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军铁血抗日:旗正飘飘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奇袭

梁子非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4.html[/size][/URL] 清晨。弄家岗,晨露浓重,山野间湿漉漉一片。 一群百姓打扮的肩挑手扛家什的人,三三两两地互相尾随着从地下经过,惊动了警卫连的潜伏哨。潜伏哨的士兵惊异,南城已经被日军占领几天,城里不可能有大群的老百姓出来逃难。所以,潜伏哨的士兵在隐蔽部用南城话朝他们喊道:“你们哪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4.html




清晨。弄家岗,晨露浓重,山野间湿漉漉一片。

一群百姓打扮的肩挑手扛家什的人,三三两两地互相尾随着从地下经过,惊动了警卫连的潜伏哨。潜伏哨的士兵惊异,南城已经被日军占领几天,城里不可能有大群的老百姓出来逃难。所以,潜伏哨的士兵在隐蔽部用南城话朝他们喊道:“你们哪里的?”

有个其貌不扬的穿着南城郊区壮家百姓衣服的人说道:“杨美乡的,去柳州贩牛。”

“南城有日本鬼,你们怎么出来的?现在世道很乱,你们还贩牛?”

人群中,士绅模样的浅川拉住说话的人,悄悄用日本话说道:“别纠缠,快速通过。”

说话的百姓再不答话,转身便走。潜伏哨的士兵想,这群老百姓看起来很奇怪,他们不像是逃难的,身上衣服甚是整洁,特别是人群中那个年轻士绅,看起来更是别扭。

百姓模样的人群走出了弄家岗,向高旗隘深处前进。

刘壑邦从213阵地上下来,看到刘壑杨带着一个浑身血迹的年轻人在团部里等他。

“我要一个医生,他贯通伤。”刘壑杨开门见山,说起莫家祺的伤情。

“团部只有卫生兵,只有师部才有医院。”刘壑邦说道。

“我要把他送去,不然他很危险,”刘壑杨说,“所以我过来找你。”

刘壑邦点头,转而说起另一件事情:“爸妈已经回桂林老家了,他们要你勿挂念。”

刘壑邦忽然说起家事,刘壑杨不知道如何说起。刘壑邦是个铁骨柔肠的军人,家庭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只因父母把这个弟弟托付给他。“等下我用车送他去师部野战医院便是,”刘壑邦见刘壑杨沉默,“他们会妥善处理的。”

那一群老百姓接近高旗隘之时,碰上了设在峡谷间的哨卡。哨卡是刘壑邦临时布下的,前些日子,南城的百姓冲上新编三团的阵地,扰乱军心,他不可不防。刘壑邦深知士可鼓不可泄的道理,有时候流言蜚语比日军攻击还受用。

三个士兵正在哨卡后面吃早饭。早饭是南方常见的小米粥和咸菜疙瘩,那是连里的炊事班送过来的。三个士兵正埋头苦吃,枪械扔在地上。其中一个士兵仰头喝粥,忽然见到已经走到哨卡跟前的老百姓。

“军事要地,令行禁止!”那士兵还拿着筷子说道。

“军爷,借个道,没别的道可走了!”还是那个和警卫连的潜伏哨士兵说话的老百姓和他们搭话。

老百姓并没有停止步伐。

“你们听到没有?”士兵又喊道,“这里不给予通行!”

三个士兵赶忙扔掉碗筷,端起步枪,“上级有令,你们这是干什么?”

老百姓已经到了他们的跟前。三个士兵看到这些老百姓形色诡异,也不大像本地人。“你的死!”三个士兵听到一个年轻士绅说了一句,之后,那群到了他们跟前的老百姓从衣服底下拔出了长长的日制枪刺。

浅川很干脆地解决掉了这三个形同虚设的士兵,他通过这个哨卡的时候,把中国士兵的粥锅一脚踢飞,热乎乎的中国饭洒在地,冒着白烟。

“这就是高旗隘,目标,前方五百米路口再左转三百米。”浅川恢复了日军指挥官的面目,向化妆成中国百姓的部下挥手,下了行动的命令。

通过高旗隘的峡谷,浅川发现前面豁然开朗。

路上遇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士兵。中国士兵对于逃难的中国老百姓已经司空见惯,所以他们并没有被盘问。中国士兵成队列形色匆匆,仿佛要去执行什么任务。浅川还看到,连绵起伏的山林里,隐隐约约裸露出来的战壕工事和军用帐篷的尖顶。

“记下来。”浅川对跟随他的士兵说道,“205,213,156,都有中国士兵,连队级,配置轻重武器,阵地梯次由浅及深,三到四梯次。”

再走过一个坡地,就是新编三团的团部。

浅川兴奋起来,机会就在眼前了。他告诉他的士兵做好战斗准备,“中国人还在吃早饭,我们尽快下手!”

这一群老百姓隐没进了山林里头,朝坡地之下的新编三团团部冲了过去。

此时,刘壑邦弄了一辆卡车送莫家祺去师部医院治疗。

卡车刚出了团部,拐角处有一个九十度的拐弯,破旧的卡车轰轰转弯,迎面碰上了从坡上山林里冲了下来的老百姓。

莫家祺在颠簸的车子里看到这一群老百姓忽然齐刷刷停了脚步,仿佛是得到命令一般,让他们的卡车先通过。

这是一群莫名其妙的老百姓,莫家祺惊讶地发现,有个家伙穿的衣服他看起来很熟悉。那个家伙挤在人群里,其貌不扬的样子,让莫家祺疑心顿起。

“停车!”莫家祺突然叫住准备加大马力的汽车排准尉司机。

汽车在老百姓跟前咯吱一声刹车。

“出了什么事?”在一旁的刘壑杨也被惊动,问莫家祺道。

莫家祺的脸色更是惨白,声音变形,“那个人,是日本鬼!”

