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七十九章 约美女 刘永义兴师动众

张海祥 收藏 0 3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106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七十九章 约美女 刘永义兴师动众

回来后,刘永义去找杨心红,跟她商量明天跟李静玉约会的事情。

“杨同志,这是我和李小姐的生辰八字。”刘永义把一张纸交给了杨心红,“记住,拿到我们的生辰八字后,你就给我们算姻缘,你这样说,我的八字与大唐名将薛仁贵的一样,我是薛仁贵转世,李小姐的八字与王宝钏的一样,李小姐是王宝钏转世,所以,我们两个是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咦,真肉麻,原来,你的‘刘一约’是这么来的,是靠封建迷信骗来的。”杨心红撇撇嘴,“喂,刘永义,别做梦了,你的这些封建迷信只能骗骗长治中学的无知少女,骗不了剑桥回来的李静玉,她不会相信这些的。”

“试一试嘛,相信就得手了,不相信也没关系,白费心机而已。”

“白费心机而已?有这么简单吗?王宝钏可是要守十八年活寡的,她呀,肯定会大骂你一顿,骂你诅咒她。”

“骂我?干嘛骂我?这是生辰八字决定的呀,骂不到我头上。”

“骂不到你头上?嗯……你们两个的生辰八字真的与薛仁贵与王宝钏的一样?”

“一样才怪,我根本就不知道薛仁贵与王宝钏的生辰八字,天生一对是我瞎编的。”

“瞎编的,瞎编的还不骂你呀?我敢肯定,李静玉会把你的生辰八字和她的生辰八字拿去给真正的算命先生算,那时,你的诡计就会败露,李静玉跟着就会勃然大怒,把你大骂一顿,从此再也不理你。”

“如果这样就太好了,我就盼着她这样呢?”

“盼着她这样?为什么?”

“如果她把我的生辰八字和她的生辰八字拿去给真正的算命先生算,算命先生当然会告诉她,我不是薛仁贵转世,她也不是王宝钏转世,可是,算命先生还会告诉她,我是汉高祖刘邦转世,我是大富大贵的命,你想想,接下来会怎样?李小姐肯定会爱上我,答应嫁给我呀。”

“汉高祖刘邦转世?你的八字与刘邦的一样?”

“我的八字与刘邦的不一样,不过,纸上写的不是我的生辰八字,是刘邦的生辰八字,嘻嘻。”

“刘邦的生辰八字?哦……明白了,原来,这计里还套着计,刘永义,你这人真鬼,太鬼了。”

“鬼?不能这么说,这叫技巧,恋爱的技巧,哈哈哈哈,杨同志,我的计策怎么样?妙吧?只要李小姐相信八字,我就一定得手,李小姐相信我们两个是薛仁贵和王宝钏转世,她要嫁给我,李小姐不相信我们是薛仁贵和王宝钏转世,她也要嫁给我。”

“哼!坏蛋!狡猾的坏蛋!对了,刘永义,你真正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我真正的生辰八字是辛亥、辛巳、庚寅、庚辰,咦,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很好奇,我想找真正的算命先生算算你和李小姐,看看你们两个配不配。”

“算不出来的,这张纸上面,李小姐的生辰八字是我瞎写的。”

“瞎写?干嘛瞎写?”

“因为我不知道呀,杨同志,如果李小姐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你就让她写出来,如果她不知道,你就给她摸脉,摸过之后就说她的生辰八字是乙巳、壬申、乙酉、戊辰。”

“好的,就照你说的做,对了,问你一个问题,你瞎编为什么不编其它的,要编薛仁贵和王宝钏?”

