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 第十章逃亡 第六节

ddtt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URL] 离开兵营的张道远利用跑子功一口气蹿出去几十里地,走到一个村子旁边躲到大树后边,他的心乱跳一气,不过不是因为累得,是因为他又要违背师父的教诲,师父说不能用轻功翻墙过屋偷东西杀人,可今天自己不杀人那些为国家为民族卖命打仗的弟兄们就会饿死,不用本事杀人似乎也不行了。 正在张道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



离开兵营的张道远利用跑子功一口气蹿出去几十里地,走到一个村子旁边躲到大树后边,他的心乱跳一气,不过不是因为累得,是因为他又要违背师父的教诲,师父说不能用轻功翻墙过屋偷东西杀人,可今天自己不杀人那些为国家为民族卖命打仗的弟兄们就会饿死,不用本事杀人似乎也不行了。

正在张道远犹豫的时候肩膀上被拍了一下,张道远回头一看是冷大侠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他的两个宝贝女儿跟在身后,张道远心想冤家们又来了,冷大侠的女儿冷霜冷雪可都是当代的侠客,张道远几年以前刚在奉天当巡警的时候就遇见过她们姐俩杀人,到现在他分不清楚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反正其中一个下手比较狠,杀富济贫每次都要搞的血淋淋的,总是把地主恶霸大卸八块,不过另一个稍微好点,打了几年交道张道远稍微感觉老大稍微好点,因为评书里通常是这么说的,爱惹事的总是老小,上次给自己送衣服的应该是老大冷霜,不过这俩女人在自己眼前一晃他立即分辨不出谁是谁,因为是双胞胎么,几乎就跟一个人似的怎么区分呢。

“年轻人,官坐到旅长越做越得意了吧,黄将军冯将军都看好你,你又诈降过一次鬼子,更显得你鹤立鸡群,你这个旅长还真当的不错,屡败屡战,怎么地,粮食又不够吃了吧,你是出来找没良心的财主弄军饷的,你不用去踩盘子,我都给你打听好了,这个村刚成立鬼子的维持会,本村最大的财主就是会长,即使他以前夏舍单冬舍棉二八月开粥场,可当了汉奸卖国贼,出卖了良心背叛了列祖列宗,你说你下手不?”冷大侠说的话都是真的,这个偏僻的山村上午才成立的维持会,他还去会长家吃了流水席顺便看了地形。

“当真他以前是个善人?”张道远很严肃的问。

“我说即使,你不是有点学问么,这个词还不明白,你要是个善人能成了大财主么,不使点害人的手段能发财么?”冷大侠说完坐在地上休息,“现在天还早,休息一会,半夜进去,把人抓住把粮食弄出来,人就不要杀了,他以后要真心跟鬼子干你在弄死他,你看行不行?”

张道远不能不给他面子,要按江湖的辈分他是自己叔叔辈的人,要是他跟自己师父还认识那就更麻烦,搞不好他还是师爷辈的人,这样的人要给足面子,以后自己有困难还需要帮忙,张道远不是那种把精明长在脸上的人,他心里算计好了这些利害关系以及未来的情况,就很痛快的说:“既然冷大侠这么说了,我愿意听从您的安排。”

冷大侠抽着烟袋说:“不会暗自说我堂屋洗澡倚老卖老吧?”

“哪能呢,我们动手吧,里边有鬼子和汉奸么?”张道远问。

“你别管这些,他就几个家丁有枪,一会我先进去收拾了,等点起灯火你就进去拿粮食,他们家有多少挂大车和骡马你就拿多少粮食,别给人家都弄完,给他个机会,东山省当汉奸的多了去了,那家没有三亲六故七大姑八大姨的,你杀一个人得罪多少人,你是要打鬼子还是添对头?”冷大侠知道他年轻,容易冲动,所以就多叮嘱了几句。

天逐渐黑了,很多人家早早的熄灯休息,冷大侠收起烟袋,看看俩女儿,“你们先去,把家丁手里的枪都收起来,一会给张旅长拿走,顺便点住他们的穴道,省的他们出来乱跑乱叫的惊扰百姓,丫头,还不快走。”

冷大侠的两个女儿转身就不见了踪影,俩人总是夜行人的打扮,张道远当警察那会追过她们俩,可是自己的轻功很好但很少能追上,这俩人的功夫十分扎实,总感觉还有点日本忍术的成分在里边,在夜幕下她们俩可以忽然把自己变没了。把两个女儿打发出去冷大侠也起身离开,时间不大村庄里最大的宅院亮起灯火,张道远知道自己该过去了,就飞快的跑了过去。

到了一座大宅院的门楼前他飞身上墙,门口上有炮楼,里边的家丁护院的都在睡觉,估计是被冷霜冷雪弄的,几个家丁身边的枪也没了,已经都缴械了不用张道远动手,他跳下南墙飞快的蹿上前厅的屋顶,后院亮起灯笼火把,把小院照的很亮,张道远从前厅的后边跳到中间的院子里,冷大侠正拎着个小老头从屋子里出来,“张旅长,他就是给鬼子干活的维持会长。”

“汉奸都长这模样?”张道远掏出手枪顶着他脑袋。

“好汉饶命,英雄高抬贵手,爷爷饶命。”穿着睡衣的土财主就在院里冰冷的地面上磕响头,张道远心说我来也不是增加仇人的,就说:“起来回话,地上这么冷跪着干嘛,我又不是前朝的王爷。”

“谢谢好汉。”财主起来战战兢兢的不敢抬头。

“屋里暖和进去说话吧。”张道远进了财主的家里,坐在中厅的椅子上,房间里点起很多蜡烛,把房间照的很亮,屋子里的陈设都是古旧的家具,还有不少字画和瓷瓶什么的,估计都是值钱的东西,张道远说:“我不是什么好汉,我是辽宁省义勇军混成旅的,因为来北边帮冯占海冯将军打鬼子,所以到了此地,各路抗日义军刚刚离开滨江城,伤亡不少粮食奇缺,我来呢是跟你商量一下,你家里粮食不少,养着不少吃闲饭的人,不如借给我们一点粮食,我就不以叛国罪处决你,也不没收你家的家产,你看好不好?”

“好好,我家粮食有,长官随便取用,管家,叫车夫们都起来,把车套上给义军送粮食去。”地主吩咐完了管家出去了,管家的枪也被冷霜她们没收了,现在冷血提着个口袋,里边全是没收的短枪,连地主家抽屉里,枕头下藏的小手枪都没收了,现在维持会长家被彻底解除了武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