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国时期苏北的商人、土匪、官府之二

我是化学家 收藏 24 19920
导读: 在1855年黄河改道北去以前,黄河从苏北流过700余年,由于不断的决口,家乡苏北的田地与黄土高原有点像——厚厚的黄土层,并不适合农作物生长。黄河北去以后,流离失所的人们逐渐聚集,小县城人口开始增加,又经过农民几十年的辛勤劳作,到了民国初年,土地终于可以勉强养活人民了,那时候没有水田,主要是旱作物,收了麦子后,除了种红薯——当地人叫白芋之外,就是小黍黍——当地人土话,就是高粱,这种东西产量很低,也没有多少营养,但是在贫瘠的黄土地上却能生长的很好,更关键是能提供作为燃料的黍秸秆,解决农民的烧饭问题。夏秋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1855年黄河改道北去以前,黄河从苏北流过700余年,由于不断的决口,家乡苏北的田地与黄土高原有点像——厚厚的黄土层,并不适合农作物生长。黄河北去以后,流离失所的人们逐渐聚集,小县城人口开始增加,又经过农民几十年的辛勤劳作,到了民国初年,土地终于可以勉强养活人民了,那时候没有水田,主要是旱作物,收了麦子后,除了种红薯——当地人叫白芋之外,就是小黍黍——当地人土话,就是高粱,这种东西产量很低,也没有多少营养,但是在贫瘠的黄土地上却能生长的很好,更关键是能提供作为燃料的黍秸秆,解决农民的烧饭问题。夏秋之交,小黍黍往往长得一丈多高,说是青纱帐,那是真不含糊。这样的青纱帐却没有给人民带来多少好运气。

小黍地先是成了土匪的窝,在一望无垠的苏北大平原上,想找个山区落草为寇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几个低矮的土丘根本藏不住人,远不如小黍地来的实在。由于官府的老爷只习惯在县城里,政府的职能渐渐被乡绅、土豪、商人把持,县里的财政主要靠商会和农村的乡绅解决。商会会长最主要的任务是分派集资任务,按照商铺的规模大小分配交纳金钱的数量,官府、军队等城里人的粮食主要靠把持乡村政权的地主豪绅缴纳。民国年代我们那里主要有四大家族,号称卓袁王夏,他们经常赶着马车进城处理各种事物,马车进城的顺序就是按照这个次序排列的,夏家的马车早到也不行,也必须让位于前面的几家,由此产生一个歇后语:夏圩的马车——稍边去(就是靠边去)。由于农村的实际统治者是这些地主豪绅——他们住在圩子里,真正住在农村的,往往是贫下中农,这样的统治模式不出土匪才是怪事情。前文说过,吃窝边草的“马子”是不能长久的,那些专门对外抢劫、对内和气的土匪,往往成了村里面的“能人”,老实巴交的贫下中农吃了亏,是找不到官府说理的——官府早已被一群讼棍把持了(就是类似于现代的律师),县长未必是坏人,但是他不了解实况,于是花钱雇土匪复仇就成了当地的习俗——一个村上的邻居的先人,他的父亲就是吃“官饭”的,大概是冤枉钱使多了,某此送新娘子回来的路上,被仇家雇来的土匪盯上,拉到高粱地里,谈了一宿的话——当地人叫“叙怨”,留下了一地的烟头——那年头有洋烟抽,是不错的待遇了——让他死个明白,天亮的时候被“铳了”——当地的土话,就是枪决了。

