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慕尼黑,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及其他:浅谈二战前的欧洲形势

5v 收藏 1 2176
导读:国际政治的真实内涵还是丘吉尔的那句著名的话来得最真切: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国与国的交往、斗争,本质上都是为了给本国谋取最大的利益。对于英国和法国来说,他们要维护的,绝对不是国际和平,而是本国的利益。为了本国的利益,这个世界可以歌舞升平,也可以硝烟四起。 而本国的利益,说白了其实就是本国统治阶级和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不要相信资本主义国家的所谓民主,其实人民在这样的决策过程中永远都是没有投票权的。 在20世纪上半叶,对于西欧列强来说,最主要的威胁来自意识形态不同的苏联。在过去

国际政治的真实内涵还是丘吉尔的那句著名的话来得最真切: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国与国的交往、斗争,本质上都是为了给本国谋取最大的利益。对于英国和法国来说,他们要维护的,绝对不是国际和平,而是本国的利益。为了本国的利益,这个世界可以歌舞升平,也可以硝烟四起。

而本国的利益,说白了其实就是本国统治阶级和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不要相信资本主义国家的所谓民主,其实人民在这样的决策过程中永远都是没有投票权的。

在20世纪上半叶,对于西欧列强来说,最主要的威胁来自意识形态不同的苏联。在过去数百年间,西欧列强与沙俄之间一直是恩怨不断,几度兵戎相见。

英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先是联合俄国(及普鲁士和其他一些欧洲大陆国家)组织反法同盟,继而联合法国一起打克里米亚战争,再又把法俄和自己捏在一起组织协约国。究其目的,还是一直指导英国国策的“大陆平衡”思想。从英国的根本利益来说,不能容许欧洲大陆上出现一个足以与自己抗衡的强权是不变的真理,因此“枪打出头鸟”也就不奇怪了(一定程度上说,今天的美国也继承了这一来自盎格鲁撒克逊的政治传统,不过美国人把它扩展到了全球范围,不仅限于欧洲)。

法国自从诺曼底大公出兵征服英伦三岛后,就与海峡对面的这个其实可以说是源自自己的国家逐渐成了对头(其实在这一点上法国还真的与我们有些相似,都是受到发源于自身文明的分支的竞争和侵扰。欧亚大陆两边的这两个岛国在这一德行上也是颇有些神似),断断续续地打了数百年的仗。从黑暗的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再到资本主义在西欧兴起取代封建制度,却没有取代两国之间的恩怨,反而是随着科技和武器的进步,这些恩怨愈演愈烈,终于在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达到顶峰,进行了一次大清算。清算的结果是法国彻底失败,就此宣告了(至少是到目前为止)法国与英国争霸的终结。高傲的法国人不得不低头承认给英国当伴当的现实,转而利用与英国结盟在维护自己在世界上的利益和在欧洲大陆上的霸权地位。然而德国的崛起和统一又使法国面临新的威胁,在更加依靠英法同盟的同时不得不与曾经的敌人沙俄结盟。最终这些盟约和对抗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法国积极参与其中并以惨重的代价取得了名义上的胜利。

沙俄自彼得大帝以后,一直以欧洲为师,以欧洲国家自居,同时自视为东罗马帝国的正统继承人(沙皇的俄文称谓即来自于此)。然而“正统”的欧洲人对此并不认同,一直视沙俄为欧洲的另类,“来自亚洲的鞑子”。沙俄自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自称沙皇起,在数百年间疯狂地热衷于领土扩张,由一个小小的城市公国通过无数战争、屠杀和欺压,扩张成为地跨欧亚两洲的地球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在这样的扩张过程中沙俄吞并了无数弱小的民族,并且(在欧洲方向上)相继与中东欧一些国家和土耳其产生一系列的矛盾冲突。沙俄的原始扩张冲动又与法国称霸欧洲大陆的野心和英国制衡欧洲大陆的战略指导思想产生冲突,并且沙俄就本身来说,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领土已经足够大,从来没有停止自己扩张行为的意愿。因此,在欧洲近代史上,双方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在第一次卫国战争期间,沙俄借助英国组织的反法同盟打败了法国,基本上将法国独自对东欧事务进行军事干预的能力消灭掉;而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沙俄受到英法土同盟的沉重打击,军事上遭到惨败,被迫放弃某些土地,换取停战。至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初,由于自身制度和生产力发展的落后,沙俄逐渐成为一个外强中干的“列强”,在日俄战争中败给日本彻底暴露了其虚弱腐败的本质。由是,不甘居于人后的俄罗斯人选择了他们认为可以拯救自己和国家的完全不同的制度——来自资本主义欧洲的共产主义思想和社会主义制度。这样,俄国/苏联与欧洲国家之间,就不仅存在历史恩怨,还加上了一个社会制度上你死我活的结——欧洲国家的统治者要防止本国人民效仿俄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而苏联出于意识形态、自身安全和大国沙文主义的需要,却偏偏要输出自己的革命理想和制度到那些资本主义国家去。这就是根本性的对立了。

