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军铁血抗日:旗正飘飘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冒死鬼

梁子非 收藏 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4.html[/size][/URL] 日军第一轮速射出奇精确。日军炮火朝纵深延伸之后,刘壑邦猫在战壕中满身泥土,他把嘴巴里的泥土连着口水吐了出来,他看到213阵地之上,巨大的松柏树木被日军炮火轰翻,有的树木被炮火炸燃,黑天蔽日之中,他的士兵们咳嗽连天,也许已经死伤不少。 “打完炮,就该步兵冲上来啦,准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4.html




日军第一轮速射出奇精确。日军炮火朝纵深延伸之后,刘壑邦猫在战壕中满身泥土,他把嘴巴里的泥土连着口水吐了出来,他看到213阵地之上,巨大的松柏树木被日军炮火轰翻,有的树木被炮火炸燃,黑天蔽日之中,他的士兵们咳嗽连天,也许已经死伤不少。

“打完炮,就该步兵冲上来啦,准备,准备接敌!”刘壑邦顾不得呛人的空气,在战壕里来回奔走告诫他的士兵们做好战斗准备。

刘壑邦通过阵地电话和其他两个营查探伤亡情况。新三团的另外两个营在213阵地一线周边的几个阵地之上。在隆隆的炮声中,营长们在电话里向长官刘壑邦抱怨日军突然袭击的炮火太过猛烈,弟兄们死伤可不少。

但幸运的是,新三团的一线阵地当面并没有发现日军步兵立即要进攻的迹象。

刘壑邦最为关注的是他的队伍士气,关键时刻,只有官长就地坐镇,团结一心,是打胜仗的基本,虽然,他的团装备是差了点。

“不就是打炮吗,不就是第五师团吗,老子都不怕死,你们还怕个毛!”刘壑邦在电话里和另外两个营长咆哮着,他下了一个谁擅离职守就地法办的命令。

213阵地上,三连连长清点了人头,死伤二十来个。刘壑邦听到三连长说伤亡不算重,他又开始在战壕间忙碌着。士兵们看到他们的团长前后忙碌,惊恐不安的心情逐渐安定下来。

刘壑邦鼓舞士兵们道:“我们虽为后娘生,但不是后娘养,淞沪一战,第五师团就是我们的对手,那时候没能砍下今村均的头,现在时候到啦,丢那妈,都给老子猛打猛冲,就算不能砍掉他们师团长的头,也要咬下他一块肉!”

但是,阵地之下,通往南城的马路之上,并没有日军进攻的任何迹象。

山林中,听到己方炮火轰炸中国人的阵地,走投无路的浅川仿佛又看到了一线希望。浅川对着还穿着中国百姓服装的士兵说:“你们听到了吧,你们听到了吧!这是帝国的炮弹,中国人已经被炸上天,只要我们勇敢地这么一冲……”浅川做了一个冲击的手势,“泥塑的中国人立即就跑,我们一定能回到南城去!”

浅川命令他士兵们脱掉中国百姓的服装,整理装备。

浅川再次打开地图,他查看了可能冲出的路线,最后,他把目标移到了213阵地,“就是它!我们拿下这个高地,与第五师团里应外合!”

浅川的日军突袭小队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黄橙橙的日军军服,三八枪上挂了枪刺,轻机枪压满了子弹,他们要给213阵地之上的中国人拼死一搏。

这一队日军被浅川带入莽莽群山之中,朝着新三团213阵地隐蔽前进。

弄家岗阵地上,警卫连并没有遭受炮击,他们离新三团主阵地最远,也离南城北门——日军大规模进攻的出口最近。

当新三团一线阵地遭受来自西门附近的日军师团级大口径炮火袭击的时候,警卫连长韦士达听到天空中的山呼海啸,大叫起来:“完啦,都完啦!”

警卫连毫发无损,韦士达和陈思矛商量,认为警卫连没必要再埋伏下去。

韦士达要带着他的队伍朝主阵地回援,陈思矛同意了。几里地,趁着日军还没进攻之前,跑步前进的话,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了。

警卫连刚要撤离潜伏的弄家岗,却听闻来自南城北门方向的日军出城的动静。

不好!日军出动了。

警卫连一阵惊慌之后,又被韦士达和陈思矛拉回阵地的战壕里,现在的情况是,想走也走不成了。机械化的日军第五师团先头部队从南城北门轰轰开了出来——韦士达在望远镜中看到,日军以战甲车开道,后面跟着日军的汽车。汽车拉着辎重,日军步兵齐刷刷地跟着汽车后面,这只队伍像一只猛虎出山一般,从南门出来,卷起漫天的尘烟。

小小的弄家岗成了日军前锋的攻击目标。

也许第五师团认为弄家岗之上不可能有中国军队,所以,只是象征性地朝弄家岗之上机枪扫射,之后,战甲车轰出了几枚小口径炮弹。

日军机枪子弹呼啸,炮弹也跟着落了下来。韦士达猫在战壕里,死死地盯着日军从自己的脚底下开过却奈何不得,他气得直嘀咕:“如果给老子一个营,老子就敢冲下去,他妈的!”

