咄咄怪事:犯罪嫌疑人在审讯期间不仅能接电话还能借“尿遁”逃脱?

威远将军 收藏 1 395
导读: 广州日报讯:前天下午5时20分,在广州新市三元里汽配城华园路,8号06档的档主朱女士正准备外出买菜,关门上锁时儿子站在身后的档口门前。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5_92145_11092145.jpg[/img] 此时,身后一声闷响,朱女士赶紧转身,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自己身后斜着冲了过去,经过小飞原本站立的位置,而小飞却不见了踪影。面包车明显失控,来不及刹车,直至一头撞上相邻档口门旁的立柱上,方才停下。车速

广州日报讯:前天下午5时20分,在广州新市三元里汽配城华园路,8号06档的档主朱女士正准备外出买菜,关门上锁时儿子站在身后的档口门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时,身后一声闷响,朱女士赶紧转身,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自己身后斜着冲了过去,经过小飞原本站立的位置,而小飞却不见了踪影。面包车明显失控,来不及刹车,直至一头撞上相邻档口门旁的立柱上,方才停下。车速似乎不慢,水泥立柱凹陷一块,面包车车头玻璃碎裂。


朱女士上下四顾,终于发现了儿子——仰面躺在左车轮底下,下半身在车底,上半身露在外侧,头靠着档口门前的台阶。车轮刚好压在他的肚子上


朱女士下意识地想把小飞从车轮下救出,无奈沉重的车身将小孩死死压住,丝毫动弹不得。当时,肇事车辆上只有司机一人,他似乎也吓得不轻,下车后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救子心切的朱女士只能四处呼喊“救命”。


汽配城离关门尚有一段时间,不少档主和员工纷纷闻讯赶来,不过几分钟,便有近10个壮年男子围在面包车旁。男子们一鼓作气,将面包车前半截车身抬起,朱女士趁机将小飞抱出。她回忆称,小飞头部流血,身下都是呕吐物,嘴边还不住冒小水泡,神情恍惚,似乎不甚清醒。等不及救护车赶来,司机与几位老乡便在众人的催促下,打车将重伤的孩子送至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朱女士说,小飞在进入手术室前曾有一段清醒的时间,“他叫着我说‘妈妈,肚子痛,不舒服’,还哭着要让我抱。”


警察到场调查后,证实司机不是车主。当晚7时许,车主与肇事司机一同被带到黄石路的广州市白云交警二大队。小飞家人称,他们两人的口供“让人很吃惊”。


车主表示,当天开车载着亲戚林华勇到汽配城,驶入事发路段时,他烟瘾起,便下车走到路旁的小卖部买烟。车子没有熄火,只是拉了手刹。此时,林华勇本应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突然坐到驾驶位置上,并且一声不吭就开车。我回头看的时候,已经出事了。”家属说,肇事司机林华勇坦言,自己当时是一时兴起,“开着玩,其时并不会开车,也没有驾驶证。”


肇事者妻子“通风报信”


昨日凌晨1时许,历时近5小时的手术结束后,家属接到的是小飞伤重不治的噩耗。小舅舅刘先生说,小飞的腹内严重损伤,缝了近100针,切除手术后,仅剩10厘米长的小肠,医生无力回天。而此时,车主、肇事司机及妻子3人,早已逃去无踪,仅留下第一晚入院时垫付的5000元治疗费。


小飞父亲刘登雄表示,前天夜晚审讯期间,林华勇接了一个电话,“与对方用方言谈话,旁人听不明白”,过了不久,他说要上厕所,可出去后便没有再回来。朱女士说,事发当晚被带到交警大队时,林华勇并不清楚小飞的确切伤情,只有留在医院的林华勇妻子能了解情况,“那个电话很可能就是她在通风报信,害怕后果严重而畏罪潜逃。”


刘登雄表示,3人失踪后,在三元里汽配城属于他们的2个档口也连日大门紧闭,“似乎打算一走了之”。询问留在广州的亲友,也声称不知道他们的去向。朱女士说,林华勇等人都来自浙江苍南县,“他们有可能躲回了老家。”


文章节选自广州日报。


看完后威远很诧异:一个正在接受讯问的交通肇事嫌疑人怎么就能接电话呢?接完电话还能“尿遁”?警方的规定是草纸吗?


本文内容于 2010-5-5 15:23:13 被威远将军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