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国往事征文]政大高材生——忆我的外公

del37 收藏 16 5345
导读:我的外公一生经理坎坷,我母亲常说,外公的经历可以写一本书。可惜外公已经去世多年,如今只能依靠我母亲的零星记忆整理出一些史实,借此征文机会,写下此文,也算是了却我母亲的一桩心愿。 我的外公叫陈庆颢,1947年毕业于南京的国立政治大学(原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地政系,所学专业为土地经济学,那个学校的人都是国民党党员,蒋介石是那所学校的终身名誉校长。由于外公已于1998年去世,所以本文是根据我母亲的口述整理而来,一些具体的年份和人名已经无从考证,十分遗憾。 我母亲常说,我外公不但为人正直,而且才华出众,如果你能

我的外公一生经理坎坷,我母亲常说,外公的经历可以写一本书。可惜外公已经去世多年,如今只能依靠我母亲的零星记忆整理出一些史实,借此征文机会,写下此文,也算是了却我母亲的一桩心愿。

我的外公叫陈庆颢,1947年毕业于南京的国立政治大学(原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地政系,所学专业为土地经济学,那个学校的人都是国民党党员,蒋介石是那所学校的终身名誉校长。由于外公已于1998年去世,所以本文是根据我母亲的口述整理而来,一些具体的年份和人名已经无从考证,十分遗憾。

我母亲常说,我外公不但为人正直,而且才华出众,如果你能随你姥爷就好了。以下是《山东社会科学人名辞典》对我外公的记述:陈庆颢,1921年生,河南镇平人。1947年毕业于中央政治大学。1987年受聘任山东银行学校高级讲师。曾入华北大学(今中国人民大学)俄语专修科学习。历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科员,翻译等职。精通俄、英语、可互译。懂西班牙语,可译成中文。主编有《国际金融基础知识》一书。译著有《资本主义货币制度危机》一书(俄译中)。

我外公年轻时就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心向共产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中央政治大学后并没有按照分配去台湾工作,而是留在了大陆。我外公的前半生,整个中国正处于战乱以及社会变革时期,像我外公这样心有抱负的知识分子,肯定是经历坎坷。但是,在我外公的晚年,他终于看到了他年轻时的信仰得到了实现,看到了他一生为之的奋斗和付出,国家富强,人民生活安定,也可以说是外公这一生之大幸。

我母亲说,他开始知道我外公这段坎坷的历史,还是1970年左右她上初中加入共青团时,当时要政审,她的老师说她隐瞒了情况,让她回家问我姥爷。据我母亲回忆,我的姥爷在陈述其前半生时“痛哭流涕,后悔不已”。我母亲说,那个年代,吃饭的时候,在家里都要认真的诵读毛主席语录。毛主席逝世那天,就是下午4点钟左右,我外公正和我母亲在商店买东西,是从广播上听到这个消息。母亲说,她亲眼所见,我外公在听闻这个消息后,伤心不已,趴在柜台上痛哭。

外公生于1921年,出生地是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张林乡大陈营庄。我母亲只记得是河南大陈营,具体地址还是我通过网络查询而来,不禁感慨如今网络的便利,我的外公还为中国的计算机事业做出过贡献,这个会在后文叙述。我外公家也是当地的书香世家,家里虽然土地多,雇佣有长工,但是对长工都特别的好,也是因此,解放时我外公的老母亲才没有被批斗的很厉害。

我外公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只有一个姐姐,外公的父亲去世的早,因此从小也十分娇贵。外公先是在村子里读的私塾。因此我外公的文学功底非常好,写的一手好文章,但是私塾不教数学,母亲说外公常常提到他的数学不太好。后来去县城上中学,具体学校名称已无从考证。那个时候结婚早,我外公18岁便和我外婆结婚,我的外婆长我外公两岁。外婆家兄弟姐妹五个,我外婆是老大,五个孩子无论男女,全都读过洋学堂,因此后来全家人都为新中国的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外婆唯一的妹妹后来在郑州担任小学老师,三个弟弟上学后都参军,一个到了昆明,一个到了四川,一个到了新疆,都是跟着部队,打到哪里就在哪里安家。外婆家按照那个时候的说法,属于“资本家地主”,家里不但有地,还有工厂,外婆和外公是父母包办婚姻,结婚前只见过一面,两个人属于邻村这样的,大概是“门当户对”,虽然都是读过书的人,也没有对包办婚姻有所反对。但是两个人一起度过59年,差一年就是60年钻石婚,十分可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外公的母亲的照片,所谓的“地主”


