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震中的玉树骑兵连: 3/7的军马殉难

2野劲旅 收藏 3 21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5_94521_11094521.jpg[/img] 马,是军事历史的宠儿,多少故事与马有关,多少成语、多少诗篇中留下它们的功勋和印记; 马,似乎又是所有动物中和军人最为亲密的战友,即便是到了今天,它们仍在一些独特的领地,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马,往往又和一种精神,一种气韵,一种力量连在一起,甚至我们的民族也以“龙马精神”自喻。在玉树,在地震灾难中,这些无言的战友们,又一次在高原军人的情感深处,写下雄浑悲壮的故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组图:震中的玉树骑兵连: 3/7的军马殉难

马,是军事历史的宠儿,多少故事与马有关,多少成语、多少诗篇中留下它们的功勋和印记;


马,似乎又是所有动物中和军人最为亲密的战友,即便是到了今天,它们仍在一些独特的领地,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马,往往又和一种精神,一种气韵,一种力量连在一起,甚至我们的民族也以“龙马精神”自喻。在玉树,在地震灾难中,这些无言的战友们,又一次在高原军人的情感深处,写下雄浑悲壮的故事……


1 眼下还没有到春训的时刻,事情相对减少的骑兵连连长李金国这几天突然有一种隐隐的不踏实感。


李金国已经好久没休假了,指导员吴永乐想成全这位默契而又辛苦的搭档。刚巧,连队一个战士突犯高血压,要到西宁第4医院住院,吴永乐说:“老李,还是你送他去吧,待到西宁安顿好,你就赶快回山东老家探亲,你该好好休整一下了。”


李金国领会指导员的一番好意,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做事果断的他此时却有些犹豫:“我怎么就感觉到这个时候休假心里忐忑不安啊!”


指导员笑笑:“能有什么事啊,是你平时太操心,压力太大。连队难得有个轻松期,你就放心去吧。”


两人说这话的时候,是在连队的马厩前。连长没忘记走到马厩里面去看看,见到自己的爱马,还顺手喂了些草料。


李连长的坐骑叫“泰森”,是一匹威武、雄壮,气宇轩昂的军马。之所以给它取了这么个威猛的名字,因为它和别的马不同,别的马在生气的时候多是用后腿踢自己的仇家,而泰森则是瞪圆眼睛,扬起前蹄向对方“拳击”。连队兽医罗继龙脑袋上有个酷像包公的“月牙疤”,就是泰森送给他的。


李连长喂完他的军马,十分亲昵地搂着它的头抚弄了一番,第二天,他离开了连队。


指导员吴永乐不知是不是受了连长那句话的影响,心头似也涌起了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4月12日那天,吴永乐因事路过玉树州医院,医院的一位业务领导刚好和他走了个照面。看到一身戎装的吴永乐,他怔了一下。吴指导员还感到纳闷。其实吴永乐并不清楚,当时医院正在抢救一位遭遇车祸的藏族同胞,而要给这位病人输血的时候,才发现医院的血库告急,急需A型、AB型和O型血。


匆匆走过的吴永乐的身影可能让这位医院领导一下子想到了缓解血库困境的办法。很快,医院就将电话打到了玉树军分区。


骑兵连官兵接到指令,没有二话,13日一大早就一个不落地来到献血车前无偿献血。要知道,玉树骑兵连一直是爱民模范,1999年被中央军委授予过“高原民族团结模范连”荣誉称号,锦旗就挂在连队的荣誉室里。那上面承载着多少军民之间情深似海的难忘记忆。


那天献血,大家踊跃中还有些兴奋。但一班长昂旺求张却显得十分失望。他本来是仗着自己全连第一班班长的独特优势,第一个冲上献血车的,可是上去后却被医生泼了一头冷水:医院目前不缺B型血。见他还在软缠硬磨,指导员虎着脸把他轰了下去:“这次不行下次来就是了。别耽误事!”


指导员说着就捋开了袖子。一验是O型,满脸笑容灿烂。随即带头抽了400CC,官兵们哪个愿意落后。血,总是热的!全连一下子就献出了2万多CC


回到连队后,所有献过血的官兵每人发了一袋红糖,让大家补养身体。毕竟这里地处高原,海拔3800多米,献血过后按规定应该休息一个星期。但连队事务繁忙,不可能让大家歇上一周,指导员请示了军分区的首长后,决定第二天早上不再出操,让大家多休息一会儿。


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无情的大地震就在这个时候悄然袭来了!