“哎呀,我仔细查找过了,过去的爱情故事,什么西施与夫差、吕布与貂婵、杨贵妃与唐明皇,几乎全是悲剧,哎,古人是不是反对自由恋爱呀?编那么多爱情悲剧来吓唬我们,我可不想跟李小姐来一场悲剧,瞎编的也不想,找来找去,也就薛仁贵与王宝钏的没那么悲剧,所以,我和李小姐只好做薛仁贵与王宝钏了。”

“哦,是这样,哈哈,刘永义,我说,你跟李小姐来一对陈世美与秦香莲吧,让我好铡了你,‘嚓’!”她一掌砍在刘永义的脖子上。

31日清晨,刘永义忙开了,他骑着马到处跑,安排他与李静玉约会的事情,一直忙到了九点钟,他才骑马跑到大铁山接李静玉。

刘永义很神气地站在李静玉面前,他又打扮成了自己设计的那副英雄模样——胸佩两排略章,略章上方是两枚宝鼎勋章,右臂别着臂章,腰上系着武装带,与原来不同的是,原来的那把佩刀换成了刺刀,手枪则干脆不要。

“刘永义,这两枚宝鼎勋章你还敢戴出来?”

“为什么不敢戴出来?我肯定能得到宝鼎勋章的,早晚而已。”

“那你就等等呗,等你得到了再戴。”

“不能等,再等,你嫁了别人怎么办?嘻嘻,李乡长,约会已经安排好了,请赴约吧,好家伙,我动用了好几十人呢。”

“好几十人?约会不是两个人的事吗?”

“嘻嘻,李乡长,请上马吧,上马后我再慢慢告诉你。”说着,他两手合握,托着李静玉的脚让她上了马。

刘永义牵着马向前走,一边走他一边说道:“李乡长,我们能不能换个称呼,换个亲切一点的称呼,比如说,我叫你小静静,你叫我……”

“唷唷唷,小静静,听得我浑身起鸡皮,不许你这样叫我!你只能叫我李乡长,刘永义,这就是你的真正恋爱?”

“好好好,还叫你李乡长,哈哈哈哈,性急了一些,性急了一些,那就过些时候吧,等你爱上我的时候再改口。”

“我不会改口的。”

“别把话说的那么满嘛,对了,李乡长,问你一个问题,恋爱的时候,男女双方要谈些什么?”

“谈些什么?当然是你夸我,我夸你了。”

“哈哈哈哈,错了,错了,大错特错。”

“大错特错?”

“告诉你,谈恋爱其实就是搞设计,男孩女孩一起搞设计,设计未来的生活,设计出来的未来生活很甜蜜,男孩女孩都满意,那就恋爱成功,金童玉女;设计出来的未来生活不甜蜜,男孩女孩有一方不满意,那就恋爱告吹,牛粪鲜花。”

“设计未来的生活?挺有道理的,对了,刘永义,你只是个小娃娃,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不要老叫我小娃娃嘛,我现在是大人、大英雄、打过好几次胜仗的大英雄,还是得过宝鼎勋章的大英雄。”

“宝鼎勋章?你拿着这件事吹?”

“哎哎哎,只有一枚是假的,另一枚是真的,绝对是真的。”刘永义厚着脸皮赌咒发誓,跟着他说道:“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我为什么知道这些?这是我在长治中学的时候,一个老师告诉我的,那个老师对爱情很感兴趣,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爱情。”

“研究爱情?还有人研究这个?”

“哎哎哎,爱情是人类极重要的感情,为什么不应当研究?古往今来,因爱情处理不当产生的悲剧还少嘛,轻则产生梁山伯与祝英台,重则产生吴三桂与陈圆圆,你说说看,爱情应不应当研究?”