有意思的是,我外公的姐姐,就是我母亲的姑姑,我的姑奶奶,却没有接受家里的包办婚姻,而是选择了逃婚。虽然我外公家里都是读书人,但是这在当时,也是非常惊人之举。老姑奶奶原名陈庆莲,比我外公大六岁,在县里上过师范,大概相当于现在的中专。逃婚时去往兰州,在兰州女子师范上学。之后到解放区,改名为黎耕,在延安任教,其任教学校即为人民大学的前身,教中文。1949年随学校迁至北京,后一直在人民大学任教,其居住的地方是人民大学的宿舍,也是之前的段祺瑞总统府。那个地方我小时候还去过,看过总统府下的水牢,当时是夏天,那个如同大殿一样的房子里面一点都不热,据说里面的住户晚上睡觉还得盖被子,现在早已没有那样的房子了。老姑父也是中央政治大学的学生,相当于是我外公的学长,具体哪一级由于二老都以过世已无从考证。但是知道1937年就到解放区工作,后来在中国外贸部工作。两位老人是解放后才在北京结婚,有意思的是,老姑奶奶当时包办婚姻的对象,当时也到了北京,两人在北京先离婚后,才和老姑父结的婚。我外公解放后能到北京工作,还是老姑奶奶帮的忙。

非常幸运的是,外公和外婆保留了他们结婚时的合影,这张照片至今已经70年了,十分可贵。照片我是用手机翻拍的。当时结婚好像就是照这么一张合影,估计是粘贴在证件上的,不同于那种婚纱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3年我外公和外婆结婚后,就一直在河南老家居住,这段时间,有一个人,改变了我外公的一生。当时我外公家属于“开明地主”吧,在村子里的口碑也是非常好的,虽然土地多,需要雇人,但是从来也没有拖欠工钱,也从不打骂长工。当时有一个人,经常在我外公家借宿,我外公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其实他当时已经是当地共产党地下组织的领导。由于当时白色恐怖已经非常严重,地下党也根本不可能公开自己的身份。

那个人注意到,我外公经常看一些先进思想的书籍,和我外公交流得知我外公十分向往共产主义,向往共产党,虽然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但是也给我外公带一些共产主义思想的书籍,让我外公阅览。正是在那段时间,外公的思想得到了极大的进步,也改变了外公的下半生。后来白色恐怖更加严重,那位地下党员便要回解放区,他走的时候想带我外公一起去解放区,但是当时我外婆已经怀有身孕,而且家里还有我外公的老母亲,实在是不方便离开老家,所以当时没有一起去解放区。那位地下党走的时候,嘱咐我外公一定要把他看过的那些书都烧掉,不然会惹麻烦的,可是我外公一是珍惜那些书,觉得烧到就可惜了,二是认为自己又不是共产党员,应该没事,所以就留着那些书并没有烧掉。结果这些书还真的给我外公惹来了麻烦……

那个时候国民党估计是在奉行“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的政策,反正是有点值得怀疑的就抓。就算是没有那条政策,下面的人也巴不得多抓点人,因为这样可以捞外快的。一般都是抓读过书的学生,因为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接受过先进思想的,嫌疑大。另外,在那个年代,能读得起书的,家境一般都算宽裕,也有钱可以赚。其实底下那些人,他们才分不清谁是不是共产党,但是又得装模作样的完成任务。一般来说,他们抓一个人,如果你说自己不是共产党,可以交钱放人,但是你必须举报一个怀疑对象。其实这是很恐怖的,大家为了自保,不得不乱说,所以抓住的大部分是老百姓。

