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二卷 上官医子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月夜登临

古道惊虹 收藏 0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月夜登临

兰亭不管楚枫苦相,从箱子取出一支笔,笔杆黄紫透红,古色古香,上面雕镂着淡淡花纹,笔尖紫黑紫黑。

楚枫不由赞道:“好一支墨镂紫毫!姑娘真是书法大家,用笔也是高雅!”

兰亭又取出一方白绢,平放在桌上,楚枫连忙道:“姑娘要给我开药方么?”兰亭没有答话,又取出一方墨砚,楚枫又道:“姑娘随便用一张纸就行了,何必用白绢如此贵重,看来这药方必定非比寻常!嗯,我来为姑娘磨墨!”

说着向墨砚滴上些许清水,研磨起来。他见这方墨砚长形呈椭圆,色如碧玉,十分古朴,却自有一种大方淡雅。楚枫用手指轻抚一下,只觉湿润如玉,扣之有如金石,乃道:“这可是一方歙砚?”

兰亭颇为意外望着他道:“公子也知歙砚?”

楚枫得意道:“歙砚乃是四大名砚之一,我自然略懂一二。我说过嘛,我对书法是小有……”他连忙住了口,在兰亭面前,他不敢再说自己小有领悟了。

“那公子可知此砚来历?”

楚枫乃细细观看,只见砚槽周围群峰起伏、山水相依,浑如天成,乃道:“听闻南唐李少微乃刻砚大家,他曾依昆仑之山势,为南唐后主李煜雕刻歙砚一方,名砚山,传闻其研磨之墨可出五色,故又名‘五水浮昆仑’,莫非这歙砚便是‘五水浮昆仑’?”

兰亭眼中不禁露出惊喜之色,道:“这方歙砚正是‘五水浮昆仑’,想不到公子一眼看出。”

楚枫颇为得意,道:“姑娘,不是在下夸口,这天下之墨砚在下都能说出个名堂来。”

“那公子能不能磨出五色之墨?”

楚枫一怔,低头望了望,墨已经研出了,乌黑乌黑,乃讪笑道:“今日就先研黑色,他朝再为姑娘研出其他颜色!”

兰亭笑了笑,执笔蘸了蘸砚墨,楚枫不禁又赞道:“涩水留笔,滑不拒墨,真是好砚,好砚!”

兰亭玉腕轻转,笔锋在白纸上一落,如行云流水,挥洒而出,笔画流畅妙绝、圆润端庄,正是小篆。

楚枫开始念到:“皇帝临位,作制明法……”他虽然不晓得小篆,不过因为之前看过那泰山顶上那石碑,知道兰亭书写的正是石碑上的碑文!

兰亭一气呵成,写完整篇碑文,然后在“临、廿、巡、东、宜、道……”等字下点上一点,正是石碑在火光中清晰呈现的那些字。

楚枫看着纸上之字,不禁连声赞叹:“姑娘真是书法大家,不,是大大家,在下真是惭愧,不,是惭惭愧!”

兰亭微微而笑。

楚枫道:“我还以为姑娘要给我开一贴千金药方哩,原来是一篇碑辞!”

兰亭收起笔,将白绢递给楚枫道:“这‘药方’既是为公子开的,就送与公子。”

楚枫一怔:“给我?”

“公子不喜欢么?”

楚枫赶忙一手接住,惊喜道:“怎不喜欢?能得姑娘墨宝,在下求之不得!从此在下每天睡觉前必观摩姑娘墨宝一翻,方能安睡!”

兰亭粉脸微微一红,问道:“那药还苦不苦?”

楚枫即时现出一脸苦相,道:“还苦得很呢!”不过转而又笑道:“不过有了姑娘这一贴墨宝,再苦也是甜。以后有什么愁苦,一看姑娘墨宝,即烟消云散;要是肚子俄了,再不用画饼充饥,一看姑娘墨宝即如吃珍馐;要是渴了也不用望梅止渴,一看姑娘墨宝即如饮甘露……”

“公子,你真是……”

“嘻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又想说我喜欢拍……嘻嘻!”

