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防城港拆迁造成冲突 警察遭棍棒袭击后开枪

baifabaizhong 收藏 0 63
导读:京华时报5月6日报道 4月21日,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执法部门在组织拆除白浪滩景区内的乱搭乱建时,遭到违法搭建者手持棍棒和石头等袭击,4名警员受伤。在警告无效以及场面即将失控的情况下,警方先后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4月29日,防城区通报称,依法控制局面。 通报 20余搭违建者棍棒袭警 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政府4月29日举行新闻通气会,披露了当地日前妥善处置一宗非法设置路障事件情况。 通报称,一段时间以来,潭西村部分村民在白浪滩景区乱搭乱建,严重影响景区环境和旅游规划实施,群众和游客意

京华时报5月6日报道 4月21日,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执法部门在组织拆除白浪滩景区内的乱搭乱建时,遭到违法搭建者手持棍棒和石头等袭击,4名警员受伤。在警告无效以及场面即将失控的情况下,警方先后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4月29日,防城区通报称,依法控制局面。


通报


20余搭违建者棍棒袭警


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政府4月29日举行新闻通气会,披露了当地日前妥善处置一宗非法设置路障事件情况。


通报称,一段时间以来,潭西村部分村民在白浪滩景区乱搭乱建,严重影响景区环境和旅游规划实施,群众和游客意见很大,强烈要求政府进行整治。4月21日,防城港市规划建设监察执法部门等组织拆除行动。上午9时许,执法队伍进入现场后,遭到一些违法搭建者的威胁、谩骂和阻挠。其间,违法搭建者推倒两个大型广告牌作为路障,封堵进出白浪滩景区的唯一道路,阻断交通4个多小时。经多方劝阻无效,公安机关依法出警清除路障。20余名违法搭建者手持棍棒、石头等袭击执法民警,打砸执法车辆,多块盾牌被砸烂,4名警察被打伤,情况十分危急。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警察依法先后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才有效控制场面。8名违法袭警人员受伤,并被送往医院检查治疗。


警方称开枪前口头警告


防城区政府通报中强调,警察所用的枪是防暴枪,子弹是橡皮弹。


防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德明说,防暴枪是警械的一种,而非致命性武器,一枪出去有几颗子弹。根据有关条例,警察使用防暴枪是适当的。他说,面对村民的攻击,警察们向后退了一大截,再退,只能退到旁边的岔路,但岔路上停着好多辆公务车,还有三辆旅游车,情绪激动的村民万一追到这边,很有可能砸车,局势将无法控制,警察这才开了枪。至于开枪前是否需要鸣枪示警,他说,法律规定“经警告无效”即可,口头警告也算,当时用喇叭喊过话,让村民赶紧离开。


对于“暴力袭击准备挪开广告牌的警察”的具体情形,王德明解释说,准备挪开广告牌时,他们先喊话让村民在两分钟内离开,有村民非但不肯走,还拿起两块砖头,他们赶紧把砖抢下,把村民带离现场。


部分村民收促自首短信


五一节前一天,防城港市防城区江山乡潭西村部分村民收到一则短信,内容是促他们自首。落款是防城区公安分局。


“×××,根据公安机关侦查,你在4月21日有参与暴力袭警致民警受伤,设置路障阻碍交通,打砸损坏施工车辆、机械行为,限你于5月7日前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主动投案自首的,依法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那些收到短信的村民如果不按期自首,警方是否会采取行动?王德明说,关键要看当事人的态度。


写下保证书7名村民被放


21日晚,吴德团、莫林等7名被抓商户写下保证书后被放。他们均否认“暴力袭击准备挪开广告牌的警察”一说。莫如峰说,当天早上,幼儿园的车来大平坡接学生,却被警车拦在马路入口处。“你挡我的路,我也挡你的路,几名村民把路边的一块大广告牌拆下来,拖到路中间横靠在一台挖掘机上。”


莫如峰右腿中的3颗弹头和冯发如脚上的1颗弹头都已取出,被守候在医院的警察拿走,理由是“案情需要”。伤势最重的冯达成身中7弹,左胸5颗,肩部和腹部各1颗。事发当天,胸部4颗子弹被取出。现在,他还躺在南宁一家医院等待手术,以取出另外3颗子弹。


因为涉嫌暴力袭警,莫如峰、冯发如在病床上被警察讯问。公检法部门的人找他俩谈话,表示他俩的行为违法,但政府不会追究,希望他俩接下来能配合拆除工作。


村民回述


混乱中枪声响起停战后继续理论


商户冯发如说,21日一早,拆房的人就来到大平坡,有市里区里乡里村里的领导,有普通民警、特警、边防武警。商户们只认识村干部和乡干部,质问这些干部拆房依据是什么,有时还夹着粗口。