当时是先抓了我外公的一个同学,估计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经不住当兵的吓,那个同学就交代说我外公是共产党,还说我外公看过共产党的书,于是我外公就被抓起来了。我外公虽然看过共产党的书,但当时确实没有入党,于是他们就让我外公交代谁是共产党,我外公是老实人,他不知道谁是共产党,于是他就没乱说,因此受了不少的罪。其实比起那些革命烈士来说,我外公受的这点罪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我外公当时只是一个读过书的文弱书生而已,而且是家里的独苗,从小比较娇贵,自然受不了那个罪。当时审讯的时候,把外公的衣服都拔掉,用烫红的烙铁吓唬他,还好没有真的招呼在他的身上。另外对外公精神打击特别大的一点,就是陪着去枪毙。真的是押送到法场,看枪毙所谓的共产党,现场看人枪毙估计和在电视上看人演戏是完全不一样的,应当十分的恐怖。后来估计是也认为我外公的确不是共产党,就交了很大一笔赎金放人。其实当地的监狱或者是警察,对这一带的常驻居民也是比较了解,知道这家属于没落的地主,比较好欺负,就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抓我外公。那个时候挺有意思,就是监狱可以陪坐。比如把我外公抓起来了,那么只要交钱,就可以有我外公的亲戚去陪着我外公一起坐监狱。总之监狱正好借着抓共产党,使劲的捞钱,只要捞钱,才不管你们几个人来陪着坐监狱,人多了省的去外面抓了。而我外公家就那么点的地,只能靠着卖地来还钱。由于这些折腾,加上过度的惊吓,外公得了癫痫病,后来被癫痫折磨了一辈子,也是相当的痛苦。

后来我外公看这种情况实在是没法呆下去了,就去重庆考中央政治大学,由于我外公是私塾出身的,文学功底非常好,考的又是文科,一下子就考上了。由于当时考入中央政治大学的人直接成为国民党员,而且一毕业就是县级干部,所以外公考上大学后,就没有人再找外公家的麻烦了。当时由于重庆路途遥远,我的外婆就留在当地教书。不过当时的政府对于教育还是比较重视的,根据我小时候外婆的回忆,有一阵日本人来了,她们的学校就跑到山上去了,因为山上伙食比较差,吃的不好,每个人还有额外的两块大洋的补助。当时我外公家已经基本落败,地都因为外公被抓的原因卖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外公上学的钱,还多靠外婆家资助,在那个社会,无依无靠老老实实的读书人,估计也就是过这种的生活了。

后来,因为我外公被国民党抓捕入狱的事情,还有一段小故事。解放后,政治审查的时候,发现我外公因为被认为是共产党进过监狱,不但后来被放出来还加入了国民党,所以怀疑我外公是叛徒。于是就展开调查,找当时有关人员进行询问和证明。那个曾经在外公家借宿的地下党,提供了一份证明信,证明外公当时并不是共产党,只是普通的群众。既然是群众,那也就不存在什么叛徒的问题了,何况外公根本也没有出卖过任何人。据母亲回忆,当时有六个人提供过证明信,后来才知道,那个提供证明信的地下党,已经是东北某省的省委书记级别的官了。更有意思的是,当时外公入狱是由于有人说他是共产党,出卖外公的那个人也找到了。才了解到此人后来在被国民党监狱押送转移的途中,被当地的游击队救出,就此去了解放区,倒是“因祸得福”了。其实按照这种情况,那个人才属于“叛徒”,但是外公心地善良,也就没有过多的追究此事,不然当时那个人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

外公在中央政治大学上学的这一段,我了解的不多,母亲也是零星的听到外公提到过。因为在解放后,外公把这一段经理当做一段黑暗的历史,很少提及。现在看来都无所谓了,但是在当时,外公确实对自己的这段“不好的经历”很后悔。直到1998年,有人联系到我外公,给我外公寄来了国立政治大学13期毕业五十周年的纪念册,才对外公这段历史有所了解。

最为可贵的是,在这本纪念册里面,找到了我外公当年毕业时的毕业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外公有没有自己保存毕业照,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外公保留了毕业照,那么肯定也在解放后就烧掉了,因为这在当时属于极其不光彩的事情。因为解放后,外公肯定是立即退党(退出国民党),相关的东西肯定要处理。外公上学的细节,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抗战胜利后,外公随学校迁回南京,外婆也跟着外公到了南京。不过可以知道的是,当时国民党的教育搞还是十分不错的,外公由于私塾出身,语言功底极好,政治大学期间英文学的非常好,还兼修其他的外语,并且会写一手漂亮的英文手写体,现在的学生,已经很少有人会写了。外公当时学的专业是经济学,应该也十分有建树,因为在外公到人民银行学校任教期间,很多人都说外公学识渊博,十分佩服。

