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狂战越北 再向虎山行5

飞永 收藏 4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URL] 没等方平回答,邓迪胸有成竹的冲他作一个笑脸,迅即一纵身就跳出了机舱,瘦削的身形就像惊鸿掠空似的轻捷和灵巧。 瘦削的身影悬空,邓迪戴着手套的左手抓住尼龙绳,一面顺着绳索往下滑,一面跟荡秋千似向一间两层高的茅屋甩荡过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没等方平回答,邓迪胸有成竹地冲他作一个笑脸,迅即一纵身就跳出了机舱,瘦削身形就像惊鸿掠空似的轻捷和灵巧。

瘦削的身形悬空,邓迪左手戴着手套抓住尼龙绳,一面顺着绳索往下滑,一面跟荡秋千似地向一间两层高的茅屋甩荡过去。

轻飘飘,身子在飞快地往下三十多米以下的地面滑落,手掌心凶猛地摩擦着尼龙绳,有种火辣辣的,麻痒痒的感觉。这一刻,他脑际里什么都没有,空白一片,唯一有的只是炽烈的杀念。他只觉得飒飒的冷风在耳边呼呼地作响,地面上的栋栋草屋在快速而凶猛地朝他迫近。

"啾…啾…啾…"

好几发子弹破空发出尖锐的啸叫在他耳边擦过去,带着灼热劲浪的弹头掠过他脸颊,那种滋味就像被火熨斗烫了一般难受。

眼前那座两层高的茅屋在向他迅急地迫近,茅屋后边是一大块园圃,开满了绚丽多彩,光彩照人的油菜花,该死的子弹正是从那里射出的。咦!恍恍惚惚,三条纤弱瘦小的人影正扬着枪向他瞄准开火。

距离在飞速缩短,邓迪目光如电,一下就看清楚了,是两个挥动着56半的妇女和一个十六七岁,菜紫色皮肤,干瘦得皮包骨头的孩子兵,他在玩弄着一把老得掉牙的毛瑟手枪。

愣神之中,两发子弹斜擦过头顶的迷彩钢盔,邓迪不由得怒发冲冠,杀机陡炽,短兵相接,来不及任何思考,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才是第一要诀。

绝命地狱战,命悬一线,他右手迅捷把肋下挟着81-1步枪顺到面前就果断地抠了火,这一刻他不再犹豫,也容不得他大发慈悲,因为女人和半大孩子也是敌人,也足以要了他的老命。

"哒…哒…哒…"

81-1的枪口喷吐着耀眼悚目的火红光焰,枪声宛如厉鬼在尖笑。

"哇…呜…哎唷…"

三声尖声惨啤不似发自人类之口,恍若冤鬼泣血,就像一把锋利尖刀在凌迟着邓迪本该善良,本该温存的心灵。

两个柔弱妇女的身子在筛糠似的抽搐着,张牙舞爪地抛出56式半自动步枪,全身爆裂出数不清的血洞,一股股猩红的血箭标射到空中,7.62毫米步枪子弹洞进肉躯又拖着带血的碎肉沫子从后背穿出,在空气中划起一条条眩目迷神的血线。鲜血标溅到她们亲手栽种的油菜花上,娇艳无比中更透出一种冷艳,邪异的气息。

孩子兵的胸口炸开两个血洞,弹头飞射的强大惯性冲撞得瘦小的身躯倒飞出两三米远,四仰八叉的跌到罂粟花上,爆裂开了萝卜头里碎烂的骨碴搅拌着乳白的脑脊液,猩红的血浆浇淋得妩媚动人,艳丽夺目的花朵斑驳陆离,烂西瓜似的脑瓜被一截白花花的喉管缀连在血肉模糊的躯干上,看上去真令人呕吐晕血。

生死之间的一刹那,邓迪毫无闲暇去思索残杀妇女和小孩会不会遭到良心上的谴责,也根本不愿去作无用的思考,五年前那些血的教训至今回想起来还是那般令人痛彻心脾,那般让人感到荡气回肠,血的教训教会了他在战场上对待敌人只能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残忍,只能以杀制杀,以血还血,只要是拿枪的敌人,不管男女老幼,一视同仁,杀无赦。

还没有从杀戮中喘过气来,又是一颗子弹从他身后挨肩擦背掠过,暴热的弹头划过肩膀时烫得衣袂直冒青烟。

瘦削身形在急快地下滑和晃荡中,他敏捷地侧转过身子,枪口只那么一顺,立即喷射出一股灼热的火舌。

三点方向,二十多米外,一个头发胡子一片花白的瘦老头,在奔跑中向他不断开枪,突然哀嚎一声,上半块身子撕扯着一大网血红肠脏倒飞出三四米远,"啪"的一声撞到一个正不要命往前冲的正规军身上,血糊糊的肠子缠满了他的脖子。

瘦老头的下半块躯体喷着血雾还在跌跌撞撞,摇摇摆摆地往前跑。

毫不稍停,邓迪的身子就准确地滑落到那座两层高的茅屋顶上,猛然一松开握绳的左手,身子迅猛地落到铺盖着稻草和茅草的屋顶上,身子下落激起巨大冲力砸断了支撑稻草和茅草的竹竿。

