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狂战越北 第五章魔鬼本色1

飞永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URL] 搓了搓眼睛,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那个敌人的尸首横躺在跟前两米以外,破裂的肚脯里流出一大把瘰疬的血红肠子,花花绿绿的五脏六腑像咸菜一样的洒了一地,满目疮痍的身躯浸泡在猩红的血水里面渐渐的颓败成紫褐的血块沾贴在支离破碎的烂肉上,惨不忍睹。 邓迪怅惋的,遗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谨以本章节向子弹的大作《硝烟散尽》表示致敬。

搓了搓眼睛,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那个敌人的尸首横躺在跟前两米以外,破裂的肚腹里流出一大把瘰疬的血红肠子,花花绿绿的五脏六腑像咸菜一样的洒了一地,满目疮痍的身躯浸泡在猩红的血水里面,渐渐地颓败成紫褐的血块沾贴在支离破碎的烂肉上,惨不忍睹。

怅惋地摇了摇头,邓迪迅步上去从那一堆肉酱似的躯体上搜出四个手枪弹匣。 把染满血迹的弹匣塞进裤兜里,邓迪搓着满是血污的手,瞅了一眼敌人的面孔,是一张煞白得有如洒了一层生石灰的干瘦面孔,扭曲得移了原位的五官笼罩着浓烈的怨毒氤氲,一双死鱼眼里还泛射出极度仇恨的光晕,恨不得将邓迪生撕活裂似的。

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邓迪英雄虎胆,在血火战场上横冲直撞,纵横驰骋了这么久,也算见惯了死亡,双手更是沾满了血腥,杀人也杀得到了麻木的程度。

不知道是不是善良天性使然?他在这一刻里,竟然被眼前这个敌人的丑陋尸身惊得出了一身凉气。

"哇…哇…哇"

忽然,一阵婴儿的清脆啼哭声直直传入耳鼓。

心弦一震,邓迪心里的阴郁一下就被这声音扫荡得干干净净。

猛然一转身,邓迪循声一望,目光瞥处,这间屋里居然还有一个抱着婴孩的越南妇女,正在专心地哄着婴孩别哭。

屋内光线异常昏暗,这个女人抬头看了看邓迪,生硬地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怔愣一下,邓迪随即还了一个干涩的微笑。

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猛然察觉这女人眼神里透射出灼灼凶光,脸上隐藏着怨毒和仇恨之色。

"妈的,肯定不是好鸟。"邓迪一颗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尖上。

毫不稍停,这女人低下头去轻轻地拍着怀里那个瘦瘠的婴孩,悠然自得地吟唱着小曲,兀自哄着正扯着娇嫩嗓子啼哭的婴孩。似乎没有把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中国兵放在心上。面对地上横躺着的两具血肉糊糊的尸首,她也好象无动于衷。

这个女人完全是一副不惊不乍,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干瘠的脸上浮露出的怨毒之色越来越浓,眼神里透射着一种明眼人根本无法一眼洞穿的仇火和悲愤。

从容淡定地揉了揉鼻子,邓迪不动声色地站立在这个女人的跟前,不慌不忙地朝这间屋子的四下扫视了一遍。

偌大的一间屋子里,除了一张铺满稻草和烂麻布口袋的竹床和几样破旧不堪的桌椅之外,就只有一张儿童用的小摇车和那个被子弹撕裂得碎成一块一块朽木的衣柜,寒碜到了极点。

屋子正中央四仰八叉地躺着一具越南人民军士兵的尸体,瘦骨嶙峋的脸皮子上翻露出难看的青灰色,鼻子和嘴巴抽扭得脱离了原来的位置,两只死鱼眼还睁得大大的,仿佛是在向上苍倾吐着他的凄苦和不甘心。矮瘦的身躯早就痉挛得不似人形,胸膛、肚腹和大腿上被酷厉的子弹凿开了七个细小的血眼,干涸而颓败成紫黑色的血块将皱皱巴巴的衣襟结结实实地粘贴在千疮百孔的烂肉身上,看上去想不令人恶心呕吐都难。

这当儿,这个S族女人十分深情地亲吻了一下婴孩后便将婴孩慢慢地放进摇车里,然后抬起头冲邓迪来了一个傻笑。

邓迪舐了舐干燥的嘴唇,表情僵硬地还了这个女人一个笑脸,森酷而僵硬得没有一点儿感情,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

这个时候,直升机轰鸣着向北方飞去,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小,渐渐地隐去,急骤而激烈的枪声也跟着慢慢地稀落下来。

看起来,杨锐他们现在已经脱开敌人的纠缠,正加快速度往国境线上飞。

松了一大口气,邓迪心知敌人很快就会包围这栋茅屋楼,当务之急,得尽快脱身。毕竟一个人势单力孤,村子里的这群乌合之众倒不在话下,招来了正规军可就麻烦了。

一念至此,邓迪扭过头转过身就朝楼梯口走过去。刚走出不足五步,突然转过身形,左手一扬,"叭"的一声枪响,一股粘稠液物像浆糊一样泼泻在竹楼地板上,开出了一大朵猩红刺眼的血花。

