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一、铁血锄奸 12、人头作酒杯

幸运特快 收藏 12 14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二姐用了两天时间,把于效飞要的东西办齐了。这是战争初期,鬼子管制得还不是那么严密。而且,于效飞学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间谍技术,要用的东西鬼子都不知道是什么,当然也没有进行限制。

于效飞又来到火车站,想着靠近货场的方法。看了一阵,他发现,那些干活的中国人可以进去,不过要有一个什么证明之类的东西。那些人穿着破旧,鬼子对他们连打带骂的,称他们为苦力。这是真正的亡国的奴隶了。让那些日本鬼子打骂着,于效飞想想心里就难受。不过,为了能打击鬼子,他决定咬牙试一次。

于效飞先回去精心化了一下装,原来他那清秀的脸,是一副标准的学生形象,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跟这些苦力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他把自己的全身都弄得象是被风雨侵蚀过的老树皮一样,又黑又瘦,不但象一个长年在外边干体力活的人,而且连本人真正的相貌都给掩盖起来了。

看看没有破绽,于效飞又到估衣铺买了一套破衣服,打扮得跟苦力一模一样。于效飞这才到了车站旁边一个用破席子围起来的勉强叫做“饭铺”的地方,跟开饭铺的老头儿打听,怎么能找到一个进车站干活的办法。

老头儿看看于效飞,同情地说:“这活不容易啊,日本人来了以后,管得更严了,工钱给得更少了,干活时间也长,你能顶下来吗?”

于效飞说:“我干了挺多年了,我能行。”

老头儿说:“这样吧,车站的工头姓胡,等他来这儿吃饭的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下。”

一直等到晚上,车站里边才出来一大群人,他们吵吵嚷嚷地来到饭铺,叫了东西吃起来。开饭铺的老头儿一边忙着答对,一边冲一个明显比工人气色和服装都好得多的四十多岁的人喊道:“胡头,有人要找活干!”

于效飞连忙过去搭话。姓胡的工头斜着眼睛看了看于效飞,让他这又黑又瘦的样子给唬住了:“我的妈,就你这身子骨,还想来货场干活,你行吗你,你别让货箱子压散了!”

开饭铺的老头儿一边盛那种几乎透明的稀粥,一边用手不停地朝于效飞做查钱的手势。于效飞会意,连忙摸出两块钱,塞到工头的手里。

姓胡的工头看到钱一笑,说:“既然是这样,那明天我就带你进去。不过咱们可说好,现在是日本人管事,要是你真的干不了,或者惹了事,让日本人的狼狗啃喽,可别怪我。”

第二天早晨,不到5点,于效飞就等在货场门口了。姓胡的工头来到货场门口,一看于效飞已经恭恭敬敬地等在那儿了,满意地说:“行,小子,没偷懒,一会见着日本人,放机灵点。”

于效飞连忙答应,跟着工头进了货场。

工头先让他跟着干了一阵活,到了7点多,才带着他朝一间小房子走去。这是鬼子监工的办公室。见了鬼子监工,胡工头一点头:“太君,我找来一个干活的苦力。”

鬼子监工翻着白眼打量了于效飞一阵,突然操起桌子旁边的棒子朝于效飞狠狠打来!

于效飞不知道日本监工是什么意思,只好硬挺着。工头也不知道日本监工要干什么,惊慌地在旁边看着。

于效飞心里紧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暴露了?不能啊,要是我暴露了,他应该立刻吹警笛什么的,不应该自己动手打我呀!

鬼子监工连打了几棒子,这才停下。于效飞一边装出非常痛苦的样子,一边偷偷观察着鬼子的表情。胡工头不敢说话,也小心地看着鬼子的神气。日本监工说:“你的,身体的不行,不能工作的。”

于效飞恍然大悟,又是自己这种化装引起了鬼子的误会,他是看自己象是身体很差,想要给自己几棒子,试试自己的身体能不能顶得下来。这些鬼子,真是不拿中国人当人看。幸好自己内功外功都是一流,换了别人,他这几棒子,没病也给打得吐血了。

工头赶紧帮忙说好话:“他的身体的行,刚才已经干活了,可以的!”

