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要是活着10大元帅可以改写

许继慎原名许绍周,字谨生,1901年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20年,许继慎考入安庆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后转入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在校期间,他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1921年4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为安徽早期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创始人之一。曾任安徽省学生联合会常委兼联络部部长,参与领导爱国学生运动。1923年3月由柯庆施(时任上海大学国民党筹备委员)、张炎介绍加入国民党。

1924年春由薛子祥、岳相如(均为国民党上海大学党部负责人)推荐投考黄埔军校

1924年5月考入黄埔军校第1期第二队,他如饥似渴地学习《步兵操典》、《战术学》、《兵器学》、《地形学》等军事理论,门门功课都取得了优异成绩,这位他日后成为我党历史上一名杰出的军事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起任安徽省学生联合会常委兼联络部长,黄埔军校支部候补干事,是该校青年军人联合会骨干,是当时在军校颇有影响的进步组织“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毕业后任排长、第三期入伍生队六连副连长、连长、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三师第七团党代表办公室少校干事,学生队队长、广州国民政府高级训练班第二中队中队长,团代理党代表,参加了第一、第二次东征

1926年5月起任叶挺独立团第2营营长、武汉中央军校第十四队队长,参加北伐战争攻打平江、汀泗桥、贺胜桥等战役,他带领部队奋勇作战,攻无不克,战功卓著。身负重伤仍坚持指挥战斗。升任第四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参谋长、第十一军二十四师七十二团团长。

1927年5月,在武汉反击夏斗寅叛乱的战斗中,时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第25师72团团长的许继慎在团部被围,战斗十分危急的关键时刻,他身先士卒,手执团旗,率领3个连队向叛军猛烈攻击。激战中,他被子弹击中胸肋,身负重伤,但仍坚守岗位指挥战斗,直到平息了叛乱。 1927年5月负重伤往上海医治,并从事秘密工作。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叛变后,曾以独立师师长的职位作诱饵,妄图策动许继慎叛党,被他断然拒绝。

1930年3月被党中央派往鄂豫皖苏区,任鄂豫皖特委委员,中国工农红军第1军军长兼前委委员。临行前,他向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表示:此去必为革命为人民同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决一死战,坚决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他与鄂豫皖特委书记郭述申、军政治委员曹大骏、副军长徐向前等领导,整编了鄂东北、豫东南、皖西三个苏区的红军,成立了中共鄂豫皖特委,实现了鄂豫皖红军的统一指挥。此后,指挥红1军英勇作战,相继取得英山、四姑墩、光山、金家寨、香火岭等战斗的胜利,巩固和扩大了鄂豫皖苏区。

1930年12月,国民党军队对鄂豫皖苏区发动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围剿”,并占领了皖西苏区大部分地区。在鲜花岭许继慎采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全歼敌人3个团达300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装备,是红军以少胜多,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敌人的一个成功的战例。1931年1月红军第1、第15军合编为第4军后,许继慎先后任第11师师长及红四军前委委员,第12师师长,皖西军委分会主席。率部取得双桥镇大捷,获鄂豫皖红军首次全歼国民党军1个师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一次“围剿”。在第二次反“围剿”中,许继慎率部夜袭李家寨车站,歼灭敌人一个旅,对巩固、发展鄂豫皖根据地和壮大红军队伍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在粉碎国民党军队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二次“围剿”后,张国焘把持了鄂豫皖苏区的军政大权。许继慎明确反对张国焘提出的远离苏区,冒险进攻的错误军事方针,引起了张国焘的不满,加之国民党特务实施离间阴谋,致使许继慎遭到了非法逮捕,在遭非法逮捕后,始终坚持原则,对党赤胆忠心。

1931年11月在“白雀园大肃反”中被诬陷以“改组派”、“第三党”、“反革命”等罪名杀害于河南光山白雀园,时年30岁。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

才华出众,是一柄双刃剑,既能因聪慧卓越脱颖而出,建立一流的业绩,同时也可能因锋芒毕露,招来非议、嫉妒或阻力。如果加上嫉恶如仇、耿介直言的个性,在错误主张占据统治地位时就更加容易受到攻击。许继慎既具有过人的才华又始终坚持正道直行。由于这样的品行,他获得了正直人们的称赞,周恩来赞许他“政治上很强,很能打仗,把叶挺独立团的战斗作风带到了红四方面军”,徐向前称颂他为鄂豫皖红军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同样是由于这种品行,他得罪了像张国焘这样的奸邪之徒,备受打击与诬蔑,最后罹难于“左”倾黑手之下。他是共和国三十六位军事家中最早蒙冤遭难的一位。

