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一卷 神州残阳 第二章 征途(6)

赤色风铃 收藏 2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你说什么?不需要授权?”随时可能爆发的巨大怒意开始迅速聚集在罗翔略显修长的面孔上,并通过他的表情的急剧变化而表现出来,他反复地搓揉着粗砺的双手,把右手紧紧捏成拳头,然后又缓慢地松开,“上尉同志,我想请教您,这里是哪个国家的国土?应该遵循什么道德标准?我现在以联盟共和国公民的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你说什么?不需要授权?”随时可能爆发的巨大怒意开始迅速聚集在罗翔略显修长的面孔上,并通过他的表情的急剧变化而表现出来,他反复地搓揉着粗砺的双手,把右手紧紧捏成拳头,然后又缓慢地松开,“上尉同志,我想请教您,这里是哪个国家的国土?应该遵循什么道德标准?我现在以联盟共和国公民的身份提醒您,根据条令,处置革命前留下的古迹必需得到革命指挥委员会或是最高统帅的授权……”


“知道知道,不就是那帮年纪很大、资格很老、死多活少的老头老太么?”对方相当无礼地打断了他的质问,“在我们这儿,复兴社会党的授权效力可是打折的。”


“……”罗翔想要反驳,但还是咬了咬嘴唇,没说话。确实,革命指挥委员会常常被人诟病,这和它本身的体制问题不无关系。根据他看到的书上的资料,据说,在伟大的将军被害后,新生的共和国在组建权力机构时,特意研究了革命前各国政治体系的各种缺陷和漏洞(至于具体是些什么缺陷和漏洞,有多么黑暗和严重,他就不得而知了,这些B1级保密资料是只有八等文官或是上校才能调看的),建立了全新的“资格递进制”体系。这一体系中,所有人逐级升迁只看两个因素:品德和资格,当然还要注意不能犯错误。因此,越高级的行政机构中,那种平庸的老好人和思想极端的老原教旨主义者就越多(当然,军队和从不露面的最高统帅除外),而且这些机构偏偏还拥有不受干预的行政或立法权。这种体制倒是很好地避免了混乱的分权或是个人独裁,但是却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无能和行政低效的泥潭。


那上尉见罗翔不说话了,就转过身去用尖细的声音招呼手下继续干活,仿佛罗翔只是路边的一丛灌木似的。他们熟练地从昔年的“天下第一关”的残骸上拆下每一块可用的城砖,然后将这些明朝留下的遗物搬上车厢,整整齐齐地码放起来。


“您可真够窝囊啊,”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背后飘了过来,罗翔听出来,这是那个自称“飞行员”的安娜.马卡洛娃的声音,“共和国卫队少校被一个地方军队的上尉当面数落,呵呵,真是光荣。”


姬紫宸闻言有些火了,转身就要找她理论,被罗翔一把拦住。这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上尉,我现在以共和国卫队陆军少校的名义向你下达临时命令:暂时停止破坏山海关城墙,否则按联盟军事条例论处!”


随着他洪亮的嗓音在空旷的盐沼和山脊间回荡,那些工蚁般忙忙碌碌的人纷纷停下了手头的活计,不约而同地转向了他。无数讶异、疑惑和带着其他神情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仿佛在看一个怪人——作为直接接受革命指挥委员会领导的精锐部队、复兴社会党军事力量的骨干,三十万联盟共和国卫队的官兵拥有各种各样的“便宜行事”的特权,尤其是中、高级军官更是如此。在联盟共和国控制区内,如果出现“特殊情况”,共和国卫队将领甚至有权接管当地一切部门,而罗翔虽然只是少校,理论上也可以管辖革命军普通部队的同级和下级军官。


“对不起,这个命令没有效力。”上尉根本不给他面子,生硬地顶了回来,“根据联盟最高道德标准,所谓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一切都要为人类文明的复兴大业让路,否则视为不道德!这可是我们伟大的将军生前的教诲!您难道想阻碍伟大的复兴吗?”