保安队迫于形势,偶尔也“剿匪”,还未进村就放枪,这分明是叫土匪撤退,所以剿匪的把戏年年演,年年不见效。到了春季、冬天,土匪相对较少,原因就是没有高粱掩护了呗。

民国时代苏北基本上没有工业,只有农业、手工业和商业。当地老百姓的饮食很简单,他们的主食是煎饼:农民几乎每家都有两件必不可少的东西——石磨和鏊(ao第四声)子。石磨是用坚硬的石头錾成的,分为上下两片,中间凿有洞眼,插入一个铁棒,以便让两片圆形的石头能够相对转动,磨合的面上錾有沟槽,上面的一片有一洞眼,可以把粮食和水加入磨中。磨要靠人力或者牲口推着才能转圈的,有钱人家用骡子——骡子转晕了,要把眼睛蒙上,穷人只能自己推了。把白干——红薯不耐储存,往往在霜降后,天干气燥时候,切成薄片晾干,称为白干。白干可以煮着吃,也可以与小黍、大秫——当地人土话,就是玉米,小麦(念mei音,平声)混合在一块,被磨成糊状,在鏊(ao第四声)子上烙熟。所谓鏊(ao第四声)子,实际上就是一个生铁铸的圆形的铁饼,中间凸起,四周下垂,有三条腿,可以架起来。鏊子有大有小,小的直径也有半米,重量30斤,大的直径有90公分。妇女们架起鏊子,一只手不断加柴火加热,另一只手舀一勺糊糊,用一根竹子做的拨片——当地人叫“劈子”,迅速把糊糊摊满鏊子,一分钟时间就熟了,揭下来继续烙——这些工作天天要做的。县里面的官、民、军、匪、民等,这一点上倒是没有阶级分别,主食都一样。面粉也是手工制的,用碾子——石头上面有个碌碌,不断地转,把粮食碾碎——我们当地现在还有个地名叫碾盘。这样的面粉自然是含着麸皮的,有钱的讲究的人家,用萝子——竹子围成一个圈,上面蒙上一块纱——慢慢的筛,除去麸皮得到的白面,除了逢年过节,平时是用来招待客气用的,可舍不得吃呢。至于菜,夏天还有点青货。到了冬天,当地人普遍吃“腌豆”——秋分时节,黄豆下地,煮上几斤,趁热用蒲包闷上几天,直到长处毛毛——用今天的观点看,就是生物发酵,让蛋白质部分分解产生氨基酸——,然后与切成块状的萝卜、辣椒糊糊和盐搅拌,腌制半个月后就成了,够全家吃一个冬天,辣、咸、鲜是其特点,也是最大众化的冬季菜。来年春分后,连同汁水一起晒干,来了客人,与鸡蛋混合炒着吃,也是一个特色菜。我家是南方人,虽然客居久了,不免染些地方习俗,但是仍旧有自己的习惯,祖父说,每年入冬前买些腊菜——学名叫雪里蕻——,用青石压在大缸里,不加盐而是加上水没过顶,半月后就成为酸菜,炒炒豆腐,偶尔也放点肉末——这就是民国时期有钱人的伙食了。次一点的财主,用当地产的小鱼虾,晒干,与煮熟的黄豆、干辣椒一起熬,每顿饭每人分一点。

有人看了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就以为北方的土匪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其实不是这样的,那是侉子(kua,第三声)——当地人对山东以北人的称呼。侉子土匪可能是这样,甚至更出格的事情也做得出——如绑架外国友人。苏北的马子没有那样贪吃,牛是农家的命根子,没有了牛,大家可都吃不上煎饼了。

日本人说来就来,不过我们县城太小,小到街道窄的没办法开汽车,日本人就拆房——这大概是最早的粗暴动迁了。北方人天生胆子大,开始时候每次鬼子下乡,一个鬼子可以吓跑一个圩子的老百姓——当地人叫跑返(跑了又回,回了又跑,可不是跑返么?)后来就不行了,八路从山东过来,势力发展到县城北梁集附近,大扫荡后后撤到古邳巍集一线,国民政府的省主席韩德勤先生,在苏中被陈毅“礼送”,流落到县东南丘集,原来的国民县政府撤到西部,县东部靠近宿迁的地方是四爷——新四军南来北往的通道,四爷的大人物,如刘少奇、陈毅等经常从那里走。所以鬼子只能蹲在据点里,从我们县城到邳县——现在叫邳州,中间有个大镇叫做古邳,以前叫下邳,是张良给黄石公拾鞋的地方,日本人为了控制交通线,占据古邳后建立了据点,抗日政府悬赏,两个传奇般人物出场了,故事有几个版本,版本一:两人穿着长袍,带着礼貌,骑着自行车,到了镇里岗亭前,一个给太君鞠躬,另一个装作掏良民证——日本人给中国人颁发的带有照片的最早的身份证明。结果掏出来的是大肚盒子——德国造的镜面匣子,当场撂倒一个鬼子,两人夺过三八大盖,骑车绝尘而去——镇子里鬼子乱成一锅粥,这样的版本拍电影比较好看;另一个版本是,两人装成买卖东西的贩子,推着独轮车,瞄着看着要洗澡的两个鬼子,与大队人马分开,同样用大肚盒子,先是撂倒一个,击伤另一个,未来得及夺枪就跑了;总之,这两位英雄获得了抗日政府50块大鬼头的奖赏——当地人把印有袁世凯的头像的银元叫大鬼头,印有孙中山的银元叫小鬼头。

