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有张“二皮脸”--新版《三国》第一印象

世界王牌 收藏 0 141
导读:我们这代人是被古典小说四大名著熏大的,不仅对小说读了又读,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央视翻拍的电视剧也是看了又看,滚瓜烂熟。年初新版《西游记》上映的时候,我曾夜以继日地“攻读”不休,并且写下近万字的发烧文字。现在新版《三国》又来了,就算四大卫视不在那里鼓乐喧天地造势,我的心里也早就装满了大快朵颐的热望。 几集看下来,要说的话有很多,但我最想做的是对新旧两版的对比。首先名字就不一样,老版是《三国演义》,编导必恭必敬地采用了小说的框架、细节和对白,把主要心思花在小说到电视剧的媒介转化上,虽然也删除了某些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这代人是被古典小说四大名著熏大的,不仅对小说读了又读,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央视翻拍的电视剧也是看了又看,滚瓜烂熟。年初新版《西游记》上映的时候,我曾夜以继日地“攻读”不休,并且写下近万字的发烧文字。现在新版《三国》又来了,就算四大卫视不在那里鼓乐喧天地造势,我的心里也早就装满了大快朵颐的热望。



几集看下来,要说的话有很多,但我最想做的是对新旧两版的对比。首先名字就不一样,老版是《三国演义》,编导必恭必敬地采用了小说的框架、细节和对白,把主要心思花在小说到电视剧的媒介转化上,虽然也删除了某些过于不合时宜的古代价值观(比如“妻子如衣服”),但总体上是罗贯中的忠实信徒;新版则是《三国》,虽然只是少了两个字,意趣却已大为不同。《三国》对《三国演义》不再萧规曹随,而是在思想内涵、人物性格、剧情走向等诸多方面进行了细化、补叙和重构。



看央视的老版四大名著,你会感觉到编导那种如履薄冰的心态,既想有所创见,又怕偏离了主航道,既想古为今用,又怕招来滚滚骂名,而从新版《三国》呈现的文本来看,主创人员没有这样的心理阴影,他们以一种相对自由的心态描摹了心目中的英雄和传奇。我觉得,既然拍的是新版,就应该有敢于破局的健康心态,否则重拍就成了一单把经典再卖一遍的生意,失去了认知和审美上的意义。



当然,作为内地的文艺工作者,面对《三国演义》这座巍巍的大山,谁都不可能是一种生杀予夺任我的姿态。徐克在改编《笑傲江湖》时,刘镇伟在结构《大话西游》时,心里流荡着一种自由颠覆的快感,但朱苏进和高希希是知道进退的,他们的创作主旨是:对原著只整容不变性。这一点,在前十集中“曹操杀吕伯奢”“吕布戏貂蝉”等章节中尤其明显。



在所有发生了变动的元素中,人物形象、气质的变化是最直观的。老版《三国演义》流传至今,观众可能已经淡忘了斗智斗勇的情节,但那一张张个性十足的面庞却永远留在了记忆中。诚如当年毛阿敏唱的:“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那么,新《三国》群英发生了哪些智商情商、心灵面貌上的变化呢?



毫无疑问,曹操是新版《三国》前三十集的绝对主角,这一部分甚至可以直接命名为《曹操传》。老版中鲍国安扮演的曹操也是最抢眼的人物,但他也没有得到编导们如此的偏爱、情节上如此的倚重。老版第一集是《桃园三结义》,刘关张当仁不让地率先亮相。一个浑厚的男声解说上来就说“古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画面上群臣上朝,东汉王朝气数将尽。镜头一转,黄巾起义,烽烟四起,刘关张在乱世中相识相知。他们在桃花下结拜,刘欢演唱的《这一拜》飘然而起,这是全剧中最抒情的一首歌。老版用详细的笔墨交代了大将军何进和“十常侍”太监集团殊死相争,两败俱伤,西凉刺史董卓进京另立新皇,又用赤兔马收降吕布,坐大为第一权臣。



新版将这些尽数删除,就连黄巾起义的大事件也轻松绕过,直接进入了董卓专政时期。新版从董卓的一声喷嚏开始,老贼在殿上欺天子、压群臣。然后就是散朝后曹操和一个先朝老臣的对话。老臣对董卓十分不满,却不敢高声言谈,而曹操言笑无忌,大呼“国贼董卓”。这是新加的段子,曹阿瞒的不同凡流登时浮现。随后司徒王允在寿筵上发表了慷慨悲壮的讨贼演说,群臣饮泣,曹操又一次发出了与众不同的声音:你们朝哭到夜,夜哭到明,能把董卓哭死吗?群臣围攻曹操,他口出狂言:我要立断董贼之头。这一节,新旧两版是大体相似的,只不过老版中,“孟德献刀”的段子要到第四集才出现,新版却让他第一集就提刀上阵了。