组图:震中的玉树骑兵连: 3/7的军马殉难

2 军马勤务班上等兵张敢是在许多军马反常表现中感受到大地震来临的。当时他正在给军马上草料。尽管他昨天也去献了血,但是,早上他还是早早地起了床,走到一匹匹的军马跟前,将草料倒进了马槽里面。


或许敏感的军马对将要发生的地震有所感应,军马并不像往常那样去吃草料,而是嘶嘶叫着,显得十分焦躁。


张敢当时并未多想这些军马到底想做什么,只是习惯地顺手去抚弄一下马的面部,那是军马平时最喜爱被战士抚摸的部位。可此时的军马并不领情,上下左右一阵躁动。


正当张敢疑惑的时候,大地突然就颠簸起来。就听房子在呼呼地摇晃,大梁在咯吱咯吱地响动。马厩摇摇欲坠。


啊,不好!地震啦!


张敢的第一反应是想跑,但大地晃得他跑不动。加上他处在马厩的最里面,冲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在死神露出狰狞面孔的一刹那,张敢借助两个马槽的间隙躺了下去。就在这一瞬间,高高的马厩轰然倒塌。刚刚明亮的世界突然间就变成了一片漆黑。


群马在惨烈地嘶鸣着!张敢知道,刚才还站立着的军马此时已经遭受到了大难,而自己幸存,这除了因为马槽替自己顶住横梁和彩钢瓦顶,还因为有许许多多原本站立的军马。


地震之后突然出现了短短几秒钟的寂静,这种寂静让张敢犹如置入到了真空中,有种嗡嗡的窒息感。


突然,一阵阵女人和孩子凄厉的哭声,让张敢意识到应该冲出去。刚好,他在一片砸裂的彩钢瓦处看见一个缝隙,他拼命地往外爬去。没爬几步,他触到了一个热乎乎的地方,一摸,那是一匹军马的身体。他爬出来时,才看到自己满身满手都是血。他感到心痛得浑身都在颤抖。此时张敢只有一个念头:他必须赶快去连部通知战友,来救它们!!


同一时刻,连队的战友们也刚刚经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劫难。虽然昨天连队通知大家可以不出操,但这天早上还是没有人睡懒觉。除了值班人员,大多数人在整理内务。地震袭来的时候,训练有素的小伙子们全都在几秒钟内冲了出来。


此时,整个城市笼罩在坍塌的土坯房掀起的烟雾中。凄厉的哭喊声,让这些热血军人无法再停留下去。军分区吴司令员当即命令官兵分成七个小组准备营救藏族群众。


就在那一刻,一身是血的上等兵张敢喘着粗气,扑到了队伍面前:


“军马……我们的军马,全都被砸在了废墟下面……”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官兵心中都揪得难受:那是我们无言的战友啊,我们绝不能丢下它们!


司令员立即决定:1至6小组全力抢救藏族群众,第7小组,救援军马!

3 余震仍在持续。军分区副司令员管开吉和骑兵连兽医罗继龙、九班班长刘永山等10名战士冲向马厩。凌乱的彩钢瓦下面,一匹匹军马在挣扎、在蠕动。有的马头从废墟中探出来了,却在嘶扬时被彩钢瓦割伤了脖颈。军马的眼睛里露出的是深陷困境的奋争与无奈。管副司令员果断下令:“快把最有希望存活的马救出来!”


罗继龙最早看到“有希望”的是78号军马。它是在战士们掀开彩钢瓦的一瞬间,忽地站立起来的。尽管78号军马全身已多处砸伤,但它的那种宁折不弯的强悍精神还是让官兵们为之震撼!


罗继龙正要上去牵它的时候,才发现它的左后腿下半部被一根横梁牢牢压住!那横梁太重了,无论它前蹄怎样扬起,都不能脱身。罗继龙赶快招呼几个战士拿杠杆撬开横梁。78号军马一下子冲出羁绊,但见它“咴咴”地叫着,顽强地跃出废墟。只是,它在奔跑的时候,那条被砸断骨头的左腿仅靠一点点连着的筋,不断地来回甩动,鲜血“嘶嘶”地往外喷!