在30年代的欧洲,后来的反法西斯盟友之间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败的德国,就是夹在这样恩怨不断的几个欧洲大国(和与之结盟的一些中小国家)之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胜国对于战败的德国所进行的严厉惩罚和清算使德国人的民族自尊受到严重挫伤,由此产生的怨怒情绪是纳粹党能够取得政权的民意基础。1929年的经济危机更是把刚从一战后的凋敝中恢复过来的德国又推到了悬崖边缘,没有海外殖民地作为工业经济原料来源和产品倾销市场的德国无法象英法那样向外转嫁危机。一系列的内外因素促使德国在纳粹党的带领下再次走上军国主义扩张之路,再次企图借助战争和对外扩张来解决自身面临的经济和国家安全方面的困难和危机。

说到这里,有一个国家就不得不提,那就是身处美洲大陆、以两大洋作为天然屏障的美国。美国借助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争红利一举成为全球经济上最强大的国家,然而在战后的分赃中,美国并没有得到它所希望的利益。于是,作为国际联盟发起国之一的美国退出了国联,孤立主义开始成为其国内政治生活中的主流。对于英法这样的老牌帝国而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经济实力已经大大不如美国,虽然遭到战争的重创,然而他们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岁月里还颇有些“虎瘦雄心在”的架势,仅凭经济实力,美国一时间还无法全面压倒他们。

美国在二战中对于反法西斯同盟国的援助是举世共知的,然而在“帮助”德国从一战后的满目疮痍到1939年的兵强马壮方面,美国所起的作用却很少有人知道。有统计表明,从1924年到1931年,华尔街总共向德国提供了1380亿马克的贷款,而德国在此期间总共仅支付了860亿马克的战争赔款。实际上,德国得到了来自美国的520亿马克的巨额金融资助,这对于整个德国工业的恢复和发展起到了强力助推的作用。而纳粹扩军备战的经济和工业基础正在于此。在华尔街资本的帮助下,德国经济迅速发展,失业率在1933年时高达30%之多的德国,到1938 年竟然出现了劳工紧缺的现象。在一定的意义上可以说,纳粹是华尔街金融资本所哺育出来的恶魔。

对于另外一个法西斯国家日本,美国同样在30年代通过“正常贸易”在事实上帮助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美国对日军工经济资源的输出即使在日本开始全面侵华战争后依然一直持续到1939年,因此谁能说1941年12月7日投在珍珠港的炸弹和鱼雷不是——在一定程度上说——来自美国自己呢?

