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一卷 试刀忻口 第二章

jiangjun851219 收藏 40 1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6.html


一列载满士兵的火车在汾河谷地狭小的平原由南向北急驰,金色的大地上除了忙碌的农民在农田里劳作,看不出半点杂乱,闻不出任何硝烟的味道。这即将要成为前线生死较量的土地也在用自己厚实的身躯保持着以往特有的宁静,来等待快要降临的暴风骤雨。火车在曲折的地表哼哧哼哧的前行,有些吃力,发出着刺耳的鸣叫声,乌黑的烟尘从车头喷出,给蔚蓝色的天空增加了少许作料,把载着士兵的车厢包裹的严严实实。

“阎老西,对咱们还挺大方呀!还专门给军官们闹个雅间,哈哈。还是这家伙快,也舒服。”一连长周大克翘起了二郎腿,坐在宋勇对面,边擦拭着自己那把心爱的驳壳枪边嘲讽道。他这人就是这脾气,有什么东西都不会直接的说出来,总是要拐着弯。

“那怎么是对咱们大方呀?”二连长孙连鹏有些不乐,他一副暴脾气,很直接的说“他可是山西的土皇帝,如今鬼子已经准备进攻忻口,他可舍不得将太原的北大门这么快拱手让与日本人。给咱们这么好的待遇,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尽快帮他堵住忻口这个口子。”

三连长马虎点了点头,猛的将手里燃烧着的纸烟吸了两口,表示认可二连长孙连鹏的说法,白色的烟圈在车厢顶层飞舞着,四散开来。虽然他的名字叫马虎,但做事情却一点都不马虎,不仅仅是认真,更重要的做事情塌实实在。

这是个加强营,本来应该有四连长,可宋勇却从来不曾将这个连轻易交给别人来管理,在他的眼里“四连就是整个营最为锋利的一把刺刀,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这把刺刀是从不轻易拿出来使唤的。”从自己当排长开始就在自己的队伍里有这一特殊设置,虽然别的一些人颇有微词,但自己的老上级却一直帮自己顶着,没有任何意见的支持着自己这样做。

“都安静点。”

副营长王军有些生气,他将脸沉了沉,打断了三个连长的刚要发出的声响。宋勇只是听着,或者说他就根本没有听,看着桌子上的一张有些破损的山西地图描画,思考。他从来不会主动打破自己手下的讨论或者是谈话,哪怕是火烧眉毛的时候也不会,对于很多指挥者来说,他是一个极其另类的军事主管,但是对于他的搭档和手下,他却是一个优秀到近乎完美的军事指挥者,因为一旦他发出声响,打破所有杂乱的时候,一套完美的方案便已经摆在每个人的面前,他们只需要做的只有是执行。

“哦,都讨论完了?”

宋勇伸了下腰,环视着周围的几个战友,将那张教学地图折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子边上,那动作轻弱的如同是在抚摩爱人的面庞。

三个连长一个副营长早已习惯了宋勇这一的动作,在他们看来,宋勇这样的轻微更是在告诉他们事态的严峻。打战早已成为了宋勇的第一生命,而作战中的冷静作为宋勇战胜敌人的最大法宝,却是他的手下乃至一些上级领导都十分羡慕和佩服的。宋勇,越是危急关头,表现的越是冷静,刚才这一简单的动作,已经让他的手下和这位老搭档明白了一切,每个人不觉得倒抽了口冷气。

“虽然战场并没有蔓延到山西全境,但是有一点,你们必须明白,山西将作为我军抗击日寇的最主要的战场。别的军队我不管,我要我的营里的每个人都明白,懂得这最根本的一点,上至营里各级指挥,下至士兵火夫马夫。”

刚才唇枪舌剑的声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转而是火车行进中所发出的有规律的声响和宋勇铿锵有力的话语。宋勇轻轻咳嗽了两声,手捏了捏自己的喉咙,没有停止讲话。

王军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他盯着马虎手里依然燃烧着的烟卷,眼睛重重的斜着沉了下去,示意马虎熄灭,发现副营长王军这么看自己,马虎赶忙将手里快燃尽的烟卷扔地上,用右脚踩灭,抬起头看了看王军,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现在说的事情有两点,第一就是:将整个营用最快的速度重新组合。虽然现在有四百多人,可是只有三百多条抢,平均每人不到十发子弹,国军和晋绥军的装备那么好,都无法抵挡住鬼子,咱们这点人马上去了,如果和小鬼子拼,那简直是等于飞蛾扑火,拿士兵的生命当儿戏。”

宋勇的声音无比镇定,虽然是在说很严肃认真的问题,但其神态绝对会给不明其性格的人很大误解,必定认为宋勇是在谈论着淡如水的事情。其他四个人认真听着,很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掏出个小本本记录着宋勇的每句话。

“咱这四五百号人可比鬼子金贵的多,一个个可都是宝贵疙瘩。”

宋勇刚把话说完,他们四人就发出了一阵杂乱但却很自信的笑。紧接着便是王军轻微的咳嗽声,车厢马上又恢复了原本的安静。宋勇在危急关头也从不失幽默,他经常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战士和指挥员紧张,不让危机和紧张首先打败他们的意志。

“我的想法就是:把全营的士兵重新调整分配,按照其特长和现在所使用的武器重新组合。比如,没有枪的,枪法平常的,我们可以按照他们所配发的大刀和刺刀,成立一个拼刺连,发挥他们特有的优势;机枪,步枪都分别集合起来,这样不仅仅能够大大的增加火力,更能够保存自己的实力。尤其是将一些枪法比较准的组织起来,专门搞神枪手,专门打鬼子军官和火力手,从这方面给敌人心理造成压力,况且在山西这样的土地上,神枪手可是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宋勇没有停歇,一口气说了下去。原本严肃的脸上流露出丝丝得意。他没有去注意其他四个人的表情,他也不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这是我的大致想法,具体的细节就由王副营长来办理好了。”

“呵呵,可以。”

王副营长有些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同时他的大脑已经开始盘算着思考着进行可行性分析。

“至于第二点,也就是第二个问题。”

宋勇的喉咙有些沙哑干涩,端起右侧的一个杯子,咕咚一声,半杯水咽进了肚子里。说是他的喉咙干涩,更确切的是,他的心干涩着,急需要新血液的滋润。

“用最快的速度把炮兵建起来。山西这地方和陕西的地理环境差不多,口径太大的炮也使不上,不管怎么,先搞起一个迫击炮班。这种炮实在,适合咱们这群叫花子用,哈哈!”

同以往一样,会议的主角依然是宋勇,其他人如同木偶般,其动作和面部表情就象是提前设计好的有些机械,只是比木偶更多了一种自信的坦然。然而这种自信的坦然也只有他们前面的这位指挥者才能给予他们。

“这个事情,就由二连长来来搞。”

“是”二连长赶忙答应道。

“我相信你能够做到,二连长可是咱们营过去的神炮手呀!”

宋勇满意的笑了。作为军人,长期以来,他享受着各种荣誉,而作为队伍的指挥者和管理者,他的队伍里卧虎藏龙,这是其他指挥者所不具有的得天独厚的优势,他没有理由不满意的笑,因为他有这个资格有这个资本在一一五师的各级指挥者面前抬头挺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