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赞美婺源沱川村秦始皇皇太子亲手栽种的红豆杉(柏血)古木树王群

万邦来朝 收藏 11 13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赞美婺源沱川村秦始皇皇太子亲手栽种的红豆杉(柏血)古木树王群

——全世界最古老、最大规模、最具青春活力的、受到联合国保护的珍稀古木树王群


关于婺源千年古木的帖子,4000多字,写了好几天了,昨天发表,被评了个精C,没有评上精B,上一篇3800字,却被评了精B。我在找原因,我觉得,确实力度不够,字数再多,也是堆砌。婺源,有那么多的古木树王群,只用4000多字?那必然只能是蜻蜓点水一样的略作介绍。为了弄个精B,我想再次下笔,做出我应有的努力。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果然,昨晚就做了一个大梦,梦见我要上鄣山顶去,本应走左边的(车田村方向)更远的路上山,却走了右边的近了大约一半的路上山,到了一个神奇的村庄。从这个村庄到鄣山顶,大约还有一半的路程,可是却举步唯艰,止步不前。醒来一想,那不就是沱川村吗。怎么做梦,梦到沱川去了。我在思量,也许是沱川源头深山里的从汉朝就活下来至今有二千多年树龄的红豆杉(柏血)神奇古木树王群部落的树神们,对我进行了托梦,要我重点发一个专帖,写写有关他们的传奇故事和心愿诉求。


树,跟人一样,都想健康长寿,都想活的更长久,不想受到霜风雪压而夭折,更不想受到“盗木贼”的刀斧锯的砍伐而驾崩


我曾经两次登上黄山,看到黄山玉屏楼下面的道路上方的迎客松,有一个武装警察部队的士兵,在轮岗守卫,在二三十米开外,建设有只能住一个人的武警哨所。对黄山上的这名片树,招牌树,这种重视程度,在全国,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了吧?因为保卫黄山的武警部队认识到,松树死后是不能复生的。无论是砍伐和是雪压。罚多少款,都于事无补,无法救活这棵树。黄山之所以能成为全世界的名山,首先功劳就在于有这棵迎客松。试问,一个没有“迎客松”的黄山,还能再叫“黄山”吗?因此,建一个哨所,派一名武警轮值守卫,是非常值得的。守卫这棵树——迎客松,就是守卫整个黄山。

不过,我猜,黄山迎客松,一定没有婺源沱川的红豆杉更古老更长寿吧,一定不会也是两千多年前的汉朝就活下来的了吧?那么,婺源的武装警察部队,对于沱川的红豆杉,又采取了什么样的保护措施和守卫行动呢?惭愧,没有。只有等到发现了“盗木贼”的电锯已经把树砍伐了,才派出公安干警去把“盗木贼”抓来判刑坐来,那已经晚了,你把“盗木贼”千刀万剐也没有用了,因为树被砍伐了,不可能再动手术,接上去了。难道婺源沱川的红豆山两千多年的古木树王群部落,还不如黄山顶上的一棵孤零零的松树,更值得我们派出武装警察部队去保护、去守卫吗?一个没有了古木树王群的婺源,还能再叫婺源吗?一个没有了红豆杉古木树王群部落的沱川,还能再叫沱川吗?

因此,我们强烈建议,婺源武警部队,要像黄山的武警部队学习,在沱川红豆杉树王群部落附近,建设哨所,派出多名武警战士轮班值守。类似的派部队守卫古木的事情,在婺源的历史上,也是有过的。那就是朱熹朱文公的祖母墓附近的古杉树王群,历朝历代,都派一个营的兵力守卫,当然,重点守卫的是朱熹朱文公的祖母墓,但附近的二十多棵朱熹朱文公亲手栽种的古杉树,也是重点守卫的对象,镰刀都不能带到这个文公山上来,更别想带斧头、锯来了。不知民国时期,还是解放以后,守卫的一营部队,撤走了。二十多棵朱熹朱文公亲手栽种的古杉树,只剩下十几棵了。有后悔药可吃吗?不知现在的文公山上,是否有武警部队在守卫这些有幸逃过浩劫的古杉群?我希望,婺源的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和文公山古杉树王群,这两处必须重点保护,设立哨所,派出武警,长期守卫。


