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忠诚 正文 (二十五)

寒石 收藏 2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21.html[/size][/URL] “准备给他录像吧,在运来的飞机残骸的那个仓库里录像。”他向南准日下了新的指令。 “一切都已经被准备好了。录像前您是否准备见见这个飞行员?”南准日一向心细周密。 5号首长首长托住杯子,手温微微暖了一下杯中的液体,又晃了晃杯中的残酒,仰起头一饮而尽,轻轻的啧了啧嘴,美好的回味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21.html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四处找寻的追捕者们纷纷向自己的头目汇报着没有结果的结果。从一张张失望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的怒气和被挨骂的怨气。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咒骂着这个让他们空手而归或者破坏了他们本该是在娱乐中的逃跑者。在离开被封锁区域不远处的一个街角停车处,闻讯而来的小岛冷酷的绷着脸,听着车载通讯器里一声声失望的报告。同一车里的助手看不出戴着墨镜的上司此时的表情。

这个秦浩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在如此严密的布控中居然能够消失于空气之中,这太可怕了。小岛相信他的手下,包括他动用的国家部门和社团力量是尽心的,也相信这里的每一寸空间都被他们锊过了。可是这个人是如何逃跑的呢?周围的商家和居民至少在看见了警察的搜捕是不会藏匿这个异国人的。又想起了永修那张干巴削瘦的脸和狼一般的眼光,小岛的恐惧正在全身蔓延。

封锁逐渐的被撤去,街上一切都慢慢开始了恢复了以往的秩序。空气中虽然还飘散着一些对刚刚过去那场大动干戈的搜查所产生的好奇和恐慌的声音外,逐渐的又被欢歌笑语所淹没。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继续装点着这个繁华都市的一角。除了一些被留守在这里,四处闲逛的帮会人员外,熙攘的路上,店铺里就如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在前方一辆保镖的车辆首先开出去后,小岛的车发动了起来,慢慢的驶离了停车点后,轻快的跑动起来。后面又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紧紧跟着,后座上,已经肮脏不堪的久米被套上了黑色头套坐在两个大汉之间。他身上还在散发的作呕的酒气让这两个看护着不得不用纸巾掩着鼻子,并嘴里不停的咕哝的咒骂着。

“您好,朴正勇中校。”已经完全掌握了朴正勇个人资料的南平悠然自得的对着架坐在病床上的俘虏说着话。“很奇怪吗?请别介意,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你是我见过的最职业的军人,也是钦佩的人。你也放心,在药物中,你并没有泄露任何资料,只是一段小小的歌曲而已。”南平打开了录音机,里面传出了朴正勇在受刑时无意识发出的声音,不一会儿,一段断断续续的哼唱声传了出来。‘啪’南平关上了录音机。继续笑着说,“没有想到就是这几个音节的歌曲片段泄露了你的身份和你所服务的单位吧。神秘的‘朱雀’中队。”最后几个字南平说得很慢,眼神也专注的盯紧着朴正勇。

被抢救回来的朴正勇还处在药物反应期,剧烈的脑神经疼痛和身上的各种伤痛一起在折磨着他。可是听见了‘朱雀’二字,他还是不由自主的震颤了一下。

看到了朴正勇的反应,南平知道了自己验证了自己所得到的信息,在先前和5号首长的汇报中,他已经度过了自己仕途的危险时期。此时,他俨然已经是个胜利者,他双臂交叉着弯在胸前,继续着他的说话,“由于我们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对你身份的鉴别。下面,我们将会开始第二阶段的工作,关于韩国空军和‘朱雀’,‘白虎’中队的情况。希望你能吸取教训,予以配合。你可以放心的是,你的身体健康状况现在将是改变我们共同的民族命运的一个按钮了,我们会妥善处理你的一切伤痛。”处于骄傲的南准日无意中表明了一个重要信息,BCX国与H国之间将有一场大的突变。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换上了一种很关切的神色对着朴正勇,“现在我们有的是时间,今天你可以好好的休息。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身份识别我们将会以安全的通道知会贵方有关部门。你已经百言莫辩了,因为,是不是你自己招供的,将取决于我们的考虑。好了,好好睡一会儿吧。我们明天见。”

南平得意的走出了看护房,门口候着的医生和护士随即走了进去,一个校官也跟着走了进去。门口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尽职的站立着。

朴正勇努力的想动弹,可是,被橡皮绑带紧紧捆住的身体只能小小的扭曲着。头固定在床头架上,他闭上眼,一滴眼泪慢慢的从眼帘处溢了下来,向耳部滑落。生,不如死,是形容朴正勇此时心情的最好注解。

仅容一个人卷着身子躲藏的垃圾桶里,秦浩并没有浪费这些漫长的等待时间。他在急速思考着方才从久米那儿得来的信息。在每个国家地区,特种兵战术小队在大的战略中所起的作用往往就能揭示出其真正的战略目的。而久米所介绍的他所在小队的战备配置,战斗等级,以及最近的J国动向,秦浩开始将它们有机的联系在一起。如果半岛一旦真的发生战事,那么。。。想到J国出兵的理由,建军的叫嚣,他的脑子里突然又闪出一个名字,高江。久米说得如此神秘,他是谁呢?他干了什么让久米如此钦佩而又羡慕。思考中,也许是酒精中乙醇开始发挥了作用,体内的肾上激素逐渐消退,秦浩觉得自己的眼睛和后脑开始麻木,他觉得自己也许该利用这个时间稍微休息一下,已经在这个桶里了,也是听天由命了。

从高处往下望去,白天碌碌的港口,此刻显得宁静又少许有些恐怖。港中帆樯林立,舳舻相接,再远些,便可见城中白色的屋字 。及高耸的塔楼,都了如指掌。从派做瞭望的塔吊顶处上看来,那些屋子就宛如海鸥的巢,船舳都如甲虫,如果有人在灰石的路上行走,却象点点的黑子。如果在清晨,和缓的东风吹来了一阵喧哗的市声,和着轮船的汽笛声最为响亮。而到午后六时,港中的一切动作渐次停息下来,海鸥都躲进岩穴里去,波浪渐渐衰弱,好象有些懒倦了,于是在陆地上,在海上,以及在这个塔吊上,一时都归于寂静,不受任何喧扰。波浪退落之后,黄砂滩闪着光,在这汪洋大水上,宛如一个个银色的斑点,整个码头的建筑、设备和船只,显得轮廓分明。一道月光从天空中照射在水上、砂滩上和崖壁上。这是一个私人码头,它的产权属于一个叫永修的企业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