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师 上部 第二章:下饵

马甲999999 收藏 1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0.html[/size][/URL] 风雨楼名为风雨,其实诞生在杨风的事业最顺风顺水的时候。当时杨风考虑:公司发展了,也要考虑公司的形象,不如买一处物业,作为栖身之所。经过他的“考察”,他看中了这个地方,这块地原来是一处小化工厂,因为地理位置极佳,周边环境不错,很多有钱人都想买来建别墅,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土财主!但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0.html


风雨楼名为风雨,其实诞生在杨风的事业最顺风顺水的时候。当时杨风考虑:公司发展了,也要考虑公司的形象,不如买一处物业,作为栖身之所。经过他的“考察”,他看中了这个地方,这块地原来是一处小化工厂,因为地理位置极佳,周边环境不错,很多有钱人都想买来建别墅,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土财主!但这块地也有瑕疵,它的地位比较尴尬。它属于工业划拨地,任何人买下来以后,只能用于工业用途,如果要转变用地性质,必须交纳不菲的土地出让金,还要向规划局申请改变用地性质,要想达到建别墅的目的,难度不小。所以,想要的人虽然多,大部分却是持观望态度。

不过,自然也不乏有心又有力的人,既对它情有独钟,又能够摆平其中的麻烦。杨风为防万一,耍了个小花招。从区法院拿到拍卖委托书以后,只在报纸的夹缝里登出了拍卖公告,如果不仔细寻找,根本发现不了!随后,他悄悄地举行了拍卖会,让段玉明当上了这块地的“新主人”,而实际出资人是他。几位经办法官,自然得到了不少好处,为杨风守住了提前拍卖的秘密,避免了其他人来和杨风“抢地盘”。

古色古香的装饰风格,一、二、三楼为营业场所,四楼是公司办公室,五楼是公司拍卖厅,顶楼是私人会所。杨风把这里装潢得极具特色,有私房菜馆、麻将房、小型酒吧和健身房。服务员不多,加起来总共6个人,都是精挑细选的小美人,只要看上一眼,就让人想入非非的那种。在这里她们公开的名字是清风、明月、沉鱼、落雁、西施和貂蝉,她们的领班叫“王熙凤”!招待一般客户,杨风都在外面的酒楼和娱乐场所请吃请喝,只有很好的朋友和重要的领导,杨风才把他们请到这里来消遣。

自季小军被“双规”到正式逮捕,再到锒铛入狱,来这里的客人免不了要提起他的为人和他做过的那些事,其中不乏季小军的熟人、朋友和同事。杨风经常坐在一把有些发灰的藤椅上,面对着大河发呆,这把椅子是意大利原装进口,是当年季小军的专用坐椅,他坐的位置是当年季小军经常坐的位置。那时的季小军意气风发,常常在这里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季小军到杨风这里来“潇洒”,并不是单纯为了享受这里优美的环境,除了这一点之外,风雨楼对他有着相当大的诱惑力。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风雨楼里出现了一名女子,她就是“王熙凤”,祖籍上海的极品尤物:高高的个子修长的腿,卷发如瀑,红唇性感,前凸后翘,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很多男人看到她都会情不自禁地进入意淫的状态,何况是季小军!这个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的银行行长,别看表面风光无限,有身份有地位,一副牛气烘烘的模样,其实内里也就是个寂寞的中年男人。杨风第一次到他办公室,就发现季小军居然不敢和手下的美女正眼相视,这并不是不好色,恰恰说明他的内心是如此躁动不安!虽然他的事业一帆风顺,但杨风肯定他得不到来自异性的任何安慰,以至于将近40岁的他,脸上不可思议地长了两个青春痘!