罗继龙和战士们看着78号军马,被它顽强的生命力感动得眼睛发潮。


连队108匹军马,被砸在废墟中的共有61匹。此时,大多数还都在喘息着。罗继龙知道,即使全连官兵都来救它们,也还是很难应对目前的局面。它们太庞大了,巨大的顶梁压住它们,特别是那些腿已经砸断了的,若要救它们出来,没有起重机是很难解决问题的。何况现在大多数战友都在外抢救藏族群众。第7小组的官兵面对如此惨烈的场面,面对无言战友那无望的眼神,无不万分焦急。


9班班长刘永山是在78号军马冲出废墟之后,从掀开的彩钢瓦下看到自己的坐骑的。这是一匹与他有着深厚感情的老马,它不仅出色完成了各项训练任务,还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曾驮着生病的他从冰天雪地里赶回连队。此时,这匹马就压在一根横梁下面,估计是脊梁骨被砸断了,它想挺立起来却无力动弹。只见它的眼睛里面闪着无奈而又不甘去死的光。当刘永山扑到它的身边时,它眼睛里似突然燃起了一片希望。刘永山几近疯狂地要去移掉压在它脊梁上的那根横梁,可就在这时,附近居民区传来1名藏族妇女凄厉的救命声。


刘永山此时的心简直就要被撕裂了,一边是遇难的藏族同胞,一边就是情同手足的无言战友,他们都在受难啊!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生出三头六臂,来解救他们的苦难!人与马,二者只能选其一,他知道自己是战士,使命和责任都督催着他去救有难的群众!就这样,他丢下了同样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自己的“战友”。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刘永山眼泪夺眶而出,他对军马说:“你坚持住!我一定回来救你!”

4 刘永山向那名受难的藏族妇女家冲去。他从火堆里面救出了一个被预制板夹住的藏族妇女。也许是早上正在做饭的缘故,陷入地震灾害的同时又遇到大火的藏族群众不仅仅是那一个妇女;排长康后国带领战士在民族综合职业学校西侧居民区进行救援时,也救出了一名正在被烈火烧烤的藏族男性。当一批又一批受难的藏族妇女、儿童、老人还有中年男人被他们从废墟中挖出来,并被转移到安全地带时,他们才感到身体有种无法支撑的疲惫。


4班长尤金浩、5班长范文秀和7班长袁建明都出现过晕厥,当他们脚跟发飘的时候,才意识到可能是昨天献血之后出现的反应。指导员吴永乐的左胳膊粗粗的,明显是因献血之后过于运动而肿胀起来的。但他还在掀动着一块被石头压住的门板,直到将下面的妇女救出。这个时候,没有谁吝惜自己的身体,大家都在拼命。


此时的骑兵连官兵身体最能扛事的要算是昂旺求张了。这可能因为他昨天没有献上血“养精蓄锐”的结果,救人的时候,他简直就像铁人一样不知疲倦。从早上8点钟救出第一个藏族老奶奶,直至下午17点多钟,昂旺求张不知道救出多少人,哪里有喊声他就带着战士往哪儿冲。直到后来将受难的一家3口背到公路上时,他也瘫倒在地上。这时,他突然想到:那些为藏族同胞献过血的战友,他们是如何咬牙坚持过来的?


稍稍喘了几口气的昂旺求张环望了一下周围,竟一下子发现,今天他的救人地点全都是在军马场附近。其中,离马厩最近的不过几米远。当他看到那片倒塌的红色彩钢瓦,他的心一下子揪得生疼,他不知道自己的战马“大头”是死是活。


“大头”和他的关系好得简直是亲如兄弟,大头之所以得此绰号,并不是头大,而是它灵活聪明,这让昂旺求张特别喜欢它。平日早点连队发的鸡蛋,他从来没舍得吃过,都是悄悄塞到衣袋里留给大头。其实,连队每个战友都是这样,除了将鸡蛋留给自己的军马,还会在发下津贴后拿出一部分钱去买饼干喂它们。这些军马确实为他们争气,每次训练都是斗志昂扬,特别是昂旺求张的4号军马大头,前年参加州里的赛马节,无论是钻火圈,还是劈桩,完全和昂旺求张融为一体,那一勒缰绳的奋勇站立不知迷倒了多少观众。南方有家报纸一位老摄影记者来这里采风,说一生中拍的最得意的照片就是骑马的昂旺求张,那最能诠释骑兵的风采!


4号军马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从不愿意落后,更不愿压阵。只要骑兵连出发,它即使再靠后面,也要冲至队伍的前面;它还有个超强的本事,就是在百米赛跑的时候,可以让别的马先跑出去10米,然后再追上并超过去!4号军马让昂旺求张非常得意,但有时也让他感到不安,因为大头一冲起来就不太讲规矩。比如有时候连长的马在前,大头也要去超。连长和泰森肯定不爽!不爽的连长有时也找找别样的感觉,跃上4号军马试试自己的身手。因此4号军马又被称作头马。


此时,4号军马就在那片倒塌的马厩里面。自己的战友就在咫尺啊,昂旺求张竟然不知道它是死是活……他心里怎能不感到一阵阵揪痛。昂旺求张突然就站立起来,不知道从哪儿积蓄了那么大的力量,疯狂地向军马场那片废墟冲去。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