“嗯……应当研究。”

“哈哈哈哈,告诉你,那个老师跟我是好朋友,我配合他搞研究,得到了好多好多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我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嘿,站住!”前面传来了一声大喝,跟着,四个人走了出来,领头的是杨大个,他敞胸露怀,肩扛大刀,一副土匪打扮。

“什么人,敢挡小爷的道。”刘永义上前喝道。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钱,爷几个是劫道的,识相的快快放下买路钱,牙根里迸出半‘个’不字,一刀一个绝不留情。”杨大个大喊道。

刘永义将马缰绳拴到树上,他对李静玉说道:“李乡长,我们遇上劫道的了,不过放心,没事的,几个小毛贼而已,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几个小毛贼?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刘英雄,快,快上去救我。”李静玉兴致勃勃地看着。

“好的,我马上去救你,这个你拿着。”说着,刘永义解下腰间的武装带交给李静玉。

刘永义迎上前去,他大叫道:“呸,不知死活的小毛贼,劫道也不看看清楚,知道爷是谁吗?爷是国军!天底下最能打的国军!快快给我滚开,滚得远远的,不然,小爷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呸!国军?什么国军?我看你是蝈蝈!光会叫唤的蝈蝈!嘴上的功夫很大,手上的功夫没有,听着,把买路钱留下,不然,爷要开杀戒了。”

“不知死活的小毛贼,来呀,想死的就来呀。”说着,刘永义脱去外衣,挽起了袖子。

“呀,不知死活的小白脸,嘴巴还挺硬,来福,上去陪他练练,把他的大牙打下两颗来,看他以后拿什么叫唤。”

李来福走上来,他和刘永义打成一团。

一阵拳来脚往之后,李来福被刘永义一脚踢飞。

“呀,小白脸不简单呀,脸白白的,手却挺黑,看来,一个人打你不过,你们,两个一齐上去招呼他,把他的骨头打断两根。”

两个人走上来,和刘永义打成一团。

一阵“嘿嘿嗨嗨”之后,上去的两个人又被刘永义打倒。

“呸!你们这些家伙,上山不好好练功,下山净给我丢脸,看我的。”杨大个训斥着手下,跟着,他脱下了上衣。

“小白脸,看来,我小看你了,你还真有两下子,来,大爷亲自陪你练练。”说着,他抡拳向刘永义打来。

两个人拳来脚往,较量了约有五六招,刘永义一拳把杨大个打倒。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杨大个哀求道。

“滚!”刘永义很威风地喝道。

杨大个等人走后,刘永义很得意地对李静玉说道:“李乡长,刚才我的表现如何,英不英雄?”

“英雄?英雄个屁!哈哈哈哈,刘永义,你应当问,我刚才的表演如何?演得精不精彩?”

“表演?哈哈哈哈,表演就表演吧,我刚才的表演如何?演得精不精彩?”

“太夸张了,一对一还勉强像那么回事,一对二就很假了,你对杨排长就更假了。”

“怎么会假呢?这个‘英雄救美’我练了两天了,他们都说我练得不错。”

“他们说的是假话,他们在拍你马屁,哈哈哈哈,刘永义,表演这个节目,你想暗示什么?”

“不是暗示,是表示,表示我很勇敢、很强壮,在我身边,你会很安全很安全的。”

“安全?哈哈哈哈,将就吧,对了,接下来你的节目是什么?”

“接下来?接下来的节目不能告诉你,保密,暂时保密,哈哈哈哈。”

刘永义从李静玉手中接过武装带系上,他解下缰绳,牵着马继续向前走,走了一阵子,他指着前面的一棵树说道:“李乡长,前面有一棵苹果树,我们去那里摘几个苹果吃吧。”

“苹果树?宁州怎么会有苹果树?”李静玉疑惑地向前看去,“那是一棵杨树呀,咦,杨树上怎么挂着苹果?”

“这不是杨树,这就是苹果树,结苹果的树就是苹果树。”

“结苹果的树当然是苹果树,挂苹果的树可不是苹果树,刘永义,这些苹果是你挂上去的吧?”

“不,不是我挂上去的,这些苹果是本来就有的,这就是一棵苹果树,李乡长,我们摘几个苹果吃吧。”

“好,好,我配合你,这就是一棵苹果树,好家伙,挂这么多苹果,整颗树都挂满了,这得费多少功夫呀?对了,这棵苹果树非常别致,非常有趣,我要把这棵‘苹果树’拍下来。”

李静玉拿起了相机,她对着“苹果树”连拍了几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