季行长来到风雨楼,就觉得自己前面几十年是白混了,在季行长的眼里,王熙凤是那么的温柔体贴,如暖暖的春风吹拂着他的心,哪怕是季行长痴呆呆如狼一般盯着她,她也只是嫣然一笑,扭动着丰乳肥臀向他靠过来,可不管杨风还在场。于是,季小军动心了。这是杨风希望得到的结果,他精心布置的一间客房就成了他和王熙凤的新房,以至于第二天前来清洗的阿姨很是困惑:明明换上的新床单,怎么会有一大片浆糊!难道是杨总昨晚在床上办公,不小心打翻了胶水和果蔬?季小军出事后,王熙凤轻易不来此露面,除非杨风提前预约。

今晚的客人从来没有在此地露过脸,他来自香港,却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在私房菜馆吃过饭,杨风把他请到“水晶宫”来喝茶,这里四面都由钢化玻璃打造,即使在寒冷的冬夜,也可以坐在这品茶赏月,看满天繁星。

杨风喝了口茶,对视线追随着服务小姐的客人说:“陈先生,我看你也不必追得这么紧,画的事情,有了眉目我会马上通知你的。”

陈先生说:“我的客户天天打电话给我,消息一确定他们就立刻把定金打到我的卡上,30%啊,你说我急不急?”

杨风说:“这样的话,你找个蜘蛛人去把它盗来好了,我帮不上忙!”

香港佬来此的目的显然是唐伯虎的那幅画,不用猜,刚才他都告诉杨风了。杨风真正感兴趣的是:他们是怎么知道季小军的赃物里有唐伯虎的画的?知道这件事的不过寥寥数人,季小军自己绝不会泄漏出去,媒体也不知道,因此他们也绝不可能通过公开的渠道得到这一消息。

要撬开陈先生的嘴巴不难,不用老虎凳,也不用辣椒水,只需要,哼哼……当天晚上杨风就知道了陈先生的消息来源,透露给他消息的原来是杨风的一位故人。

香港佬很急,可杨风并不着急,他懂得下饵的道理。看什么鱼,用什么饵,饵下了,不必急着提钩。杨风当年也曾遇到相同的问题,只是,今天的杨风,经验丰富,游刃有余。而十年前的杨风毫无经验,只是凭着一腔热情傻乎乎地向前冲。


差两天就到五一长假的时候,好消息终于来了,段哥打电话告诉杨风:“周处长很痛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意想不到的是他还提出了让刘晓一家跟着一起去玩玩!你看这样不是很好!”杨风想,周处长真是一个关心下属的好人!让他可以像郭靖那样一箭双雕!

这意外的收获让他很高兴,他谨慎地问段哥:“你没有说是我们公司邀请的吧?”段哥在电话那头笑了:“你以为哥哥我是个傻子?你希望我说出来?唉,请客还要求人家,真是没得混了!”

他在吊杨风的胃口,于是杨风问:“你是怎么下的邀请书,周处长不是那么好骗的吧?”

段哥说:“我以王主任的名义邀请的,当然,我替你吹了一回牛,我说我一个朋友是王主任的好朋友,周处长一听王主任的名字,就很痛快地答应了。”

事情如此简单,看来是他多虑了,他想:我像一个无头苍蝇急得乱转,都是没有经验惹得祸啊!

杨风把这些情况向钱总做了汇报,同时拿出借款单,向钱总申请这次行动的费用2万块!钱总把杨风填的那张借款单撕烂丢在烟灰缸里,告诉他:“红色之旅我和柳之舞也会参加,费用由柳之舞来支付,除了你邀请的那几位领导,还有一位重量级的领导会去,到时候你就知道是谁了。我问你,你要柳之舞和王霄搞好关系,是什么意思?”

这事钱总都知道,看来柳之舞把杨风的行踪都向他汇报了,杨风对柳之舞的好感马上就下降到了冰点。他只好把王主任交代他的事情原原本本和盘托出,请求钱总不要怪他这事没有向他汇报。

钱总又笑了,指示:“你要把准备工作做好,领导们去了以后,你搞好接待工作即可!”


离计划的行程还早,这段时间杨风可以忙着干些别的事,杨风觉得有必要去一趟省高院执行庭,拜访一下司法技术处的许处长。许处长是刚刚上任的,以前在民一庭当审判员,空有处级干部的级别却无处级干部的官衔,这回是名副其实了。钱总带他去过一次,不知许处长还记不记得他?

于是杨风申请使用商务车,本来黄临风也想要车,司机老刘就问了一句杨风去哪里?杨风说去省高院。他又问黄临风去哪里?黄经理支支吾吾了一阵才说去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老刘老到地说:“省高院那地方偏僻,从进门到办公楼差不多半公里远,很难走,还是先去高院,等我回来再去华融吧!杨风,你最好先与许处长联系好,免得进不了大门!”