日本监工还是不停地摇头。姓胡的工头连忙朝于效飞使了个眼色,于效飞会意,又掏出两块钱来塞到鬼子手里。日本监工嘟囔起来:“这么点钱。”

姓胡的工头愣愣地看着鬼子,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原来这个鬼子是从满铁过来的,是日本占领东北以后在日本剥削中国的铁路公司工作过一阵的,他会说一点中国话,而胡工头却听不懂他说的日本话。

于效飞一看事情要闹僵,赶紧用结结巴巴的日语解释说:“我的,身体大大的好,经常干活才这样的。以后有了工钱,多多地给太君的。”

尽管于效飞的日语可能比东京的大部分人说得还好,可是现在不是显示受过高等教育的时候。否则引起人家的怀疑,就得到日本宪兵队去干活了。所以于效飞极力装成只会一点日语的样子。

鬼子监工一听,于效飞居然懂日语,马上变了脸色,连连点头,又问:“你的,日本话的懂?”

于效飞学着汉奸的样子点头哈腰地说:“我的,日本租界干过的。”

鬼子监工非常高兴,对工头说:“好的,胡,带他干活的,好好照顾的!”

从鬼子的办公室出来之后,胡工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说:“行啊,兄弟,还会说日本话。日本人这么重视,以后准得发大财了,到时候别忘了哥哥呀!”

于效飞赶紧陪笑:“发什么财,还不是苦力,以后得靠胡大哥照应了。”

两个人互相吹捧了一阵。

他们走到货场,看见那些苦力正围在一起,并没干活,人群中传来鬼子的吼叫声。工头赶紧推开人群挤进去,只见一个拿着三八大盖的日本兵正在用枪比划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苦力倒在地上,一条日本狼狗扑到他的身上,咬得他身上鲜血淋漓的。

于效飞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头上血一热,就要冲过去。姓胡的工头急忙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小声说:“兄弟,这种时候千万别过去,日本人能用刺刀挑了你!”

于效飞看着那个凶神恶煞似的鬼子手里闪闪发亮的刺刀,突然醒悟。他提醒自己,自己是间谍,不是大侠,不能看见有不公平的事情就上,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为了更有力地打击鬼子做出牺牲。

“咱们不是给鬼子干活的吗?怎么用刺刀挑啊?”

“这不常有的事吗?上星期刚挑了一个。”

“为什么呀?”

“说他是小偷!”

这时拿刺刀的鬼子更加发怒了,用刺刀朝旁边的人比划着,大喊大叫,刺刀把最前边的几个人的身上都划出血来了。大家惊恐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又要干什么。于效飞听明白了,鬼子是不许大家在这儿看热闹,让大家赶紧干活去。于效飞连忙上前对大家说:“散散吧,让咱们赶紧干活去,要不他用刺刀挑了。”

这些工人赶紧走开,去干活了。

一天下来,于效飞知道了,自从鬼子来了之后,工作量加了几倍,工钱给的更少,工钱下来之后,鬼子监工克扣去一份,工头再克扣下去一份,到了工人手里就少得可怜了,根本不够养家糊口的。而且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一个壮小伙子,几个月就被压垮了。所以鬼子不断催促工头找新工人来干活,于效飞正好就这么进来了。

于效飞来了之后,大伙发现,于效飞力气大,把大部分的重量都承担过去了,他还会用巧劲,跟于效飞一起干活,特别轻松。而且他还会日语,认识货箱子上边的日语字,不能把货弄混了,跟他干活,少挨了不少鬼子的骂。大家都愿意跟他当搭档。

几天下来,于效飞发现了鬼子检查的规矩。天津当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货物集散地。从中国华北掠夺来的物资要从这儿运往日本本土,从日本本土运来的军用物资要从这儿运往南方前线,从中国东北运来的物资也在这儿进行调配。所以鬼子对这儿也非常重视,检查得非常严格,工人进来的时候,把全身上下都搜遍了,想带东西进来,根本不可能。

于效飞想,没了东西,就不能放火,搞爆炸,得赶紧想一个办法,本来不是来帮助鬼子扛货包的呀!

