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 正文 第十三章

liuz34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size][/URL] 第十三章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并不算远,至少对于开车的尚武而言是这样的。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省城正在向他俩靠拢。 “开枪的可能有多大?”李想率先打破了沉默。 “不清楚,我又不是神仙!” “我是说事先预定!”李想的声音明显高出许多,“你总听过分析吧!” “听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6.html


第十三章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并不算远,至少对于开车的尚武而言是这样的。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省城正在向他俩靠拢。

“开枪的可能有多大?”李想率先打破了沉默。

“不清楚,我又不是神仙!”

“我是说事先预定!”李想的声音明显高出许多,“你总听过分析吧!”

“听过。”

“多大?”

“很大!”

“后备方案?”

“没有!没有协助也没有支援!全看咱俩自己的!”

尚武的回答让李想脑子顿时陷入一片空白,“太不合理了。没支援没协助,还有极大的可能会交火!这样一个任务交给两个新兵去执行,如果不是开玩笑的话,那么制定任务的人就是个疯子!”

正想着,尚武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低沉且充满了不舍与关怀:“小妹,事关重大,变数难料。万一。。。我是说万一遇上什么不对劲的情况,你要记住,一切以保全自己完成任务为基准。其他的交给我!”

“花猪!打住,你丫别乌鸦。情况不会像你想的那样。上级敢把任务交给我们,至少会是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说不定后备方案早就预定了好几套,关键是不想告诉我们。我们的级别不够,所以可以朝最坏的准备,但是千万不能形成负担。小心就好了!”

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李想,尚武瞥了瞥嘴:“放心!我不乱想,你也别乱想!”

车子完全驶入省城。十个来月的部队生涯,车外的世界让李想有了强烈的陌生感。再加上那该死的任务,更是让李想失去了欣赏的兴趣。

穿过半座城市,尚武把车从城南开向了城北。拐过一个十字路口,车驶了了一条看上去相对冷清的道路。前行不到二十米,车子在一片路边小林间停了下来。打开车门,尚武跳下车,“我去浇树,你上后座检查装备,准备换装!”声音微微有些发抖。李想知道这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他的手也不由的抖动了几下。打开后门,屏住呼吸,拉开拉链,包里的物品顿时呈现眼前。尽管事先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所见之物仍然“砰”的一声将他脑海里的所有思绪炸成一片空白。

“花猪!”

“哈哈。。。”随着李想的怒吼,尚武那得意万分的狂笑也爆发出来。配上他笑得满地打滚的贱样,李想全身上下的血一个劲的往脑门涌。

“花猪!你丫今天死定了!”声音未落,人就朝尚武扑了过去。

“唉呦!”一声惨叫。

“别打脸,一会真有事!唉呦,唉呦!”动静之大,叫声之惨,让人听着心里都糁着慌。

半个小时过去,尚武顶着满头的草屑,一边走一边唉呦的爬上了驾驶座。看着副驾位上一脸阴冷的李想,苦笑着摇了摇头:“得了,怕了你了。不就一玩笑嘛,至于这样把人往死里整吗!”

“这不还没死吗,要不咱继续?”

“行。。。行了,我认错还不成吗?一会要见人,整的太残酷,你面子上也不会好看到哪去不是。“

“说!上省城到底干啥来了。“尚武认错让李想的语气有了一丝变化。

“两件事。一,给嫂子捎点干货。二,咱俩去趟文工团。”

“去文工团?”

“对!文工团!”

车子重新启动。一番打闹之后,李想的心情好了许多,窗外掠过的风景引起了他的兴趣。

“小妹,看什么呢?”没得到回应,尚武腆着脸继续出声:“这趟咱赚着了。三天假,不错吧!”

“三天?”

“对,三天。连长特批的。连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

“哪里?”

“省军区招待所,就在文工团边上。”

婉言谢绝了嫂子要留他俩吃午饭的好意,尚武跟李想驱车赶往了城市另一边的军区文工团。因为是第一次来省城,尚武开错了好几次路。一路上开开停听的打听着,总算赶在午饭前到达军区文工团。

这是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沿路栽种着两排不常见的小叶枫。初冬季节,黄里带红的枫叶随风飘落,很是浪漫。用尚武这头牲口的话来形容:“这里是勾搭成奸,交配繁衍的俱佳之所。”此话一出,引来李想白眼无数。

车在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缓缓的驶入了文工团的前门。眼前是一片另类的天地。宽阔的水泥地,周遭的绿树红叶,不时从车旁飘过的靓丽身影和洋溢着青春的俏脸。

“天啊!这里是天堂!”尚武一面贪婪的扫视着两边一面大声的感慨到。

“牲口!”李想的回答对此刻的尚武进行了精确鉴定。

顺风顺水的行程在内门处嘎然截止。车子被哨兵拦了下来。不管尚武怎么解释,哨兵总是一句回话:“没有通行证,车辆靠边,下车登记。”

无奈,尚武只能把车停到了哨兵指定的地方。

“我们到底来找谁?”李想下车后认真的盯着尚武问到。

“你我都认识的人。”

“唐肜?”