老刘为人很义气,他喜欢和杨风一起出去,除了杨风对他很客气以外,他还喜欢和杨风侃大山,他们一直合作愉快,而黄临风把他当成马仔,只顾指挥他干活而不让他尝一点甜头,简直就是地主黄世仁。钱总在他办公室听到杨风要去省高院,把杨风叫了进去,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杨风,让他去表示意思,杨风知道那里面是一张2000元的购物卡,他和柳之舞一起去新华联百货买的,他不知道许处长会不会坦然接受?

杨风溜到了柳之舞的财务室,她背对着他低头做账,桌子上面摆着一枝鲜红滴水的玫瑰。谁送的?杨风心里有点不舒服。他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吓了她一跳,他问:“和王霄相处得怎么样了?”柳之舞得意地告诉他:“我们每天晚上都通信息或者电话联系,关系越来越好!就像亲姐妹!”

杨风说:“很好,拜托你就这样保持联系,为了进一步增强你们的友谊,钱总和我同时邀请你们一起去井冈山游玩,时间就是五一长假,她要是不去,我们的旅游就会取消,如果你想去,就拿她来当垫背!”

柳之舞吐出了她可爱的小舌头,表示一定办到!


来到了省高院的大门口,这里庄严肃穆,值班室门口围了一些想进去又不让进的人。杨风下车去值班室办理进门手续,值班人员拿着杨风的身份证问他找哪位?预约了没有?他的这套手续比国外那些大公司的还复杂,杨风只能听从他指挥。杨风说:“我是成功拍卖公司的,找执行庭技术处的许处长。”于是他很负责地拿起电话拨了过去,电话通了以后他问杨风贵姓?杨风说我姓杨。那人把电话一放,把身份证丢还给杨风,如同丢弃一张破纸,他说:“许处长说他不认识你!你搞清楚再来吧,以为这里是菜市场,想来就来!”

杨风一听头就大了,初次拜访就吃了一个闭门羹,以后他还怎么和许处长打交道?不行!必须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杨风下了决心!于是他找出他的电话打了过去,杨风看过很多营销方面的书,知道此时不能胆怯,要是他永远不能跨出这一步,他将永远徘徊在成功的门外!

想要做成一件事,只有动力没有勇气是万万行不通的!

杨风这个貌似鲁莽的举动无疑为他今后的职业生涯打开了一道大门。电话通了,杨风鼓起勇气说:“你好许处长,我是成功拍卖公司的杨风,我曾经和您见过面,也许您忘了,不过这不要紧,我想见您是想给您送一份资料,请您百忙之中抽空接见!”

杨风说话的时候许处长几次想打断他的话,杨风都没有给他机会,等他说完,许处长奇怪地问杨风:“你来送什么文件?我没有要求拍卖公司给我送什么文件!”杨风干笑了两声,镇静了两秒钟,说:“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您上次和我们钱总说的事就忘啦?”

许处长想了一下就说:“好吧,你把电话给传达室的人!”

传达室的大叔再次要了杨风的身份证给他登记,杨风把临时通行证递给旁边笔直站立的哨兵,告诉他:“我的是那部蓝色的商务车。”哨兵看了以后,冷漠地挥手让他上车通过。

在大厅,杨风通过了竖立的安检门后,又被执勤的武警检查了一次通行证才得以进入。许处长手握狼毫,正在聚精会神挥毫泼墨。他对杨风的到来没有任何表示,依然我行我素,仿佛一心敲木鱼的老和尚。办公室里很安静,杨风站在一边,心里像墙上的钟一样摇摆不定。

直到许处长写完最后一笔,杨风才点头鞠躬,掏出极品芙蓉王给他上了一支,帮他点上后说:“许处长,您很久没有接见我们钱总,钱总很想念您慈祥的笑容,因此打发我来给您请安,请您有空的时候顺便出去坐坐!”

说完这些杨风很紧张,生怕一句话没有说好引起对方的反感,杨风兜里的那张消费卡现在也不能送,那样太直接,会让人不舒服。许处长见杨风态度诚恳,虽然马屁拍得不怎么高明,倒也不至于让他反胃,于是“哦”了一声,彻底放下了手中的毛笔,说:“钱总还好吧?他还好意思问我好,上次说好了一起去钓鱼的,等到现在也没有消息,是不是忙得脑子进水啦!”杨风忙不迭地解释:“钱总现在天天忙于追讨成交款,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惨啊,差点被人打!”

