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引用了许多河北省南宫市冀南抗日资料(如果版主感觉此文和以前一文雷同,就删掉前文。前文和此文都是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写出的)。

值此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献上此文。缅怀抗日老前辈。纪念敌后抗日的老八路及舍生忘死报国杀敌的勇士们。也让某些对抗日认识不清的人士好好看看敌后抗战的冀南原始资料。抗战胜利来之不易。

冀南抗日是共产党敌后抗战的缩影。

我的老家在冀南南宫西20里。南宫是河北省第一批县级市,是一座历史悠久、有着深厚文化积淀的小城市。因经济发达、交通便利,历史上还有“金南宫”、“旱码头”之誉。在南宫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宋任穷、陈再道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冀南军民开辟创建了全国最大的平原抗日根据地,为夺取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包括杜义德和王近山)。南宫是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的首府所在地,是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被抗日军民亲切地称为“小延安”

20世纪初期,冀南深受帝国主义军事侵略和经济掠夺,饱受军阀混战之苦,一些仁人志士在黑暗中不断摸索。1925年先后在邢台四师、大名七师、冀县六师等地建立中国共产党组织,并发展一批党员。1926年6月直南第一个县委——隆平县执行委员会在隆平陈村成立。冀南人民开始在党的领导下,广泛地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斗争。1935年初至1936年春,冀南特委在中共临时北方局和河北省委的指导下,发动的以“抗日讨蒋”为旗帜的农民暴动。蒋介石急令冀察政务主任宋哲元限期“围剿”。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被迫转入地下。国民党趁机大肆逮捕和屠杀共产党员。冀南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其影响和意义是重大。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淫掠。日军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基本控制了冀南。面对日军的进攻和屠杀,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各地方官员有的南逃,有的投敌,社会秩序极度混乱。一些地方富豪、兵痞、匪首乘机结伙拉帮、组织武装,一时“土匪遍地,司令如毛”。他们为解决粮响薪俸,不断抢掠村镇、祸害百姓。冀南党组织激流勇进,广泛发动群众,组建人民抗日武装。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为响应党中央建立抗日根据地开展“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战”的号召,129师东进抗日游击纵队分批进军南宫。第一批抽组5个连组建东进抗日游击纵队,在司令员陈再道(时任386旅副旅长)、政委李菁玉(时任晋冀豫省委书记)率领下,于1938年2月1日到达南宫县苏村,2月8日进驻南宫县城。

1938年3月20日,中共冀鲁豫边区省委在南宫成立(8月19日改称冀南区党委)。

1938年4月27日,冀南军区成立。驻地在南宫,宋任穷任司令员兼政委,副司令员王宏坤、参谋长文建武、政治部主任王光华。军区成立后重新划定了5个军分区,分别由东纵新组建的5个支队兼任。5月2日,129师副师长徐向前率769、771团和115师689团及第五支队抵达冀南,使冀南抗日根据地更加巩固。

1938年8月20日冀南第一个抗日政权——冀南行政主任公署成立。

1939年10月15日成立了冀南银行。

各路土匪及各类反动会道门在八路的一系列打击下,纷纷被灭。

1938年7月16日至18日在东进纵队司令部,邓小平和徐向前、宋任穷会见美国驻华使馆武官卡尔逊。

从1938年2月至1939年7月在南宫陆续创办了冀南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冀鲁豫省委党校、冀南政治干部学校、冀南抗战学院。东纵首长和省委领导亲自上课,在1年多的时间里,共培养党政军干部4000余人,这些干部在后来开辟和坚持抗日根据地及新中国建立后的革命征程中,大都成为党政军民各条战线上的骨干领导力量。特别是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宋任穷、陈再道、陈庚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及杨秀峰、张霖之、赵一民、王东宁、马国瑞、王光华、王新亭等一大批在南宫工作和战斗过的党政军高级领导干部

在南宫地区,邓小平、刘伯承、宋任穷等领导和国民党河北省主席鹿钟麟、国民党第十军团司令石友三及其他将领多次谈话表示:共同抗日的诚意。

国民党各路将领依旧消极抗日积极对共制造摩擦。

1939年3月,彭德怀副总司令代表八路军总部和鹿钟麟谈判。这次谈判使我党我军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和一些开明绅士的同情和支持,在政治上更加主动了。

