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陲往事34:血雨中的五公里越野[蓝剑军团][五一]

湘雨阁 收藏 83 76134
导读:忍饥抛寒群情激,直捣高平圆战梦 2月23日,在我内心深处来说,是1979年里又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我军两个步兵师,另加军坦克团和大批民兵分队,向我军作战地图上实施东线大穿插的终点,那个用大红色圈住的高平实施总攻的一天;这一天,也是我们团牺牲战友最多和我连连续牺牲两位战友的一天;这一天,是我自从战斗打响后,除了无比饥饿、相当疲倦外,心情悲伤到极度低点的一天。 按照军委的作战意图,我们师和126师(在东溪开口子的,也是在后来保护我师侧翼的部队)负责沿4号公路向北强行对高平实施穿插到位后,迅速展开实施包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忍饥抛寒群情激,直捣高平圆战梦

2月23日,在我内心深处来说,是1979年里又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我军两个步兵师,另加军坦克团和大批民兵分队,向我军作战地图上实施东线大穿插的终点,那个用大红色圈住的高平实施总攻的一天;这一天,也是我们团牺牲战友最多和我连连续牺牲两位战友的一天;这一天,是我自从战斗打响后,除了无比饥饿、相当疲倦外,心情悲伤到极度低点的一天。

按照军委的作战意图,我们师和126师(在东溪开口子的,也是在后来保护我师侧翼的部队)负责沿4号公路向北强行对高平实施穿插到位后,迅速展开实施包围高平之敌,我军的另一个师和41军的另一支部队分别从水口关、龙帮一线正面进攻拿下在我边境的正面敌人后,直接负责对高平正面之敌形成包围,然后,配合四面将敌歼灭之。西线的部队从西面逼进后,对高平周围之敌形成四合围一的打法。当我们两个师穿插到位后,我军的另一个师却未能按时完成正面的进攻,后由配合该师的另外一个军的一个师由预备队转为主力,但因前面部队延误了时间而无法同步消灭正面之敌。当时一个小兵的我无法知道这些事情,数年后才从有关资料里才得到求证的军事意图。