许处长忍不住乐了,这才彻底接纳他,说:“那是,如果你们不能把成交款收上来,等于拍卖没有成功,我们还得来一次,会搞得太麻烦!啊……小伙子,你是新来的吧?我们见过吗?”

杨风赶紧说:“是,是,上次见面的时候您说的笑话杨风可一直都记在心里,好几天我都憋不住想笑!我记得您说的笑话是这样的:一老汉进城,想小便又找不到厕所,好不容易找到一墙角,刚解裤带想小便,正好被执勤人员遇着了要罚款。老汉急了说:‘俺没有小便,拿出来看看还不让?’”

许处长笑了,他说:“生活无趣,说些笑话调剂调剂,搞不好你也会有那一天哦!”

他俩大笑了一阵,杨风乘机大赞他的书法神韵非凡,谦虚地请教他要怎样写好书法?许处长就放下架子随意指点一二,他说得兴起的时候,杨风适时地把那个小红包塞到了他桌子上的文件里,他也没有“介意”,至少没有指出杨风犯了错误。杨风偷偷松了口气,许处长状似无心地谈起一件市井传闻:一老妇,儿急病入院,因病情严重无钱医治,遂取出一物寻求变现,此物宽不过7尺,长度足有几十尺,落款处手书“唐寅”二字。

正说着,进来一位身穿制服的年轻女法官,她拿着文件请许处长签字,同时不忘揶揄他几句:“许处长,你念念不忘唐伯虎,上天都会被你感动!说不定哪天可以在梦中与他在青楼相会!那你们就有共同话题啦!”

许处长哈哈大笑:“丁秋香,你又怎么啦?是不是唐伯虎曾三点秋香让你不爽啊,哈,哈!你真是的,还和古人较劲!”

叫丁秋香的女法官丰满成熟,虽然名字很老土,长相却极像电视台某位美女主持人,不同的是她的眼神有些反叛,神情高傲,好像谁都欠了她的钱似的!杨风讨好地对她笑笑,秋香却不答理他,嘲笑说:“你是哪家拍卖公司的江湖骗子吧,小心点,被我抓到,你就是那被踩死的小强!”

她真是神人,不用问就知道杨风出自何门!杨风感觉有些无地自容,他不满于江湖骗子的称呼,打算扭转一下自己在美女法官心中的形象,于是祭出法宝,提议说:“中午找个地方去吃饭吧?许处长您教了我这么多书法门道,我还没有交学费呢!美女姐姐教育我要好好做人,我也没有感谢呢。请您二位给我这个机会!我以后就叫你们做师父吧?”

丁秋香不乐意了,她斜着眼睛瞟他,嘴唇似乎被气得翘起来一角,一字一顿地蹦出一句:“见了美女就叫姐姐的,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色欲熏心!”许处长用力拍了杨风一下,说:“你很狡猾!”杨风装作听不懂,许处长就说,“你回去吧,把你的电话号码留下,有事情我自然会叫你!哦,对了,你帮我打听一下那个老太婆手上是否真有张古画?我有个朋友喜欢收藏古董。”

初次见面,许处长就请杨风帮忙打探古画的事情,还认识了一个法官美女,这些收获让杨风很满意,他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第一次上法院,就到了省最高法院,还和高院的领导谈笑了一番,这种经历可不简单!虽然他还没有开始做法院的业务,但他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只要他能时时刻刻在许处长和其他领导的视野中出现,他们肯定会给他机会让他拍上几锤子。

离吃饭的时间还早,杨风想起很久没见段玉明了。段玉明和肖容上床的事情被“曝光”以后就一直不和杨风联系。杨风心想:该不是对我有意见吧?

他很在乎这个兄弟,没有了他,他会觉得生活少了一大半的乐趣。杨风下定了决心,就是下跪磕头也要求得他的原谅。

到了段玉明上班的银行分理处,远远地就见到他正在全神贯注地数钞票。杨风一高兴,就想和他开个玩笑,他一边走,一边大喊一声“打劫”!段玉明吓得手上的人民币掉了一地,柜台里面的工作人员全部吃惊地向杨风这边看过来!