冯发如说,午饭过后,他和莫林母子、吴德团父子等7人,5男2女,在马路上议论、观望。下午1点左右,一群特警跑来,通过扩音喇叭高喊,请村民在两分钟内离开,不要妨碍公务。


冯发如等5人退到马路边,但吴德团父子没有动。“警察过来把我往路边推,我反抗,推警察,4个警察就上来把我摁倒在地,反拧双手,戴上手铐,扔到车上。”吴德团说,他的父亲以及莫林均被抓。冯发如赶紧朝海滩跑去,边跑边喊“抓人了,打人了”。


海边商户们闻声赶去,不少人手里拿着铁锹、铁铲、钉耙、空酒瓶等,或者是临时从路旁林地里捡的棍棒、砖头。冯发如说,他只听砰砰两声枪响,随即倒地——左脚中枪,一颗子弹扎入小脚指后方的脚背,另一颗子弹在脚踝下方挖出一道半厘米深的凹槽,鲜血染红了拖鞋。他抄起一块砖头,砸向警察。


冯发如一瘸一拐地走到一棵树下时,发现同村的莫如峰已经躺在那里——裤子褪下半截,右大腿上有4个小洞,鲜血淋漓。


莫如峰说,听到喊叫声,他拎着钉耙和十来个村民冲过去,半道被手持盾牌的特警挡住。“让他们放人,他们不肯,我就举起钉耙打。”他的第一耙被特警用盾牌挡回来,第二耙还没来得及举起,两声枪响,几颗子弹穿过他的左裤腿,飞进右大腿。


听到枪响,40多岁的冯达成一手拿短棍,一手拿砖头奔来,又是一声枪响,一串子弹飞进他的左半身,从肩部、胸部一路下到腹部。“胸上3个洞,肩上两个洞,但刚开始不是很疼。”冯达成的第一反应是捂着伤口去找警察理论。在冯达成记忆中,他中枪后警察放了催泪弹


混战结果是双方各有损伤:除莫如峰、冯发如、冯达成外,还有5个村民受伤。警察有4人受伤,伤势最重的一个右腮被重创,嘴里缝了11针外面缝了6针。


停战后,商户们又上前与警察理论。当天在现场指挥调度警力的防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德明说,很和谐的景象,看不出双方刚刚有过激烈冲突。


本版据《南方都市报》


背景


两年前拆除后又自建


据了解,大平坡拆房,2007年10月有过一次。当时,江山乡人民政府与商户们签订协议:拆除所有商铺,政府在次年五一节前建好新的摊点及配套服务设施,租给商户们营业。当时,商户们交了1万元押金。


旧商铺如期拆除,新摊点却迟迟不见踪影。商户冯发昌说,2008年五一节前几天,大家又重操旧业,房子和棚屋陆续建起来,“当时没有哪个政府部门阻拦过”。


今年2月25日,商户们收到一张由防城港市国土资源局和建设规划委员会联合下发的拆违决定书,称他们的房子和棚屋是违法建筑,要求两天内自行拆除,否则强拆。大限到时,商户们没有自拆,也没人来强拆。


4月19日,江山乡干部口头通知商户,赶快把房子和棚屋清空、拆除,不然就强拆。4月20日,几台推土机、挖掘机开到棚屋后面一块空地上。


双方争议土地权归属


“大平坡的土地是我们的,政府凭什么拆房。”商户们说,去年村干部通知村民,大平坡的地已被征,每个人可得到713元。大平坡没生意的村民大多拿了这笔钱,但有生意的都没去领。“征地前,没有征求村民意见,不合法,土地还是我们的。”


而防城港市国土资源局防城分局土地纠纷确权办(以下简称“确权办”)负责人叶彪接受采访时说,大平坡从来没属于过潭西村,潭西村拿不出任何字据证明这块土地属于他们。



2008年5月,“确权办”受市政府之托,调查大平坡的土地所有权、土地使用权等情况,去年9月份完工。叶彪说,大平坡虽然由潭西村管理使用,但土地所有权一直归国家,从未被确认给任何一个农民集体经济组织。去年,为建设白浪滩景区旅游配套服务设施,防城区地产公司在大平坡征地145亩,补偿款130万元,为维护社会稳定,把其中70%分发给村民,30%留给村委会。


新闻回顾:广西警方使用催泪弹防暴枪清退阻路村民


日前,广西防城执法队伍清拆违章建筑,约20余名村民推倒两个大型广告牌作为路障。警方出动时遭到20余名违法搭建者手持棍棒和石头等物件袭击,执法车辆及盾牌被砸烂,4名警员被打伤,于是警方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发射橡皮弹清退村民。


广西警方用防暴枪催泪弹清阻路村民 官方称适当


近日,广西警方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发射橡皮弹清退阻路村民引发争议。官方随后通报称警察开防暴枪是适当的,法律规定“经警告无效”即可开枪,警方开枪前喊过话,口头警告也算警告。据悉,伤势最重村民身中7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