刘壑杨一只手紧紧地摁着莫家祺的肩膀,莫家祺感觉到刘壑杨给他的命令。忍耐,尽量忍耐。

汽车忽然刹车,令人群中的浅川预感大事不好。他随机应变,叫他的士兵们马上快速通过。几十个老百姓从卡车两盘快速通过。

“他们不是老百姓?”刘壑杨还是没有松手,问莫家祺道。

“我认识那个人,他杀了我妈。”

“别声张,先让他们通过。”

浅川的队伍看到了坡地之下的几户人家,三三两两的中国士兵来回警戒,并没有意识到灭顶之灾的危险已经接近。他面露微笑着,他知道,成败就在此一举。浅川给他的士兵们下了命令:出其不意攻击这几间房子。

刘壑杨他们的汽车再次启动,然后悄悄停下。

莫家祺问刘壑杨道:“怎么办?”

“赶紧回去报信,我想他们是冲着团部来的。”

主意一定,三个人丢了汽车,迅速的穿越山林,他们要在日军小队到达团部之前,回到团部向刘壑杨报告。

也许是浅川的情报不准确,还是刘壑邦早有先见之明,刘壑邦没有把团部放在那几间房子里,而是在房子坡地之上一个半土木的隐蔽工事里头。

浅川小队呈攻击合围之势包抄那几间房子的时候,刘壑杨和莫家祺,还有准尉汽车司机翻过了坡顶,赶到了新编三团部。

“坡下有日军!”刘壑杨和刘壑邦说道。

刘壑邦对于刘壑杨忽然回头颇感意外,但刘壑杨带来的消息更让他紧张起来,团部里几个参谋赶紧整理武器应付就要发生的战斗。“真的是日军!”莫家祺在一旁补充道,“他们的头头打死我都认识!”

刘壑邦来不及多想,爬出了隐蔽部观察敌情。

坡下两百米的地方,一群端枪的中国老百姓模样的人已经进了小村子。

刘壑邦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一定是情报泄密,一定,我敢确定,不然日本人不可能那么大胆偷袭我的团部,他妈的险恶!”

日军浅川小队和小村子里的警卫班接上了火。

警卫班士兵扔掉手中的碗筷,仓促迎战,面对穿着百姓衣服的日军,他们开始还犹豫,但日军的子弹呼啸而来之时,他们顿时也开火了。

山谷里顿时枪声大作。

一个班的国军很快被击溃,三个国军士兵日军打死在屋子里,另外两个人刚跑进稻田里,就被日军狙杀,中弹后,身体扑通一声倒在秋后的田埂之上,鲜血染红了水田。

刘壑邦身边只有几个人,他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的兵被绞杀,痛的拳头捶地,无能为力。

浅川发现几间屋子里再也没有中国人,深知连一个当地百姓都没有,更没有中国团长刘壑邦的影子。

他认为自己上当了,同时,他想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他如何撤退回去?

刘壑邦带着身边的几个人从团部悄悄撤了下去。

“老子竟然被这几个日本鬼包饺子!”刘壑邦气呼呼地。

“去213高地,这儿暴露了,丢他妈妈,阵地上还没开战,老子差点就含冤而死!”

刘壑邦认为这一小撮日军虽然偷袭得逞,但不可能从他的地盘里走出去。他要去堵截他们的后路,这几个冒死鬼敢摸进他的纵深里头,除了日军一贯的胆大妄为,也许,还有的是他的队伍里一定有内鬼。

偷袭落空,并没有抓到中国团长刘壑邦,浅川有点惶惶不安,赶紧把他的几十人队伍撤到了山林里。

树林间,浅川打开地图,查看可以撤回南城的路线,结果很悲哀的发现,要经过的小道或者马路,都有中国士兵重兵把守,他要把他的小队撤回南城去,几乎是有点不可能了。

新三团团部的枪声一定惊动了中国军队,浅川想到,他要遭到灭顶之灾,可惜当初信了川口的话,被前途诱惑冲昏了头。

213高地之上的三连士兵听到团部方向的枪声,须臾,看到一小队的人马匆匆跑了上来。待到近了,发现来人竟然是他们的团座,团里的几个参谋,还有警卫连的指导员刘壑杨。

“老子要你们连长出来!”刘壑邦气喘吁吁。

三连长赶紧从阵地的帐篷里跑了过来,忐忑不安地看着他们的团座。

“老子的团部被端了,你们怎么干活的?”

“报告团座,是日本鬼?”

“难道还是我们的人?”

“我和弟兄们马上冲下去,一雪前耻!”

“雪个狗屁耻!”刘壑邦火气依然很大,“堵截,我要你们堵截!几个乔装百姓的日本冒失鬼,你们还抵不过他们吗?”

三连的士兵们在他们的团长的咆哮中,进入戒备状态。

此时,整个高旗隘阵地忽然静的有点可怕。

天空中传来隐隐的呼啸声。

“不好!日军炮击!”刘壑邦警觉起来,喊声刚出口,来自空中的呼啸声令整个高旗隘仿佛都在震动。树木在震动,天空在震动,战壕边上的松土也在跳跃。

来自天空之上的山呼海啸之声覆盖了整个高旗隘。

上百发大口径炮弹瞬间落在高旗隘的各个阵地之上,巨大的松木杉木被炮弹轰倒,巨大的爆炸之后,易燃的枝叶在飞沙走石中熊熊燃烧。

国军新编三团各个阵地都遭到了猛烈炮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