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陆生眼中真实的台湾.

zx594zx 收藏 2 3283
导读:一位陆生眼中真实的台湾 全文转载于一位访台大陆大学生的日志 观点比较有启发性 某些段落尤为感人 ---------------------------------------------------------------------------------------- 从台湾回来已然多日。这几日间浑浑噩噩,50%的时间用来睡觉,其余时间看了一本书,洗了两次衣服,,逛了一次街,经历了两场地震,背了一千个GRE单词。似乎从飞机落地的刹那台湾就跟我没什么瓜葛了。

一位陆生眼中真实的台湾


全文转载于一位访台大陆大学生的日志 观点比较有启发性 某些段落尤为感人





----------------------------------------------------------------------------------------




从台湾回来已然多日。这几日间浑浑噩噩,50%的时间用来睡觉,其余时间看了一本书,洗了两次衣服,,逛了一次街,经历了两场地震,背了一千个GRE单词。似乎从飞机落地的刹那台湾就跟我没什么瓜葛了。




直到开始着手整理照片,直到地震把我的昏颓震出了七窍,我才后知后觉,台湾之行的满眼景色、一肚子小吃和良多感慨决不能说过去就过去了。




论及对台湾的感受,同行的一个朋友对我们的司机说的一句话一直弥留耳间,“自然是不一样,这可能是世上中国人最难去的地方了”。的确,文化同源而又隔阂已久,就是这种相同中的不同吸引着我一定要去看看。这愿望强过东京、也强过北海道。




说到景色台湾到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能看到的大陆也有;论及古迹更没什么说的,很多才追溯到爷爷辈而已;小吃虽说奇特、种类也多但总也逃不出煎炒烹炸酸甜咸辣,真正吸引我的是台湾是如何看我们,是否了解我们是如何看他们,而对于未来又有怎样的看法。




我们这一辈人从小到大的时间台湾问题就始终是个问题,历史老师政治老师和CCTV一直教导我们台湾是祖国的宝岛,他们是我们的同胞,““台独””是少数人的鼓噪,而真要触及领土问题,我们不放弃动用武力。于是乎我们坚信台湾人民也想着回归,坚信台湾泾渭分明半蓝半绿一统一独,当蓝盖过绿了,统胜过独了,宝岛就会回到我们的怀抱。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后来到了日本,刚入秋的时候在河滩上搞芋煮会,很多人互不认识,所以每个人胸前都贴着名帖。男生负责生火盛饭,我看见一个女生的名字是三个字,我就接过她的碗来,说,你好,中国人啊?她说,不是,台湾人。我一笑,给她盛了一碗,但心里多少有点儿五味陈杂。好像从小就被我们视为同胞的他们没把我们当同胞,热脸贴了冷屁股,羞得慌。时间长了,慢慢发现,其实外国人(无论日本还是欧美)都把中国和台湾分的很开,看到亚洲面孔会问你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还是台湾人?这个电脑是台湾牌子而不是中国牌子。街上的料理店也分中国料理和台湾料理。他们所知道的这俩者的联系仅限于“oh,they have some political problems”。仅仅如此。




这样不免让中国留学生很受伤,甚至大家也会随波逐流把两者分开,否则真的会像我之前的感觉一样,人家自己都不承认,我们还一味的揪着不放强拉人入伙,说不过去啊。我相信留学生们都会有这种感觉的。




原谅我话说得有点儿多了,还没进入正题。我只是想摆开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在我到了台湾以后多少有些明白也有些释怀。




八天不能算长,但是足够我跟不同的台湾人聊天,足够我了解他们的想法。以下的阐述都是基于与台湾朋友们的谈话。




话说回来。




那台湾人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呢?是否真的想在日本那个台湾女生一样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呢?