我想,很难认为美国的这些行为是出于纯粹的经济目的。可以说,美国在战前就有称霸世界的“理想”。英国制衡的是欧洲大陆,而美国则希望制衡全世界。

这就是20世纪30年代欧洲和世界的图景。对于美英法德日而言,社会主义苏联是共同的意识形态上的敌人,而且是非常危险的敌人(不要以为西方世界不搞意识形态,看看50年代在全美国四处泛滥的麦卡锡主义,那就是意识形态斗争的最好说明)。对于美英法而言,德日是反对国际共产主义斗争中可资利用的“准盟友”。作为当时世界秩序的既得利益者,美英法与德日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是美英法希望将意识形态领域的矛盾置于主要矛盾的地位。对于德日而言,既有与共产主义之间意识形态上的矛盾,也有与美英法之间在国家利益上的冲突,谁主谁从、孰轻孰重在不同时期、不同条件下是会变化的,不变的则是自己的国家利益,既要弥消国际共产主义对于本国国内统治秩序的威胁,又要打破既有国际秩序的限制,使自己成为新秩序的制定者和受益者(也就是我们历来所说的,重新瓜分世界)。对于苏联来说,旧日与周边邻国的矛盾冲突外加意识形态领域的水火不容,无疑自身是众矢之的,诸多矛盾的焦点。到20世纪30年代,苏维埃政权基本上渡过了能否生存下去的危机时期,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时期。革命的理想、使命感和刻印在民族灵魂中的大国沙文主义相结合,苏联开始积极对抗外部的威胁,手段之一就是通过输出革命、扩大意识形态领域的同盟军来确保自身的安全和对外部世界的影响力。通过共产国际控制各国的共产党,积极向欧洲的左派势力和政府提供援助等都是其国家意志的外在表现。

即使是美英法和德日阵营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美国的国力已经显著超越英国,军事势力和影响力超越英国只是时间问题;美国主张门户开放,与英国要控制日不落帝国内的一切资源和市场为己所用存在矛盾;对于英国而言,由于国力的衰败,其长期奉行的独霸世界海洋、“皇家海军等于世界第二位和第三位的海军力量之和”的逻辑已经行不通,但是其维持日不落帝国的国策并没有改变(丘吉尔在二战中曾经对罗斯福说过一句名言“我不是来清算大英帝国的”),出于维护本国利益的考虑,还是要极力维护自身军事力量的优势地位不被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所超越;在欧洲大陆上,为了维护其通过一战所取得的“成果”,英国必须联合法国及诸多中东欧小国,结成反对德意志扩张主义和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同盟;在亚太地区,则与各欧洲殖民地宗主国及美国合作,对日本的扩张进行遏制,竭力维护欧洲殖民国家在殖民地的利益;法国由于受到一战的创伤和经济危机的打击,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已经无力和美英争夺世界霸权,只能竭力维护自己在欧洲大陆上的势力范围,与英国争夺对于中东欧国家的影响力;德国和日本在打破既有世界秩序的利益上是一致的,但是由于各自不同的外部环境和国家利益,也由于法西斯主义在本质上的极端自私性,并没有形成有效的战略配合,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互相掣肘”(德国在日本与苏联发生边境军事冲突后与苏联缔结互不侵犯条约,而日本也在德国准备进攻苏联之际与苏联签订中立条约)。

在德国法西斯势力崛起后,英法希望利用意识形态上的矛盾与纳粹结成反布尔什维克同盟,而德国也利用英法与苏联之间的矛盾左右逢源,两边得利。苏联看到纳粹极端反共的态度和所奉行的种族主义(视斯拉夫民族为应该被消灭的劣等民族)对于自身的严重威胁,希望与属于温和资本主义国家的英法在共同反对纳粹的观点上取得一致,但是得不到有效的回应。为防止西方国家和纳粹结成反苏同盟,也必须对英法和德国的关系进行离间,并且同时与英法和德国“虚与委蛇”,寄希望于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备战。

所以,在那个时候,每一个清醒的政治人物都意识到,新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所未知者,只是战争在何时何地以何种借口打响。希特勒进行了一系列的冒险,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因而胃口和胆子都大了起来,一改最初的谨慎,得寸进尺;斯大林知道与德国的战争是迟早的事情,因此希望尽一切可能争取时间来完成苏军的重整和武器装备的升级换代;英法希望德国在自己设定的条件下对苏联开战,借以弥消纳粹对自身安全的威胁;美国有两大洋做地理屏障,希望再次隔岸观火,等大家都精疲力尽之时再出来收拾残局,如同他们在一战时所做的那样。美国人很清楚,如果欧洲再来一次象上一回那样的大战,等到战争结束的时候,无论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不能阻止美国的世界霸权。

于是,就有了绥靖主义,德奥合并,慕尼黑,苏台德,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作为结果,出现了“白色计划”、“海狮计划”、“巴巴罗萨”,直到珍珠港事件,将所有大国以他们没有料到的时机拖入一场他们预料之中的战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