这个女人手里握着从摇车中抽出的一把乌兹冲锋枪,摇晃着头盖骨被掀开,脑浆迸溅的脑袋,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

原来,这个女人想乘邓迪不备之际,偷偷地用冲锋枪从背后偷袭,可惜她太爱耍小聪明了,这回又找错了对象,落得这个惨厉的下场一点也不奇怪。

五年前,他就设身处地的领教过敌人偷机摸狗,暗箭伤人的鬼蜮技俩,当年的至交好友方排长就是因为一时大意,惨遭乔装老百姓的越军士兵冷枪暗算。

这个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惨痛教训,至今他仍然记忆犹新,所以他得出了一个经验,只要在敌境之内,他绝不会放松对任何一个人的警惕,那怕是不懂事的孩子。

他刚才早就料定只要他一转身,这个女人必然会在身后搞小动作,因为这个女人被她脸上的表情和眼神出卖了。

邓迪的耳朵里灌满了摇车里那婴孩的哭啼声,这个女人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他面前,半块头颅都被子弹轰没了,脑浆搅拌着血液、毛发、骨碴、肉糜……像浆糊一样流得满地都是,而血水流到洗得发白,补了好几块疤的花白上衣上渐渐涸成紫褐色的血块,看上去好不恶心。

看得出来,被邓迪打成血筛子的人民军上尉就是这个女人的丈夫,最先被他送进鬼门关人民军士兵就应该是这个上尉的弟弟, 该死,邓迪几乎成了一起灭门惨案的刽子手。

听到摇车里的婴孩扯着娇嫩脆弱的嗓子在声嘶力竭地啼哭,嗓子都快哭哑了,邓迪一点儿忏悔的意思都没有。其实,这完全是月国人咎由自由,怨不得他心狠手辣。怪只怪月国政府当局一意孤行,妄自尊大,暴虎冯河,倚靠另一个超级大国的撑腰和打气,恬不知耻,恩将仇报,背信弃义,明火执仗的对昔日无私援助他们抗美救国的大恩人大动干戈,迫使大恩忍无可忍,逼不得己对他们采取断然的惩戒措施,以儆效尤。

这一家人只能是他们那个疯狗乱咬人的政府狼子野心,暴殄天物,穷兵黩武,倒行逆施的炮灰,可怜虫。

邓迪连眼皮子也不眨一下,吹了一口手枪上的枪烟后插回腰间的枪套中,端着81-1自动步枪头也不回的朝楼下奔去。

他刚刚奔到楼下,这时候屋外响起一阵凌乱嘈杂的脚步声,还有那惹人讨厌的叽哩哇啦的嚷闹之声,嗯!这些乱七八糟的声响径直的冲这间茅屋而来。

邓迪急忙闪身隐藏在一口破破烂烂的大箱子后面,屏息静气,凝神戒备。

少倾,三个全副武装的月国正规军鬼头鬼脑的出现在了茅屋的门前,为首的是一个精瘦的,刀疤脸的家伙。他鬼鬼祟祟的在门外朝屋内探视一阵后,扯着破锣似的嗓子朝身后两个同伙叫道:"阿文,你先进去看看。"

"妈的,班长,倒霉的事你总是先我上,亏你还是我亲老表,一点儿也不照顾我。"一个带着几分童声的尖嗓子忿忿不平的道。

"阿文,你还好意说,范连长可是你亲姑父,刚才我阿妈说有一个中国鬼子从直升机上飞下来正好落到了连长的屋里。"刀疤脸班长粗声大气的道。

"是啊!嫂子生了,范连长好不容易才从柬埔寨的前线请假回家一趟,我们同村的几个还是沾了他光才有机会回家探亲。"又一个嗡声嗡气的家伙开了口。

"别扯这些废话了,阿文听我的命令,先进去看看,连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以后谁来照顾大家。"刀疤脸班长没给那个叫阿文的手下好脸色看,以不可抗拒的语气对他发号施令。

接着,一个戴着丛林阔边帽的脑袋朝门人探进一大半来,那是一张稚气犹存而菜色的脸蛋,一双机灵的眼睛带着几分悚惧、怵惕和颤栗的光芒小心谨慎的搜视着屋内的一切事物。 除了楼上那婴孩在痛彻心脾的啼哭外,一切都很正常。

"进去呀!难道还想当缩头乌龟不成,一年半的兵白当了。"刀疤脸班长怒气横生的辱骂起来了。五四手枪上的枪烟后插回腰间的枪套中,端着81-1自动步枪头也不回的朝楼下奔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