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只敢在离开中国之后才说的话

倪大叶 收藏 5 4655
导读:理查德·斯潘塞作为每日电讯报的中国通讯记者,在中国待了六年。他刚才离开北京,带着妻子和三个年龄分别为15、13和10岁的孩子去中东,到海湾去开辟一个新办事处。 一个洋人只敢在离开中国之后才说的话,其实在坊间并不新鲜。 -------------------------- 可别指望我同情中国新兴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过去三年里他们许多人都到我的博客来评论、指吓。而且许多有关书本的争论,比如对在中国最畅销的《货币战争》的争论,在西方读者眼里似乎是没有意义的。说华尔街精心谋划、组织的美国经济崩溃

理查德·斯潘塞作为每日电讯报的中国通讯记者,在中国待了六年。他刚才离开北京,带着妻子和三个年龄分别为15、13和10岁的孩子去中东,到海湾去开辟一个新办事处。

一个洋人只敢在离开中国之后才说的话,其实在坊间并不新鲜。

--------------------------

可别指望我同情中国新兴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过去三年里他们许多人都到我的博客来评论、指吓。而且许多有关书本的争论,比如对在中国最畅销的《货币战争》的争论,在西方读者眼里似乎是没有意义的。说华尔街精心谋划、组织的美国经济崩溃,全是为了搞垮中国,这个观点也难以服众。

但是我相信。我从来没有感觉说,那些一边用石头砸日本餐馆,一边用佳能或者索尼手机拍照的孩子,会像成吉思汗的游牧部族、或者被描画得像希特勒的冲锋队一样,跳上战马,穿过大草原向欧洲进攻。民族主义是一种折磨,可以随时随地给国家造成磨难,对此我们应该总是保持警惕,但是,到了中国家庭挂国旗的数量和美国家庭一样多的时候,才真正需要担忧。

尤其是,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中国公司很好地利用了它们和美国资本的关系,但是,如读者越来越多的黄亚生教授所说,中国本身却没有那么幸运。

在我看来,黄教授在举例的时候有点夸张,但是,就像我想指出的,经济危机的扩散的一个特征和他的论文相符,同时又和我昨天所说的中国没有应对世界经济危机的办法的说法有那么一点矛盾。

黄教授辩称,自1989/90年起,中国把太多的钱投入诸如基本建设之类的主导增长之中,牺牲的是私企的利益,因此,普通人的收入不能与经济发展同步增长。说的都对。

他也指出,调整经济的企图——部分是通过国家在社会保障、健康以及教育方面的投入以刺激个人消费——好是好,不过起步太迟,对解决经济危机作用不大。说的也都对。

这些说法引起了许多人争论——也包括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刺激对解救世界经济无助于补,因为它也太注重把钱花在主导的基本建设上。至于说到刺激消费上头,作用也是太小,启动也是太迟。

去年秋天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现在面临的问题也和去年秋天一个样。中国的刺激与减缓贸易的下滑一点关系没有。

而且从许多方面说来,情况比去年秋天更糟。贸易不再是下滑,简直就是在溃败。银行危机已经发散到世界经济的方方面面,眼看就要沦落到所有的财产、所有的经济活动要素都不安全的境地了。

虽然有一些复苏的迹象,但是我们还不能肯定世界经济已经趋于稳定,经济学家还有种类繁多的的指标都是这么跟我说的。其一是美国的股价在向上走;其二是英国的房价在走高,至少是下跌得不那么快了;其三是中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这个指数常用来衡量企业信心——现在是扩展模式。

主要的经济弄潮儿可能因此相信这三个国家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产生效果了。让我们来谈谈中国。采购经理人指数的数据和法国里昂证券这个投资银行得出的数据冲突,它的数据显示这个指数在收缩。人家告诉我,其差别所在,是政府的数据偏重国企,而法国里昂证券的数据偏重私企。

这就说得通了:一揽子刺激计划关注的是基础建设比如铁路和四川重建,从中获益的与其说是私企不如说是国企。

那么,根据黄教授的分析,普通人的问题不是转好,而是更糟:他们的收入较之整个中国,会进一步落后。怎么会呢?这个嘛,相当明显啊,因为你也知道,中国这个一揽子刺激计划有相当一部分花费并不聪明。其中一些,正如政府打算要承认的,会漏到贪官和地方政府的口袋,还有很多除了用作炒高股价,没有别的用场。

那么除了贪官,还有谁从中获益吗?这个问题可以用商品价格来回答,燃油之类的商品看来就要从底部再次抬升。石油、煤炭、钢铁,都是不可或缺的(还有铜、铝等等),要用来修铁路,支持国企运转。油价又过50美元了。

澳洲的矿业公司,海湾石油国家都是从中受益者,他们又可以在伦敦市中心投资高端物业了,这是他们二选的家园。而且的确,《海湾新闻》的商业版今天告诉我说,以迪拜为基地的房地产公司开始在伦敦设立办事处了。对经济基本面的信心也慢慢恢复,锁仓的现金又出来耍弄了。照那个人的说法,至少是在目前,流动性比钞票更得信任。

当然,中国的一揽子刺激方案只是故事的一部分,但是它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它会给世界经济带来一点好处。但是,如果它的收益被更多的腐败、更多的浪费、更多的怨恨、更像赌场和更少改变的股票市场所抵销,那么它给中国带来的整体好处就没有了。

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通常说来有利于中国公司的事情,同样也有利于西方以及西方的公司,但对普通中国老百姓却不那么好。

所以说,民族主义者自有他的道理:中国人民没有最大限度地得到理应从与世界经济系统接轨中得到的好处,而且在他们得到改善之前,情况就可能变得更糟。

对于时尚的新左派而言,《货币战争》还有《中国不高兴》的作者给他们提供的不是理由;但就表面而言,我认为,作为大众思潮的新左派思维在狭窄的小圈子外面得不到太多的支持,甚至倡议者自己所在的大学院系里往往也不得流通。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