队长,我们赶快行动吧,时间不等人呐?”

张铁龙对侦察排长肖志勇说:“肖排长,组织小分队,马上出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