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中国民众表达利益的渠道全被封死?

倪大叶 收藏 0 115

最近,黑龙江省穆棱市国土资源局李局长成了热门人物,这起因于他的那句雷人语录,“不要相信小报的报道,不准确”。这里的“小报”,指的是黑龙江省的党委机关报《黑龙江日报》。


挨批是自然的。在媒体报道后的第二天,大量的评论就涌上报端,有的说,视省报为小报的国土局长眼里会有谁;有的认为, “不要相信小报”折射出畸形地权力伦理,张扬着权力的骄横;还有评论指出,这一事件反映出媒体监督的困境,如此等等。


而实际上,作为一种民众利益的表达渠道,媒体的报道不被重视,甚至被不屑一顾,其反映的问题得不到应有的解决,已是司空见惯。据《南方周末》本月初的报道,近三年来,拆迁自焚案中无一地方官被问责。而这些自焚案,许多都经过媒体的重点报道,自焚者的利益也通过媒体得以表达,但他们的利益并没有因此受到应有的尊重,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更进一步看,在民众通过媒体表达利益的过程中,地方性媒体正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因为它们很难对地方政府中的一些部门构成威慑。穆棱市作为黑龙江省的一个县级市,其国土局长竟都不把省委机关报放在眼里了,媒体的处境可见一斑。


除了通过媒体表达利益之外,民众还常常采用上访的方式,这在农村地区尤其常见。但最近几年的一个现象是,谁上访,谁就有可能被政府部门送进精神病院,或者是像坐监狱一样被迫去上“学习班”。据《中国青年报》4月23日报道,因帮助残疾人邻居状告乡政府并在两审皆输的情况下“越级上访”,河南省漯河市农民徐林东被乡政府送进了精神病院,一关就是6年半。在这里,问题的实质不是利益表达渠道是否畅通,而是只要表达了让地方政府不高兴、威胁到他们政绩的事,他们就会千方百计地让你闭嘴。


这几年来,关于利益表达渠道的问题,常常受到学者和媒体的关注。一个较为畅通的利益表达渠道,不仅能反映出社会的许多弊病,有助于更加公正地维护各个阶层的利益,还能缓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利益表达的渠道有很多,比如通过人大代表、政府热线、上访和媒体等等。尤其是这几年来,通过互联网这种渠道反映自身利益的现象已经较为普遍,但利益表达之后呢?


目前我们看到的是,上访者被送进精神病院;媒体报道后要么不起任何作用,要么被政府部门轻描淡写地处理一下以应付舆论。至于互联网上,太多表达自身利益诉求的帖子,因为点击量低、缺乏传统媒体的跟进等,无法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相应地,如何通过各种技巧影响媒体的报道方向,将新闻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变坏事为好事,已被一些政府部门提到了重要议程。


缺乏利益表达的渠道,会激化社会矛盾,加剧社会的不稳定。但有了表达渠道,却没有对这种表达给以积极地回应甚至还打压之,其后果也非常严重。首先,它会促使公众以更加极端的方式来表达自身的利益诉求,比如自焚、跳楼等,由此会对社会治安等各个方面带来严重的问题。其次,它会降低政府和司法部门的公信力,使得正常的利益表达渠道不再受民众的信任。其三,它可能让公众对许多有损公正的公共事件变得冷淡和麻木,失去参与公共事务的兴趣和信心。其四,它也可能让推动公众利益表达的媒体等,产生疲倦和厌烦情绪。另外,它还给腐败留下了许多空间。


民众的利益表达没有被积极回应,从某种层面上也说明我国的改革已进入更深的层次。如何大胆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如何打破某些既得利益者构建的不合理的分配制度,这是民众合理诉求被积极回应的充分而且必要条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