是的。而且很多。




但这并不代表这些人都支持““台独””。因为首先很多台湾人都存在着一种迷茫的心态,独没有可能,统又不太情愿,维持现状可能是目前最好的选项了。在嘉义接待我们的赖桑,带我们去看今年的台湾灯会。我赞到,这灯会的规模真大啊,比前天看的台北灯会可大得多。赖桑答道,那可不,这是全...台湾的啊。他本想说全国的,但还是硬生生憋回去了。顾及我这个大陆人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他的内心深处虽有很强的台湾认同感但却不足以以国自居,而他也明白台湾与大陆的千丝万缕不是几句口号就能抹杀的。赖桑是地道的台湾人,即非外省人也非客家人,是对台湾的自我认同感最强的一类人。




在垦丁时租车游玩,司机也是个地道的台湾人,而且是个明显支持““台独””的人。但对我们还挺好,也请我们喝茶什么的。他持的是另一种想法。当最后还是憋不住要谈独统的问题。他倒是直白,说,“台湾当然是独立好,很多台湾人都支持独立啊,但天天在哪儿瞎想有什么用呢,大陆不愿意,100年也独立不了,早晚要统一的。”所以,对于绿营来说,独立仅仅是个愿景,即遥远又不现实,海峡两岸的经济规模已然拉开距离,国际上““台独””又不合法,军事更是不成比例。很多““台独””的人也明白,统一是早晚之事。这一点我希望很多对统一不抱希望的大陆人应该了解!(相信我,是有的,我就认识不少)




其实最后一天在台北遇见的一个的哥的话最为发人深省。晚上从打算101大楼回住的地方时已经很晚了,招了辆出租车,我这满口的卷舌音,一上车就被那个大叔级的的哥认出来是大陆人了。大叔立马开始侃侃而谈。我还是照实录吧,不加修饰。他说,“台湾不是不愿统一,是不甘心就这么统一。从古代就是被欺负的,最早西班牙人欺负,又来荷兰人欺负,明朝完蛋后郑成功又来了,然后清朝发兵打,打完接着欺负,后来甲午战争输了又割给日本人,那时候说的多难听你知道么?李鸿章说,台湾男盗女娼,很脏的地方,割了就割了。给日本当了几十年贱民,最后就是蒋介石,说不好听就是逃过来的,一点儿建设没做,就欺压百姓。那时候台湾多少精英被迫害啊,人就那么凭空失踪了。你说从古至今都是中国不要了就把台湾给扔了,现在让回归谁甘心啊。回归了,搞不好哪天又打仗了,再把台湾给扔了。”




如他所说,台湾强烈的自我认同感就是在自古以来不断被摒弃的过程中形成的。大陆人看不到这一点,在我们看来,什么明朝清朝老蒋的,都不是我们的错,我们是新中国。但在台湾人看来,大陆就是大陆中国就是中国,台湾就这么被海峡的那一边几百年来当成货物一般四处倒手。难怪他们要心有不甘的想去独立。




所以““台独””的思想土壤和民众基础不来自于溃逃的国民党,也不来自与外省人客家人,甚至不来自于原住民,而是明时的闽南移民也就是地道的台湾人所经历的几百年来的不公对待。




这才是我真正想了解的台湾人民的想法。




看到这里大家不要以为这是一篇宣扬““台独””的文章而关了。其实统一的前景是可以看到的,很多大陆人都悲观到收复台湾是不可能了,或者要收复也得诉诸武力。台湾之行让我看到了真实的台湾,反而给了我更大的希望。




台湾的政坛是很活跃的,有蓝有绿的,争来争去,但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一统一独。““台独””的倒是有,像所谓的建国党,而且整个绿营都以独立为愿景,无论是否遥远是否可行,这个都是他们的愿景。而蓝营则没有或者说不能以统一为愿景,甚至根本没人敢提,否则就成了台奸(语出台北的哥)。所以对大陆来说,我们有““台独””作为阻力却没有统一作为吸力。




那统一的前景又在哪儿呢?




