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金斯永无清白,斯诺克从今少儿不宜

世界王牌 收藏 0 2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


我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希望自己每周能有一两个下午,可以闷在球房里,好好练练斯诺克。有拍档对打不错,没有拍档自己练练也行。


这种向往,或许跟爱围棋的人,老爱捏着棋子摆来布去类似。因为这项运动有着其自身质朴的魅力,因为在打斯诺克的时候,你会从其他生活琐事中解脱出来,你必须做到心无杂念。因为这项运动总是要求你和自己较劲。威廉姆斯说能打败奥沙利文的只有奥沙利文自己,事实上,每个热爱斯诺克的人都应该明白,这项运动和高尔夫一样,都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我甚至想过,如果让一些孩子们小小年纪就学打斯诺克,也许他们能在享受这项运动的同时,学会控制自我,学会思考,学会一些做人的道理。


然而斯诺克在变质,有无数双黑手在伸向这项运动。别以为希金斯就是唯一的斯诺克罪人,好几年前,我就听亨得利说过,这项运动早就不干净了。


《世界消息报》(News Of The World)未必能把希金斯送进监狱,很大程度上,这种包装陷阱式的新闻制造手法,和那些打假球的人一样卑劣。这也不是NOTW第一次如是操作,更早的成功范例能直追格罗贝拉假球事件。最终格罗贝拉打赢了那场官司,虽然他也因为官司而破产。只是NOTW完成了对希金斯的一次全面攻击,希金斯必定会和格罗贝拉一样,从此身败名裂,再也无法在公众面前抬起头。不论这出斯诺克闹剧是包装出来的故事,还是存在确凿证据的事实。


希金斯事件可怕之处,在于一个世界冠军,一个世界排名第一的职业选手,能如此轻易地中圈套、被收买。希金斯说他是被黑社会威胁,从而出席这次密谈的,然而密谈过程中,他话语从容,言笑晏晏,一点都不像个生手。法理社会也有事事都认证据的硬伤,NOTW的闹剧缺乏的,恐怕就是让希金斯无从逃匿的铁证,但是谁还会完全相信斯诺克的清白?


从吉米·怀特、彼得·艾伯顿、被认定有罪的昆汀·汉恩、马奎尔、史蒂芬·李、伯内特,再到希金斯,如果未来再添上几个鼎鼎大名,激起的惊诧和疑虑,都不会比现在更高。这项运动在职业层面上,面对的是一次灭顶之灾。


可是我仍然热爱这项运动,我仍然期盼着看到顶尖高手的较量。如果今晚有希金斯对奥沙利文的对决,我仍然会收看。只是我不会鼓励自己抑或其他人的孩子们去从事这项运动。作为业余兴趣玩一玩是可以的,拿来陶冶一下性情,或许还很不错,但如果有哪个孩子告诉我说:“我梦想成为职业选手,要拿世锦赛冠军!”我会立即劝阻他。


因为这项运动在中国同样不清白,倘若不是更不清白的话。十多年前,在南方,我就见过很多球房里专业练球的“枪手”。不少都是天赋出众的少年天才,几乎初中阶段就辍学学球。这些孩子的家庭未必富有,不是自身渴望学球,就是家长发现孩子台球天赋后,设定此道为孩子未来的晋身之阶。和其他运动不同的是,斯诺克和台球,都是八十年代才在中国大陆兴起的运动,“举国体制”与此无关。业余体校体系里,几乎没有台球这一项,哪怕是后来有的各种全国、地区性的台球比赛,也都是由民间走向官方。于是孩子们要想学球,只可能自己在江湖漫游。


可是要学球,成本并不低廉,同时还会荒废学业。所以很多少年球手成为了“枪手”,球房承担生活和学球费用,“枪手”需要为球房效力。其中有一类“效力”,在不少球房都存在的,就是出战各种赌局——你代表XX球房,出战另一个球房选拔出来的“枪手”,一堆喜好或不喜好台球但肯定喜好赌博的人,会集合各自的彩金,在这样的赌局台球战上下注。



很多中国球手,都是从这样的江湖杀出来的。至少有两种恶果将伴随他们,一是对这项绅士运动的扭曲认识,任何运动和赌博关系太密切,都会变质,二是球风会很凌厉很彪悍,却也充满了搏杀赌性。所以中国球手在面对长盘赛事时,在战术意识和技术能力上全都匮乏。


斯诺克依旧能在中国走向兴盛,由江湖而登庙堂,因为这项运动确实太适合中国人了。可是当希金斯丑闻出现时,我们不得不警惕这项运动潜藏的赌博危害——你甚至无法去辨析假球,这一杆失误了,是必然,还是有意为之?


你会让孩子去学斯诺克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