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 第十章逃亡 第四节

ddtt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URL] 炊事班的战士砍好了柴堆在灶旁边,各连的炊事班班长亲自做着中午饭,尽管副食匮乏可尽心尽责的炊事班长们还是让午饭尽可能的好吃一点,肚子里没油水的士兵保持战斗力全靠这些辛苦的炊事班。夏侯威看着远处的炊烟就知道要开饭了,吃了一个星期冷干粮的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到营内吃点热乎饭。 “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



炊事班的战士砍好了柴堆在灶旁边,各连的炊事班班长亲自做着中午饭,尽管副食匮乏可尽心尽责的炊事班长们还是让午饭尽可能的好吃一点,肚子里没油水的士兵保持战斗力全靠这些辛苦的炊事班。夏侯威看着远处的炊烟就知道要开饭了,吃了一个星期冷干粮的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到营内吃点热乎饭。

“弟兄们,速度快点,军营里要开饭了。”夏侯威快马加鞭的往过赶,他第一个骑着战马冲进了军营,旅长张道远副旅长张释信就在营门口等候,夏侯威跳下战马就向旅长汇报,“报告旅长,我们安全回来了,没人受伤和阵亡,还弄到四门炮。”

说话间一个排的骑兵掩护着驮马就来到张道远跟前,37毫米平射炮被士兵们抬下战马组装起来,张释信说:“以前就听说我们奉军仿制过这东西,可惜数量不多,差不多装备它的部队都随少帅进关驻防,关内的省防军没有几门这东西,还都落在了投降派的手里,真是可惜呀。”张释信抚摸着平射炮,身边炮营的几个军官说:“这东西可以直接打进碉堡里,对防御阵地破坏很大,小鬼子就拿它炸过咱的机枪掩体。”

“以后我们就可以不用顶着弹雨跟鬼子拼命,他们的机枪再敢嚣张,就一炮轰掉他们,炮营立即抽调会操作的人员组成一个平射炮连,炮营的军官赶快把这些宝贝接受过来,从炮营选了用过此炮的射手充任新组建的炮班班长。张道远看看夏侯威,“张三能推荐你,你可没给他丢脸,下去好好吃顿饭休息吧。”

“旅长,一直听说您喜欢山炮,那东西轻便的可以走那都带着,你要信任我,待我们这个临时组成的排休整几日我们就去弄山炮去,鬼子有啥咱们就有啥。”夏侯威漂亮的完成一次任务就开始有点骄傲,他的顶头上司张三不爱听了,“他娘的,你这么能吹,赶明老子给你钱,回你老家买牛肉吧,你他娘的不用刀就能把牛吹死。”

夏侯威知道团长对他不满意,他就傻笑着不吭声了,张三现在虽然还是团长,可实际兵力只有一个营,全旅都在哈尔滨保卫战中损失惨重,这几天急于摆脱鬼子的追击,他们也没时间招募新兵,仅存的粮食也维持不了几天,在黑龙江省能跟鬼子继续抗衡的东北军已经没有几支,冯占海和李杜、丁超将军的部队已经被打散,现在都各自为战。

“快去吃点热饭,把战马送到马厩里好好喂点吃的。”张道远让刚回来的部队去吃饭,可他自己已经吃不下饭,现在部队还在黑龙江东部,怎么才能安全的撤到山海关附近,虽然他的混成旅人越打越少,可一千多人在鬼子眼皮底下怎么走呢,绕开铁路线和大城市那要走很多弯路,走人烟稀少的地方不好补给粮食,走人多的地方都被鬼子占领,没前进一段必然有一次恶战,在战斗中学习指挥的张道远现在还没琢磨出到底怎么办。

张释信在东北军当过兵,比警察出身的旅长张道远稍微点子多一点,他看出了张道远的忧虑,“大哥,你又为粮食发愁了吧,每次军需官向你汇报后你都很担心,不过我还有个办法,当然不是诈降。”

“你说说怎么办。”张道远回到自己的帐篷里。

“你没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么,每当我们战线分明的跟鬼子打,我们都是失败,因为鬼子从训练装备到补给都比我们强,正面接战讲的是训练、火力、补给,我们不是正规军,没足够的火力,就像我当年参军打土匪一样,要是修好阵地正面跟土匪打,土匪肯定吃亏,他要呆在阵地里就被东北军的炮火给压制住,土匪每战必败,土匪们要是用老一套的打法,伏击或者偷袭,东北军总是吃亏,行军中机枪和火炮无法快速发挥出火力,被偷袭时候土匪以有准备打东北军无准备,所以土匪能取得一些胜利,打的好的就招安了,比如宫长海旅长,我们的战术一直就不对,挖好掩体等鬼子大炮炸,以后我们放弃正规军的那一套打法,学学绿林人的生存办法,鬼子好比过去的官军,围剿绿林人的山头绿林人就飘忽不定避免被包围,然后寻找有利的战机打击官军薄弱之处。”张释信点上一支烟总结几个月来的作战经验。

“是呀,我们当初对付鬼子小渊的时候总是偷袭和伏击,我们第一批军马就是偷袭鬼子骑兵小队获得的,我们每次要用绿林人常用的办法就能取胜,每次凭险固守都不是被包围就是被大炮炸的没地方走,看来呆着不动不行,我们不是刺猬,必须经常保持机动,避免被鬼子包围,避免正面对抗,古代的绿林人一直用这办法,所以历朝历代都没彻底消灭过他们。”张道远仔细回忆着以前的战斗,小规模的伏击行军中的敌人容易取胜,偷袭可以取胜。

“就是这个道理,我当兵好几年,几乎每年都要剿匪,我别的不熟悉就这个最熟,现在鬼子还没占领很多边远地区,不如我们先去那剿匪,愿意跟我们抗击日寇的我们收编,就顾自己过好日子的我们就地消灭,另外我们也学宫旅长借粮,不过我们尽量自己花钱买,弄钱我到有个好办法。”张释信自己拉队伍才发现军饷难弄呀,整天打仗训练行军,那有时间搞钱,可没钱粮食子弹不好买。

“怎么弄钱?”张道远问。

“你是警察出身,一定知道有钱人家是什么德行吧,他们经常打死打伤自己家的佣人,拿人不当人,然后拿钱摆平,有这样劣迹的有钱人多了去了,他们的钱我们可以拿,他们的脑袋我们也能拿,另外这些人抢男霸女横行乡里的也不少,他们也可杀,还有的欺行霸市,有什么菜霸渔霸什么的,垄断一个地方的买卖,赚不义之财,这些人也可杀,杀了以后他们的财产可以充当我们的军费,打鬼子也不能忘了除暴安良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