台湾经济起飞已久,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名声自然也响得很,可在台北高雄等等城市逛过后,我渐渐发现其实大陆尤其是东部地区的建设已经超过台湾了,北京上海暂且不论,同行的一个浙大的同学说台北比起杭州来也要逊色。于是很多大陆人都误解已久了,台湾经济的确辉煌过,也仍旧算发达地区,可就我所去过的地方来说,深圳的夜色也要比台北亮堂许多,而嘉义那种规模的城市也就能和我的老家濮阳相当,不夸张。的确要承认我们发展不均衡,但事实上我们经济起飞的速度甚至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于是我们给台湾的蓝营创造了一个愿景,那就是经济。他们亲大陆的所有行动可以构建在一个惠及全台人民的愿景之上,那就是重振经济。开放台湾游,签署ECFA等等动作都把与大陆的交流置于民生之下,谁也不能诟病。无论他们有意还是无意,经济二字给海峡两岸铺开了一条统一之路。




不止如此。




去台北,台北故宫自然是必去的地方。为了这趟台北故宫之行,我之前看了12集的专题片,阅读了不知多少文字资料,也做了不少笔记。就是因为我必须要了解我将要看到的是什么,而它们又是何等的珍贵,一生难得再见的珍品我不想懵懂而过。最后心满意足的看到了毛公鼎、翠玉白菜、《快雪时晴帖》、鬼工球、钧瓷水仙盆、定窑婴儿枕,还有大家都学过的《核舟记》里的橄榄核雕。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看看到底珍贵到何种程度。比较遗憾的是书画是定期展出,所以未能看到范宽的天下第一山水《溪山行旅图》、颜真卿的《祭侄稿》,苏轼的《寒食帖》,还有两会期间温总理提到的希望能重聚展出的分藏两岸的《富春山居图》。由此可见台北故宫的份量。所谓“去中国化”的问题不可能在这里出现,因为这里就是原原本本的中国历史,65万件,件件都带着中国烙印,要去中国化,先把这65万件宝贝都扔到海里去。外国人到了这里参观可能会迷惑,为什么这里无论是看到的还是听到的,一切都只与中国相关。殊不知,无论如何,他们踩得依然是中国的土地。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大家,文化同源是我们另一个统一的愿景。台湾的学生依然要学习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华民国””以前的历史我们学起来更是别无二致。在日本山形县的山寺旅游时,遥听寺中钟声响起,我不禁背了句:“姑苏城外寒山寺”,同行的台湾同学竟接下了“夜半钟声到客船”。相视一笑,可心里已然感动难以自已。




话题回到台湾政局,台湾人虽自诩他们是民主政治,在我看到的情况来说,其实也只是民粹政治。而台湾民众的政治参与度虽强,但觉悟却远不够。而就通常来说,民众是有暴民性的,于是政治人物小错也会被扩大化、不同阵营也是兵戈相向,于是政局就很动荡,长期的政策也难以贯彻。对于同一问题来说,坏处是,““台独””是有市场的,政治上通过回归大陆的决定是绝难的。好处是,难是难但不是没可能。而且在这种政治模式下一旦回归,回归的后遗症将会被降到最低。在经济和文化两重诉求和愿景之下,统一大计必将实现。




其实自己的想法再怎么多也是一心盼统一。我还是想摘录下台湾同胞自己的话。






“我们道地(台湾道地就是地道的意思)的台湾人啊,我们自称也叫河洛人的。”我:“啊,河洛文化就发源于我们老家河南那片儿啊。”“那咱们是同乡喽。”---在日本一起留学的台湾同学的姨妈,在台南。




“老婆,我回来了,他们是你老乡。”---在垦丁雇的司机,去他家喝茶时才知道,原来他老婆是地道的南京人,后来嫁过来的。






其实话说到最后,令我感触尤深还是与台北那个大叔的谈话。




“台湾和大陆千万不能打啊!”




我:“是,要死人的。”




“对~~...一死人就麻烦了,一死人就有仇了,一有仇又几十年不来往,更没法统一了。其实我看你们发展这个速度,统一就不远了。”




我:“是么?”






我:“那就是我有生之年能看到?”




“能!肯定能看到!”




虽说未来谁都不能断言,但是这个来自海峡另一边的希望让我感动得无以名状。那好!我们就一起盼着回归,真到那时,我们一起老泪纵横吧。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