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续]上海世博会“震动”全世界 婺源桃花源“迷倒”海内外


[再续]上海世博会“震动”全世界 婺源桃花源“迷倒”海内外


四 与天地战斗,显英雄本色


人是万物之灵。现在应该回过头来,再次说说婺源的先民和居民了。记得有篇文章,说沙漠里是没有风景的,但是,突然出现了一支驼队,带头的人,举着一竿猩红的大旗,此时又传来一阵叮当的驼铃声,于是,风景就有了。这不免让我想到新安江水库,除了水面,就是露出水面的山头,除了露出水面的山头,就是水面,如果说要看风景,这也算不得什么风景。但是,人们给这个水库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千岛湖,嘿嘿,这一下,风景就在你的脑海里浮想连翩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的风景,缺少点什么。哦,少了民居,少了生活气息。黄山呢?除了云海,就是山峰,除了山峰,就是云海。似乎还有奇松、怪石,号称“黄山归来不看岳”。但是,我也总觉得黄山的风景,缺少了点什么。经名人指点,说黄山五行缺土。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只要断了一个,就像自行车断了链条,不灵了。五岳,虽然不如黄山好看,但是都有庙宇,有佛家的庙,有道家的庙,有儒家的庙,有人居住,有文化气息,有生活气息。黄山没有这些,好象只有玉屏楼有个宾馆,光明顶有个气象站。


我终于明白了,婺源,每年接待的游客人次,节节攀升的原因了,那就是,五行什么都不缺,于是也就有了民居,有了村庄,有了粉墙黛瓦,有了袅袅炊烟,有了漫漫古青石板路,有了上千座大大小小古石拱桥、古石板桥,有了总数达百万级台阶的通到天上去的天梯一样的古石阶岭,有了上万座高低不一、宽广不一的抬升水位,接水引水的永久古石碣HUO(拦河坝的一种,能让多余的水或者洪水从上面溢漫过去),或者灌溉,或者水碓,或者鱼塘养鱼引水,或者村边生活用水,极其方便,有了总长几万公里的灌溉引水沟渠,有了在荒山野岭上开垦出来的几十万亩畈田(缓坡上)、梯田(陡坡上),每一丘田,都有自流水的灌溉,这些田块,大的有三亩四亩,七亩八亩,小的有五分六分,一分两分,更小的只有几厘,禾觳(四方形的收割工具)都放不下,有了文化气息,有了生活气息,有了桃花源一样的自然与社会、天人合一的和谐世界,等等这些,这对于游客来说,也就有了强大的吸引力。由于这里是阊江(皖赣境内)、信江(江西境内)、钱塘江(皖浙境内,中游富春江、上游新安江)三江源,又位于亚热带,又位于霉雨区(梅雨),又位于季风区,又位于大鄣山绵延三百里的皖浙赣划界处的山脉的南部,赣东平原的开端之处,又与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紧密相通邻。


水,是生命之源。土,是生命之根。有了这么好的自流水源和肥沃土地,也就有了三千年来,到处逃难的先民们,果断选择,定居落户,繁衍生息,大搞工程建设,开梯田,筑水坝,修道路,建桥梁,设水碓,生产生活,大小工程,一应俱全,全部都是千年大计、万年大计,只有居住的房屋,才是百年大计,超过千年的房屋,几乎没有,三五百年的房屋较多,六七百年的房屋,凤毛麟角。元朝,有一个时期喜欢“邨(村)改都、县改州”,类似现在的“乡改镇、县改市”。对“都”进行编号,放弃原有的村名,比如,婺源一都,婺源二都,婺源三都,婺源四都,类似毛泽东时期的“队”,太阳升一队,太阳升二队,太阳升三队,太阳升四队。定“都”的标准是村子要达到六十户。于是,开始谎报GDP,三十户的村子,怎样变成六十户的村子呢?据说,当时的“统计局”是清点锅灶。一个锅灶,算一户。于是,村长一动员,每户在旧的锅灶的附近,立即用砖头砌一个新锅灶,放上碗筷,烧水做饭,一户冒充两户。嘿嘿,就这样,全县不知设了多少个“都”,但知有一个“十三都”,是最著名的。有一座当时真实地砌了两个锅灶的老屋,一直保存下来。

要想找元代的建筑,请到当时建“都”的村庄去找,一定会有收获的。


解放后,大约在五六七十年代,又有了总面积几十万公顷的山塘、水库,就光是一个段莘水库就占了六千多公顷,晓庄水库,天舍水库,更是高高悬挂在天上,可以叫做婺源天池群。直线距离10公里左右的范围内,落差1000多米,实现五级梯级发电,世界少见。如果在这里开博览会,“博”得你伸出的舌头,缩不回去,嘿嘿。

