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有个“威尼斯”王国,古老又年轻

zsqm 收藏 0 69
导读:瑞典有个“威尼斯”王国,古老又年轻,他便是斯德哥尔摩,再次造访斯德哥尔摩,才真正的领会了这座城市带给我的冲击,就像自己的心灵已经着陆,踏实且安逸 斯德哥尔摩是一座既古老又年轻、既典雅又繁华的城市。它的老城区已有700多年的历史,由于免受战争的破坏而保存良好,现在保持着古香古色的风格。这里有装饰着雕和石刻的中世纪建筑物,街道狭窄,一派古城风貌。老城的中央广场还保留着一口古井,据说这是几百年前供居民饮用的惟一一口淡水井。这里还有巍峨的王宫尼古拉教堂等古迹。如果在中午时分赶到王宫前,还会看到衣饰华丽、仪式隆重的

瑞典有个“威尼斯”王国,古老又年轻,他便是斯德哥尔摩,再次造访斯德哥尔摩,才真正的领会了这座城市带给我的冲击,就像自己的心灵已经着陆,踏实且安逸

斯德哥尔摩是一座既古老又年轻、既典雅又繁华的城市。它的老城区已有700多年的历史,由于免受战争的破坏而保存良好,现在保持着古香古色的风格。这里有装饰着雕和石刻的中世纪建筑物,街道狭窄,一派古城风貌。老城的中央广场还保留着一口古井,据说这是几百年前供居民饮用的惟一一口淡水井。这里还有巍峨的王宫尼古拉教堂等古迹。如果在中午时分赶到王宫前,还会看到衣饰华丽、仪式隆重的哨兵换岗。只要花几个瑞典克良就可以买到一张门票,顺利地通过这些岗哨,到王宫内参观历代瑞典王室遗留下的金银珠宝和各种精美的器皿,观赏宫内艺术精湛的壁画。斯德哥尔摩还具有现代化城市的特点,市内绿草如茵,环境幽雅,建筑均为树墙围绕,街心、路旁、宅畔广植草坪.遍栽花卉,此外还设有喷水池。




有人把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Stockholm)称为“北方的威尼斯”,也有人把斯德哥尔摩喻为“北欧的水都”,更有人替她冠上了“北欧最美的城市”的荣衔。然而在我心目中她就像汉武帝时音乐家李延年《佳人曲》所说的,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她是北方濒水而居的佳人,气质与南方水国的佳丽威尼斯是截然不同的,威尼斯是娉娉婷婷、委婉细腻的,而她的气质却像《北非谍影》里的瑞典女演员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 美丽而豪迈,妩媚而大方,敢爱敢恨却也柔情似水。 李延年是造诣很高的音乐家,中山人(今河北省定州市),父母兄弟妹均通音乐,都是以乐舞为职业的艺人。 代表作《佳人曲》。 长驱直入诺贝尔博物馆 我少年时的梦想就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然后受邀去斯德哥尔摩领奖,如今虽然知道这辈子已经希望渺茫,但是去参观诺贝尔博物馆和举行诺贝尔颁奖礼的斯德哥尔摩市政厅过过瘾,也算是无奈和遗憾中一个小小的安慰。所以到斯德哥尔摩的第一天,琼和我就去了旧城区的诺贝尔博物馆。诺贝尔博物馆只有每个星期二下午5时到8时是免收入门费的,而我们抵达斯德哥尔摩那天恰巧是星期二,下午6时抵达旧城区的这座博物馆后就长驱直入,一个个得奖者的肖像和事迹的照片,在如梦如幻的灯光下,让人仿佛走入了诺贝尔奖在历史洪流中的时光隧道。

