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五年四月, 齐副参谋长在组织我们学习和研究我师天津战役战例时,重点介绍了403团(即现在的484团)钢刀一连三分钟杀开民权门的亊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权门位于天津市东北面,是我军天津战役的突破口之一。敌人在这一地段上构筑了坚固的工亊;门外挖了七尺深、三尺宽的三道外壕,外壕的最前面密布了五米宽的地雷,靠近地雷区,是一道十五公尺宽、半尺高的绊脚索,严密的地方甚至伸不进去一只脚。绊脚索与外壕的中间又设了两道鉄絲网、一道电网,下面也布满了地雷,每道外壕上都布满了各种障碍物。地堡、暗堡到处都是,在民权门周围仅二百米以内,就构筑了近百个钢筋水泥灌成的暗堡,敌人号称为"永久性工亊"。纵深内设置了环形支撑点,市内街道上也筑有大地堡;埋设了地雷。民权门前有四个营的敌人把守着,另有四个营守在两侧,作为机动支援部队;而在工人宿舍、体育学校以及纵深的火器,则构成了支援民权门的火力。敌人梦想凭借这些所谓的"标准工亊",就可以把天津保守,阻止我们的进攻。

一九四九年一月上旬,我军完成了战斗准备。403团一连接受了突破民权门的尖刀连的光荣任务。十三日下午,举行了出征誓师大会,师韦政委讲话后,将一面"杀开民权门"的大红旗授予一连,要求他们"把它挿上民权门,起到火车头作用,把全军象牵引列车似的;沿着突破口顺利地拉进城里。"全连勇士们异口同声地喊道:"请首长放心,我们坚决完成任务"!日落之后,战士们就进入了冲击出发阵地。

十四日上午九点半钟,天空突然出现了三颗白光信号弹。总攻开始了,数百门大炮一齐发出了吼鸣,成排的炮弹打到敌人阵地上,爆炸声震撼着大地。在我军强大炮火的轰击下,敌人的一切火器都沉默下去了,蹲在战壕里的战士们看到我们的炮弹一个个落在敌人碉堡上,高兴得喊了起來。九班战士钟银根兴奋地说:"咱们炮兵的弹丸可真灵,敌人一吃就不"咳嗽"了。逗得同志们都笑起來。

上午十一点钟,我们的炮火延伸向敌人的纵深射击,连里立即命令开始爆破。担仼爆破任务的五、六班的同志们,扛着爆破筒,在暴风雨般的机枪火力掩护下,跳出了堑壕,象离弦的箭一样冲向爆破目标。爆破手钟汝标在冲到距第一道铁絲网三、四公尺时,便将导火线拉下,勇敢地往前跃了两步,把嗤嗤燃烧的爆破筒挿进蛇腹形铁絲网的下面,立即转身打了两个滾,接着一声巨响,把这条弹簧似的家伙送上了天空。爆炸的烟雾还未消散,第二名爆破手便将爆破筒挂上了电网的木桩,又是一声巨响,把这高压马力的电网炸开了一个缺口,唐胜德同志未等第二名爆破手发出完成爆破的信号,便沿着炸开的缺口冲到了第三道障碍物的跟前,敏捷地把爆破筒置入屋顶形铁絲网的腹下。不料导火索失效了,爆破筒沒有响。这一下可把他急坏了,正想再请求上去,只见第四名爆破手楊景友已机智地冲到了前沿。原來楊景友在旁边看到唐胜德的爆破筒不冒烟,知道坏了,就迅速地冲上去,把爆破筒和沒响的爆破筒放 在一起,拉了弦,看到冒了白烟才迅速滾了回去。“轰” 的一声,两根爆破筒同时响了,把这道障碍炸开了一个很大的缺口。勇敢的爆破手们,以他们惯用的车轮战术,仅仅用了两分多钟的时间,就全部破坏了敌人十一道人工障碍物,给我军冲锋铺平了道路。

在最后一根爆破筒爆炸的烟雾还未消散以前,四班的勇士们便架起了轻便的浮桥,箭一样地飞往外壕。当他们进至距架桥点还有五、六十公尺远的时候,民权门左侧八号暗堡的枪眼里,突然出现两条猛烈的火蛇,象两支亮光闪闪的箭一样,把同志们的去路紧紧卡住了。垂死的野兽们,梦想顽抗。

