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二卷 上官医子 第二百六十三章 魔神令出

古道惊虹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二百六十三章 魔神令出 兰亭忽然开口说楚枫不但可接下四位长老十招,甚至可以接下四十招。这一下,不但四位长老错愕,连楚枫也被她吓了一跳,刚才东宗长老那一下出手,楚枫便心中清楚,别说他们同时出手,就是其中一人,自己亦无把握接下十招!更别说接他们四十招! 东宗长老道:“姑娘可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六十三章 魔神令出

兰亭忽然开口说楚枫不但可接下四位长老十招,甚至可以接下四十招。这一下,不但四位长老错愕,连楚枫也被她吓了一跳,刚才东宗长老那一下出手,楚枫便心中清楚,别说他们同时出手,就是其中一人,自己亦无把握接下十招!更别说接他们四十招!

东宗长老道:“姑娘可是上官医子?”

兰亭点了点头。

“久闻医子才思过人,却是不谙武功!”

兰亭道:“不如我跟四位长老打个赌,假若楚公子能接下四位长老四十招,四位就莫再为难楚公子,假若楚公子接不了,则请楚公子跟四位回去如何?”

楚枫满脸疑惑地望着兰亭,兰亭却是对他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十足把握,楚枫以为她必定是有妙计脱身,乃道:“好!假如我不能接下四位长老四十招,我愿跟你们回魔神宗!”

四位长老对望一眼,齐声道:“一言为定!”

楚枫小声问兰亭:“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脱身之计?我可接不了他们四十招?”

兰亭小声答道:“公子不用真接他们四十招,公子只须各接他们十招,合计即四十招!”

楚枫一怔,兰亭继续道:“既然那位长老说合他们四人之力,也得十招才能击败你,那么公子各接他们十招,应当轻而易举!”

楚枫瞠目结舌,实在没想到兰亭居然会这样推测,看来她当真完全不谙武功,东宗长老说凭他们四人之力,不出十招可将自己身首异处,不过是随口之言,要是他们全力一击,一招二招便可将自己身首异处,何用十招!

今次真是让她害苦了,不过事到如今,楚枫亦惟有苦笑一声。

“小兄弟,请出手!”

兰亭连忙道:“请公子各接四位长老十招!”

四位长老一听,知道中计了,不过四人自视辈份身份,亦不予理论,况且四大长老同

时对付一名后生小辈,实在亦不光彩。

楚枫只得硬着头皮,转向北宗长老,他见北宗长老双腿特别长,知道他腿脚功夫必定极之厉害,对付腿脚最好是近身搏斗。

楚枫一拱手,喊一声“请赐教!”喊声未落,已一步欺身而上,北宗长老那会看不出他意图,右脚一扬,直踢楚枫心口,楚枫一侧身,身形一转,竟沿着北宗长老踢出之腿转至他右侧,右掌横扫北宗长老颈脖,北宗长老竖掌一挡,身形一退,起脚横扫楚枫之腰,楚枫一收腹,脚尖擦过,楚枫几乎以为自己小腹被划开,他马上紧迫而上,北宗长老又一腿踢出,楚枫双掌向下一压,想将北宗长老之腿压回,不过腿劲一下冲开他双掌之劲,继续踢向他下巴。哇!这一下要是踢中,自己头都要被踢飞,楚枫身子向后一仰,脚尖擦着他下巴而过,不过北宗长老那踢起之腿马上往昔一压,直蹬楚枫心口,楚枫脚尖一蹬地面,仰着身滑退数尺,堪堪躲过,不过还未等他回过神,北宗长老已经一步踏前,右脚踢起,交叉划向楚枫,楚枫凌空而起,落在北宗长老身后,右掌一吐,直拍北宗长老后心,北宗长老亦不转身,身子向前微微一俯,左脚向后一踢,格开楚枫,跟着骤然回身,右脚接连踢出,楚枫身形连闪,在重重脚影中堪堪闪出。

看看一身衣衫,已经被划破数处!

北宗长老一收腿,十招已过。

楚枫长吁了口气,转向西宗长老,亦不多说,一步上前,两掌一分,抢先出手了。

西宗长老两掌一格,只是轻描淡写一格,掌锋却如两把刀一样格向楚枫,楚枫不等相接,两手一收,身形一转,已经转至西宗长老左侧,左手一肘撞向北宗长老胁下。西宗长老身形一退,让开一肘,右掌已劈向楚枫伸出的左臂,楚枫左臂一收,右掌一划,一道掌锋横扫西宗长老,西宗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右掌手腕一转,掌心马上凝起一股掌劲,一下将楚枫那道掌锋化去。

两人眨眼过了七、八招,西宗长老突然一招双龙出海,两只拳头直击楚枫心口,招式十分简单,正因为简单,所以快,快得楚枫根本不及闪避,唯有双掌齐出,一下抵住双拳,但他不敢硬接,双掌向自己胁下一引,竟将西宗长老双拳引至自己两胁穿过,楚枫此举凶险异常,只要西宗长老双拳向上一挥,自己两条胳膊马上被分身,此时两人身体相距不及半尺,楚枫一则身,用肩膊一撞西宗长老心口,借反弹之力倏地退开数尺,惊出一身冷汗!