日本人受此打击,在古邳只待了3个月就撤了,从此,这条交通线就牢牢掌握在抗日军民手里。日本人只能带着汉奸偶尔扫扫荡,就这样还占不到什么便宜,有个更像传奇的故事:县西北某个根据地,男人基本上投八路了,某日圩子里只有女民兵邹七嫂带领一帮女民兵守着,鬼子来扫荡,邹七嫂手中只有一支枪,三颗子弹,但是这位当时还是新媳妇的邹七嫂,沉着冷静,三枪干掉三个鬼子,汉奸们顿时作鸟兽散,剩下的几个鬼子只好干嚎一阵,眼看天黑,逃命去也。这位邹七嫂,解放后曾经带着女儿媳妇参加过解放军的大比武——那是已经是老太太了,枪法还是好得很,可惜,后来因为家庭琐事和当地村官的欺负,上吊了,唉,无话可说。

这样的一县三府的日子,人民是遭了罪了,但是土匪的确是少了很多——那个政府都要杀他。抗日政府要征粮、扩兵,国民政府(顽固派)也要钱粮才能活啊,城里的镇里的维持会、日本人也一样,每年到了庄稼成熟的季节,那叫一个热闹——抢粮啊。所谓的根据地也不牢固,缺粮的汉奸啊、日本人、顽固派夜里常常偷袭村民,而且只要是活物都要,如果有人掏钱赎就不杀,否则就杀了吃肉。我外公养一头猪、一头牛,被鬼子牵走了,农民家里能有多少钱啊,他就去求他的叔兄弟——一个曾祖父的兄弟——当时是维持会的小头目,求了半天,赎回了牛,猪还是被日本人吃了。日本人看着外公身材高大,想拉他当兵,结果外公装傻,站也站不直,走也走不顺,终于蒙过日本人。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汉奸的日子也不好过,当时我爷爷带领全家逃到被顽固派(国民政府)控制的县西南李集,对于那些住在附近的伪军多少有些了解。白面是留给日本人的,汉奸的军粮是什么呢?从伪乡长、保长那里强迫农民交的小黍煎饼——就是高粱煎饼,里面掺杂着白干,根本就没有小麦成分。伪军有时候饭都吃不饱,只能偷着卖子弹——你以为鲁南、湖西的抗日军队的子弹是哪里来的?多半是伪军卖的——那时一颗子弹是一块大鬼头的钱啊。所以说抗日是血泪史啊。我家的铺子,在日本人攻打宿迁的时候被飞机的炸弹炸了,一个铜板也没剩。祖父做什么生意呢?杀猪时候剩下的猪毛叫猪综,据说八路需要——估计是造军火的,所以靠这个维持一大家子生活。到相持阶段后,县里的日、伪、顽、共,大家对彼此的家底都心知肚明,白天相安无事,夜里则互相攻击,谁都没有客气过。但是汉奸的地盘小,自然是条件最差的——驻守徐州淮阴公路据点的巍大桥的伪军,过年时候,日本人吃肉、吃白面,他们只能啃白丁煎饼(白干,用磨磨碎烙的煎饼,颗粒非常粗,难以下咽),心里窝火啊,于是几个人商量后决定干一票——伪军小队长不同意,干脆一块干掉,拿了日本人的枪,烧了炮楼,几个人一路北上投八路了。

日本人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是被八路包饺子。一个团的八路南下——四爷在南方与韩主席有摩擦,兵力吃紧了——悄悄地宿营在距离县城30里一个村里,三个营住在外面,其实村里只有一个团部,也就几十号人,被一个汉奸看见了,报告了日本人。日本人认为这次可以占便宜了,开着两辆大卡车,装了一个小队的鬼子,伪军跑在后头,他们没有想到村子外面还有三个骑兵营,结果可想而知了:日本人一个都没有回去,剩下的伪军跑的慢的也全部完蛋——骑兵部队是不带俘虏的,缴枪也一样挨一刀,村里的一个大哑巴的先人,就这次被人民民主专政了。县里的日本人吓坏了,不久撤回徐州了——有个鬼子后来做了日本的首相,与中国建交的时候,曾经提出回到当年的小县看看,总理考虑小县太破,就没有同意。

日本人走了,国民政府又搬回来,内战的事情有空再讲。







为了挖掘民国时期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故事、极力还原那个时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全貌,进而为当今的世人留下一幅有别于正史的民国时期珍贵的草根生活全景图,铁血网携腾讯网、凤凰网、TOM网、西陆网联合开展“民国往事”主题征文。您可以通过您手中的笔,叙述您的祖上在那个年代的生活故事,例如“我的曾祖是这样求职的”、“我的爷爷看病的故事”等等。欢迎参加本次征文,用自己的笔,书写中华民族民国时期的草根史。


点击了解活动详情

http://bbs.tiexue.net/post_418480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5-6 17:53:17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