虽然,人在守卫树,但也要明白,树也在护佑人。婺源,有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汉朝)和文公山古杉树王群(宋朝),这两张世界级的名片,是全县人民的福气,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就光是旅游所带来的经济收入,就可以世世代代,财源滚滚,永不枯竭。沱川村水口的汉代苦槠树王,也在重点保护之列,不能厚彼薄此,一碗水,要端平。


文公山古杉树王群,只有一千多年,但出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朱熹。因此,以往的朝廷,都对文公山古杉树王群的重视程度,要高于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但是,从现在,经过我们的考证,两千多年的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也不是野生的,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是有汉朝的著名历史人物,甚至更早更著名的秦朝历史人物,隐居此地,并且栽种的。秦朝,统治时间只有几十年,与汉朝无法相比,但都是囊括在“两千多年前”的这个范围之内。也就是说,提到两千“多”年前,就不能仅仅提到汉朝,还应想到秦朝。秦朝,虽然短暂,但他对于中国的统一,是第一次。“书同文,车同轨”,保证了两千多年来,中国的大一统思想,生生不息,万世流芳。根据统计,婺源人所著的书,被收进《四库全书》的就有好几千部(卷),其中沱川人的著的,占了大部分,可以发现,沱川人具有秦汉时代的王侯、将相、医圣、文豪等的遗传基因。请看一副明朝时期,两位婺源公卿的对子,沱川的姓余的殿试考生,状元已经基本定性,已经在朝廷任职的汪天官,为了最后测试一下他的能力,出了上联:“千里来龙归大畈”,要求他对出下联。他想都没想,随口对出:“一堂山水养沱川”。据说,汪天官一听,非常生气,说这个考生,心高气傲,不知谦虚,敢与老臣抢风头,做不了大事,于是更皇上建言,不再圈点他的状元名单,皇榜公布时,本科没有新状元,把他的已经到手的状元身份,给弄丢了、埋没了。婺源,有一个武状元,却没有打过仗,有一个文状元,却没有上榜公布,真是可惜了。不过,在沱川村,有一个“秦改余”的故事。说是北宋,秦侩害死了岳飞,姓秦的家族,害怕遭到报复,一夜之间,改名换姓。把“秦”字上面的三横去掉,那第一撇,再写短一些,就是一个“余”字。也就是说,这里的姓余的,实际上都是姓秦的。如果再追问一句,姓秦的又是从哪里来的?与秦始皇是否存在什么关系?这里面的学问,就要让你研究一辈子、两辈子,甚至三辈子了。


不过,我可以大胆地猜测,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巡视全国,封大鄣山一带,包括皖浙赣三省边界这一带,为鄣郡,是他当时设定的三十六郡之一。那时候,还没有省的概念,也就没有安徽、浙江、江西等的说法,只有郡的概念,就以大鄣山为中心,方圆五百里(半径),设了一个鄣郡,这不是偶然的。而沱川,就在大鄣山东侧的山脚底的盆地里,是一个世外桃源的世外桃源。秦始皇虽然派人到海外仙岛去求长生不老的仙丹不得,而终于难免一死,但是,却可以找一个世外桃源中的世外桃源,让子子孙孙,繁衍生息。秦朝灭亡之后,秦始皇的几十个儿子,及其子孙,四处逃窜,寻找世外桃源。其中有一个支脉(秦始皇的儿子),终于在鄣郡的大鄣山脚下,沱川,找到了。如果谁对考古有兴趣的话,请叫上我一起去,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找到与秦始皇有关的有力证据。更重要的是,要仔细考察阅读《四库全书》中的沱川人著的好几百部(卷)书,研究每一行,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字里行间,一定有隐含有某种独特的隐秘的信息。这些信息,又可以成为打开秦始皇皇太子们隐居沱川的历史之谜的一把把金钥匙。

