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忠诚 正文 (二十四)

寒石 收藏 2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21.html[/size][/URL] 将被俘的飞行员放置到了暂时的关押点后,车子继续想一个更大的地堡开去,这次只有南准日的座车在行驶,另外两辆则在原地调整好了停车。这个基地是建在一个临海丘陵中,一切都依照着地形而设计,建筑物超过地面的最高也不过两个普通人的身高而已。厚厚的伪装网到处都是,如果不细细看,雷达和通讯天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21.html


“今天是最后的期限,我等你的消息。”电话挂断了。南平握着话筒,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慢慢的将话筒放回了座机上。转身快速走回了作战室机房。

刚进机房,一个操作员已经满面笑容的等候着他。南平突然的兴奋,急切的问道,“找到了?”

“是,少将同志。”操作员手指着电脑资料,示意着南少将。

“我们查询了现役的美军飞行员数据库,里面没有此人的任何资料。我们接着又查询了CIA和几个相关的美军秘密部队的人员资料,还是毫无所获。我们改变了一个方法,根据此人亚洲人的身份,尤其是典型的东亚蒙古人种特征,我们继续排查了亚裔在美国各类军事及准军事机构的资料。结果,我们反而在一个公开的档案中找到了他。就是这里。”

认真的听着操作员的汇报,南平的头凑着电脑显屏,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上显示出来的朴正勇的身份。电脑上,朴正勇身穿美国空军学院的学生制服显得十分精神干练。

“朴正勇,H国全罗北道人,1976年生人,1994年加入H国空军现役。期间,曾入高丽大学电子自动化专业完成学士学业。2000年,因飞行成绩优异,被破格提升为国土防御应急中心少校飞行参谋,并作为海外优秀推荐生由驻韩美军司令部保送至美国空军学院学习。学习期间,连续四年,均获取全额奖学金,并获得美军飞行银质奖章。以全部一百一十九名毕业生中第二十七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并立刻应招回国。”操作员继续详细的讲解着朴正勇的简历。

操作员又在桌上的另一个显示器上调出几张图片同时并放在桌面上,对南平说,“回国后,奇怪的是,朴正勇并没有回到原来的部队服役,也没有了他任何记录档案。似乎就此失踪。我们继续追踪了韩国飞行部队的相关报道,但在二年后,一次小范围的美H空军秘密联合演习中,我们找到了这张照片,”桌面上被放大的照片上,一群穿着军服的美军和韩军的人员正在一条小溪边钓鱼烧烤,在照片的左角上,一个人露出了大半张脸,虽然有些模糊,但经过计算机的图像处理,还是很清晰的看出,这正是朴正勇。

指着朴正勇的脸和照片里几个H军的军服标识,操作员依旧侃侃而谈,“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这不是一般的H国飞行部队,看他们的袖标,是一个奇怪的鸟型图案,而他们的军服除了可以看出军衔标识,并没有其他的军龄,军勋等常规部队应有的标识。而几年前,我们的情报部门就得知,H国已经组建了秘密飞行部队,分别命名为‘白虎’中队和‘朱雀’中队。‘白虎’的使命是战略打击,‘朱雀’则承担战略侦察。均使用了美军最现代化的机型。美国和H国一直否认这支部队的存在。而照片上,军服袖标的图案正是古代神鸟朱雀的造型。照片证实了这支部队,最起码是‘朱雀’的真实存在。而朴正勇,我们再次进行了对比和分析,从他的军衔,资历和在美空军西点的经历,我们可以认为是他在负责着这支‘朱雀’中队。”

“立刻打印。”南平的内心已经狂喜不止。连日来的辛苦终于有了答案,一直压抑的沉重感顿时消失得无影踪。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冷静,并不想让属下看出他的变化。立即转身出了机房,大声的吩咐值班军官,“给我接5号首长,快。”

墙那边的环境其实和秦浩的估计是差不多的,是又一片小商户的后门之地,到处堆放着杂物。还有修葺整齐的植物。借着路灯没射到的阴影处,秦浩并没有马上继续奔跑,而是眼角处早已发现的,在灌木旁、墙角处,一个半人多高的塑制绿色垃圾桶。他立刻决定赌上一赌,也许在这个桶里他能躲过这一劫。翻开盖,看来那些店里的人是等着收铺后再清扫和丢弃垃圾,这个垃圾桶只有一个捆扎整齐的垃圾袋,而且并不大。秦浩藏身期间,虽然很不舒服,但空间已经足够容纳他的身躯。在他关上桶盖的一刹那,已经能看见晃动的手电灯光和商户被强行进入后的那些叫骂声。

华灯绚烂,人们享受着一天工作后的生活乐趣,平凡的他们正在被自己的欢乐时光突然打搅非常生气的时候,那些追捕者可不管这些,到处搜索着,粗鲁的询问着这个区域几乎所有的人。商家和路人们有些惊异的发现,那些纹着身、理着可见头皮的短头发的流氓今天如此肆无忌惮。而就在不远处的警察却没有制止他们的无理,只是冷冷的看着,几个头头摸样的人好像还阻止着有其中一些警察准备管理的行为。秦浩静静的蜷缩着自己的身体,仔细听着这个垃圾桶周围的脚步声。透过空气中的气息,他已经分明感到了此刻的街道正般严丝合缝的像铁桶一般。他小心的调匀着自己的呼吸,并竭力压低着自己的呼吸声。他知道,此时的他如果被发现,哪怕他再有三头六臂,具有高超的格斗技能,也只能是个瓮中之鳖。

道路不时见到闪着警灯的警车,已经看到了几处的路口,警察拉起了黄色的封锁带。路人的询问都没有得到答案,只是在自己被讯问后纷纷被礼貌的请出了这个区域。以为出现了什么事件,可以看见几个脖子上挂着胸卡的记者拿着话筒和扛着摄像机已经出现。他们同样也被警察们所阻止或者被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推搡,呵责,一个记者似乎是表达着自己的不满,高声话语中,突然弯下了腰,捂住了自己的腹部,而站在他侧前方的一个汉子则微笑的架着他挤出了围观的人群,一会儿就消失在停满了车辆的路边。在没有灯光照耀的阴影里,走过的路人会发现一个痛苦痉挛的人靠在街边建筑物的墙根处呼呼喘着粗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