关于他被害的地点和方式,有两种说法,一说是被勒死在新集政治保卫局总局机关。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被活活拖死在曹家河滩。

肖永正,一位老红军,曾有这样一段回忆:

“我的心嘭嘭地跳。只听得一声吼叫:“绑到马上,拖,拖,拖他!”发出这种残酷号令的不是别人,就是那光头秃脑、贼眉贼眼、心狠手辣的张国焘。在张国焘的吼叫中,几个惟命是从的打手,把许继慎同志撂倒在河滩上,牵过一匹高大的战马,将许继慎同志拴在那马的两只后腿上,此时,我们红军前任军长、现任的师长,已经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听凭张国焘一伙摆布。我的心房颤动,泪眼模糊,但听得一声鞭响,那战马便飞奔在河滩上,许继慎同志的躯体被拖过去,河滩上留下一片深痕及斑斑血迹。使敌人闻风丧胆的我鄂豫皖红军优秀指挥员,就这样被王明的“钦差大臣”张国焘下毒手,活活拖死在曹家河滩上。”与此同时,许继慎的夫人王望春也被杀害于英山县城关上河摆。

对于许继慎之死,老战友徐向前一直耿耿于怀。在大“肃反”中,他的夫人程训宣也同时遇害。抗日战争时期,在延安时,徐向前找到政治保卫局的负责人,问:“为什么把我老婆抓去杀了,她有什么罪过?” 对于许继慎之死,老战友徐向前一直耿耿于怀。在大“肃反”中,徐向前的夫人程训宣也同时遇害。抗日战争时期,在延安时,徐向前找到政治保卫局的负责人,问:“为什么把我老婆抓去杀了,她有什么罪过?”当时,张国焘已经在分裂党和红军失败后投降了国民党。政治保卫局负责人没有顾忌,直言相告:“没有什么罪过,抓她就是为了搞你的材料。” 徐向前强忍悲愤,又问:“张国焘为什么要抓周维炯、许继慎这些人,他们有什么口供?”政治保卫局负责人回答:“周维炯的口供是:‘老子二十年后还要革命,我不是反革命,你们才是反革命!’许继慎的口供是:‘你们说我是改组派,我就算改组派好啦!’”徐向前向党中央如实地反映了这些情况,要求为冤死在张国焘屠刀下的死难人员恢复名誉。

与此同时,陈毅也向中央反映:他在新四军与国民党谈判时,遇到了复兴社特务头子冷欣,冷欣亲口对他说:“我们略施小计,你们就杀了许继慎!”可见在许继慎的问题上,我们是上了国民党的当了。

许继慎之死引起徐向前的深思。他不止一次总结过其中的教训,把白雀园死难者的悲剧归结为四个原因:左倾中央的错误政策、品质不好的一把手兴风作浪、一些领导同志害左倾幼稚病和逼供信。对于张国焘的责任,他尖锐地指出:“张国焘这人不是没有能力,但品质不好,他是借口肃反,剪除异己,建立个人统治。像张国焘这种品质不好的人,搞家长制统治的人,根本就不该派来鄂豫皖当一把手,这是第一条教训。”

“红白忠奸,历史自有公论。”1945年党的七大清算了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谴责了叛徒张国焘的罪恶,蒙受不白之冤的许继慎得到了平反昭雪,并被追认为革命烈士。1981年,中共六安县委为许继慎修建烈士陵园,徐向前亲自题写“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军长许继慎同志之墓”的碑文。这位英勇善战、文武双全的红军早期将领的功绩,永远镌刻在共和国的史册上。 胡允恭写有《回忆许继慎同志》,另有《许继慎将军传》等出版。

1988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确定为33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家(后增至36位),并誉为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军事家。

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烈士泉下有知,也当笑慰平生。许继慎用短暂的三十年,写下了一个天才军事家璀璨的人生篇章。他高大伟岸的人格形象将永远闪亮在共和国将星的行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