兰亭有点嗔怪地望了他一眼,道:“你把手伸出来吧!”

楚枫知她要为自己把脉,以察看药效,乃伸出手,正想捋其衣袖,忽然“嗖嗖嗖嗖”四条人影从天而降,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两人围住。

是四个老人,须发皆白,但头发还乌黑乌黑,目光闪烁炯炯,盯住楚枫,正是魔神宗四大长老!

楚枫一惊,他不知道他们便是魔神宗四大长老,但须发皆白、头发乌黑,正与船老大提过的、要寻找自己的四名老人相符,看来当真对自己不怀好意。

“嗖!”又一条人影闪至,一身黑衣,黑布蒙脸。

“飞鹰?”楚枫一眼认出她来,“你们是魔神宗之人?”

“好似,当真好似!”四位长老上上下下打量着楚枫,自语了一句。

楚枫也不知他们说什么,不禁皱起眉头。

“我们是魔神宗四大长老!”东宗长老道。

“魔神宗四大长老?”楚枫吓了一跳。

“你是楚枫?”

“正是在下!不知四位长老亲自齐来,有何指教?”

“我们想请小兄弟至魔神宗一趟!”

楚枫笑道:“我与你们宗主没什么两句,四位请回吧!”

东宗长老道:“小兄弟,你以为可以逃脱得了么?”

楚枫笑容一敛,道:“未试过又怎知不可?”

“好!有志气!”话音刚落,东宗长老突然闪身而上,手掌一举,自上而下直拍楚枫百会,楚枫一早凝神戒备,急忙一斜身,东宗长老手掌拍至中途突然刀锋一样平削楚枫心口,楚枫身形一转,右掌一拨,巧妙拨开掌劲,但东宗长老手掌旋即化作利爪,手腕一翻,抓住楚枫手臂,楚枫一惊非同小可,手臂猛然一转一收,一招“金蝉脱壳”,“嘶”一幅衣袖被抓了下来,手臂也被爪出五道爪痕,不过总算堪堪避过。

东宗长老手掌一收,身形倏地返回原位,点头道:“年纪轻轻,有此造诣,亦属难得,不过与当年尊主相比,就差太远了!若你肯回我们魔神宗,小兄弟便是我们少尊主,我们必将尊主一身武功传与小兄弟,小兄弟必无可限量!”

楚枫哈哈笑道:“当日你们宗主亲自来请我,我都懒得理他,想不到今回竟出动四大长老?真给面子!”

“小兄弟为正道所不容,小兄弟入我魔神宗,天下无人敢对小兄弟正眼而视,小兄弟振臂一呼,魔神宗千万弟兄蜂附云集,呼风唤雨、为所欲为!”

“你们意思是要我入魔道么?”

“小兄弟,正道虽正,未必为正;魔道虽魔,未必为魔;小兄弟何必执着正道魔道?”

楚枫叹口气道:“其实我也不在乎什么正道魔道,但我喜欢直道而行,走自己的路,四位长老请回吧!”

“小兄弟,难道你不想完成尊主之遗愿?”

楚枫一怔,道:“什么尊主遗愿?你们尊主之遗愿与我何干?”

“小兄弟说出这话,真是大不孝!”

楚枫勃然作色:“你们要完成你们尊主遗愿,尽管自个完成去,别来缠我!我再告诉你们一次,我父亲是我父亲,不是你们什么尊主!”

飞鹰忽然开口道:“四位长老,宗主有言,楚枫若不肯重归魔神宗,杀无赦!无须与其多言!”

“飞鹰!我们自有分数!”

飞鹰一凛,没有作声。

东宗长老道:“小兄弟,凭我们四人之力,不出十招,可将你身首异处,你可想清楚!”

“那可未必!”一直没有作声的兰亭忽然开口道,“我说楚公子不但可接下四位长老十招,甚至可以接下四十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