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八十一节政绩

wanglong6410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磨蹭到下午四点钟,荣飞提出回家,但吴志毅沙成宝一帮人在中午的酒席后又支起了牌桌,提出晚饭后再回,吴厚川的司机也上阵了,玩的不亦乐乎。荣飞于是安排其余几部车等他们,自己带邢芳谢绝了杨家的挽留,告别杨兆军孙兰馨返回北阳。 荣飞没有直接回厂,而是去了花园酒店的工地。夕阳下,高耸的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磨蹭到下午四点钟,荣飞提出回家,但吴志毅沙成宝一帮人在中午的酒席后又支起了牌桌,提出晚饭后再回,吴厚川的司机也上阵了,玩的不亦乐乎。荣飞于是安排其余几部车等他们,自己带邢芳谢绝了杨家的挽留,告别杨兆军孙兰馨返回北阳。

荣飞没有直接回厂,而是去了花园酒店的工地。夕阳下,高耸的塔吊是那样雄伟,临时修建的围墙上画满了技法拙劣的西游记故事,正门这面墙上是高老庄降服猪八戒的故事,有点连环画的味道。在所有的人物中,唯有猪八戒的形象比较传神。邢芳兴致勃勃地一路看过去,围墙的另一面是孙悟空大战红孩儿的故事。邢芳问荣飞,干嘛这样呢?荣飞反问,这样是不是好看一点?邢芳说,好看当然好看,这样不费事吗?荣飞郑重回答,企业是以盈利为第一目的的,但只将利润视为唯一目的的企业是走不远的。在将来的很长时间内,建筑行业是高利润行业,我不过是让人们改变一下对建筑行业旧有的观感,告诉人们,建筑业是论美的行业------回到正门想进去看看,看门的不准他们进,正好碰到陶氏的一个工程监理人员认识荣飞,将他们带进正在建设的工地。仅凭门卫的管理,荣飞对陶氏的工程质量就增添了信心。

东北角宿舍楼工程墙体已经竖起一人高的样子,从远处看,墙体里的钢筋像一丛直立的茅草,邢芳见惯了砖砌的墙体,“为什么里面用这么多的钢筋?”“坚固啊,抗震系数要高得多。当然成本要高。房子是我们自己住的,当然尽可能建的坚固一些。”“很难想象,楼房就这样一层层的盖起来------”“大概在国庆前主体就可以封顶了。冬天不会影响内部施工,新房的钥匙冬天就交到你手里了。到时候我们就结婚------”这个答案是邢芳愿意得到的,她感到幸福,看看四下无人,主动的拉住荣飞的手亲了一下。“回厂吧。这不算什么,以后我们会有更好的房子。”荣飞捏紧邢芳的手,“你可以见证陶氏的发展,记住今天我说的话。”

上班后荣飞看到新出的关于销售政策的文件,心顿时凉了。延续了梦境中的记忆,北重还是采用了促销的方式,重销售不重回款,美名其抢占市场。这份文件是卢续签发的,想必得到了朱磊的首肯,只是不知道是否经过了厂务会议的讨论。

文件是计划处企业管理室起草的,没有用荣飞的民品室。按说这段时间荣飞不止一次的递交了关于民品销售政策的报告,按照正常思维,卢续在制定民品销售政策时会知会民品室一声,那样没有坏处。但实际情况是对荣飞封锁了消息。

“每当遇到想不通的事的时候就从经济利益上考虑。”这句话是在复旦念书时进修班一位同学说的,荣飞记忆深刻。每每感到妙味无穷。卢续深知荣飞对民品开发及销售的态度,现在他这样做的理由很明显,因为他知道荣飞会反对他的意见。为什么坚持这样做呢?荣飞对着文件沉思着,他的第一感是来自朱磊的压力,来自北京总部的朱磊迫切寻求政绩是情理中事。至今未听到朱磊的家眷来北阳的消息,说明朱磊没有扎根北重的念头。只有做出成绩才能风光地离开北重回到部里做官,甚至升为正厅。但按照卢续现在与自己的关系,如果压力来自朱厂长,卢续一定会以某种方式跟自己倾诉。但如果卢续赞同朱的提议就另当别论了。那么卢续会不会赞同这种“赊销”模式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卢续也在谋求政绩。赊销的坏处卢续不是不知道,之前自己跟卢总谈过多次了,民品开发与生产,最终的和最关键的坏节在销售,因为这个环节连着市场。马克思《资本论》里一句话给他的印象极为深刻,‘产品变为商品是惊险的一跃,如果跳不过去,摔坏的不是商品,而是生产商品的资本家’。以卢续的智商和经验,实际上用不着自己提醒,赊销的弊端岂有看不清楚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什么原因促使?答案似乎只有一个,也是政绩。北重历史上没有民品,开发并实现销售就是伟大的成绩!至于积压货款就属于枝节末梢的问题了。此时的领导们尚未能想象到将来资金极度饥渴的困境。