“砰——”罗翔愤怒地一拳击在了一辆载满拆下来的写满文字的城砖的履带式卡车上,身后的姬紫宸看得吐了吐舌头:他这一拳下去,居然把车门砸出一个茶碟大的浅坑,要是砸在人身上,不知有多可怕呢。


“你们才是在破坏伟大的复兴!”罗翔少校像被陷阱困住的猛兽一样吼道,浑厚的声音在阴冷的海风中回荡,变得恐怖而诡异,姬紫宸注意到,身后的安娜.马卡洛娃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看,看这些城砖,”他用右手抓起一大块青黑色的砖头,“这上面刻着我们祖先的名字,是祖宗的遗产,不是给你们盖仓库的!你们这些蠢材简直就是古埃及的盗墓贼,他妈的把祖上的文明卖了当饭吃!天补平均大将军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为此愤怒的!”


上尉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和颜悦色地说:“对不起,我叫伊利娅.柴可夫斯基,这上面刻的恐怕不是我的祖先的名字,再说我们已经采取了补救措施,”她指了指旁边的一台旧式摄像机,“我们已经将这事以影像资料形式记录了下来,以后会送交社会部记录处妥善保管。至于将军的在天之灵,看到这个恐怕会相当欣慰的。毕竟,为了人类的复兴大业,牺牲几块砖头瓦砾算不得什么,对不对?”


“咯咯咯……”罗翔身后的安娜.马卡洛娃怪笑起来,她完全无视共和国卫队少校愤慨的目光,“我想,也许以后把这卷带子倒过来放一遍,就能知道这山海关当年是怎么建成的了。对不对,社会部的小妹妹?”姬紫宸心里一惊:原来她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还没等她想起自己身上佩戴了什么标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右手就被罗翔扯住了:“小宸,走!这个鬼地方的人已经他妈的没有希望了!”


“慢走慢走,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到两位。”安娜的尖细笑声带着诡异的气氛从身后传来,活像是中世纪传说中住在废弃城堡里幽灵的笑声,带着一股子玩世不恭却又无奈的寒意。


罗翔头也不回,和姬紫宸一起朝着东方阴暗的天穹走去:“我希望下次见到您的时候,您已经躺在帆布裹尸袋里了!”


当他们乘车又一次经过山海关基地外的环状公路时,姬紫宸发现那些参加“自发性游行”的人还没走远,响亮而有节奏的口号声伴着充满寒意的晚风传来:“……复兴社会,一统江山!人类文明必将复兴!伟大的人类文明复兴大业万岁,万万岁……”



与此同时,在八百多公里外的七台河基地,天已经完全黑了。在往常,人们早已回到半地穴式窝棚里睡觉,但今天却不同——在基地中央的棚屋里,数百名部落成员和世界人民抵抗军的军事调查团成员将这座木质建筑的内部空间完全挤满了,这是因为,在跳动的篝火旁边,一场关乎所有人争论正在进行。


“离忧,请问你为什么支持这种疯狂的极端盲动主义行为?要知道,头脑正常的老虎不会去啃海龟壳,更何况这次你想要啃的是只刺猬!是的是的,我承认,也许拿下一列运输车队能够彻底解决七台河部落、甚至周边的部落今年的生机问题,也许还能让我军得到敌人研发的新式装备。但谁都明白,联盟的罐头是好吃,你吃得着么?就算吃到了,代价会是多大,你能想象吗?损失的人员装备对伟大的复兴事业造成的负面影响,谁能负责?”胡须最长、资格最老的佐佐木严流上尉正站在火堆边,以一种教育不知深浅的晚辈的口气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佐佐木今年已经四十四岁了,这个年龄倒是足够做绝大部分人的长辈。


苏离忧确实是以对待长辈的态度对待他的质问的。她一直默默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地、认真地听着这位长辈有些嘶哑但仍然底气十足的声音,甚至脸上的表情也毫无变化。等到佐佐木严流上尉结束了发言,接过旁边的人递上的瓷片已经掉了大半的搪瓷杯子喝水时,她还是没有讲话。


“喂,你还有什么意见?没有就回去找男人睡觉吧!”徐成在一边怪腔怪调地叫道,不过他滑稽的声音立马终止了——坐在后面的拉杜耶夫重重地他背上擂了一拳,示意他遵守规矩:辩论时,被询问者答话前不准有人插嘴。不过苏离忧似乎没有看到这无礼的行为,而是自顾自地开始回答佐佐木老头刚才的质问。


“佐佐木上尉,您的高尚品德和积累的宝贵知识与经验,都是人类复兴的重要资产,我们这里在座众人,除了敬爱的玄将军和埃德加中校没人能与您比肩,”苏离忧不紧不慢地说着,这几句话与其说是回答,倒不如说更像是寒暄,徐成又想站起来插科打诨,不过拉杜耶夫和另一个青年用手掌按住了这家伙又高又窄的肩膀,让他不敢妄动,“因此,您认为您对于这类事件的判断更加正确,对不对?”