"咔嚓…咔嚓…咔嚓…"

连串密致的脆响声中,邓迪的身子砸穿了茅屋顶蓬,重重地落到屋内的竹楼板上,发出"扑嗵"的一声闷响。

屁股和背脊骨一阵麻痛,邓迪的脑壳上落满了一大蓬稻草,遮蔽了他的观线,屋内光线又太过昏黑,他脑袋里"嗡嗡"响成一片,象一窝黄蜂在躁动,云里雾里,看不清周围的景致。

他喘了一口粗气,正要伸手去扯开满头的稻草,忽然…

"咯吱…咯吱"

急促的声音直灌他的耳膜,那是解放鞋的橡胶底摩擦着竹楼板发出的声音,朦胧的视野里,他蓦然瞥见有两条精瘦得像猴子一样的身影在迅急地向他猛扑过来。

两个家伙的动作相当快捷利落,来势异常凶猛,直觉告诉邓迪这是两个想要活捉他的正规军,而且是百经战阵,精明干练的老兵油子。

狭路相逢,短兵相接,必须先下手为强方可克敌制胜,进而保全自身。近距离范围内,邓迪急忙去拔五四手枪,两条人影已扑拢到跟前,邓迪的手枪恰逢其时孢握到了手里,搂头盖脸地朝两条黑影抠了火。

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其中一个高个子家伙电掣地侧身闪到旁边的一件器皿后面,另一个稍矮一点的仁兄发出一声鬼哭狼泣的惨啤,身子里标射出几股热气蒸腾的液物,打着旋转手足舞蹈的倒摔出去,砸在竹楼板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咔…咔…"

他听到两声撞针空击枪膛的响声,五四式手枪的弹匣已经射空。

"操蛋,格老子的操蛋。"邓迪怒骂一声,顾不上换弹匣,急于星火地扭动着腰肢,宛如猴子那般灵敏而迅疾地向左侧连续翻滚而出。

此际,破衣柜后面伸出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向他指了过来,一串酷毒的子弹追着他那瘦削的身形,擦着满是草泥灰土的衣襟,直打得竹楼地板上弹痕累累,屑沫纷飞。

一颗灼烫的邪恶子弹斜擦过邓迪的腿肚钻进了楼板,他顿然感到皮肉像火烙一般难受。 千钧一发,邓迪浑身麻痛得如同骨头散了架一般,脑袋里面七荤八素,仿若挨上了一记沉重闷棍似的难受得快要昏厥了,眼皮子更肿胀得跟灌了铅似的。

然而,死神大爷的镰刀正狠酷地挥向他脖子,他根本没有机会去慢慢品尝肉身上的痛楚和不适,瘦削身形在连续横翻闪避着子弹。

借着千锤百炼的直觉,他已判断出了那个敌人使用的是一把M制的柯尔特M1911A手枪。

"咔…咔…咔…"

邓迪耳际里响起了一连串撞针空击枪膛的声音。咦!敌人也在剎那间射空了一个七发弹匣。

"操你老娘,给老子下地狱去。" 厉吼如雷轰鸣,邓迪抓紧敌人换弹匣的短促光景,抡起右手上的81-1自动突击步枪朝着衣柜就是一个长点射。

"哒…哒…哒…"

爆豆似的枪声撕人耳膜,密致的弹雨带着死神的亲切问候,飞蝗一般直扑敌人隐身的那个破衣柜。

"哎唷…哎唷…"

哀嚎声宛如夜枭狼泣,摧心裂肠得简直令人不忍卒听。

子弹横飞恍若暴雨一般,泼剌剌地打得衣柜木屑纷飞。

"噗…噗…噗…"

闷响声听来好不恐怖,7.62毫米子弹洞穿了血肉躯体带起一缕缕血线,恍若喷泉一样标射到竹楼墙壁上,印出一道道猩红血痕,好不刺眼。

破旧衣柜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木屑碎碴夹着血花齐飞,一条精瘦人影厉嚎着,有如脱缰的秋千,被弹道惯直直撞飞出好几米远,撞到竹墙壁上又肚破肠流地弹回到竹楼板上,鲜血夹着脏器淌泻了一地。

一个鲤鱼打挺,邓迪很利索地弹起身形,他使劲摇了摇头,揉了揉胀痛的眼皮子。

仍然感到头昏脑胀,四肢僵痛,看来刚才那一下摔得可不算太轻,连番毫无喘息之机的残酷厮杀也没少帮忙,邓迪是很强悍,是很勇猛,是很刚烈,但他并不是什么金刚不坏一身,也是爹娘生的血肉之躯。

然而,他已管不了身体上的不适和痛楚,毫不稍停地为五四手枪换上了弹匣。旋即身子跨前两步就要朝楼梯口奔去,突然左脚踩到一件僵硬的东西,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一把手枪。

左脚一踮一勾,挑起了那把枪,邓迪左手一伸就抓枪在手,哦!是大名鼎鼎,叱咤风云数十载的柯尔特点45口径手枪。

心里真是喜出望外,他如获至宝似的将这支手枪插进裤兜里,要知道,这玩艺儿刚才可是差点儿就让他魂断命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