不要忘记了,在婺源的西北角,还有灵岩古溶洞群,大洞三十六,小洞油麻粟。洞中有洞,洞洞相通。洞中有水,水流成河,那叫地下河,水流成瀑,那叫地下瀑。洞中最低处的水,直接与鄱阳湖相通,可以听到鄱阳湖咚咚咚的鼓浪声。

不要忘记了大鄣山的华东第一高瀑,高达二三百米,在这山头之山,水是从哪里来的?许多游客,都发出了疑问。他不知道,山外有山,水是从更高的山山流下来的夏秋,看高瀑,看得你心潮奔涌,心思跌荡。冬,你看到的是百丈冰凌,从天飞降而下,看得你两腿发抖,双眼凝固。

不要忘记了五龙山的摩崖水帘天幕,雨后初晴,回光返照,宽万米,高千米,再与底部的六千公顷的段莘水库像镜子一样的湖面,来一个天光云影共徘徊,无比雄伟,无比壮观,看得你神魂颠倒,愿梦不醒。任何LED大屏幕,都不可以堪比。


许多人都喜欢在春天,到婺源来看油菜花。的确,这里的油菜花,确实与众不同。不是花不同,而是梯田的气势不同,村庄、河流、道路、桥梁、山峰、山脉,天上的日光、云彩,等大背景,都与众不同。少年是个多梦的年龄,那时我做梦就梦见过三次,江岭的梯田,主要是龙尾港口大盆地到“天上人间”江岭村小盆地这一段,江岭村之上虽有更高的梯田,就一次也没梦到过。

许多人疑问,夏天到婺源来,看什么?我告诉你,夏天就进入了梅雨季节,撑开一把严田村制造的油纸伞,走一走陌生而熟悉的“雨巷”,看一看落雨滴水三天三夜十天十夜最多四十天四十夜不开天(指连续多日没有晴天)的“天井”,编织一个雨中的梦,然后,度步来到村边的一万条小坑旁,一千条小溪旁,一百条大溪边,十条大河边,一条大江边,看看那五月杨梅做的大水(洪水,只不过不溢流、不泛滥而已,没有安全隐患,所以,村民们不叫他洪水,只叫他大水),看一看,什么叫湍流,什么叫飞瀑,什么叫漩涡,什么叫浪花飞溅,什么叫激流奔涌,什么叫江河横溢,什么叫一泻汪洋。在落差较大的河段,在建有永久古石碣HUO的地方附近,听一听那巨大的轰鸣声,让你的耳朵震聋,摸一摸腾起的水雾,让你的手掌都是水,嗅一嗅空气,让你的肺里也灌满了水,总之,你的衣服裤子鞋袜不湿透,你不要回家(住处)去。如果身边没有油纸伞,那就穿上蓑衣,戴上斗笠。你会终生难忘。


在“五月杨梅做大水”期间,更有惊心动魄的水上航运的与大自然进行搏击的英勇场面,那就是“放排、放木排”——

如果你看过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电影《闪闪的红星》,你就一定知道小小竹排江中游的老虎滩了。可是,我这里要讲的故事,是我小时候亲眼看到的。

这条河分为上三折河、中三折河、下三折河。山洪爆发过后,天气已经转晴,洪水略退,但不能等到完全退去,抓住这样的机会,放排队长号令全体将士,开始放排。这也是山民们,生产生活的需要,也是千百年来长期与洪水搏斗的经验总结。水小了,山中的木头,放不出去,无法取得经济收入。水大了,放排又有巨大的安全风险,主要是怕,流速太快,转弯来不急,撞上山梁,排折断,人落水。前文讲过,这里的山区,每10公里的河道,落差有时可达1000米。山环水绕,大弧形的河道较少,折叠形(L型V型N型W型)的河道较多,基本全是急转弯。一个木排,大约有十多板(不是一片一片的木板,而是“人迹板桥霜”那个板,是若干根木头编组的意思),总长将达一百来米。每板大约有十几根杉木(俗称白梢树)绑结编排而成。板与板之间有苗藤绑扎牵连。舵,是毛竹和竹片编制的,安装在排首,而不是排尾,这就很新颖、很奇特、很实用,属于发明创造。在首部第一板前方,有三个挽扣,也是苗藤绞成的,用来让舵手也就是队长进行左中右掌舵。每板均有一人负责,个个都是脚穿草鞋,腰系镰刀(柴刀),手握撑篙,全神贯注,英勇无比,好比天兵天将。由于雨后初晴,所以也没有穿戴蓑衣斗笠,免得这些东西穿戴在身上,造成行动不便,带来很大麻烦。

终于,只听队长一声令下,缆藤解开,木排徐徐离开河岸草地沙滩,向河道中心激流中移动,再大喊一声,木排开始整体顺着激流,浩荡而下,越来越快。我在首长的带领下,也顺着河道旁的古青石板路,向下追赶,领略我有生以来所看到的第一次惊险场面。