西宗长老虽是让楚枫撞了一肩膊,却是纹丝不动,只点了点头,收起双手,因为十招已过。

楚枫转向南宗长老,身子一闪,正要出掌,南中长老手掌向前一划,一道掌锋已经斩来,楚枫身子急忙向左一侧,第二道掌锋又斩来,楚枫急忙又向右一侧,第三道掌锋横扫而来,楚枫一仰身,掌锋在胸前扫过,好险!

然而未等他立回身形,两道掌锋分别划向他双脚,这一招确实狠,楚枫双脚一蹬地面,仰着身子弹起数尺,不过南宗长老显然已算好他这一着,双掌连划,数道掌锋带着凌厉破空之声罩向楚枫,楚枫身在半空,确实避无可避,他反手“铮”拔出古长剑,将全身真气一下灌注在剑上,苍茫古旧的剑身竟然隐约发出一声龙吟。

楚枫将长剑在自己身前一圈,“铮铮铮铮”接连数声,竟将那数道掌锋扫开。

“星云剑!?”

四大长老同时惊呼了一声!

楚枫“卟”的落回地面,心中一怔,道:“你们识得这剑?”

东宗长老道:“尊主到底是将剑传给了小兄弟!”

“混帐!我说过,我父亲不是你们什么尊主!”

楚枫怒形于色,一挥长剑,亦不管南宗长老了,直劈东宗长老,东宗长老身形一闪,道:“既然尊主传星云剑于小兄弟,小兄弟就当一力担起尊主遗愿!”

“住口!这把剑是老道士给我的!”楚枫怒喝着,一剑一剑劈向东宗长老,东宗长老并没有还手,只是不断闪避,楚枫急攻一会,突觉不妥:莫非他在消耗自己体力?是了,他必定也无把握在十招之内击败我,所以先消耗自己体力,然后再一举出手击败自己。这就麻烦了,他不出手,自己无法接招。

一定要逼他出手,楚枫长剑一划,两道剑锋扫向东宗长老,东宗长老正想闪身,楚枫左手手指突然一弹,一丝指劲破空袭出。

“少阳指?”

东宗长老手掌一翻,掌心已经凝结起一股掌劲,打横一挥,荡开两道剑锋,跟着一侧身,让开指劲,紧接着手掌直拍楚枫心口。

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凌厉迅猛,连绵不断,一双手或掌、或爪、或拳、或指,因势而转,曲尽变化,且每一下挥出,均带着浑厚无比的劲力,楚枫虽然一把剑在手,却丝毫不占便宜。数招之间,他已经被掌锋扫过两处,还好尚能撑住。

兰亭虽然不谙武功,不过也看出楚枫如今现象环生,凶险异常,不由暗暗焦急,又无计可施。

楚枫穷尽身形,一把剑舞得淋漓尽致了,不过东宗长老手掌还是突入了剑锋,“啪”击在楚枫心口,将楚枫震退两步,东宗长老那容他喘息,手腕一压,手掌好像剑一样直插楚枫咽喉。

楚枫刚中了一掌,那还来得及闪避,眼看要比这一掌锋断喉,忽然响起一声娇喝:“第十一招了!”

东宗长老手掌骤然顿住,距楚枫咽喉不过数寸,一滴滴冷汗滴落在他手掌上,是从楚枫额上渗出的。东宗长老慢慢收回手掌。

楚枫惊魂未定,“蹬蹬蹬蹬”连退几步,一下靠在桌子上。

出声娇喝的自然是兰亭,她连忙问道:“公子,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姑娘,幸亏你数着,否则,我要见阎王爷了!”

兰亭却粉面一红,小声道:“我不晓武功,怎知道多少招?我是见你危急,随口猜的!”

“猜的?”楚枫当真吓了一跳!

兰亭抬头对四位长老道:“楚公子已经接下四位长老四十招,希望四位长老不会食言!”

东宗长老道:“小兄弟,正道不可凭,你好自为之!”说着转身离开,其他三位长老亦跟着转身离开。

飞鹰闪身拦住,道:“四位长老就这样离开?”

东宗长老道:“我们已经有言在先,今次就暂且放他一马,下次再见,必取他性命!”

飞鹰没有再作声,忽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令牌是用极罕见的冰火玄铁锻制,雕着古老盘纹,两面都刻有神魔一般的图案。

飞鹰将令牌一举,道:“东、南、西、北四宗长老接令!”

“魔神令?”

四位长老不约而同一齐单膝跪下,飞鹰道:“宗主以魔神令命你们马上击杀楚枫,不得有违!”

“叮!”飞鹰将魔神令弹出,东宗长老伸手一接,道:“东、南、西、北四宗接令!”

“嗖嗖嗖嗖”四位长老一下又围住了楚枫,今回神色严峻得多,兰亭急道:“四位长老莫非要食言?”

“魔神令出,神魔让避!”

四位长老同时举起了手掌,掌心都凝结起一股掌劲,看来今次是绝不留手了!

……

在魔神宗总坛,冷木一尊独自在大殿柱影下徘徊沉思。以四大长老之尊崇,他本不当向他们发出魔神令,但为了保证今次击杀楚枫万无一失,他还是命飞鹰亲自向四大长老发出魔神令,因为只有魔神令,才会让四大长老对楚枫绝不留手,楚枫已越来越让他不安,他的威胁正在急剧扩大。楚枫的出现,尤其他与天魔女在月牙泉那一幕,让他如芒刺在背,他决定马上除去这根刺!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