早晨,于效飞夹着一双鞋来到入口,鬼子检查了他的全身,又看了看他手里的布鞋。于效飞解释说:“我的,脚上这双鞋要坏了的,到不了中午,中午以后就得换这双。”

鬼子看了看于效飞手上的鞋,并不比脚上的鞋新多少,就说:“这个的,到了晚上也得坏!”

于效飞一听,居然让鬼子笑话了!

他把鬼子的话翻译给旁边的工人听,大家全都笑起来,一伙人嘻嘻哈哈地进了货场,门口的鬼子笑得更开心了。

到了里边,于效飞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夹着的布鞋的鞋底撕开,从里边抽出两个锯掉一块的最小号试管,把试管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这一天又是一通苦干,到了中午,车站上来了很多日本军车,从汽车上卸下来很多板条箱子。虽然上面没有字,可是,于效飞知道,这是日本装军火最常用的包装。于效飞特别卖力,连搬了很多箱子,车厢装满之后,他还热心地帮助把箱子摆好。他从车厢里边出来的时候,日本监工还冲他挑起大姆指:“你的,干活认真的!”

其实,于效飞已经借着摆箱子的功夫,把试管的塞子拔掉,把试管里边的药面撒在了板条箱子中间。日本监工亲手在车厢门上加上了铅封,过了一会,这节车厢发出去了。

于效飞撒在箱子中间的是燃烧剂,这些燃烧剂和空气接触之后慢慢燃烧起来,而包装用的木板就被烧着了,木板又会烧着箱子里边的军火。整个过程非常缓慢,于效飞估算过,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这样火车早就开出了车站,一个是可以掩护于效飞的身份,另外一个是,就是鬼子发觉了也没法抢救,只能看着军火中的火越烧越大,全部毁掉。不管这里边装的什么,反正这节车厢的军火算是报销了。

事后于效飞才知道,这列火车在开过下一站的时候就飞上了天。于效飞本来以为箱子里边装的是子弹,不料箱子里边居然装的是手榴弹和炮弹引信,这殉爆的猛烈连他也没想到。

于效飞心里无比痛快,他低声吟道:

黄金若粪土,

肝胆硬如铁。

策马渡悬崖,

弯弓射胡月。

人头作酒杯,

饮尽仇雠血!

这天,于效飞正在和一个工人扛着一个大箱子费力地往车厢里边走,工头急急忙忙地从远处跑过来,对于效飞喊道:“兄弟兄弟,快去看看,日本人发火了,他们说什么呢,你快去听听!”

于效飞赶紧跑过去,只见一群日本兵用刺刀把一群蹲着的工人围在中间,日本监工在旁边大喊大叫。工头不敢过去,比划着让于效飞过去听听。于效飞站在旁边一听才明白,鬼子少了一批货,认为是这些工人偷的,要用刺刀把他们全部挑死。

于效飞觉得事情不太可能,这些人被鬼子反复搜查,连上厕所都要请假,怎么可能偷走这么一大批货呢?于效飞急忙上前对监工说:“这事的,不会的,他们一直在干活的,看见的,找找的。”

监工举着本子不停喊叫,于效飞上前把本子拿过来,看了一下,又跑到几节车厢里边看了看,然后跑回来说:“货单错了错了的,装错了车厢!”

监工急忙跑到车厢里边一看,果然,这些工人和工头不认识日本字,把一些货装到了另外车厢的下边。监工也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丢了货,耽误了军运,他也要受处罚的,搞不好,他得剖腹自杀。

监工出来之后宣布:“以后,你的,工头的干活,监督监督的!”

于效飞心里大喜,这下可以放手大干了,不过,得找更多帮手才行。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