有一点外公提到过,母亲也记得十分清楚,就是在外公毕业的那一年,就是1947年,政治大学毕业的学生就大量的分配到台湾工作,我外公的同学,绝大多数都去了台湾。有此可以看出,早在那一年,蒋介石就已经认为全国形势不妙,已经开始十分有准备的把台湾作为自己的后备基地了,从此使无数的人相隔两岸。当时外公分配到台湾的基隆,和我外公一起分配过去的还有外公的同乡同学,外公曾经提到过,他的同学比他先去的台湾,到了台湾后还写信叫外公帮忙捎带一副游泳眼镜。可惜的是,两人从此相别,终生未再见面,那捎副游泳眼镜的信件,也许是两人此生最后的书信。

我不知道外公自己有没有留下当年的毕业照,有的话也早就烧到了,因为这在那段特殊的政治时期,属于“不好”的东西。所以如今能见到外公当年的照片,十分可贵。当时外公已经接受了共产党的思想,所以十分厌倦国民党的政治。并且由于被国民党逮捕过的原因,他自己的身体也不太好,癫痫病经常发作,加上家里有老母亲,便回到了河南老家。那几年外公的生活比较惨淡,没有工作,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就靠卖地为生,而且全家人因为战争,分散到全国各地。那几年,外公的癫痫时常发作,境况每日愈下。

还在不久就解放了,老姑奶奶随人民大学调入北京工作。便与老家联系,将外公接到北京治病。外公在北京治病期间,在人民大学学习了俄语(当时叫华北大学),后来由于外公是正儿八经的经济学大学生,便留到了北京人民银行总行工作。外婆也随外公到了北京,在北京育才小学教书,据说当时这所学校里有很多干部子女。估计是由于生活安定,外公的心情也好,病情大有好转,我母亲就是在那段时间出生的。也正是在这一段时间,外公翻译了俄文的《资本主义货币制度危机》一书,这本书现在估计已经找不到了,就算有,也应该是经历了多次改版。后来碰到反右斗争,外公这样的读书人免不了发几句牢骚话,被定为内定右派,下放到山东的藤县,也就是现在的滕州市。当时我的舅舅已经读中学,就留在了北京,从此再也没有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一年后外公身体不好,便向上级申请,调到济南工作,自此一直定居在济南。文革结束后,需要大量的人才,人民银行的领导亲自请外公去省人民银行工作,当时银行引入计算机系统,而计算机里面都是英文,需要翻译,便叫外公去负责这部分工作。外公对计算机压根不懂,只能对照字典硬翻译相关词汇,但是即使是这样,全山东省银行系统也找不出其他的人来做了。当时为了培养英文人才,人民银行还对银行系统办起了业余英语学习班,外公在班里任教。当时我的姑姑在这个班里上课,是外公的学生,由此认识了我母亲,还促成了我父母的姻缘。

后来由于外公年事已高,便到学校教书,一直到了70岁才退休。母亲说,外公这一生,知书达理,老实本分,凡是都要讲一个道理。我对外公的印象已经不是很多,只记得小的时候外公教我下象棋,给我讲故事。外公特别喜欢阅读,订阅了三份报纸,绝对属于活到老学到老。母亲常常给我提到我的外公,说我如果能有我外公的才学,那就十分的好了,而且外公去世时我已经小学六年级了,印象比较深刻,从小是听着外公的故事长大的,也十分的想念。正好借此征文机会,整理此文,也算了却一桩心愿。同时祝愿所有的人,生活越来越好,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越来越繁荣强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外公上学前在老家照的一张单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政治大学13期50周年纪念册的封皮,手机翻拍,以下照片均为手机翻拍的纪念册的内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了挖掘民国时期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故事、极力还原那个时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全貌,进而为当今的世人留下一幅有别于正史的民国时期珍贵的草根生活全景图,铁血网携腾讯网、凤凰网、TOM网、西陆网联合开展“民国往事”主题征文。您可以通过您手中的笔,叙述您的祖上在那个年代的生活故事,例如“我的曾祖是这样求职的”、“我的爷爷看病的故事”等等。欢迎参加本次征文,用自己的笔,书写中华民族民国时期的草根史。


点击了解活动详情

http://bbs.tiexue.net/post_418480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5-6 17:54:40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