“让你们也尝尝这根铁棍的味道吧!”六班副张忠富紧紧地咬着嘴唇说。在四挺机枪的掩护下,他机巧地沖向目标。在距暗堡还有三十公尺时,他先向正在喷着火苗的机枪眼投了一颗手榴弹,然后借爆炸的烟雾,扑向暗堡,把正在冒烟的爆破筒挿进了枪眼,随即转身打了几个滾隐蔽在一旁。接着,只见火光一闪,轰的一声巨响,把敌人全部消灭在暗堡里。

连指挥发出了冲击的信号,全连勇士们象决堤的急流一样,喊着雄壮的杀声冲进敌阵。尖刀排一一一排扛着红旗,冲在最前面,他们以神速的动作,首先占领了冲锋的踏脚石一一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五个地堡。可是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一百多敌人进行连续的反扑,形成了激烈的争夺战。不久,二排长王春田带着二排上來了。他看到散兵坑内有一个敌兵正准备扔手榴弹,便猛地扑过去,抓住了这个匪兵的右手腕,用手枪对准他的头说:“再顽抗,要你的脑袋,快放下武器!”

这个蠢东西象说梦话一样,连声喊道:“长官,敌人上來了还不打吗?”“混蛋,你被俘虏啦!”王排长的话刚落,匪兵用惯用的动作表演出來了:跪下举起双手,连声哀求道:“请老爷饶命。”

“滾开!”他的话刚出口,突然有个敌人在后面猛地抱住了他的腰,他急忙反转右手用手枪对敌兵的腹部射击,不料只是枪机响了一声,子弹不响了。这下子,敌人就大胆地与他摔起跤來。两个人从围墙上一直滾到堑壕里去。刚才缴了枪的那个敌兵,这时又重新拿起枪,端起刺刀,就往王排长头上剌。就在这一霎间,只听“砰” 的一声,那敌兵晃了一下倒在地下不动弹了,头打得稀烂。原來是七班长楊德礼同志赶上來了,消灭了这个野兽。一个敌兵从旁边向他扑來,他举起手中爆破筒往空中一晃,那个匪兵“妈呀” 一声,松开双手,滾到一边去了。

突破口的争夺战激烈地进行着。尖刀排的同志越來越少了。负责掩护尖刀排冲锋的机枪二班副李合同志看到尖刀排上不去,就提起机枪冲到前面,给同志们开路。敌人的机枪集中向他射击,他一边端着枪射击,一边机巧地接近敌人,第一个豋上了城墙,居高临下,对准敌人的碉堡猛射,压住了敌人的火力,突击部队趁机冲了上去。

这时,标志着杀开民权门的红旗在城头聳立起来了。这面迎风飘扬的红旗,象一把雪亮的利剑,直挿敌人心上,搅乱了敌人的心窩。刹那间,敌人打来了一排炮弹,在旗子附近爆炸了。一阵爆炸声过去后,在旗子下面和硝烟之中,出现了一个不朽的战士一一光荣旗手钟荣根同志。他被炮弹炸断了双腿,伏在旗子下面,用尽全身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地竪起被炸倒的红旗。当这面红旗第三次竪起來的时侯,又飞来一排炮弹,把旗杆炸成两节,他又一次负了重伤,昏迷了过去。当他清醒过來时,想起了不久前第一、第二旗手为了把红旗插上城墙,先后都倒下去了,他是第三名从血泊中把红旗扛起來的,这时看到红旗倒在地下,就忍着难熬的剧痛,咬着牙,爬到旗子旁边,双手抓住旗竿,两肘撑在地上,又把红旗竪了起來,用仅剩的一点力量,用自己的脸夹紧紧保护着这面红旗。

同志们被他的英勇行动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复仇的烈火燃烧在每个同志的心里。大家高呯着为钟银根同志报仇的口号,李泽山同志接过这面胜利的红旗,随着突击部队插上了四十一号母地堡。尖刀连的同志们乘胜楔入了敌人的纵深。