“聪明!”

李想顿时陷入木呆状态,半晌才回过神来。“你是怎么找到她的?”

“你猜!”尚武的回话有股子神道的意味,“别多想,赶紧整整仪表,然后想象一下重逢的滋味。我去登记。”

值班室里,王一正饶有兴趣的透过窗户打量着不远处的两个士兵。他的兴致是从尚武跟哨兵交涉时开始的。一口京片子,还开着吉普车。以他多年的经验,这两个兵来文工团绝对不是因公。不然不会跟哨兵多说,直接出示通行证或公文即可。不因公便是为私。小小年纪,区区士兵,公然开着军车来这里办私事,还真不多见,有意思。

文工团的值班室在大门的左侧,同时也担负着传达室的功能。尚武一进门就发现里面挺热闹。除了两个当值军官,还有四、五个女兵挤做一团,在信件栏里找着什么。

“报告!请问找人登记在哪?”嘹亮干脆的声音在房内响起,成功的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干净利落极标准的军礼让王一双眼为之一亮。“野战军。这俩小子绝对是野战部队的兵。”一边想一边开了口:“找人?”

“对,找人!”尚武将身体转向王一,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微笑在脸上绽开的瞬间,王一听到身边的几个女兵中传出了吸气声。皱了皱眉头,拿起笔打开登记簿。

“单位,姓名,证件。“

“X军A师直属侦察营一连战士刘尚武,李想。”

“李想?”

“报告,我是刘尚武,那个。。。”尚武侧身指着正朝值班室走来的李想补充:那个是李想。”

随着他的手指,大伙将目光投了过去。一身戎装,军帽下一张只能用漂亮来形容的白脸,近乎完美的身材让王一背后惊吸成片。

“小白脸!”听着远比刚才响的多的吸气声,尚武在心中暗自诋毁着李想。

随着李想步入,王一突然感觉房子里亮了许多。这么漂亮的男孩,王一也是头回见。“这架子!来文工团,不用几年,准能成台柱子。干嘛硬往野战部队钻,还是侦察兵。太浪费了。”王一满腹的感叹。

对两个小伙子的好感抵消了公式化的生硬。露出笑容,王一问道:“你们的证件?”

“哦,今年才入伍的。新兵?”

“对!首长说的没错。”尚武随竿而上的笑着回答。

“找谁?”

“找唐肜。”

“唐肜?”“

“我们班的。”一直站在边上的女兵急忙的说道。

“哦。”王一扫了尚武他俩一眼,用轻松的语气问道:“你们跟唐肜是什么关系呀?可不要说老乡什么的套话,更不要说表妹堂妹之类的假话。呵呵。。。”

“那能啊。首长您神知妙算,双目如炬。那些个小把戏哪敢跟您老玩。”尚武一脸忠良满嘴火车的耍起京片子来,引得姑娘们一阵轻笑。、

“我们不是找老乡,更不乱认姐妹。实话跟您说,今是来会未婚妻的!”

惊呼声顿时在值班室响起,吓得王一手里捏的笔“啪”的一声掉在了桌面上。“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众人的反应让尚武一阵偷乐。

慌乱的拿起桌子上的笔,,王一正色逼出了一句:“乱弹琴!”

“没乱弹。”尚武无视李想投射过来,几乎能杀人的目光辩解道:“真的。是未婚妻。指腹为婚,指腹为婚的那种。”指了指李想,“唐肜的父亲跟他家老头子是战友,过命交情。所以指腹为婚。嘿嘿。。。说起来,别说首长,连我都不信。新中国成立多少年了,还闹这么一出。可这事是真的。向毛主席保证,绝对的千真万确!”

听了尚武的解释,王一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部队上也个干了十几二十年了。老干部之间的友谊,这种事他也有所耳闻。但放在明面上说出来,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那还算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背过身体偷笑了几下,才一本正经的转过头:“行了!你们才多大的人!无影的事,别瞎说。你也要注意影响,就算是为你们的父母。传出去多不好听!”

“那是!那是。首长您批评的对,我们还是太年轻,太年轻。”尚武的无赖嘴脸让王一彻底无语。打发走一边发楞的女兵,也顺便让她们把消息传达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