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曝内幕:中美军机南海4.1撞机事件有新说法泄出

dashu117 收藏 83 52796
导读:2001年4月1日 ,中国海军航空兵歼八型一架与从日本飞至南海上空美军间谍侦察机相撞,中方飞行员王伟殉职;美方撞机受损的飞机强行降落海南陵水机场,机组人员24人安全。一场外交角力开始持续11天。


2001年4月1日 ,中国海军航空兵歼八型一架与从日本飞至南海上空美军间谍侦察机相撞,中方飞行员王伟殉职;美方撞机受损的飞机强行降落海南陵水机场,机组人员24人安全。一场外交角力开始持续11天。

1,你知道两机相撞错在何方吗?你知道王伟是否有过水上求生训练吗?

2,你知道中英文“非常遗憾”和“深表歉意”是有重大区别吗?

3,你知道美国制定若两周不放人就封锁海南岛,派突击队抢人炸机的惊人计划吗?

4,你知道运送美军回国客机机长在海口误称中国为“中华民国”吗?

由于本文篇幅有限,只能对相关解密资料作片段引用。对历史真相的了解与记忆,目的不是翻旧账,而是在于终结敏感禁忌,让历史还原,使人汲取教训,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正文:

2001年4月1日 上午,中国南海舰队航空兵飞行员王伟驾歼八战机执行任务与美军飞机相撞,机坠海人殉职,美间谍侦察机强行降落海南陵水机场。11天之后, 2001年4月12日 ,美国EP-3间谍机24名机组人员安全离开海口机场前往美属关岛再转往夏威夷及本土。美国侦察机后来以拆解方式运送回国。折损王伟和事件的解套方式,一直是很多中国百姓,尤其是军人心中难以抹去的痛和历史伤口,心酸之味,九年不散。

又一个4月1日来临,又一个4月12日来临,街边书店被人为炒“卖”的前外长大作“劲风煦雨”(58。00元一本),再度扯开南海撞机事件这个国人痛疤。这反倒唤起民间对王伟和撞机事件的追忆,难道还要再低估人民现时的智商与判断?当局昔时对事件处置是否得当,见仁见智。黯然销魂的国人对其结果的满意度和不满意度是多少,从未得知。中国有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为政者看作是正确的决策,未必为民意或社会所接受。让人很别扭的运作,吾辈实在不能认同。

当事者之一的前外长在书中用30多页篇幅自辩,一个英文单词竟可以作为“护身符”,岂非怪事?令人费解。因为美方向中方的最终表态是“very sorry”,而当时中方单方面译为“深表歉意”。然而,美方立场和英文原版字句显然没有那种意思。最准确的翻译应该是“非常遗憾”的意思。中方原先坚持用的道歉(apologize),美方立场是坚决不使用,一则使用了便会间接承认此种侦察飞行是非法,而且必须停止,以后不能再进行;二则美方在机组人员被扣后,无法真正了解撞机真实原因及在陵水降落之前,是否曾向中方请求许可,事关是否非法入境重大责任。从事后美方机长奥斯本上尉在回到关岛接到拉姆斯菲尔德电话首先被问上述两个问题,可以得到佐证。所谓美方道歉已满足中方要求的说理,实在令人汗颜。过去九年媒体几乎不披露真相,社会大众无从表达意见,还是前外长自己戳破了这道“无知之幕”。

前外长的书用一整页篇幅澄清他为什么认为“very sorry”就等于“apologize”,然而不仅辞不达意,严格地说,于法无据,站不住脚,难以服众,反而加深外间疑虑:是否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指鹿为马,硬把“非常遗憾”说成“深表歉意”,以便为自己的外交决策找台阶下?不要小看这两个英文字的歧义,那是关键因素。美国官方一直强调美国对中国飞行员丧生表示哀悼,但绝未接受任何责任。否则,美国军机不会在撞机事件后5月7日再度恢复同类侦查飞行,这是前外长书第285页也承认的。讽刺的是,4。1事件成为中美在新世纪首个碰撞点,九年来一直以为美国已“道歉”的中国人,终于茅塞顿开。80后、90后懂英文的也越来越多,前外长的解释似乎越抹越黑,让人猛然醒觉,恍然大悟。

想想中国境内外的华人右翼,一直给那些对处置南海撞机事件作法持批评态度的人扣上“民族主义者”、“愤青”、“毛派”、“左派”的帽子,罕有地站在官方一边,违心地配合官方剧本演出,不觉得奇怪吗?而国内媒体呢,长久以来也很少人再提起王伟,提及他妻子阮国琴的现状人生,情何以堪?反倒是,每当美国行径惹毛中国百姓,中国百姓已不会再闭嘴,而会引用撞机事件来发泄,重复当年的悲愤激情,试图讨回曾丧失的自我尊严。

鉴于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可以封为“烈士”,一些并非优秀的省级干部的去世周年也可以被大做文章,为什么不可以在军人王伟悲壮离开九周年之际旧事重提,拿放大镜检视它?为本文题材,我们参阅了美国部分解密备忘录、报告,美国间谍侦察机机组人员的回忆谈话,美国席洛克将军回忆,并采访过美方当事人的江权活、何美乐、康牧凯等,才得以整理出来。在获得一些中国转业军人讲述资讯的同时,我们还试图采访某些中方当事者,但未成功,所以感到遗憾。因为本文,相对来讲,美方提供的资讯要多于中方提供的资讯,这是先要向读者说明的。至少,本文是对9年前那件事还原重要补充,有助于事实真相的全盘了解。否则真相永远遥遥无期。