诺贝尔博物馆——瑞典人文重镇。

市政厅蓝厅与金厅 举行诺贝尔颁奖礼的市政厅(Stadhuset)呢,我们倒是去了三次才终于有机会进入她的蓝厅(Blue Hall) 和金厅,因为除了蓝厅外,要进入市政厅参观一定要由市政厅的导游带领。第一次下午去时,由于时间太迟了,所有以瑞典语、英语和华语讲解的团都没有了。第二次上午去,却刚巧遇到电视台在摄制节目,去不成蓝厅和金厅,却上了市政厅高106米、有着365级台阶的塔楼。塔虽高,不过不用担心,有电梯可乘搭至差不多塔楼一半的高度,即称为少女塔的那段。继续步行攀登,沿着木质台阶往上走,就可以更上层楼,爬上被称为铜塔的露天部分。从这里俯瞰眺望,斯德哥尔摩的市中心一带,国王岛、里达尔岛、旧城区、南区的南马尔姆和长岛尽在眼前,一览无遗,风光如画。 第三次去市政厅,终于参加了一个英语团,参观了蓝厅、市议会大厅、百拱厅、卵形厅、王子画廊、三王冠厅和金厅。蓝厅比金厅大,是现在每年12月10日举行诺贝尔颁奖晚宴用的地方,金厅以前曾经用为诺贝尔颁奖晚宴,后来却因为可以摆设的座位只有700个,不够容纳受邀的嘉宾,所以不再使用。蓝厅不蓝,是由红砖砌成的,金厅却是名符其实地金碧辉煌、气派非凡,是建筑师艾纳·福赛(Einar Forseth)用了1800多万个镀金和多色玻璃的马赛克,所设计的一个宴会厅。




从Regeringsgatan街往南走,可以看到瑞典勇士国王古斯塔夫·瓦萨骑在马上的雕像,这里就是古斯塔夫·阿道夫广场了。 去看卫兵换班仪式那天早上,我们为了在中午12时15分前赶到皇宫前的广场,也没对这广场多看两眼,就匆匆地越过这个广场往南走到旧城区(Gamla Stan)去了。皇宫在旧城区的北端,一过了挪波(Norrbro)桥,就可以看到这座有255年历史,融合了意大利巴洛克和法国洛可可两种风格的建筑。皇宫的卫兵换班仪式从周一至周六在12时15分举行,星期天及节日在下午1时15分举行。仪式开始时由手持旧式木柄长枪的步兵进场,接着是背着长枪、骑着棕色骏马的骑兵,跟着是骑着马的军乐队、奏乐,缓缓地进入皇宫前的广场,有鼓手骑着左右各驼着鼓的黑马,有吹着亮闪闪喇叭的喇叭手骑着白马……

斯德哥尔摩旧城里最狭窄的小巷。



旧城区寻找最狭窄的小巷 观看了卫兵换班仪式后,我们继续往南走,深入旧城区寻找斯德哥尔摩旧城里最狭窄的小巷。我们经过了大教堂、诺贝尔博物馆、大广场、施瓦曼街(Svartmangatan) 、德意志教堂,拿着地图像寻宝一样,踏在旧城里一块块方砖铺嵌成的石板路上,一步一步地走近那条名为Marten Trozigsgrand的小巷。走到施瓦曼街尽头时右拐,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小孩攀上骏马的石头雕像,塑像的右边是一所学校,塑像的后面就是那条斯德哥尔摩旧城里最狭窄的小巷了。 从小巷走下去是那条有很多纪念品店、银器店、古董店、糕点屋、时装店、画廊、餐馆和咖啡馆的韦斯特朗街(Vaasterlanggatan) ,一条被人称为步行者天堂的老街。 五月的阳光灿烂而温煦,学校内一群在打球、追逐和嬉闹着的少女,清脆的笑声一阵一阵地传了过来,我抬头,天很蓝,树叶很绿,绿油油的树叶长在一棵百年的大树上,树下有一位金发少女,亮丽的阳光被树叶筛过,斑驳地洒在金发上,金发少女脸上淡淡地浮现了一抹梦幻般的微笑,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这就是斯德哥尔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