国民党各路将领依旧消极抗日积极对共制造摩擦。如:

1939年7月国民党顽军张荫梧部积极制造摩擦袭击八路军,8月国民党顽军张荫梧部3千多人进攻八路军驻赞皇工作团及独立支队二大队。张荫梧部被灭,张只身逃走。

1940年国民党军侯如墉部、乔明礼部6千余人,向我驻赞皇地区之范子侠部发动进攻,我军予以反击,侯、乔两部大部被消灭。

1940年2月石友三顽军共约1万7千余人被打垮。后来石友三顽军趁日寇攻击八路军再次攻来,又被打垮。(后来石友三准备投降日本,被其部下高树勋在濮县柳下屯处决。其弟石友信亦被处决。)

1941年6月2日滏阳南顽军高树勋部6个团,轮番进攻我驻前后陈庄之新4旅771团。最后高树勋部被击退。


八路军、武工队、游击队在冀南敌后抗日,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与日伪军的厮杀(以下只谈大的战斗、事件)。

*1938年重挫嚣张的日寇

徐向前指挥的挺进冀南后的第一次对日作战——1938年5月威县攻袭战,重创日军清水部,使我军一举掌握了对冀南腹地的控制权。

伪军屡次受到重大打击。

1938年11月,日军对我冀南根据地进行第一次“大扫荡”。日军以独立混成第三旅团和第114师团各一部共三千七百多人,汽车二百多辆,在伪军配合下,分四路对我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我冀南党政军民积极展开反“扫荡”斗争,各主力部队在地方武装配合和广大群众的积极支援下,分路以袭扰、阻击、伏击等手段打击敌人。自15日至30日,历时半个月的反“扫荡”中作战28次,毙伤日伪军六百余人,迫使敌人撤出我冀南中心地区。


*1939年日寇主力对敌后根据地开始疯狂扫荡合围。八路浴血坚持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广州、武汉后,对国民党当局采取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政策,停止了对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 逐步转移其主要兵力对华北、华中各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扫荡”。

1939年1月,日军华北方面军为实施第1期“治安肃正”计划,围歼冀南地区抗日武装,实现其由“点”到“面”的占领,调集第10、第27。第110、第114师团各一部共3万余人,分11路从东西两线对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第129师主力转移至外线,以一部于内线协同地方武装,在群众支援下,进行分散的游击战。日军在八路军内外线部队的不断打击下,于 3月初停止了“扫荡”。第129师等部在这次粉碎日军的“扫荡”中,作战100余次, 共歼日伪军3000余人。冀南人民在反“扫荡”中,一面配合八路军作战,一面挖掘了总长达1万余公里的道沟,为坚持平原游击战争创造了有利条件。

敌人自1月7日开始对我冀南地区进行“扫荡”起,到5月底止,我冀南部队共进行大小战斗400余次,毙伤日伪军5300余人,俘日军5人、伪军79人。缴获步枪300余支、轻机枪10挺、炮5门、击毁敌汽车49辆。破路共52次,破坏铁桥、木桥各一座、铁路100余华里、公路440余华里。在反“扫荡”作战中,我军共伤亡4300余人,损失长短枪200余支,轻机枪2挺。

7月冀南地区遭受水灾,35个县被淹,300万人无家可归。冀南区委于28日向各地发出救灾指示,要求全区军民奋起救灾、抗敌,渡过困难。


*1940年日寇更加疯狂扫荡合围抗日根据地。八路浴血奋战

4月开始打破鬼子的“囚笼政策”,进行一系列战斗。

8月至10月冀南参加百团大战。共作战175次,毙伤俘日伪军2千余人(其中俘日军8人),缴获长短枪270余支,轻重机枪7挺、炮2门、掷弹筒4个。破坏铁路48次、公路129次,合计破路总长1120余华里,砍电线杆4300余根。我军共伤亡1300余人。

12月23日敌2千余人对隆平、巨鹿、威县、南宫等县,连续进行大“扫荡”历时一个月。后被击退。


*1941年八路不但对付日寇野兽般的扫荡还得对付蒋匪军的加剧摩擦袭击。

1月皖南事变爆发。新4旅奉命从冀南出发,南援新四军。1月27日新4旅先头部队到达陇海路。此时“皖南事变”已经结束。于是新4旅即停止南进。7月底该旅由鲁西北回到冀南。