22日,我师先头部队已经到达高平外围的纳菲等地,师派出侦察分队对高平内的情况实施侦察,经过所掌握的敌情后分析,高平内的敌人主力部队一个加强团已不知去向。23下午2点,我师率先从外围七公里处向高平城区发起攻击,火箭炮营进行了15分钟炮火准备后,我团从4号公路左侧一线山头的丛林中向山下的公路冲去,沿着公路向炮弹暴炸的方向全速前进,战士们经过一天一晚的休整后,精神大振,在向高平发起总攻中,冲锋队列里的战士们,犹如猛虎下山,都知道拿下高平的重要性和自己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但那种不怕疲劳、不怕牺牲的精神除来自多年的教育和战前的动员外,更多的是来自战场上那份特殊的战友情感。进攻时的杀敌立功情绪空前高涨,连续几天以来的与敌战斗经验大增,进攻时的战术配合和单个跃进动作已经逐步熟练,因此,在进攻的速度上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当我们前进至离市区大约二公里处时,敌人在左侧山坡上的阵地上的轻重火力同时向我们打了过来,公路上的战友们几乎是措手不及,许多战友可能连敌人阵地方向都没来得及辩认就倒在血泊之中,快速反应过来的也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就地卧倒,以手中武器向敌人实施还击的同时,利用各自的战术单兵动作找到掩护物,靠公路右侧的战友们就地翻滚到公路一边的水沟里,然后向敌人实施射击。这是一处长坡地带,4号公路顺着坡的山边一侧向前延伸,公路的左侧是一片水田,敌人的阵地就修在水田那边的土山坡上,对他们来说是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射角宽大,机动性强,便于布防。敌人眼见我军在他们早已设伏的圈子里,在得意之中更加疯狂地加大火力,他们将阵地上的高射机枪也用俯角向我们开火。我和连长、指导员、副指导员以及一、六班在敌人向我们发起第一波射击时,正好跑至公路一单栋房子处,这座房子建在公路的左侧,挡住了敌人向我们射来的子弹,我们一听到对面山上的枪响后,迅速卧倒,跟着后面的也有许多战友滚过来的、爬过来的,一座长不过二十米的房子右边公路上,同时挤满了近200人的不同兵种的战友,大家还相互想法将负伤的战友们一个一个地往安全地带拉。我们连队的卫生员接连不断地从房子的前后拖过来至少有10名负伤的战友,有的得到了相应的急救处理,有的不久就失血过多而牺牲。就在此时,我们连长对周围的战友们大声地说:“同志们,敌人的火力很猛,大家选择好有利地形还击;手中没有武器的配合卫生员抢救伤员;40火箭筒手和我连的二门火炮的瞄准手注意搜索敌人的火力点,发现火力点就开炮”。指导员也大声地对附近的零散人员说:“党团员带头,一切听从我们连长的临时指挥,所有人员投入战斗,掩护公路上暴露的战友”。战友们迅速进入战斗状态,一班的火炮就架在房子面向敌人阵地的左侧的一棵树后,在树的一边是一堆成年堆积起来的垃圾,班长用望远镜向敌人阵地上搜索,并及时将发现的目标指示给一炮手,一炮手对瞄准了的目标轻抠板机,将二炮手早已装填好的炮弹掷向敌人阵地;六班的火炮没有找到合适的射击位置,副连长带着他们将房门踢烂后,进至房子内,用铁铲将面向敌人的那面竹墙打烂,以房子里的灶台作掩护,连续向敌人火力点发射;副指导员带着步兵的一门40火箭筒,在房子的左侧,指挥瞄准手在菜园的石头围墙下进行射击,一时所有的轻重火力都向敌人阵地上开火,敌人反映过来后,将主要的火力对准我们所在的房子左右,高射机枪的子弹不断地射向我们,步兵连队的一个干部的手碗处中弹,几乎是打断,就剩下一块皮连着,一个战士说是他们连队的副指导员,我们连队的卫生员拉着他的腿往后拖,又用急救包将他手碗缠住,可血却无法止住,不到一分钟,那个年青的副指导员就牺牲了。我和老朱在水沟里按照连长的命令,将情况用明语向团前指汇报,从耳机里传来对方那边也是枪声大作,不到3分钟,在还没有得到团前指的命令时,信号却突然中断,老朱连续换了几次备用频率,仍然无法联系。我们正当无计可施的时候,在我们前方10米处的公路上有一个战友嚎叫起来:“我中弹了,快来救我”。我赶紧将身体向前侧卧,准备前去营救,可老朱将我按住,并将电台往我身上一压说:“你赶快将通信中断的情况向连长报告”,他却向那名伤员爬去。等我把情况向连长汇报完后,连长命令我继续不断地与团指联络,当我返回到水沟里时,老朱已经将那名战友拖了下来,那战友是腹部中了弹,血将他的那套布夏装前面染红了一大片,老朱正想给他包扎,可他的包扎技术太不可恭维了,我赶紧抢过急救包,给那战友进行了包扎,可是血还在流,我又从自己的挂包里拿出唯一的一个三角巾,再次将战友的伤口作了包扎。刚要生一口气时,听到老的呼吸声音有异样,我朝他望去,见他脸色惨白,左手紧紧捂住了右臂,又是血,我急忙问:“老朱,你负伤了,怎么样?”,他只是说“有点火辣辣的感觉”,我赶紧将他的左手掰开,从他的挂包里把三角巾拿了出来,给他包扎后,又将水壶拧开,分别给老朱和那位战友喝了些水,不一会,老朱的脸色就开始红晕起来,可那位战友却晕眩过去了,我拚命地向卫生员打手势,卫生员却没有发现我的呼救,我只好慢慢地移到卫生员处,告诉他那战友的负伤情况,他说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叫我给那战友喂一片去痛片。在我办这样事的时候,其实我们军坦克团早已在公路上与敌人阵地交上了火,我往公路后看到:坦克上的火炮在不断地向敌人阵地射击,而在每一辆坦克的一侧有很多战友利用坦克作掩护,配合坦克向敌人实施反击。还有不少的步兵分队也已经成连的规模越过了水田从坡底向山上摸去,公路右侧的山顶上也有了我们的部队在与对面山头的敌人对打,后续部队也从公路左侧长形山顶向前推进着,敌人的火力被压制和歼灭,经过分散后的敌人火力明显地减弱,可在长长的公路上和附近的水田边却躺下了我们很多的战友躯体。

看到这种情景,伤感、着急交融的我,拚命地更换着电台频率,已经恢复精神的老朱也急得满脸直掉汗水,经过连续不断的变频守候,中断了近一小时的无线电波才传来了团前指的信号,恢复后的电台里发过来的第一组电文是:“你连三个排分别配属到一、二、三营,迅速赶到指定地点(三组坐标)搜剿残敌”,连长立即命令通信员通知各排,按原配属分工行动。

部队按照前指的布置,分别从山上,山下对那片地域实施了“地毯式”的搜索,歼灭、抓获了部分被打散的敌人。当天色已接近黄昏时,晴朗的天空中,夕阳将天空和大地染成血一样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9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