不妨从原委加以探究理清。

4月1日 上午8点55分,一架美国EP-3飞机在南海上空完成例行侦查,准备转身返回日本冲绳嘉手纳基地,两架中国海军飞机起飞跟随。撞机发生在上午约9点7分,在海南岛东南方70海里上空。王伟飞机坠落海中,美机受损摇摇晃晃下降。虽然美机的紧急呼叫没有得到回应,但陵水机场显然收到讯号。因为一架歼八飞近正降落的飞机,并平行地飞行了好几分钟。当奥斯本机长强行降落在海南陵水机场,突然间,全体机员尖叫和欢呼起来,意味着他们24人全部活下来了。跑道上,两辆无蓬的军用卡车飞速通过空中管制塔台开向“不速之客”。从卡车上跳下的士兵三分之一手持56式步枪。一个穿短袖衫和拖鞋的地勤挥手指示飞机滑行方向。停定以后,中国军人中有一位可以讲结结巴巴的英语,他首先问有无人需要医护,并传达当官的命令说:“飞机里的人不许动。”又问:“你们有武器吗?把它交出来。”答复是“没有武器。”军官拒绝奥斯本上尉要使用中国手机的请求。但奥斯本也拒绝中国军官登机:“这是美国财产。”中方命令美国人登上一辆褐色中巴,翻译指示士兵把矿泉水和“宝岛”牌香烟分发给美国人。首先带这些人去吃午饭,美国人感觉中国军人尚无显出敌意,之后开始的审讯中,美国人从中国人口中得知与他们相撞的飞行员“失踪”。美国人不了解中国飞行员有无经过足够小时的水上求生训练,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飞行员身上有无小型无线信标,这样很快可以让搜救飞机尽快找到出事飞行员。美国机长要求和驻北京的美国大使以及上级通话。

上午不到10点钟,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政治经济处唯一的男性中国雇员冯中雄(Ronald Feng),不经意接到可能他一生最为难忘的一个美国北京大使馆电话,提及南海撞机事件,并要求和总领事罗瑞智(John Norris)通话。随后,使馆来电指示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领事处(签证处)处长江权活(Ted Gong)立即到海口探视美国机组人员,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武官内尔·席洛克准将(Neil Sealock)等也从北京直飞海口与江会合。

江权活是第一个到达海口的美国官员,同行还有广州总领事馆领事处签证组主管Jim Herman(中文名何梦)。江权活是第二代美国华裔,祖籍广东花县花山镇(现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历经花县人洪秀全掀起的太平天国动荡起伏。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很多花县人漂洋过海到美国做劳工,其后代大部分定居在加州中部的Fresno(弗列斯诺县),经营超市,均已是当地富翁,与美籍华人中台山、开平、恩平三大重镇人士的情况大为不同。江权活的妻子是新加坡华裔,育有一子一女,当时在广州天河区广州美国人国际学校读高中、初中。江的普通话、粤语都讲得很好,有在中国大陆和台北任职经历,并曾在美国国防大学短期教授中国事务。2001年5月,江权活因救EP-3机组人员“有功”被国务院授予最高荣誉证书。对何梦也算终生难忘一次,因为他和他的日本裔夫人Etsuko(悦子)3月31日才搬到广州,住进沙面领馆10楼公寓。他是在海军服役模须贺港时认识现任妻子的,育有3个子女,没有带来中国。何梦可谓屁股没坐热,就被突发事件扯去海口了。

江权活与何梦在海口提出要去陵水机场被拒绝,中方显然不愿意让美国人进入中国敏感的海军航空兵基地,这个基地的飞行员曾在上世纪60年代击落美国军机。机组人员被安排在机场招待所,是一幢两层的白色水泥建筑物,房间有空调,但更多的是蚊子。

4月1日 撞机事件发生后,在外交上属于“菜鸟”级的总统布什、国安会顾问赖斯似乎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相信此种非战斗状况的飞机误撞不管是谁对谁错,应该会按一种适当的方式很快解决,其处理方式在南海与在地中海一架美国飞机和法国军机相撞后没有什么不同。白宫办公厅主任卡德在美国时间 3月31日 晚10点告知布什此事。

但白宫是在美国时间4月1日早晨5:30(中国时间下午5:30)才开会研商撞机事件,布什总统、副总统切尼、国安顾问赖斯、国务卿鲍威尔、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总统办公室主任卡德出席,会上更多地是听取切尼的意见。小布什在1月20日进白宫上班以后,老布什给儿子的重要忠告之一就是要多向切尼请教,尤其在国家安全、军事议题上给予副总统更大的权限。小布什的核心班子也是很有意思的,拉姆斯菲尔德在上世纪70年代就当国会议员,而切尼当时是拉氏的助理。现在助理当上副总统,昔日老板变为国防部长,切尼自然在国防议题会更尊重拉氏的意见。

26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