韦士达和陈思矛要的士兵们不准开枪,不能暴露目标。

日军例行公事般对弄家岗实施炮火侦查之后,并没有发现中国军队还击,所以,日军的大队伍继续前进,他们的目标是高旗隘。

日军落在弄家岗上的炮弹,爆炸声传到高旗隘213阵地之上。

前方有炮击,刘壑邦警觉起来。

这时,刘壑杨也听到了前方的炮击和日军有节奏的机枪声,他对刘壑邦说道:“警卫连,那方向是弄家岗!”

“第五师团出动了!”刘壑邦目视前方说道。

“警卫连被攻击!”刘壑杨焦急起来,“请给我下归队的命令!”

刘壑邦扫了刘壑杨一眼,说道:“现在你去,于事无补,我相信警卫连,你还是在这儿呆着吧!”

“可是我是警卫连的指导员!”刘壑杨盯着刘壑邦的眼睛说道。

“没有用,日军离这里只有几里,你去了于事无补!”刘壑邦又一次拒绝了刘壑杨的请求,“我不能再有损失!”

在日军师团级进攻面前,小小的警卫连生死未卜。刘壑杨神情黯淡,他心里百感交集,不知道陈思矛还有警卫连的弟兄怎样了。

刘壑邦也在担心警卫连的处境,但他更为担心的是,一旦日军前锋踏响了阵地之下的地雷,一场惨烈的战役开打,他的团处在第一线。战事惨烈,如何的惨烈?无非就是全团尽墨,以身报国!

浅川部正在爬上一座山梁。

那是中国南方的卡斯特地貌山梁,光秃秃的,他的士兵服装颜色很容易在自然色的映衬之下暴露目标,但他毫无办法。爬过这个山梁就是中国人的213阵地的侧翼,只要他一个猛冲,一定能出得去。

新三团正在整理被日军炮火轰炸过的阵地,哪里还留意正有一股亡命一般的日军正朝着他们的一线阵地侧后攻击?

浅川很幸运地带着他的队伍,没有遭受中国人的攻击下了山梁,之后进入一片茂密的山林,林间有一条小路从213阵地之下通过,从树林间望出去,213阵地上的中国人隐约可见。

“隐蔽接敌,出其不意!”浅川下对他的士兵下了命令。

一队日军忽然从213阵地侧翼下的树林里冲了出来,新三团三连士兵发现了这一股亡命的日军。

213阵地上的机枪首先开火。

国军的加拿大布伦轻机枪特有的扫射声吸引了刘壑邦的注意,这时,三连长朝刘壑邦摸了过来:“团座,是日军!”

刘壑邦摸到了213阵地的前沿。

新三团猛烈的机枪火力让浅川的士兵来不及还击滚到了路边寻求躲避。浅川看到第一波冲击的士兵被打退了回来,他再次命令冲击,第二波士兵又冲出了树林。

三连的机枪手看到又有日军冲了出来,机枪上弹瞄准坡下的目标继续射击。

两三个日军躲避不及机枪的扫射,应声倒地。

刘壑邦看到他的士兵仿佛耍花一般,用手中的轻机枪远距离干倒日军,心里甚是兴奋,“干得好!日本鬼是狗娘养的!”

机枪手被团座表扬,憨厚一笑,“团座,能不能赏根纸烟抽抽?”

刘壑邦从口袋中拿出一盒香烟,正要扔给讨赏的士兵,忽然,一声尖锐的枪声之后,机枪手眉心中弹,脑花飞溅,眼睛一白,笑脸僵硬倒了下去。

射杀三连机枪手的是浅川的神枪手。

刘壑邦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怒,他命令三连朝树林里猛烈射击,“一定是那些个混到我们防线后面的日军冒失鬼,一定是!干死他们啊……”

213阵地之上枪声大作。

浅川在树林里被猛烈的射击抬不起头。

三连的排枪之后,树林里的日军冒死鬼浅川虽然不敢再冲锋,双方陷入僵持。

阵地前方传来机器发出的轰鸣声,让新三团的士兵们意识到,日军的集团冲锋就要开始了。

196高地上的观察哨少尉排长跑了下来向刘壑邦报告,上气不接下气:“团座,发现日军,大队的日军,五百米,战甲车!”

刘壑邦赶忙从213阵地前沿赶了回他临时搭建的团部。他抓起阵地上的电话打到炮连:“日军大队上来了,按照预定射击诸元密位度,攻击!”

这一次,天空中传来的炮击呼啸声,是中国人的愤怒反击。

浅川也听到了日军大部队接近高旗隘的机器轰鸣声,他仿佛得到了无尽的勇气和力量。在日军大队人马攻破高旗隘之前,他朝着残存的人马举起战刀:

“中国人的末日到了,冲出去,杀了他们,和第五师团会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