木排,在激流中直行大约一百米后,立即就遇到了第一个必须俯冲的古石碣,落差大约有10米,排头第一板,俯冲下去,完全淹没,连站在排头的舵手人影都看不见,紧接着第二板,连带俯冲下去,完全淹没,第二个人影也看不见了,急流已经继续向前流动好几十米了,第三板也开始俯冲,但是没有淹没,因为排头第一板和第二板,已经依次浮出了水面,后面的各板,一板接一板地俯冲,均不再被淹没,顶多被水淹到小腿。急流继续奔涌,木排继续如离弦之箭,在冲刺。前方第二个一百米处,立即出现一个急转弯,山梁挡住了河道,河道不得不急转弯,急流中的木排,不得不急转弯。舵手,果断地,熟练地,操纵排头竹舵,保证航行在中心航道,第二板的应该是关键人物,果断用撑篙顶住山梁,脚下一边拼命用力,推开木排,使木排远离山梁,身体与撑篙,搭成一个“人”字型,由于木排在不断地继续向前行进,于是,双脚在不断地更替,让木排继续前进,而自己保持与山梁的位置不变,死死顶住山梁,撑离每一板木排,十几秒钟之后,他已经保持这样的姿势和动作,从排头“走”到了排尾(相对运动,排,在飞速前进,人,定在原地做动作),最后用力一撑,重心垂直,脱离山梁,解除“人”字型造型,使身体回到排上(排尾)。

木排继续在急流中,本涌向前,我们一直在河道旁的古青石板路上追赶,心中默默为这些勇士们加油助威。类似这样,俯冲,淹没,浮出,前进,左转弯,俯冲,淹没,浮出,前进,右转弯,反反复复,掌舵者,不差分毫,撑篙者,不差毫秒,全体将士,配合默契,动作熟练,准确果断,木排在惊险地前进,木排在安全地前进。

我们追出一两里路,看到木排在将士们的掌控之下,一切都是那么有板有眼,安全顺利。我们追不上他们了,我们站立在古青石板路上,放心地望向远方的河道,目送木排,继续顺着激流,奔涌向前。

上三折河过后,应该就是中三折河了,还有下三折河,最后进入大河,进入大江——星江,到县城靠岸、起岸。全程航行时间,大约需要七八个小时,也就是如果上午九点钟左右放排,下午四五点钟,就可以到达县城靠岸、起岸。这个航行所用时间多少,是我估计的,不一定准确。

越往下游,河道越宽,落差越小,转弯越呈弧形,航行也就越顺利、越安全。因此,我们最初看到的河段,是最惊险的河段。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光阴似箭,时间一晃,将近四十年过去了。山上还有待砍伐的杉树吗?公路都修通了,还有放排的队伍吗?也许我所看到的那一次,就已经成了“放排绝响”。

现在有大多数的游客,都在长江黄河,玩过两人一组,或若干人一组的,单独的橡皮艇漂流,决没有把十几个橡皮艇绑扎在一起,连结在一起,像一条蛟龙一样的漂流奇观。但是,像由专业队伍“放木排”这样的惊险战斗,谁也不敢玩。你能亲自看上一眼,都是你的三世修来的福气了。即使是美国航母舰队司令,看了这里的水上搏击,都会大惊失色,自叹不如。


这个惊险故事,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我经常回忆,一直没有写成文字,今天终于利用这个机会,把他写了出来,奉献个大家。

不要以为这里的山民很穷,才这样冒险拼命的。相反,这里的山民都很富裕,历史上就曾经演绎过“三里三百万”的真实故事,在《三言》《两拍》中,都有文字记载。而把放排的惊险经历写成文字的,我估计,我是第一人。希望其他有过这样的经历者,继续补充和扩充。特别是放排者,自身写出《传记》或《回忆录》,则更好。放排,是勤劳、勇敢、智慧的象征,是认识自然,征服自然的人的伟大力量的一种体现。


什么时候,在婺源,举办“第一届国际水上勇士放排节”啊?如果那样,就可以通过电视电影,进行现场直播了。单一的漂流、冲浪、帆船,若是跟放排相比,嘿嘿,那是小巫见大巫了。这就好比一个士兵在操场上踏步、跑步,与一个方阵,正步通过天安门,那样气势的差别。


2010年05月01日下午,万邦来朝,京沪婺。


铁友们,我写的帖子,喜不喜欢看啊?昨天上午下午连续写了两篇帖子,今天上午下午,同时对他们进行的修改润色,没想到,越写越多,越写越长,每个帖子都长达四千多字。

现在,我又正在构思这个系列的下一篇帖子,想谈谈,婺源,究竟是怎样在三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避战乱,躲浩劫,成就了世外桃源的奇迹的。这不免就要回到军事题材,婺源的军事防御体系。希望大家耐心等待我的新帖。


2010年05月02日下午,万邦来朝,京沪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