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河边笛声

klcy888 收藏 7 153
导读:河边笛声 那是夏季里的一个夜晚,酷热已退,清风徐来。这天正值月中,月亮圆 而明亮。我就倚着窗,看那如水泻落的月光,并展开了无穷的想象。忽然, 从河边传来了婉转而略带忧伤的笛声,把我吸引住了。 寻声望去,只见河边那块高耸突出河岸的岩石上坐着一人,正是他 在汇神地吹着。 这块岩石是我们跳水的跳台,现在被他一个人占去了。岩石后面是一棵 高大的柳树,月亮便穿过柳树的枝叶泻下来,照在他的身上,远远望去,隐 隐绰绰。那笛声便更让人有无限遐想。 我几乎陶醉了,我从没有

河边笛声


子虚




那是夏季里的一个夜晚,酷热已退,清风徐来。这天正值月中,月亮圆而明亮。我倚着窗,看那如水泻落的月光,并展开了无穷的想象。忽然,从河边传来了婉转而略带忧伤的笛声,它把我吸引住了。

寻声望去,只见河边那块高耸突出河岸的岩石上坐着一人,正是他在汇神地吹着。

这块岩石是我们跳水的跳台,现在被他一个人占去了。岩石后面是一棵高大的柳树,月亮便穿过柳树的枝叶泻下来,照在他的身上,远远望去,隐隐绰绰。那笛声便更让人有无限遐想。

我几乎陶醉了,我从没有听过如此优美的笛声。我敢打赌,就算是文工团的乐师也没有他吹得这般好听。

在离他不远的处,有人在洗着衣裳,捣衣的棒杵声在轻快地响着,河水也欢快地流淌,还不时有几声蛙鸣,或是小虫子发出的吱吱声,仿佛在和着这优美的笛声。

我看不到那洗衣人,她被岩石上和树叶挡住了。我想,也许是一位爱摸黑的婶子,或者是一位勤快的姑娘。她也在听这笛声么?除了我,她,还还有这流淌的河水、这蛙这虫子还有谁在倾听呢?

吹笛的人是隔壁三大娘家请来的木匠,三大娘的闺女要出嫁了,木匠是三大娘请来为闺女做嫁妆的。那木匠我见过,长得英俊,肌肉也很结实。他做木工的时候很细仔,雕刻极富神韵,就象在创作一件艺术品,三大娘常夸他。

此后几乎每天晚上,笛声都会在那岩石上响起,轻轻地、忧伤地飘向远方,而那捣衣的声音也会在这时轻快地响起,我也会倚着窗倾听这笛声,这是多么美妙地声音!我总希望他不停地吹,好让这夏夜的风变得清凉,让这月光更加明亮,可是,他总会在吹出一个悠长悠长尾音的时候就沉寂了,而那捣衣的棒杵也没了声息,仿佛风停了,月光暗了,我就觉得这夜变得沉闷。

那时我还小,只知道笛声停了那捣衣的声音就停了,不知道他们正彼此深情地疑望,他们正心贴着心紧紧相拥,不知道爱情!

在三大娘闺女的嫁妆打好了的那天晚上,木匠又来到那块岩石上了,笛声悠悠,好象天上的云彩,在缓缓地飘荡,我听出笛声里透着厚厚的忧伤。这天夜里云厚重,遮住了星光。洗衣裳的人没有去,因为我没有听到那棒杵声。而在笛声停下来的时候,我反倒听到隔壁三大娘闺女甜甜的歌声:夏天盼你你没来,路边杨柳排对排,行行望穿杨柳树,不见人影进山来。

三大娘闺女的嫁妆打好了,三大娘闺女就要出嫁了,三大娘的闺女是因为要嫁给县革委主任的儿子而这样兴奋么?我就这样想着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听到窗外的人在议论:三大娘的闺女被她家请来打嫁妆的木匠拐走了!山村就象扔进了一块石头的池塘起了波澜。

县革委主任带了一队民兵去追人,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从,又带着她往哪里去.在过了数天后,人们在一个徒峭的山崖下发现了他们相拥而卧的尸体.三大娘没法承受这沉重的打击,吊死在她家后院的槐树上.

一幌三十几年过去了,尽管这个爱情悲剧至今还让我唏嘘,但他们执著追求纯真爱情的事迹一直烙在我的记忆深处,成了经典.

今天的天气晴朗,月亮很圆,月光如清水般从窗口泻下来,不沾一点灰尘,亮亮的一如三十几年前的那个夏夜.我望着这银色的月光,不禁为他们对爱情的执着生出许多敬意来!

本文内容于 2010-5-16 20:38:40 被wb195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