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欲的泛滥与大众的帮凶

guanghuidaolu 收藏 0 41
导读:我们这个时代时常产生某些不可思议的现象,令人措手不及。 5月1日,“犀利哥”程国荣身穿名牌服装在顺德碧桂园农庄首次与女模特儿同台作时装表演。但与此同时,当初流浪生涯中自然流露的“犀利”气息荡然无存,媒体以“犀利哥不再犀利”作为标题进行报道,对其“变质奶油小生”形象予以嘲讽,但无疑,这次“时装秀”达到了策划者的预期目的,仰赖这位突然爆红的犀利哥,商家名利双收。 《中国经济周刊》近日刊发专文,指山东临清、阳谷和安徽黄山三地战鼓铿锵,硝烟弥漫,声势浩大,争做西门庆故里,都志在必得,借此创造当地西门庆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这个时代时常产生某些不可思议的现象,令人措手不及。


5月1日,“犀利哥”程国荣身穿名牌服装在顺德碧桂园农庄首次与女模特儿同台作时装表演。但与此同时,当初流浪生涯中自然流露的“犀利”气息荡然无存,媒体以“犀利哥不再犀利”作为标题进行报道,对其“变质奶油小生”形象予以嘲讽,但无疑,这次“时装秀”达到了策划者的预期目的,仰赖这位突然爆红的犀利哥,商家名利双收。


《中国经济周刊》近日刊发专文,指山东临清、阳谷和安徽黄山三地战鼓铿锵,硝烟弥漫,声势浩大,争做西门庆故里,都志在必得,借此创造当地西门庆文化旅游品牌,招徕游客。


被国内外媒体叹为观止的北京车展上,曾经被热炒的“兽兽门”主角翟凌重出江湖,身价飙升,护驾如云,一派娱乐界大腕的气势,一时风光无限。就连“老江湖”芙蓉姐姐也因为翟凌的横空出世,感到压力减轻不少,期待近期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自称“9岁起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智商前300年后300年无人能及”的“凤姐”罗凤玉几乎一夜成名,频出雷人话语,众人皆知其不过一则“玩笑”,却仍然难敌凤姐旋风。


这些事如果不是真的发生了,恐怕谁也难以事先想象得到。就在不久前,也许还是天方夜谭,而在今天,它们越来越成为“正常”的现象,每天都在我们身边涌现。文化学者会从文化的角度阐释这些现象;社会学家会认为它们是复杂的社会现象;而商人则要计算它们蕴藏的经济价值。不同角色的人会从不同角度认识它们的合理性和荒谬性。


作为我们这个时代发生的真实事件,先哲的一句话也许可以笼统地解释它们存在的原因: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但是如果仅仅这样说明这些现象远远不能打动人心,而只能更加使人头脑混乱——什么叫合理?他们明明背离我们生活的现实,我们原有的对世界的想象,以及人性、道德和社会规则等等。总而言之,它们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甚至“不正常”,乃至于颠覆了我们这个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主流价值。


首先,它们都是错位美学的表征,反映了公众的扭曲的甚至错乱的美学观。不管是翟凌借“兽兽门”自我炒作,还是凤姐频发雷人之语,以及山东、安徽两省三地争夺“西门大官人”作门脸,都超越了公众对美的认知。问题是“以丑为美”究竟是不是美?是他们自己创造了错位美学,还是在公众推波助澜下创造了错位美学?公众的热情是由于对美的欣赏还是一种病态心理的展现?这些实际上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都发生了,而且盛行不衰,成为当今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犀利哥的例子可以说明,即使是错位美学也是有限度的,一旦超过了其内在规定的范围,原有的美感也就消失了,犀利哥不再犀利,正是错位美学走到极限的反应。而极限的存在,表明了人类的良知未泯和自我反省精神,也代表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希望所在。


那么,这些不无“荒诞”的现象为何存在?它们的真正动力是什么?它们为什么一再发生?对此,我们不得不将之归结为或者毋宁说归罪于物质主义的泛滥,它们是市场经济的原则和机制过度作用的“畸形儿”——一切都被“商品化”,追逐金钱的原始欲望操控了人的行为,淹没了人的羞耻心和道德心,也掠夺了人的尊严。这既有商人的投机行为,也有媒体的无原则地充当吹鼓手的罪过。计算机网络作为新媒体因此显示了它的狰狞丑陋的一面。的确,从来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一件事物一夜之间传遍天下,家喻户晓,甚至角角落落,从城市到农村,从繁华的街市到穷乡僻壤,只要有电脑,有网络,无论多么丑恶的现象也能在公众尚且无法分辨是非对错美丑的情况下瞬间左右人们的观念、意识乃至认识。继之而起的则是纸质媒体、广播、电视等的连番轰炸,从而奏响一曲“交响乐”。对“受众”的追逐,让这些担负社会良心责任的媒体让位于实利主义的诱惑。如果说媒体的逐利行为尚且受到良知的困扰的话,那么商人的本性就是追逐金钱,追逐利益,熙熙攘攘之间物质主义的渴求会让它们从偶尔出现的社会端倪中嗅到金钱的味道,从而如蝇逐臭,将诸如“凤姐”、“兽兽”、“西门庆”还有“犀利哥”现象无限放大,以期增加其效益。作为当事者,出于同样的理由,为了名利,耍一些手段吸引公众的眼球又有什么难的呢?


还有,它们为什么受到公众的追逐?公众究竟在它们的走红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我们看到,公众很多时候成为容易被人操控的对象,成为“愚众”的代名词。他们在当事者的煽情和媒体的煽动以及商人的幕后操纵下,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形同玩偶。也许完了,还要欢呼“庶民的胜利”,正是“大众”将这些底层人物抬到了名人的殿堂。公众陶然其中,却不知自己是在担当着被人出卖还要帮人数钞票的可怜角色。真正的受益者的窃笑难道能唤醒他们麻木的神智吗?


问题是,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些现象,是一味地批判,还是从中发现时代的病态症候,以此寻求诊疗的药方?毫无疑问,它们对主流价值观的侵害是不可估量的。一夜成名,不劳而获,或者一劳永逸,都将损害真正的勇敢者的进取心,那些为了人类的文明进步默默奉献自己的心智者将会变得沮丧,当他们仰望着这些虚幻的“成功故事”时内心的恐惧和不安,他们对未来的悲观情绪,都将毁损这个社会的根基,令人类的未来奠定在沙砾之上,有可能在不经意间坍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