3、4月日寇几次大扫荡被击退。

8月,日伪4500多人,配有各种炮十几门,轻重机枪40多挺,分四路“扫荡”,扫荡被粉碎。

12月9日,日伪6000余人,坦克10辆,汽车9辆,分数路“扫荡”南宫、威县地区。八路反扫荡。

12月26日,日伪军3000余人,对冀南清河县西部进行“扫荡。八路反扫荡。

12月 军区司令部公布1941年战绩。1941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包括破路填沟)2450次,毙伤日伪军7220余人,俘日军23人、伪军435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48挺、掷弹筒16个、长短枪3446支。伪军反正755人,逃亡1990多人。我军伤3000多人,牺牲900多人。


*1942年日寇为了从中国的泥潭抽身,对敌后根据地残酷野蛮的大扫荡。八路顽强作战

1月,日军110师团一部及伪军约4000余人“扫荡”冀南三、四、六分区。八路突围而出。

4月29日,侵华日军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亲临德州,指挥3万多日伪军对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空前规模的大合围,敌人搞了两个圈,一是合围邢济路南的临西、邱县、威县一带,重点合围四分区和新四旅。八路突围而出。

6月11日,日军第41师团、独立第8混成旅团及伪军共1万2千余人,从11日至14日又进行了一次铁壁合围,八路军突围而出。

截至7月,军区和各分区共组织了21个武工队,队员共438人.

9月,敌不断出动少则数百人、多则千余人,“扫荡”我小块根据地

9月12日,敌人共万余人,附汽车200余辆又对我进行大合围。八路突围而出

10月,我军发起秋季攻势。毙伤日军600余人、伪军1000余人,俘日军2人、伪军238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23挺、长短枪2000余支、掷弹筒4个以及弹药等大批军用物资。我伤560余人,牺牲150余人,失踪32人。

冀南区1942年的斗争比过去任何一年都尖锐、复杂而残酷,敌对我大块根据地施以“蚕食”、分割,对小块地区则企图鲸吞消灭。一年中对我冀南区“扫荡”、合击、袭击共737次,其中2000人至1万人以上兵力大合围13次。针对敌人不断合围、“扫荡”、“蚕食”,我们采取集中与分散、公开与隐蔽等多种形式,灵活机动地向敌人展开进攻。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余次,其中我之进攻战斗包括破击1767次,攻克城镇5座,据点碉堡72个,共毙伤日军千余人,毙伤俘伪军7000余人,缴获长短枪5000余志、轻重机枪50余挺及大批军用品。我主力部队1年减员6000余人,其中伤旅级干部7人、团级干部10人,牺牲旅级干部6人、团级干部11人。


*1943年日寇最后的疯狂。八路和广大群众在黎明前的黑夜坚持。

1942年至1943年,是冀南抗战最艰苦的年月。日军经常组织大规模的“扫荡”、“合围”,抗日根据地被严重分割。有的村庄距离敌人的炮楼、碉堡只有两三里路,敌人随时可组织袭击。战斗频繁、激烈,又偏偏遇上历史罕见的各种自然灾害。

我舅爷(原冀南八路武工队队长)说:“1942、1943年抗战最艰苦。1943年比1942年更艰苦。鬼子扫荡及其猖狂。八路、武工队缺吃少穿,武器弹药少消耗很大,物资很匮乏,比如普通药品、纸张、鞋子也缺少。我们有时在吃不饱很疲劳情况下和鬼子一次次拼杀(不拼只有死)。1943年我们有些撑不下去了。1944年形势明显改观了。”

(“从今年1月到5月与共产军交战次数为5524次之多,其兵力达567424人之众。”。。。 。。。“敌大半为中共军。与蒋军相反,在本年交战1.5万次中,和中共的作战占七成五。在交战的200万敌军中,半数以上也都是中共军。在我方所收容的19.9万具敌遗体中,中共军也占半数。但与此相比较,在我所收容的7.5万俘虏中,中共军所占的比例则只占一成五。这一方面暴露了重庆军的劣弱性,同时也说明了中共军交战意识的昂扬……因此,华北皇军今后的任务是更增加其重要性了。只有对于伪华北致命伤的中共军的灭绝性作战,才是华北皇军今后的重要使命。”


------------------------------------1943年6月 日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公布)