荣飞感到悲哀。北重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偏离梦境中的轨道,它仍然按照荣飞不愿见到的方式继续着它的使命。

荣飞决定和沙成宝谈谈。

老沙好酒,荣飞于是请他到厂内生活区的小馆子喝酒。刚在杨兆军婚礼上喝了两顿大酒的沙成宝笑问荣飞,怎么想起叫我喝酒?你可是从来不请人喝酒的啊。单身楼有二大抠门,走了的林恩泽和留下的你。

骨子里沙成宝瞧不起任何人。但他又不愿拒绝荣飞的邀请,荣飞表现出的势力让他感到拒绝或得罪荣飞是不划算的事。

“老沙,你们处里研究过销售政策了?是不是有提成?提成怎么算?”荣飞将沙成宝拉进荣诚火锅店,此时天气已热,店里马上就要改产了。

“咦,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想到销售处?我听说上面曾有让你去销售处的意思,是不是真的?”

荣飞要了瓶北阳烧,每人倒了一大杯,玻璃质的杯子是特制的,上面印着荣诚连锁的字样,这是荣飞的小花样,但效果极好,一些大酒店也开始效仿,“我的问题还没回答呢。”

“好吧。处里已经出台了销售提成的政策,二次分配。每台农机按照5个点提成,处里提回后再根据各人的销售额二次分配。”

“那你们的工资呢?”

“工资照发呀。不发工资谁干?你以为销售好干吗?”

“嘿,”荣飞一时无语。政策一定是卢续授意制定的,保了工资后挣提成,一切都为促销,“那么,回款有无指标呢?”

“提成分二步。卖出去即可提第一步。等回款后再提第二步。二部分的比例为四六开。明白了?”

卢续意识到了回款的重要性,所以才制定这样的政策。荣飞心里明白,销售员们在尝到赊销的好处后,第二步的60%实际不会在意了。

“恭喜,你发财了。”荣飞淡淡地说,端杯敬了沙成宝一口。“新星一号售价2000,就算提1%,一个月卖上30台,提成就是600。”

“你说的轻巧。一个月30台,哪有那么容易?处里正在招兵买马。今儿周敬到处里找老刘,钻在办公室密谈了半晌,估计是研究增加销售处的人选。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销售?”

荣飞摇头,“哪还不容易?既然不考核回款,找几家农机公司赊出去不就成了?卢总------”荣飞住了口,不想再往下说了。

提到卢总,沙成宝神秘起来,“老荣,求你件事如何?”

“什么事?神神道道的?”

“都说你是卢总跟前的红人。找机会给兄弟美言几句?”

沙成宝也不能免俗啊。荣飞笑笑,“第一,我不是卢总的红人。第二,如果你信得过我,记住我的话,求人不如求己。”

沙成宝脸上顿时写满了失望。荣飞不怕他失望,根据荣飞的观察,此人属于那种志大才疏一类。如果搁在研究院所,或许能搞出点成绩,但在企业怕是一事无成了。

酒席不欢而散。荣飞慢慢地溜回宿舍。沙成宝的事很快就搁在脑后了。在他心中,“新星一号”自其诞生之日起就夭折了。想到这儿,荣飞长长叹了口气。忽然想到自己手创的明华和陶氏,日久会不会形成难以抗拒的潜规则?他霍然而惊。

一般人总以为是权力大的主宰一切,往上推封建王朝里皇帝就是权力最大的人。戏文里皇帝操持亿兆生民的生杀大权,想杀谁想赏谁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实际情况往往并不是这样,书看的多了,事经的多了,便有了更多的领悟。世界上的事情,每个社会,每个组织,都有明暗二条线同时运作,明线是摆在桌面上的,我们叫他显规则。比如,干部的升迁要看德能勤绩,干得好的必定会提拔。实际情况往往不是这样,长长出现干的不如看的,实的不如虚的。为什么会如此,表面上看是不正之风作怪,实际上是潜规则在发生作用。荣飞记忆中有本叫《隐蔽的秩序》的书,看过很多遍,看一遍冷一层,直到让人寒冷彻骨,又不能不承认作者细致的观察和周密的分析。潜规则的作用大于显规则,如果违犯潜规则,绝对躲不开失败的结果。而历史愈久的企业,潜规则的力量愈强。

朱磊,卢续,都是荣飞心目中的能吏,都有一份想把企业搞好的雄心,但隐藏在水面下的潜规则总是迫使他们做出一些蠢事。

即使拥有一份神奇的记忆,在很多事情上还是无能为力。荣飞第一次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ԌEԌS_RightAD2380672" style=" height: auto; overflow: hidden; clear: both;">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查看原帖 铁血首页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