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不相信眼泪——美女尤其如此!

东方大吹 收藏 0 26
导读:有了一笔8000元额外的飞财,我和我哥们老包都很高兴,加上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一天就全部结束,我们决定去边境小城绥芬河转转。 结果在绥芬河,我们一不小心看到俄罗斯什么四日游,七日游,价格非常便宜,于是互相对视一眼,默契地一笑,老包先开口了,“溜达一趟?” 我简单思考一下,也动了心,但是还是要为难一下老包,“你有钱吗?” “太不讲究了,我是你的福星,如果我不来,你能这么顺利吗?”老包气不恭。 我一想也是,这千八百块钱我也不是很介意,只不过想让他激动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了一笔8000元额外的飞财,我和我哥们老包都很高兴,加上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一天就全部结束,我们决定去边境小城绥芬河转转。


结果在绥芬河,我们一不小心看到俄罗斯什么四日游,七日游,价格非常便宜,于是互相对视一眼,默契地一笑,老包先开口了,“溜达一趟?”


我简单思考一下,也动了心,但是还是要为难一下老包,“你有钱吗?”


“太不讲究了,我是你的福星,如果我不来,你能这么顺利吗?”老包气不恭。


我一想也是,这千八百块钱我也不是很介意,只不过想让他激动一下换取我的开心。


“咱们哥们——靠,你别忘了我以前对你可是很讲究啊?”老包开始不失时机地翻旧帐。


“那去一天吧。”我不愿意听他墨迹,于是不耐烦地答应。


“哪里有一日游览啊?再说一天什么意思啊,这不是有一周的吗?”老包大言不惭地建议。


“你脑子进水了。”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七日游好几千,感情不是自己花钱,这家伙给鼻子就上脸。


“那就四天好了。”老包妥协


“滚蛋,一会给你200块钱,自己回大庆吧。”我实际也想去三天,一天游览那完全是隔靴搔痒。再说四日游览最实惠,不到1000块钱就光明正大出趟国,太值得了!


“你太不不江湖了,200块钱——我还不如要饭的呢,我不回去!”老包很坚决,委屈的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超过200以外的部分自费。”我非常喜欢看他不满的嘴脸,于是继续逗他。


“行,那就七日游,回去之后我还给你。”老包不屑地哼了一声,实际心底已经打定主意当不还钱的老赖了。


“好,给我出欠条,如果到期不还钱,双倍赔偿。”我也没有惯着他,那个时候还不是很懂法,不明白在我们这种司法环境下,欠条只能安慰自己,根本没有逼别人家破人亡的功能。


“你真——不是东西,这点钱还用哥们打欠条,我真服你了,我不去了,你看我回去之后怎么糟践你。”老包梗着脖子十分不满,一个劲换大气。实际换个角色,钱在他手里,他的条件比我更过分,不侮辱的我体无完肤肯定誓不罢休,只不过我们两个人性格不一样,如果他不带我去,我一般直接用强,甩开膀子就开抢,他战斗技巧不如我,最后一般只能妥协,至于钱——他肯定也是花的越少越好啊!而现在老包打不过我,说不过我,只能干着急,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回去无事生非地造谣了。


当然这只是我们兄弟之间善意的玩笑,以后肯定会拿出来说事,要人情,当斗嘴皮子的素材。打归打,去还是肯定要去的!如果我真不带他去,独自潇洒,他干,我也不干啊。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幸亏老包和我一起去了,否则我是否有命回国还两说的呢。


我们到了旅行社,旅行社拿走我们的证件去办理加急护照——护照费500元还没有包括在内,既然来了,没办法,不能半途而废啊,我咬紧牙关额外又拿出了1000元,三日之后才能出发。


在旅行社,我们遇到两个也要去俄罗斯的北京大学生,他们虽然是第一次去,但是显然不像我们这样无的放矢,他们去那里找情人。


这两个不务正业,书都不念的家伙都是情圣级别的人物,一个是内蒙古通辽人,外号狐狸,长发,白净,有些阴柔,在北外上学期间勾搭上几个韩国留学生,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出去之后,就对其中家里最有钱的一个女生动了真情,两人发了不少海誓山盟,但是最后到底人家还是回国建设资本主义去了,狐狸很失落,开始自暴自弃,天天利用自己的靓丽外表骗女同学饭票混日子。


狐狸胆小,除了泡女人,其他事情都中规中矩,但是这个年代女人都加入外貌协会了,只要英俊,倒贴都干。看他那么不经意地讲述自己面首的经历,我心中有些不平衡,老子多有内涵啊,论深度,论硬度哪样比他差,可是这些瞎了眼的女人,从来不肯自掏腰包光顾我。


另外一个小伙子是重庆人,和狐狸是同班同学,外号叫打字机,长的比较威武,大高个,很有男人味道,他在学校钟情于一个俄罗斯女留学生——娜佳,据他说,那是娜佳的第一次,也是他唯一收获的第一次,因此这个小伙子准备和娜佳厮守终身,将来去俄罗斯住别墅,喝伏特加。可惜娜佳毕业也回国了,这小伙子思念了好几个月,后来在娜佳的资助下,带着准备取道俄罗斯游泳韩国的狐狸到海参崴来看望一下未来老丈人。


打字机是个愤青——这小子后来在和我聊天的过程中,说出了自己另一个目的——我喜欢娜佳不假,但是我的主要目的是去改良他们的品种,远东一直都是咱们中国人的,咱们没办法把领土收回来,那就生一堆混血,这样像我这样愿意奉献的人多了,过它几百年,哪里就会像新加坡一样,虽然不承认自己的中国人,但是至少咱们心里认可他们,多少也能满足咱们的虚荣心了!


看到打字机如此舍身取义,也看到这么多中国小伙子和我一样中意外国娘们,我很欣慰,加上岁数差距不大,尤其打字机还是重庆人,我们四个顿时有了很多共同语言,在绥芬河找个小旅店安顿下来之后,在等待出发的三天时间里,我们很快成为了莫逆。


当然莫逆是莫逆,费用一定要AA。


我承包一个老包就够了,这两穷鬼学生,吃软饭肯定不能吃到我头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