杨风这才意识到不妙,因为两个银行的内勤已经向他逼了过来。等到杨风跑到段玉明那个窗口时,他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他着急地大喊:“帮我说一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尽管段玉明很生杨风的气,但他还是挥手告诉两个内勤:“放了他吧,他是我同学,属公猪的,动不动就发情!”明白过来的人们都把心放回肚子里,银行职员都大骂杨风发神经,只有一个梳着小辫的漂亮美眉对着杨风笑。段玉明解救了杨风,他又欠了他一回人情,请客被宰是跑不掉的。杨风先去附近的饭店找位置等段玉明下班过来吃饭,走在路上时,杨风发信息特意交待:“要把那个梳着小辫的漂亮美眉拉来一起吃饭,她好像对我有意思!”段玉明回答了两个字:“色狼!”

在饭桌上,段玉明拉来的那个小辫子美眉对着杨风笑个不停,杨风也对着她笑,她的名字叫吴娜,使杨风想起了要和他一起“双栖双飞”的那个娜娜,于是,笑得更欢。段玉明并没有真生杨风的气,不仅把杨风解救了出来,还“出卖”了她的女同事!

段玉明调侃说:“吴娜喜欢运动和游戏,如果你还有男人的骨气,就和吴娜较量一下,不许逃避!”杨风转头问吴娜:“怎么回事?你的水平很高?”

吴娜羞涩地告诉杨风,她刚刚从省体工大队退役,专业从事打羽毛球的游戏!杨风闻听此言差点跌在桌子底下,来一个嘴啃泥!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吴娜居然是位退役运动员,这更加引起了杨风的兴趣。他问吴娜:“为什么一见我就笑?难道我们曾经相遇过,我的幽默和滑稽让你如此难以忘记?”

吴娜笑得越发厉害:“不是因为你长得帅气,而是一看你就有点宝里宝气,敢到银行里喊打劫,不是神经也是刚刚被人抛弃!”

想不到吴娜还有点小幽默,弄得杨风非常不好意思。扯了这么多,他也累了,没了继续忽悠的兴趣,干脆扯白旗投降。段玉明告诉杨风:“你那位梦中情人古帆帆现在在一家投资公司上班,暂时没有男朋友,如果你还想重温旧梦,大可不必羞涩,可以重新去追求她。”杨风有些郁闷,刚刚才表扬这小子够义气,这会又失去了理智,在吴娜面前说自己的单恋丑事。杨风再也坐不下去了,厚着脸皮要吴娜的电话,谁知吴娜很痛快地告诉了他,让他好一阵高兴。

跟他们分开后,杨风回到公司,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给古帆帆打了个电话,想约她出来吃晚饭。古帆帆接到杨风的电话也很高兴,同时遗憾地告诉他:“我正在上海出差,要一个星期以后才能回来,回来以后再联系!”杨风想,你回来的日子就离你失身的日子不远啦!哼哼!

似乎一切事情都已经搞定,杨风让自己的脑子静下来,怎么这两天的运气这么好,事情太顺利往往并不是什么好事,不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让我乐极生悲吧?杨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重新分析事件的得失和利弊,分析来分析去他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这才放下心来。

晚上,杨风和柳之舞去钱总家里混了一餐饭吃,没想到钱妈妈很关心杨风的婚姻,居然想给杨风介绍对象,她老人家的话一出口,柳之舞就笑得弯下了腰,逼着杨风赶快感谢钱妈妈的好意!杨风想,老人家要是给我介绍一个丑丫头我就不好处理了,不能答应,也不能直截了当地拒绝!杨风赶紧表示自己还小,谈情说爱的事情以后再考虑!感谢她老人家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

杨风的回答令柳之舞很满意,坐了一会他们就离开了,杨风开着车送柳之舞回家,他打算送完她以后再回宿舍去看看那本《拍卖通论》,明年他就可以去考注册拍卖师了,他可不想临时抱佛脚,给钱总丢脸。送柳之舞到了楼下,她却不下车,杨风懂她的意思。

沉默了一会,柳之舞问:“你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杨风说:“这么晚了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容易擦枪走火!”

柳之舞撇了撇嘴:“你平时不是很能吗?上个楼就让你阳痿!看把你吓得,傻样!你滚吧,本美女还不稀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