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门庆故里”之争看到了啥?

铁血卑斯曼 收藏 77 149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西门庆是谁?是传统文学名著《金瓶梅》和《水浒》中被学者称之为“大淫贼、大恶霸、大奸商”的一个“大坏蛋”,历史上有无这样个人,不得而知。但是原本遗臭万年,长期以来被世人所唾弃的一个流氓,时下其故里却成为了香饽饽,其本人也成为了大英雄,真是不可思议!







据报道,近十年来,山东省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黄山三地,围绕“西门庆故里”,你争我抢,竞争不息,一场新的“三国演义”激战正酣。阳谷县将建设“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建设项目”,规划投资5600万元复原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幽会地点;临清县提出打造“西门庆旅游项目”,规划总投资约3亿元重修王婆茶馆、武大郎炊饼铺等;而黄山则声称将投资2000万元开发“西门庆故里”。







针对历史名人,各地频频引发故里和墓地之争,并非偶然;用古人名头给今人生财,也无可厚非。历史为现实服务,古为今用,应该算是现代人的一种进步。但是凡事都必须有一个度。对历史文化的运用,要坚持“扬弃”,该宣传什么,该发扬什么,要一分为二,坚持道德的底线。争夺“西门庆故里”招牌,说得难听一点,是是非美丑不分,精华糟粕不辨,能不叫人议论,能不让人深思,甚至令人气愤吗?为什么要争抢西门庆故里?为什么要把流氓捧成英雄?给我们太多的沉思和反省!从中我们看到了什么?







好名臭名,就是为了出名?现在我们一些地方和一些领导急功近利,总希望在自己的任期内做出一点政绩,提高本地的知名度和个人的影响力。“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臭名远扬也是一种“名声”,更是一种“生产力”。于是有些人为了出名反其道而行之,不顾地方形象,不考虑个人尊严,千方百计地寻找出名的途径,把“臭”当“香”,而且认为越“臭”越“香”,越有价值。争名为虚,求利乃实。这样的例子不少。还记得前一段时间,江西宜春的雷人旅游广告语吗?——“宜春,一座叫春的城市”,据说就因这样一“叫”,使得宜春名声在外,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全国都记住了这个地方。与之相比,西门庆可谓“臭”得可以,尽管当地人都会为之汗颜、脸红而羞于提起,但是其背后的开发价值却是商机无限,把一个十足的“淫棍”变成“产业英雄”,这个地方不全国闻名才怪。





好人恶人,发展要靠名人?何谓“名人”?有以下几种解释:知名人士;杰出的或引人注目的人物;显要人物。也就是说无论是好人或者坏人,只要是深入了人们印象中的、被人们津津乐道的,都是“名人”。对各地争抢“名人”的现象,议论已经够多的了。“名人”搭台,经济唱戏,这样的节目层出不穷,经久不衰。有些地方的确凭借名人效应推动了旅游的繁荣,人气的提升,经济的发展。但是存在就是合理的吗?当经济利益成为人们心头分量最重的秤砣,我们怎么分辨好“名人”和坏“名人”的善恶?炎帝故里、李白故里、赵云故里等可以放手去争论,可是秦桧故里、汪精卫老家、西门庆家乡等怎可以用来当招商引资的品牌呢?人间的真善美是永恒的,假恶丑是要抛弃的,可以喧嚣一时,但终究不会长久。






好事坏事,不关千秋大事?不管是好事或者是坏事,只要是大事,背后都隐藏着巨大商机,让日趋功利化的现代人怦然心动。为了当地经济的发展,为了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采取一些合理的手段,利用一些优势的资源,形成本地的独有特色,我们应该支持和提倡。正所谓“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但是不要尊严,不要脸面,不惜一切代价追认西门庆这个“祖宗”,这不能不让人费解。给人的错觉就是,他们将打造“偷情故里”、“色狼之乡”,宣扬的是一种包二奶、三奶以及更多奶的低级文化。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关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千秋大事,如果把西门庆直接定位为“产业英雄”,那么中国人还有没有最基本的道德价值观?我们将怎样去向祖国的下一代解释那段故事和那个反面人物?难道要鼓励孩子们长大以后可以向西门庆那样潇洒、低俗、下流、无耻地生活吗?

山东阳谷、临清、安徽黄山及所有关心西门庆的朋友:


你们好!我是西门庆,在地狱十八层已郁闷了数百年,日前惊闻喜讯,真是风水轮流转,今日到我家,我西门庆已遗臭数百年,竟然有机会咸鱼翻身成了红人!喜上眉梢,连发感慨,并要迫不及待地向社会各界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当然,我要首先感谢山东阳谷县、临清县以及安徽黄山市徽州区。在《水浒传》、《金瓶梅》等小说里,这些地方我都曾经生活过工作过,曾经有过浪漫的风花雪月,但具体何地才是我真正的“故里”,连我自己也搞不清了,而且,鉴于我的恶名,我也耻于寻根,唯恐牵连我的“故里”,万没想到,阳谷等三地如此热情洋溢,完全不计我的前嫌,争着抢着大把花钱请我回家。我深深懂得,和我的死对头武松相比,我只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配角,但现在我的名气在三地俨然已经盖过了武松,这当然主要归功于三地对我曾经制造的风流逸事、桃色事件、花边历史的重视和挖掘,而用我不光彩、充满低级趣味的过去当噱头吸引游客显然要冒着极大的道德风险,也与当前社会的文明价值取向相悖,三地不顾道德考量,只顾经济开发,只顾树立我的品牌,我佩服三地的见识和胆魄,我感谢三地给了我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的机会。


其次,我要感谢游客。我现在有了三个家,每个家都耗资巨大,如果没有游客的大力支持,我这三个家的光景估计都难以为继,争抢我的三地当然也就不会再和我攀亲论故,因而游客也可称为我的再生父母,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感谢游客,只有祝愿游客们在我的“故里”能够充分满足猎奇心理,但我还要提醒诸位:千万别搞成像我一样的下场!


最后,我还要感谢各路媒体、网友和所有曾经关心过我的朋友,正是你们的关注,才让我的人气骤增,才给了我洗心革面的信心,我恳请你们继续大力“顶”我。


感谢之余,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那就是,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免费出任阳谷等三地的旅游形象大使。


爱你们的大官人:西门庆

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