老上尉不太明白她的意思,随即点头:“正是,我从十岁参加少年冲锋队开始,已经与人类的敌人们,特别是联盟的军队打了三十四年交道。而这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我,无论如何,面对敌人都不能盲目冒险,因为这场赌博中,我们可没有多少赌本,输上一次,以后就很难翻盘了!”他说到后面,又情不自禁地激动起来,结果再度开始了大口大口地喘气,几名调查团里的年轻见习军官赶紧过来给他捶背、拍胸口,然后小心翼翼地扶他坐下。


“很好很好,您别激动,”苏离忧也不失时机地上前帮忙,她知道老上尉的呼吸道一直有毛病,似乎是被冻出来的,说几句话比跑一里路还要费劲,“那么,请问您在这三十四年中,有没有遇到过与今年七台河部落的遭遇相似的情况呢?”


“苏离忧中尉,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相似的情况’?该怎么定义?”调查团的一个见习准尉站起来发问。离忧旋即认出这是去年才从南萨哈林部落的少年突击队里升入抵抗军正规部队的尤里.尤马舍夫。他身材比较高,超过了一米九,身板比很多成年人还要粗大。当然,他本人理论上也可以算是“成人”,因为今年他正好十七岁。不过,他脸上还留有一些稚气,嘴唇边的胡须还只是淡淡的一圈,脸上也还没有被无情的岁月刻蚀出阅尽沧桑的沟壑。不过尤马舍夫可不是“办事不牢”的小青年,实际上,他在少年突击队里就是个很好的步枪射手了,搞起机械来也有一套。从他十二岁到现在,已经有十一个联盟士兵和不下五十只地鼹和毛鬼死在他的K78步枪下了,因此他还在今年八月获得了党颁发的一级仇恨勋章。


“定义?尤里,你应该知道,这次的情况非常特殊,我们以前没有类似的先例。”玄将军站起来道。


尤马舍夫似乎不接受这种说法:“但类似的情况总是有的吧?比如说,我们南萨哈林在前年冬天就遇上过困难,饥荒让一百二十人踏上了征途,但最后还是挺过来了,而且没有出去盲目冒险!”


四周响起一阵低声议论声,听口音,大多是七台河部落的成员在议论——尤马舍夫毕竟没有多少和别的部落成员沟通的经验,刚才那句话很有些不中听。特别是“盲目冒险”这个词,让很多敏感的人觉得这简直就是在嘲笑自己愚蠢、盲目似的。


“大家静一静,”苏离忧高声制止了这些窃窃私语,“有任何意见,请站出来辩论,为了人类复兴大业,我们要遵守秩序,懂吗?”等低语声消停下来后,她又放缓语气解释道:“诸位,尤马舍夫他今年才十七岁,胡子还没长到一寸长,你们总不能要求他像那些渊博而又经验丰富的老人一样吧?他刚才这句话可没有针对贵部落的意思。”


“多谢,”尤马舍夫向离忧道谢,“不过你还没有说明,七台河今年的情况有什么特殊性,以至于不能用往常的经验来衡量。”