这样一来,秦始皇皇太子亲手栽种的两千多年树龄的“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无论在年龄上,在政治地位上,都比儒家学说的重要继承者(孔孟朱程)南宋朱熹朱文公亲手载种的一千多年树龄的“文公山古杉树王群”,要更具有吸引力和影响力了。“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必将受到联合国的高度重视和全力保护,也必将受到婺源全县人民,特别是沱川全村人民的高度重视和全力保护。对于“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的保护,一定要胜过保护自己的生命和眼睛,争取让“沱川村古红豆杉树王群”在已经活了两千多年的基础上,再活上两三千年,五六千年,甚至上万年,让他们永远活下去。


“沱川村秦汉时期红豆杉(柏血)珍稀古木树王群保护委员会”现在宣告成立,愿意参加效力的,请举手,投票选举“委员、委员长”。争取每年举办一届“国际红豆杉古树王群文化节”,争取今年举办“第一届国际红豆杉古树王群文化节”,地点在婺源沱川村的大山之中的红豆杉古树王群生长所在位置。一定要印证,沱川村的红豆杉(柏血),是全世界最古老、最大规模、最具青春活力的古木树王群,名不虚传。一定要印证,沱川村的红豆杉(柏血),是秦始皇皇太子亲手栽种的世界绝无仅有的古木树王群。一定要把《四库全书》中,沱川人所著的书,全部翻印,发给全县、全国、全世界人民阅读和欣赏。一定要让沱川村的红豆杉(柏血)古木树王群,成为精神文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的化身。


“沱川村秦汉时期红豆杉(柏血)珍稀古木树王群保护委员会”要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给每一个红豆杉命名,根据他们年龄大小,自然形态形状命名。比如,黄山上面的路边的一棵普通松树,根据他两个树枝的伸展,像一个人伸展出来的双臂,做拥抱的形状,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迎客松”,于是,身价倍增,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喜爱,受到了武警部队的保护。因此,我们受到启发,给沱川的红豆杉命名,也就很有必要。希望朋友们,多拍一些柏血树的照片来发表,让大家共同构思命名,功德无量。

这里有个问题,到底叫他“杉”,还是叫他“柏”呢?

当地人,把他叫“柏血树”,因为他是柏树种类当中的一个分科,“血”指的是果实鲜红,树干上的树皮、树肉,也红得可爱,确实是打家具的好材料。搜到网上的其他有些资料,柏血,又叫成血柏。血柏,血淋淋的,不好听。柏血,音近百惠,或百慧,都是当地方言口音,含义丰富。

如果叫他“杉”,又与文公山上的真正杉树,命名重复,不妥。把柏树,叫成了杉树,更是错误的。把柏血,叫成了红豆杉,应该是那些文人骚客的发牢骚,导致的不良结果,必须纠正。

在学名上,为什么要把好端端的柏血树,叫成了红豆杉呢,一是因为他生长的果实,通红的,鲜艳夺目,晶莹亮丽,像南方的相思国——红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诗意浓郁,二是因为他的枝叶,非常像杉树的叶子,但没有杉树叶子那样的“尖毒刺”。柏血树的叶子,怎么刺都不伤破人的皮肤,对人非常和谐,因此,也深受当地村民的喜爱。

我们认为:柏血树,才是真正的学名;红豆杉,才是俗名,俗不可耐,竟然把柏树,混同成了杉树,让人望文生义,引起歧义,实在不应该。

一旦我们确定了,把他叫“柏”,不叫“杉”,那就好办了。最古老的那棵,是不是可以叫“秦皇柏”?其他各棵,是不是可以根据树龄大小,依照皇太子的名字来命名呢?或者根据三十六郡的名称来命名呢?有了名字,有了照片,也就有了护身符,谁敢再伤他一根毫毛,一片树叶?谁要是在不识好歹,就抄他全家,灭他九族。

希望大家,保护好我们自己身边的自然环境,保护好我们自己身边的每一棵名贵古木,福泽子孙,荫庇后代。


2010年05月05日,万邦来朝,京沪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