1月1日冀南军区指出:去年一年正规军削弱很大,当前大量补充有困难。因此,要求各级干部将现有部队巩固起来,做到“连小而兵精”,能够以一当十,以少胜多。教育和瓦解争取伪军、伪职员。

2月18日日伪军出动3000余人大扫荡,被击退。

3月7日日伪军出动3500余人,“扫荡”武邑、阜城、景县地区。被击退。

4月27日冀南六分区军民粉碎了敌2000余人对枣南、故城历时9天的“扫荡”。

4月冀南发生特大灾荒。冀南大部地区出现了数十年未有的特大旱灾。冀南区死亡人数约20至30万,外逃者亦达百万。冀南党政军领导机关把救灾工作作为中心任务,行署和各级政府建立了救灾委员会,积极组织生产,发放贷款,调剂粮食,赈救灾荒。

5月25日邯郸、成安、大明之敌4000余人,从25日至28日连续“扫荡,一分区路南地区。八路反扫荡。

5月下旬,敌人在冀南突击抢粮(日寇已吃不饱了)。

8月1日129师发布《关于生产节食渡过灾荒迎接胜利的命令》

8月19日,发动林(县)南战役。共歼日伪军7千余人,缴获山炮1门、迫击炮20门、步枪3100余支,并击落敌机1架。攻克与收复据点80余处。我军伤亡共790余人。

8月冀南特大旱灾尚未结束,又发生了大面积蝗虫灾害。区党委、行署号召全区党政军民齐动员,大力开展捕蝗运动,消灭蝗灾。

9月19日洪水灾害。冀南大部地区连续7天普降大雨,洪水成灾。八路抗洪救灾。9月27日日军为进一步加剧冀南区的洪水灾害,在临清大石桥、武城渡口驿等处将运河掘口;在鸡泽县将滏阳河掘口,并破坏漳河河堤,致使洪水泛滥,冀南30多个县受灾,淹没村庄3000多个、土地5500多顷,受灾群众达300万人

10月,冀南全区普遍发生流行性瘟疫--霍乱病。群众病死甚多。区党委、行署和军区紧急动员,采取各种措施,防止霍乱病蔓延。

敌人为了解决吃粮问题,各地日伪军再次大批出动抢粮。我各部队积极出击,打击抢粮之敌。

11月24日巨鹿、任县等九个县日伪军联合“扫荡”二分区,八路反扫荡

1943年,冀南军民共进行大小战斗4091次其中我主动进攻1821次,打击敌外出抢粮915次,破路434次,反袭击、反“扫荡”916次。共毙伤敌8900余人,俘5690余人(其中日军23人)。缴获长短枪5950余支、轻机枪28挺、掷弹筒34个。一年中,我新开辟与恢复的地区占冀南总面积的五分之一(约10个县)。地道建设、反抢粮、破路和改造村形等工作均有发展。除四、七分区外,其他各分区领导机关建设了地下办公室。在一年的战斗中,我伤3539人,牺牲1894人,生死不明者1272人,损失各种枪2595支。


*1944年日寇的末路来临。抗日军民胜利曙光来临

1月冀南军区政治部发出关于锄奸工作训令。

4月,日伪军3000余(大部分是伪军),对三、四、七分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日伪被打败。

6月八路开始反攻。收复部分地区。


*1945年日寇末路。八路大反击

1月,八路继续反击。

4月24日,八路发起南乐战役,歼灭伪军3300余人、日军1个小队。

5月2日开始,原冀南各分区主力部队、地方武装和民兵,积极围攻我冀南腹地之主要城镇据点,不断向敌占县城发起进攻,先后收复了12座县城。2日二分区部队收复南宫(冀南中心城市)、新河两县城(同日苏军攻克柏林)

5月9日德国法西斯无条件投降。从此欧洲战场上的战争宣告结束。

大名、阜城被收复,大片土地被收复。

7月7日冀鲁豫行署冀南办事处成立。原冀南地区第二、三、四、五、六、七专署归冀南办事处直接领导

8月12日冀鲁豫军区向日伪军发出令其投降的通牒。八路继续解放各个地区。

8月15日日本投降。

之后冀南地区基本被解放(国民党军有一小片地区)。

内战爆发后,广大冀南人民积极支持解放军打击蒋匪军。

英雄的国度,英雄的军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