离忧还没接口,火堆旁就有人站起来了:“诸位,今年我们部落的糟糕情况,恐怕你们还没有真正直观的了解,我们的人也了解得不是很清楚。那么容我打个比方吧。”离忧见有人抢了自己的话头,有些不满地循声望去,却发现在那在火光下朗声侃侃而谈的居然是拉杜耶夫,心里的那点不满又像是河滩细沙上的纹路一样,被迅速抹平了。其他人也没有对这一擅自接话的违反规矩的行为表示不满,而是认真听着这年轻人会发表什么高见。“诸位,如果我记得没错,那次南萨哈林部落的困难,是因为被鞑靼峡湾战役所波及,当年收成损失一半,对吧?但是他们当时还有三万斤前两年存下的高粱面和玉米、红薯,因此一直撑到二月上旬才断的顿,饿死了一百多人。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呢?我们这前年夏天遇上寒潮,去年又拿了一半存粮去支援世界人民抵抗军打共青城战役。也许大多数同志都不清楚,我们仓库里还剩下些什么,那么我只能告诉各位,很不幸,我调查过了,只有两千两百斤!其中只有八百九十斤是高粱面和玉米面,其他是红薯干。如果不想让我们去冒险,那也行,谁想拿性命随便开玩笑呢?只要,你们那位能够提出可行的、让我们绝大部分老弱病残活着度过这个冬天的方案,本人一定全力拥护!”


沉默。


还是沉默,只有面色严肃的佐佐木严流上尉的铅笔在革命前生产的人造革笔记本上划过发出的“沙沙”声,听上去犹如暗夜鬼魅的低语,在这拥挤的空间内散布着阴冷的感觉,似乎连“毕毕剥剥”燃烧着的篝火也丧失了热度。事实上,让人沉默的,只是那两个词:两千两百斤,总共。


“我……我想,能不能,嗯,去……试试向临近部落借贷呢?也许这样可以暂时应付一下。”尤马舍夫显然不愿意承认拉杜耶夫是对的,但明显对自己的坚持底气不足,说到“应付一下”时,声音已经细得只有身边的人才能听到了。


“不可能,”一个洪亮而充满底气、有些像钟声的的声音响了起来,直接让尤马舍夫闭嘴了,“根据我的计算,该方法不可行。”令大家惊讶的是,说话的竟然是佐佐木严流上尉,而就是这位老资格军官,刚才还在激烈地反对苏离忧提出的袭击联盟车队的意见。“你能够保证你提供的数据的正确性吗?”他的这一问让尤马舍夫有些摸不着头脑,接着才醒悟到那其实是在问拉杜耶夫。


米哈伊尔.拉杜耶夫站起身:“我可以以我的荣誉与我对人类文明复兴事业的忠诚担保,这些数字绝对正确。我可是部落的食品供应委员。”


“嗯,很好。”老上尉严肃地点头,“那么,根据我的计算,附近的部落——包括通化部落、铁岭部落、符拉迪沃斯托克部落等,即使加在一起,也不可能在保证自身食品供应充足的基础上,拿出足够的粮食。冒险势在必行。”


一旁的徐成滑稽地晃动着长长的脖子抗议:“这是送死,是把我们送到机关枪枪口下面!我们不去,我们不想死!”此言一出,全场当即哗然——但基本上不是支持这个滑稽的家伙的。要知道,无论是联盟公民还是抵抗军和部落民们,都将“殉难”看做是最高荣誉,这一贪生怕死的言论当即引发了众怒。


“胆怯的田鼠,你也配代表我们?滚!”


“不想死你可以不去,老子要去,你他妈就缩在窝里等着老子喂饭给你吃吧!”


“这种糟粕早该从地球上抹去了!”


……


大棚屋里一片喧闹混乱,就连年轻气盛的尤马舍夫和其他几个刚才还表示反对意见的调查团军官们,也异口同声地咒骂起徐成这只吃白饭的胆小鬼来。屋里那原本接近冰点的空气,现在似乎也已经被激愤的人群搅成了一锅沸水。


“安静,安静!”在群情激奋中,玄将军面不改色,如同一尊雕像,“我们应该民主决策了,这次行动有危险,很大的危险,”他故意加重了“危险”两字,“哪位志愿参加?”


棚屋里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如同古代马其顿军团林立的长矛,再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出,这里面含着的坚定决心。


“好,好,”坐在玄将军身边的调查团长凡.艾德加中校道,言语中颇有些无奈之意,“既然贵部已经做出决定,那么请在行动前通知我军,我军自当全力相助。世界人民抵抗军有义务为保卫世界人民和伟大的复兴事业而战,这是不能推脱的。”


苏离忧轻出一口气,脸上的神色也柔和了下来。她直直抬起右手向艾德加中校敬礼:“多谢支持,人类文明必将复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