曹操杀董不成,反被追杀,在陈留县被陈宫捕获。陈宫慕其有大志,弃官随行。然后就该吕伯奢一家倒霉了,曹操杀人后说出那句人生箴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老版中是夜半杀人,新版里是白日行凶,总之曹操在这一段中凶相毕露,化身魔鬼。老版中,曹操不知悔改,陈宫弃他而去,新版却在此大做文章,让曹操身着白衣祭祀吕伯奢,表白说:“伯父,不是阿瞒害了你,是这个乱世害了你,我一定替你报仇!”这种安排明显体现了新版的特点:原著用笔俭省,往往只是交代事发经过,并不去细究人物做事的心理依据,而新剧则要让观众知其然的同时知其所以然。通过这段独白,你会发现曹操有一套自己的人生哲学: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少主观过错,而是立身于这个吃人的乱世中,他不得不多疑,不得不对谁都防一手,不得不事情不明就痛下杀手。



然后,曹操就酣然睡去了,陈宫在暗夜中想杀他,犹豫多时不忍下手,独自离去。曹操醒来后,看着桌子上插的剑,甩出了几句话:“要杀便杀,何必犹豫?把自己搞得那么痛苦!”这番话足见曹操的性格和胆识:他虽然对误杀好人有所歉疚,但并不萦于怀;他虽然明知道陈宫有杀心,但还是睡得香甜。其实,“做大事的人”都得有这股狠劲儿,敢于对别人下手,也敢于拿自己赌博,“一将功成万骨枯”。



曹操回乡,散尽家资招募义军,又打出了“奉诏讨贼”的大旗。曹仁等人还在为“矫诏”的罪名而惶惶,曹操却早已认识到了,名不正则言不顺,假的有时候比真的更管用。至此,一个诡计多端的奸雄形象站立起来,一个心性洒脱的真小人嘴脸暴露无遗。一般人总是被规矩和陈法约束,而奸雄和枭雄从来都擅长冲破惯性思维。后来,曹操又把他假托天子之名写的诏书公然念给反董卓的十八路诸侯,要人家“接诏”。十八位军阀听完以后,有聪明人提出了疑虑,天子年幼,如何写得了这个诏书?曹操见把戏被识破,哈哈一笑,公然认可了矫诏的事实,又说:董卓视皇上为草芥,我们怎么就不能让他为我所用?新版中的曹操就是这么“二皮脸”:时而义正词严,时而无赖奸猾,两边都是真的,两边也都是假的,怎么合适怎么来,一个彻底的机会主义者和功利主义者。



这一招,他在官渡之战运用到了极致。两军对圆,即将生死对决,曹操突设一桌二椅,邀袁绍对坐请和。他使出了三道奸计:虚言求和、假献天子、宫女劳军,为的只是等日光的照射角度刚好对准了袁绍军队,曹军好发起进攻。他深情地回忆了少年时同袁绍一起在洛阳“白天架鹰走马,晚上寻欢作乐”的好时光,然后又拿“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好处诱惑袁绍,继而苦口婆心地请求给自己保留许都作为大本营。袁绍完全被牵着鼻子走,惊疑不定,大言恫吓。曹操拖够了时间,突然翻脸,仰天狂笑,挥军杀来,袁绍大败。这一段让我想起,电影《赤壁》中小乔只身过江给曹操敬茶,本欲发兵的曹操也是为此耽搁了一盏茶的工夫,结果输掉了整个战局。《三国》和《赤壁》都是在河北易水湖选的水景,又都有“一盏茶”和“回光阵”的段子,这就不知道是谁借鉴的谁了。




放眼整个中国适龄演员阵容,陈建斌是演曹操的不二人选,他在镜头里的气焰没人能压住。他演的曹操身上有他以往几个角色的影子:《乔家大院》里乔致庸的大气、《光荣岁月》里苑志豪的鬼马、《结婚十年》里成长的可爱,当然还有经典曹操身上必备的奸诈。老版里鲍国安的表演更有庙堂威严和文采风流,陈建斌的表演更有真性情和草莽气,他甚至让曹操带了些刘邦的无赖。鲍国安和陈建斌同出自中央戏剧学院,如今又在同一家经纪公司,而“曹操”也是他们演艺生涯中最有分量的角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