三班副王永仁带着一个小组,冒着枪林弹雨,勇猛地冲到最前面。这时,前面地堡群内的机枪正封锁着我前进的道路,前面的同志受阻,李合在后面喊道:“我來掩护你们,快去炸” !王永仁带着三个人用手榴弹连续炸毀十八个地堡,开辟了前进道路。一连的同志们象一把锋利的钢刀,一直插到王串场。

时当正午,硝烟四处弥漫,后续部队还沒有上來。不甘心死亡的敌人,纠集了数十倍于我的兵力,从三面向我们这个“钉子” 实施猛烈反击。他们首先用炮火拼命地封锁住突破口,企图用这种手段,來重新揑合上已被突破的缺口,消灭这个尖刀部队。敌人的企图是毒辣的。而我们的尖刀连,又由于动作迅速勇猛,拉长了冲击队形,而被敌人切断成为三段。这样就给敌人造成了更加有利的反击条件,使我们陷入重围。

当时,二排只剩下二十七、八个人。最糟糕的是,由于他们是爆破排,全排除排长有一支驳壳枪外,全部都是爆破筒和手榴弹。隐蔽在右前方的三、四个地堡的敌人突然向他们开火了,子弹象暴雨似的,把大家压得抬不起头。一、三排离他们太远,也旡法用火力支援。排长就叫七班副带着两个同志顺交通壕溜过去,用爆破筒首先把右前方正中间的一个碉堡解决了。然后他们分左右两路,把附近地堡的敌人全部消灭了,并缴获一挺机枪,一支步枪和许多整箱的手榴弹。

部队刚进入地堡附近的交通壕,把伤员安放在地堡里时,一个营的匪军从我们左前方冲上來了。他们一面拥挤着,一面嚎叫着,好象一群恶狼,向勇士们扑来。八十米、七十米。。。。眼看到了三十米时,排长喊声“打” !于是一排排的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了,刚缴来的机枪也发挥了威力。敌人一片片地倒下去,一些幸免未死的家伙赶忙转头跑了回去。

王排长抓紧机会,把剩下的二十个人按班的建制组织好,准备和敌人轮番作战。不久,敌人又发起了第二次冲锋,这次敌人的兵力比上次大一倍,从三面包围过來。排长命令四班对付右面,五班负责左面,六班在中间。这一回,敌人不象上次那样疯狂了,他们拥在一起,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愿走在前面,每进一步,都要回头看一下后面的指挥官。敌人渐渐地靠近了前沿,到了三、四十公尺时,早为他们准备好的干粮一一手榴弹和爆破筒,全搬了出來。顿时,阵地前沿成了一片火海,硝烟弥漫,敌人被打得懵头转向,到处翻滾。我军阵地上勇士们愈打情绪愈高,七班副李金跃同志身负重伤,同志们几次叫他到地堡去休息,他都拒绝了,并说:“我只要有一口气,坚决战斗到底。”排长见他流血过多,只好命令一个战士揹他下去,可是他马上说:“排长,我服从命令,但我不用揹,我还能爬,让好人留在阵地上打敌人吧。”说完后,他就很吃力地爬到地堡中去了。他这种坚强意志和对战斗负责的精神,大大地鼓舞了大家的斗志。经过一番残酷的廝杀,连续打退敌人五次反扑。

在一排和三排的阵地上,战斗同样激烈进行着。一排虽然只有十多人,但是,连续打退了敌人一个多连的三次反扑。李合同志肚子被打穿了,肠子流了出來,他仍端起机枪向疯狂的敌人猛扫,使敌人无法前进一步。

就这样,全连同志一直坚持了整整一个小时,击退了数倍于我的敌人四、五次反扑,歼敌三百多名,牢牢地巩固住了突破口。

不久,后续部队象潮水一样从突破口涌进了天津城。然后,分几路直向市中心一一金汤桥插去。十五日下午四点钟左右,我军向全国和全世界发出捷报:天津解放了!

战斗结束后,一连荣获军授予“钢刀连” 锦旗一面,师奖给“杀开民权门” 锦旗一面。



本文内容于 2010-5-5 21:48:38 被梦回沙场秋点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