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十章 兄弟反目(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前方飞出二十匹战马。战马上的人端起枪,尖利呼啸的子弹打在日军汽车上。弹痕累累,顷刻之间,汽车成了麻子脸。几个性急的日军提着枪从飞驰的车上跳下去,三人一个战斗小组,开始拦击马队。留在汽车上的日军也抱起枪。


马队算是中国的快速部队吧。转眼的工夫,几匹快马已经与汽车擦肩而过。中国的马刀与日军的枪刺,互打招呼。两名日军被突如其来的一击,砸下汽车。


马筛海红马银髯,双手使枪,连毙数敌。日军暴怒还击。中国骑兵奇袭之后迅速撤走。


日军官兵狼狈不堪跑回盐山县城。大喜正男回城之后,得知真相,冲冲大怒:“什么?救国军统共才那么点儿人?在小村才几十个人?上当了!”盐山伪县长诚惶诚恐地乱点头。大喜正男问:“在半路上伏击我们的是什么人?”盐山县长说:“据卑职所知,应该是马筛海。”大喜正男咆哮道:“皇军决心挨个收拾。马庄子离得近 ,最先打击!”


日军袭击马筛海。双方激战一个小时。马筛海站在土围子上,说:“快马突围求援!找林彦臣,找宋海抱,找赵平安。”


民团司令林彦臣接到求援信,赶紧召集部下商议。林彦臣说:“马筛海闲心没事撩猫斗狗,跟日本人打仗。你们说咱救不救。”手下献计:“司令,识三步棋方可对弈。咱起兵不过是为了发财,乱世英雄起四方,有兵才是草头王。咱不能拿咱的兵,找人家日本人干仗,这不是寻短见吗?”林彦臣连连点头:“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正有此意。咱不能为了虱子烧袄。不出兵!”


另一支游杂武装也在商议。宋海抱高兴得不得了,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开战就能抢钱粮。我想参战,你们觉的呢?”手下慌忙摆手,鸡一嘴鸭一嘴地说:“马筛海是跟日本子决战,不是跟强胜撕斗。”“日本子惹得起吗?”“趁早别跟着瞎掺和。”“救马筛海?别救溺不成自己呛死!”宋海抱一听也炸了庙慌了神:“跟日本子打啊?咱别掺乎,开店不赚别赔掉底儿。”


只有救国军出兵相救。金耘府不去马庄子,却开到盐山县城外边打冷枪。大喜正男大惊:“*游击队攻我县城。我军人少,小有胜利,立刻收兵!”这个急脾气又走了。马筛海站在土围子上,看着弥漫的硝烟,捋着雪白的须髯,说:“日本子退了。救援的也立马收兵了。林彦臣是盐山城内第一大民团,日军南下时,这粗类一枪没放弃城而逃。这次又见死不救。救国军离的远,急行军赶来。大恩不言谢。他日必当有报。”


吴子星再次赶到强小庄。强胜决心大将风度一些,与子星重归于好。强胜说:“马庄子刚遭到重创。我正好趁此良机,带兵奇袭,平了他的马大庄。我的计策怎么样……”这条计不怎么样,还没等他奇袭马筛海,吴子星先奇袭了他。吴子星暴起,一拳打在强胜脸上,打得强胜口鼻窜血。敢情老实人也搞闪电战。


强胜大怒,举拳就打。两人你来我往,都受了伤。强家军的士兵说:“司令,咱毙了他!”强胜两眼冒火,说:“让他滚!”吴子星怒斥:“强胜!你有本事算计日本子。何必打邻居!” 强胜说:“我没打日本吗?我没打日本吗?吴子星!你说句良心话!”吴子星说:“我承认你是打日本。可你也打邻居。”强胜说:“赵平安袭击我,夺我地盘,抢我物资,把我家人赶到街上,把我房子一把火烧光!我不打他,我还是人吗?马大庄跟强小庄是二百年的世仇冤家……送客!从此再见面,你我就是仇敌外国!”吴子星也失去理智:“疆场上见!”


吴子星这个混小子气愤难平地走了。强胜这个混小子,留在原地气得直哆嗦。


佯攻县城一战,救国军战士又有死伤,愤怒的士兵,把气撒在被俘的老鬼子小鬼子身上。赫斯震光着膀子闯进囚室,把大盐谦至和小鬼子打得满地打滚儿。刚草创的农民军队哪懂嘛叫优待俘虏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没把个鬼子生吃活嚼就算够客气的了。吴子星赶来拦阻。他并不是要优待俘虏,他只是觉着殴打俘虏胜之不武。赫斯震就听吴子星的话。再说他打也打了,气也出了,于是鸣金收兵而去。


窗户纸被冷风撕得支离破碎。两个负责看守的战士,一个哈欠连天,一个让尿憋得弯着腰来回转磨磨。转磨磨的实在忍不住了,推推打哈欠的,说:“俺上趟茅房,去去就来。”他把枪放在窗户底下,一溜小跑跑了。打哈欠的说:“正好迷瞪一会儿。”这家伙倚着枪,刚闭上眼,就睡着了。


一只大手慢慢地从窗内探出来,试图去抓放在窗外的枪。 睡着的战士动了一下。那只大手迅速缩回去。救国军战士打起了呼噜。大盐谦至又把手偷偷伸出窗外,慢慢地慢慢地抓向长枪。他终于抓住了。他轻轻地望上提,一点一点儿地提到窗口。大盐无声地狞笑着,把枪拿进窗户。那个该死的救国军战士,还在有声有色地打着呼噜。恰在这时,解手的战士回来了,他看到枪进到窗里去了,吓得寒毛倒立,靠在拐角那听动静,动也不敢动。


大盐谦至用日语说:“我被中国人打断了腿,不能逃走了。这支枪来得正是时候!”小鬼子如坠五里雾中,不知道大盐要出嘛馊主意,只是死死地盯着他。


大盐谦至说:“作为日本军人,我辈理应为天皇效忠。既然被俘,就该自尽。”


小鬼子大惊失色:“我还可以逃回去,相信我,我回去,会为天皇效忠的!会为天皇效忠的!”


大盐谦至说:“你的意志脆弱,我可以鼓励你,自杀吧。”小鬼子苦苦哀求:“我不想杀死自己!妈妈,我的妈妈还在等我战胜回去。求求你!”大盐谦至一枪打死小鬼子,而后用脚趾头扳动扳机,枪声响后,大盐谦至尸体倒地。


吴子星听到枪响,从凳子上蹦起来,跑到囚室这边来。解手的战士磕磕巴巴地说:“俺刚才解手去了……把……把……枪放窗台……底……底下……” 睡着的士兵也震醒了,被眼前的景象吓蒙了。


吴子星凝视着大盐的尸首,说:“没承想鬼子那么刚烈!”他围着屋子走了两圈儿,疑惑地说:“鬼子得了枪,不逃跑,却要自杀。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你说这是为嘛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